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三十九章 【賽前】[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早上八點十分,吳定華坐在李明正家中,享用林美玉親手做的早餐。

「吃不夠的話還有,明正食量很大,所以我平常都會故意多煮一點。」

「好,謝謝,很好吃。」吳定華對林美玉笑笑,語氣裡有著拘謹。

「你客氣了,好吃就多吃一點。」林美玉臉上充滿著笑意,顯然很滿意吳定華的稱讚,吃完一碗粥之後,拿起碗與筷子,起身走向廚房洗碗,離去前還不忘說:「吃完放著就好,晚一點我收。」

李明正看著林美玉走向廚房,湊近吳定華,小聲地說:「幫我多吃點,最近我老婆更年期到了,越來越囉唆,整鍋吃完唸我變的越來越胖,沒吃完又會一直說是不是開始嫌她做飯不好吃,都快煩死了。」

「李明正,我有聽到。」林美玉走到廚房門口,突然轉頭狠狠盯了李明正一眼。

李明正只能傻笑。

林美玉走進廚房之後,吳定華整個人才放鬆下來:「你該知足,你老婆手藝很不錯,不輸給外面餐廳。」

李明正笑道:「當然不錯,不然我怎麼會越來越胖。」掀開衣服,露出緊實的六塊腹肌:「以前還有八塊,現在只有六塊。」

吳定華忍不住翻了白眼:「真是夠了。」

李明正大笑:「好啦,多吃點,我老婆又不是什麼妖魔鬼怪,就算有她在也不用那麼拘謹。」

林美玉從廚房裡探出頭來,眼神更加凶狠:「李明正,我有聽到。」

李明正再次傻笑。

吳定華筷子從沒停過,連吃了三碗滿滿的竹筍瘦肉粥,滿意地放下筷子,再次強調:「你老婆手藝真的很棒,我最近刻意控制食量,但是實在忍不住多吃了幾口。」

「這是當然,吃飽了嗎,等我一下。」李明正吃完第三碗粥,食量非常驚人的他,把鍋裡剩下三碗份量的粥一次吃完,一個早上就吃了六碗粥,這才拍拍肚皮,滿意地打了一個飽嗝。

「你真的是一個怪胎。」吳定華感嘆,想當年高中打球的時候他也擁有傲人的八塊肌,可是在當完兵出社會之後,腹肌團結成一塊不說,三十歲過後肚子越來越大,腰圍從原本的28吋到現在的36吋,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當初籃球隊的人大部份都跟他一樣肚子明顯大了起來,其中有幾個頭髮也禿了,只有李明正這個異類,身材還是保持著幾乎與當年在籃球場上飛奔的時候一樣,輪廓分明的臉上雖然添增了幾道皺紋,不過卻因此多了幾分成熟男人的穩重。

吳定華不禁心想,世界還真是不公平。

李明正得意地笑:「我會把你的話當作讚美。」拍拍肚子:「吃飽了,該辦正事了,走吧。」

李明正與吳定華站起身來,往客廳移動,吳定華從側背包拿出一片光碟遞給李明正,光碟上面寫著:「大容高中。」

李明正把光碟放進DVD播放器裡,拿起搖控器按下播放鍵,電視螢幕上不久就出現畫面。

「穿橘色球衣的是大容高中,灰色的是德勤高中,這是去年大容的第三場比賽,最後20分大勝德勤。」吳定華說。

李明正點點頭:「20分,說明了兩者實力的差距可不小。」

吳定華說:「大容的特點就是快,去年在乙級聯賽每場平均得分是80分,其中快攻就占了30分。」

「嗯。」李明正點點頭,專心看著影片,這一會兒反而是吳定華一直說話,李明正負責聽,與兩人平常扮演的角色完全相反。

「大容陣中除了中鋒之外,每一個人都擁有控球組織的能力,不過這跟大容的快速球風有關,大容基本上沒有太過複雜的戰術,就是一個¬「快」,進攻方式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切入禁區與讓人眼花撩亂的空手跑位,因此就算我們封鎖住大容的控球後衛,也沒辦法打亂他們的節奏。」

「嗯。」李明正點點頭,繼續專心看球賽,發現大容確實與吳定華所說的一樣,節奏打的非常的快,而且半場進攻模式就只有兩種,突破切入與空手跑位,也因為如此,裁判哨音響的頻率非常高,大容高中球員站在罰球線上的次數很多,只不過大容高中沒有把握住多次罰球的機會,整體的罰球命中率只有五成。

