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三十八章 【包大偉的煩惱】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賽結束之後的隔天,李光耀在四點整的鬧鐘響起之後才懶洋洋地起床,打了個大大的哈欠,走到浴室刷牙洗臉讓自己醒過來,然後在台灣大多數人都還在熟睡的時間點,手裡拿著籃球,站在庭院的籃球場上。

李光耀手裡拿著球,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接著開始暖身,喚醒自己的身體。

暖身結束之後,李光耀開始折返跑,不過今天李光耀跑步的速度很慢,因為昨天才結束一場比賽,雖然上場的時間很少,李明正也限制他在比賽的出手次數,但是身體畢竟有在球場上劇烈的活動,李光耀不希望造成身體上太大的負擔,因此刻意放慢步調。

李光耀跑到微微流出一點汗,身體暖起來之後,開始在籃框左右兩側45度角的地方練習擦板跳投,兩邊各投完五十球,然後走到罰球線練習罰球,以九成的命中率投進一百球之後,李光耀讓自己休息一下,深吸幾口氣,享受清晨時分空氣的清新與清涼,十分鐘後才開始進行下一個練習項目,運球。

李光耀從旁邊的籃子裡又拿出一顆籃球,左右手各拿著一顆籃球,右手把球運到腰部的位置,左手則是把球壓低在膝蓋的位置,右手運球節奏慢,左手則很快,但是李光耀兩手穩穩的掌握球,畢竟運球跟罰球一樣,是他每天都一定會練習的項目,早已駕輕就熟。

李光耀今天為自己排定的練習菜單十分輕鬆,練習量跟平常比起來大概只有一半而已,而且沒有任何需要劇烈運用身體肌肉的項目。

今天李光耀早上的自主練習,可以說只是維持手指對籃球、腳對球場、眼睛對籃框的感覺而已。

結束運球的練習之後,李光耀回到家裡,很快沖了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然後興致一來,趁著還有一點時間,跑到廚房幫自己做早餐。

說是做早餐,但是李光耀這個平常沒有在進廚房的人,當然不可能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精緻餐點,拿出四片吐司,打開肉鬆與鮪魚罐頭,鋪在其中兩片吐司上,拿出兩顆雞蛋幫自己的早餐增加一點蛋白質,但是打蛋的時候不小心敲的太大力,蛋殼整個碎掉,李光耀花了很多時間才把蛋殼全部從蛋汁裡面挑起,熱鍋時火開的太大,險些就把荷包蛋煎到焦掉,最後有驚無險的用鍋鏟把蛋放在肉鬆與鮪魚上,然後用另外兩片吐司蓋上。

李光耀流肉鬆蛋與鮪魚蛋吐司,完成!

李光耀臉上充滿著得意的笑容,這時樓梯傳來腳步聲,李明正走下樓,看到李光耀在廚房,笑罵道:「臭兒子,早上弄的叮叮咚咚的在煮什麼東西,都把你媽跟我吵醒了!」

「吐司!」李光耀把兩份吐司裝進塑膠袋裡,向李明正展示成果。

「就這麼一點東西也可以弄的這麼大動靜,也算是你厲害。」

李光耀雙手一攤:「沒辦法,誰叫廚藝這方面我遺傳自老爸你比較多。」

李明正聽出李光耀在損他,再次笑罵:「臭小子沒被揍過。」

李光耀把吐司塞進後背包裡,像李明正道別:「我走了。」

「今天晚上還要練習,自己調整節奏,別把體力都用光了。」

「好。」

——我是分隔線——–

在球隊沒有練習的這一天早晨,光北的籃球場上,卻有一個人在努力練習著投籃與上籃。

這個人是包大偉,在上一場與德勤的比賽中雖然只留下2分、3籃板、0助攻的不起眼成績,但是他對光北的貢獻是數據無法表現出來的。包大偉只要一上場,總是盡他所能的死死纏住德勤的控球後衛,間接打亂德勤的進攻節奏,讓光北的防守無形間輕鬆許多。

包大偉身上的衣服濕了大半,綠豆大小的汗珠從頭上流下來,隨著包大偉的動作被甩落在地,瀏海因為吸飽了汗水,一束一束地黏在額頭上。

儘管經歷昨天的球賽,上場時間超過二十五分鐘,包大偉卻一點都沒有疲憊的模樣,認真的在球場上練習著各種進攻方式。在沒有人防守,進攻完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包大偉練習的進球率非常高,可是包大偉卻沒有因為那一直出現的唰聲感到滿意,依然不斷地投著球。

包大偉全副精神專注在籃球與籃框上,完全沒有注意有人在跑道上看著自己。

然後在某一次跳投失手,已經站在跑道上看了包大偉練球整整十分鐘的人走進球場,對他說:「就練到這裡吧,晚上球隊還要練習。」

包大偉聽到熟悉的聲音,轉頭一看,發現是吳定華,黯然地點點頭:「是,總教練。」

吳定華看著包大偉黯然的表情,對他說:「想要聽一些建議嗎?」

包大偉本來已經準備彎腰撿起球回去教室,聽到吳定華說這句話,訝異地抬起頭,目光與沉默寡言的吳定華交會,對自己沒信心的包大偉,非常害怕聽到吳定華對自己的負面評價,因而變的緊張,心臟速度加快,但是他知道若不正視自己的弱點,永遠都沒辦法進步,咬牙道:「是,總教練。」