「他們外線怎麼樣?」李明正問。

「外線命中率不高,但是他們在外線出手的次數也非常少,主要還是以切入的進攻方式為主。」

電視螢幕上,大容的後衛與前鋒在德勤的球員把球投出的當下就往前衝,完全不管中鋒是否有搶到籃板球。

大容的中鋒高高跳起,伸出長長的手在人群中搶下籃板球,看似隨意的把球往前場甩,小前鋒追到球,前面完全沒有德勤的防守球員,直接上籃取分。

「這個中鋒很會搶籃板球。」

吳定華點頭:「一場比賽平均可以搶到15個籃板球。」

「大容有他的替補嗎?」

「有,但是比他矮,搶籃板的能力也比較弱。」

「嗯。」李明正問:「大容的防守還不錯。」

「他們身高偏矮,如果以二三區域聯防,對位上很不利,所以防守很主動積極,半場包夾防守來得很快。」

「這就考驗我們球員的運球能力了,不過快節奏的進攻模式與包夾防守,體力很快就消耗光了吧。」

「他們先發加替補球員總共有12個。」

李明正摸摸下巴:「輪替陣容完整啊…」

李明正拿起電視遙控器,按下中止鍵,把光碟退出來。

吳定華驚訝道:「你不看了?第一節都還沒有打完。」

「我剛剛已經從你嘴巴聽到我需要知道的一切,那就沒必要再看。」李明正站起身,把光碟收好,還給吳定華:「你也真厲害,竟然把大容研究的這麼透徹。」

吳定華說道:「不是我,是信哲,我剛剛說的都是他寫在筆記本上的,今天早上如果不是在球場上遇到包大偉拖到時間,本來是信哲要面對面告訴我他的心得,不過因為早自習時間到了,他要趕著到班上,所以就給我看他寫在筆記本上的內容。」

「信哲這個助理教練,做的到是非常稱職,葉流氓眼光不錯。」李明正問:「今天不是不用練球嗎?怎麼會遇到大偉?」

「他對自己的球技產生了疑惑,所以早上自己跑來球場練球。」

「是嗎,後來呢?」

「我就叫他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到最好,後來又教他葉流氓之前練快攻的方法,就這樣。」

李明正輕笑了幾聲:「他在球隊的定位確實跟當初的葉流氓很像,只不過個性卻南轅北轍就是了,最後怎麼樣?」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說完之後他的眼睛裡好像閃過亮光,臉上的疑惑不見了,我也因為遲到,所以就離開球場找信哲去了,不過看樣子他應該好多了。」

李明正點點頭:「那就好,球隊裡每個球員個性都不太一樣,包大偉他就那種你需要給他明確的方向才不會疑惑的人,我喜歡這種球員,因為一旦他們擺脫了心裡的疑惑,知道自己的方向之後,常常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成長。」

「我也這麼覺得,我很喜歡包大偉這個球員,打球很認真。」

「是啊,就個性方面,他到是讓我看到從前的你。」

吳定華揚起眉毛:「我當年有這樣嗎?」

「當然有。」李明正拍拍肚子:「好了,肚子裡的東西消化的差不多了,說起當年,你也算是球隊裡的一號人物,趁今天這個機會,讓我看看你的身手還在不在。」

吳定華臉垮下來:「你要累死我不成,今晚球隊還有練習。」

「我們是教練又不是球員,站在那邊指揮就好,別找藉口了,再不動一動,你的肚子都團結成一塊了。」

吳定華咕噥:「不只一塊,早就變成一球了…」

——-我是分隔線———-

晚上,光北籃球場。

球員們早在集合時間前半個小時就抵達球場,在球場上練球,一直到六點五十五,李明正、楊信哲、吳定華抵達球場之後才放下手上的球,在三位教練面前站好。

李明正看著球員汗流浹背的模樣,臉上勾起笑容:「很好,看來你們都已經準備好了,直接開始十圈!」

「是,教練!」

李光耀一馬當先往前衝,其他球員不甘示弱的跟上去,一開始五圈沒有人落後,不過之後體能的差距就顯現出來,謝雅淑、麥克、包大偉、王忠軍、詹傑成只能看著李光耀、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的背影離自己越來越遠。

楊信哲看著碼表顯示的時間:「球員跑步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李明正說:「很好,體能是一切的基礎,體能上的進步,代表我們球隊整體的實力也都在進步,更代表著球隊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

李明正轉頭看向吳定華,眼裡帶著惡作劇的微笑:「你說是吧?」

吳定華忍著一拳狠狠揍向李明正笑臉的衝動,逼自己也露出微笑:「是啊。」

楊信哲看著李明正臉上奇怪的笑意,還有從剛剛遇到吳定華就發現他有些僵硬不自然的動作,心想這兩個老頭是幹嘛了。

其實他們兩個也沒有幹嘛了,只是早上李明正把吳定華從沙發上拖起來,到庭院的籃球場打了整整一個小時的球,吳定華回家午睡一下,起床之後就全身肌肉痠痛。

球員跑完步之後,趁著休息喝水的空檔,李明正對球員說道:「後天的對手是大容高中,大容高中球風非常快速,以突破切入、空手跑位、快攻為主要攻擊手段,防守方面,大容平均身高雖然比我們矮,但半場包夾防守來的很快,所以要注意球的流動,不要把球停留在手中太久,利用快速的傳球破解他們的防守,除此之外,大容攻防轉換的速度非常快,中鋒一搶到籃板球大容其他的球員就會往前場跑,直接跑快攻,所以我們下一場比賽攻勢主要集中禁區,如果能在上半場就造成中鋒的犯規麻煩,那這場比賽我們就贏了一半,不過如果有快攻的機會,也不需要對大容客氣,防守方面,整場比賽都使用二三區域聯防,防守上要溝通好,後衛不要隨便就被突破,禁區也要注意不要被開後門。」

「是,教練!」

「很好,今天的練習項目跟平常一樣著重在防守,你們準備好了嗎?」

所有球員齊聲大喊:「準備好了!」

——-我是分隔線———-

向陽高中,體育館。

苦瓜與蕭崇瑜此時站在向陽高中的室內球館內,身旁架設了錄影器材,正對著球場上的向陽高中球員錄影。

數十名向陽高中的球員滿場奔跑,在場邊的教練指示下不斷變換訓練項目,每個球員的臉上都充滿著自信與堅定的神色,對教練的指示沒有絲毫的猶豫,反應快速。

單就球隊的紀律來看,向陽高中無疑是一支訓練有素的球隊。

蕭崇瑜看著場上,雖然不情願,卻也不得不承認:「好厲害。」

苦瓜嗯了一聲:「當然厲害,長年稱霸乙級聯賽的向陽高中,早就被外界認為具有甲級聯賽的實力,尤其這次有機會晉升到甲級聯賽,球隊從上到下都抱著一定要拿到冠軍的決心。」

蕭崇瑜皺起眉頭,喃喃說:「以現在光北的實力,打不贏啊…」

苦瓜沒有說話。

一位身穿著POLO衫的中年男子此時走向苦瓜與蕭崇瑜,脖子上掛著哨子,臉上掛著自信的微笑:「兩位主編辛苦了,需不需要喝個水?」

苦瓜露出禮貌性的笑容:「不用,謝謝顏總教練。」

向陽高中的顏總教練站到苦瓜身邊:「兩位主編看了我們的練習內容,有什麼樣的感想嗎?」

苦瓜:「向陽的硬體設備非常齊全,比我想像中的好非常多,比起許多甲級的球隊來說有過之而無不及,球員的素質也都非常出色,就我來看,向陽在乙級聯賽基本上已經找不到對手。」

顏總教練臉上出現滿意的笑容:「向陽高中早就具有甲級的實力,只是欠缺一個機會而已。」

苦瓜拿出手,開啟錄音功能:「外界普遍看好向陽會拿下這次乙級聯賽的冠軍,不知道這是否對向陽會造成壓力?」

顏總教練輕笑幾聲:「事情都有正反兩面,壓力是負面的,但是壓力的另一面就是動力,我們把外界的期望視為動力,推動向陽前進。」

「可不可以請顏總教練跟我們分享,除了乙級聯賽的冠軍之外,向陽還有沒有其他想要達成的目標?」

「向陽是很務實的球隊,進入甲級聯賽之後,我們並不會想要一步登天,當然能拿到好的名次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不過首重是先習慣甲級聯賽的強度,站穩腳步。」

「請問顏總教練,現在向陽的假想敵是哪幾間學校?」

「榮新、東台、東屏這三間學校。」

「為什麼?」

「這三間學校的球風跟我們很相近,而且也都是傳統的強隊。」

「這三間學校近幾年的成績都非常不錯,尤其東屏還是上一屆甲級聯賽的亞軍。除了甲級聯賽的球隊之外,就顏總教練你的觀點來看,乙級聯賽有沒有讓你特別注意的球隊?」

顏總教練思考了一小段時間,搖搖頭:「沒有,是有幾支蠻有趣的球隊,不過實力上與向陽還是有差距。」

苦瓜笑了幾聲:「看來顏總教練對於乙級聯賽的冠軍是勢在必得,心思已經在準備甲級聯賽上了。」

顏總教練露出得意的眼神:「是。」

「就顏總教練個人的看法,向陽的實力在甲級聯賽可以排到什麼樣的位置?」

「大約在中間上下,不過球賽裡面的不可預料因子很多,每一支甲級的球隊都不容忽視。」

「請問顏總教練,若是未來順利打進甲級聯賽,有沒有為球隊設下甲級聯賽的中遠程目標?」

「你這是在向陽已經在甲級聯賽站穩腳步的前提下嗎?」

苦瓜點頭:「是。」

顏總教練語氣沉重:「那當然是冠軍了,在體育競技這個領域,只有冠軍是贏家,其餘都是輸家,向陽只想當贏家,只不過…」

「只不過?」

顏總教練意謂深長地看了苦瓜一眼:「你我都知道這個『只不過』的意思,就不用再多說了吧。」

「我了解了,謝謝顏總教練。」

苦瓜知道,顏總教練知道,全台灣有在看籃球的人都知道,想要拿到甲級聯賽的冠軍,就必須推倒啟南高中這一道高聳的城牆。

一座由二十座金盃,九座銀盃所堆砌起來的閃亮城牆。

當天,苦瓜與蕭崇瑜將向陽的訓練完完整整的紀錄下來,蕭崇瑜至少拍了兩百張照片,苦瓜也訪談了向陽高中的五名先發球員,一直到晚上,苦瓜委婉拒絕顏總教練宵夜的邀約之後才離開向陽高中。

在國道一號往台北的歸途上,蕭崇瑜一臉悶悶不樂,苦瓜則把座椅調到最低,在車內點了一根菸。

「臉那麼臭幹嘛?」

蕭崇瑜像是阻塞已久的水管突然被水電工清通一樣,心中的鬱悶一次性的從嘴裡藉由語言流出來:「苦瓜哥你不覺得向陽的總教練太囂張了嗎,乙級聯賽才開始沒有多久,竟然就在想甲級聯賽,把乙級聯賽其他辛苦打拼的球隊放在哪裡,一點尊重都沒有,到時候如果意外落馬臉就丟大了!」

苦瓜哈哈大笑,蕭崇瑜則是一臉不爽:「有什麼好笑?」

「你這樣不行,剛剛我們在向陽的身份是編輯,要保持客觀,可是你一看到向陽的室內籃球場跟練球情況,整個人就散發出不對的氣氛,你這樣寫不出好的報導的。」

蕭崇瑜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他知道苦瓜說的是對的,剛剛是在工作,而自己的身份是編輯助理,就該做好自己的事。

蕭崇瑜深深吸了一口氣:「是,苦瓜哥,對不起。」

苦瓜深深吸了一口菸,瞄了蕭崇瑜一眼,臉上掛著理解的笑意:「你也中了光北的毒了。」

蕭崇瑜嘆了一口氣,誠實地點了頭:「更準確來說,我成為王忠軍的球迷,他的三分球讓我開了眼界,讓我知道以他那種身材,依然可以靠著三分球在球場上成為不容忽視的角色,一直以來,長的高、手長、爆發力好的球員在籃球場上有著天生的優勢,可是王忠軍的三分球卻好像對這種情況宣戰,實在讓我著迷不已。」

「王忠軍嗎…他確實是一個令人很印象深刻的球員。」苦瓜把煙蒂丟進寶特瓶中,煙蒂與寶特瓶殘留的水相觸的瞬間,發出嗤的一聲:「別擔心,如果光北可以一步步往前走,那麼向陽也會越來越重視光北,只不過你跟我都看的出來,現實就是光北現在並不是向陽的對手。」

這一次,蕭崇瑜反駁:「不過我相信那只是現在,只要再給光北多一點比賽經驗,多一點時間,擁有甲級實力的魏逸凡、高偉柏,爆發力、手長、彈跳速度驚人的麥克,冷靜聰明的楊真毅,三分神射王忠軍,控球天才詹傑成,防守達人包大偉,還有苦瓜哥你最期待,至今仍沒有發揮出真正實力的李光耀,光北的成長絕對會超過我們的想像。」

苦瓜臉上露出微笑,點起另一根菸。

「確實很令人期待。」

——-我是分隔線———-

光北高中,晚上十點,籃球場。

球員結束三個小時的訓練,累得坐在地上喝水休息,穿上外套,整理背包,一邊與夥伴討論今天練習的心得。

場外,李明正、楊信哲與吳定華正小聲交談著。

李明正看著楊信哲拿來的錄影機,有些不放心地問:「都錄下來了嗎?」

楊信哲拍拍胸口:「當然,我辦事你放心。」

李明正點頭,心想楊信哲扮演助理教練的角色到現在確實沒讓他失望過:「好,弄成光碟,我這幾天會找她過來談話,留在光北,太虧待她了。」

「需不需要我先打過去靜美知會一下?」吳定華說。

「先不用,讓我問問她本人的意思。」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