「我發現不管是比賽或者練習的時候,你投籃的節奏都太過急躁,你自己練習的時候因為沒有人防守,心理上的壓力比較少,就算節奏沒有掌握的很好,還是可以把球投進,但是比賽就不一樣了,面對防守的時候,你投球的節奏往往太快,身體在空中還沒有達到最高點就把球投出去,所以你的投籃動作非常不穩定,命中率不好看,進而造成你在進攻端沒有自信,就算眼前是大空檔,你也往往把球傳給詹傑成或者禁區的隊友,而不是選擇自己投籃。」

「在場上的時候不要猶豫,你想太多,出手的時候猶豫,只會造成惡性循環。」

吳定華一針見血地指出包大偉的情況,讓包大偉心裡的自卑更加深了一些,表情更黯淡,眼神無光,垂頭喪氣。

看著包大偉的模樣,吳定華關心:「你有什麼煩惱,可以說給我聽,教練可以幫你。」

包大偉雙拳緊握,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說:「教練,我…我…我想要變強,我不想要拖累球隊。」

吳定華發現包大偉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靜靜等待包大偉,讓包大偉一次把話說完。

「我覺得我自己好弱,就跟教練你說的一樣,在球場上我進攻不行,投不進球,還要我隊友幫我搶進攻籃板,防守也很差,在丙級聯賽還可以應付,可是一到了乙級聯賽,我就開始有點力不從心,拿上一場比賽來說,我必須使出渾身解數才能守住德勤的控球後衛,而我知道德勤的控球後衛水準在乙級聯賽來說並不算高,將來比賽如果遇到更強的人,我怕我只會拖累球隊……」

包大偉咬著牙,不甘心地說:「球隊裡面每一個人都比我強,不說李光耀、魏逸凡跟高偉柏,麥克他人高手長,跳的高,進步的又很快,以前只會抓籃板而已,現在已經漸漸掌握到禁區防守的方式,在禁區造成嚇阻力,讓對方不敢隨便切入我們的禁區,楊真毅打球聰明又冷靜,雖然身材沒有特別突出,但總是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對球隊有所貢獻,詹傑成防守跟外線比較不穩,可是他根本是控球的天才,王忠軍也不用說,防守是全隊最弱的,體能也不算很強,不過他的三分球卻非常準,是球隊最可以信任的外圍射手,就只有我…什麼都不會…」

吳定華搖搖頭:「你前面說對了,只有最後一句錯了。」

包大偉驚訝地看著吳定華,吳定華用堅定的語氣繼續說:「你會的比你想的多很多,你前面說的東西,不論是麥克的籃板、王忠軍的外線三分球、詹傑成的傳球,都可以由數據表現出他們的突出,可是只有你對於球隊的貢獻是數據沒辦法體現出來的,你知道嗎,整個光北隊我最欣賞的球員,不是李光耀,不是詹傑成,不是魏逸凡,也不是王忠軍,是你。」

「沒錯,就實力上來說你比起李光耀、魏逸凡、楊真毅差了一大截,可是你在比賽的時候總是場上最積極的球員,盡全力的去防守對方的控球後衛,盡全力的跑快攻,盡全力的救每一顆要出界的球,盡全力的去做好你能做好的事,不論是進攻端或是防守端,都不放棄任何可以幫助球隊的機會,哪怕那個機會是防守對方控球後衛這種數據無法呈現出你對球隊貢獻的機會,或許你沒有察覺,但是在場外的我看的一清二楚,只要有你在場上,每一個人都充滿鬥志,你用你的積極感染了場上的隊友,讓他們一樣積極的把精神投入在場上,全心全意的做好每個人最擅長的事,形成了球隊的化學效應,而這都是因為你。」

吳定華雙手放在包大偉的肩膀上:「你可能永遠沒辦法像王忠軍那樣投三分,像詹傑成那樣傳球,像麥克一樣搶籃板,像魏逸凡一樣得分,像李光耀一樣灌籃,可是你也有你自己所能做到,但是其他人做不到的事,不要小看自己,你是球隊裡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感受到吳定華雙手的溫暖,還有眼神中的真誠,包大偉心裡頓時湧現出被肯定與信任的感動,一直以來,他自知是球隊最弱的人,所以在場上總是加倍努力的奔跑,只想著不要拖累球隊,不要拖累其他人,可是當原本體能跟自己一樣差的詹傑成展現出傳球的天賦,膽小內向的麥克飛速進步,防守腳步很慢的王忠軍擁有足以彌補的三分神射,包大偉的自卑開始像是螞蟻一樣跑出來,啃蝕他的內心,讓他陷入了自我懷疑的黑暗世界之中,而現在,拯救他的曙光卻出現了,而且還是來自於一個他從未預料到的人。

「謝謝你,教練。」包大偉真誠的感謝,雖然吳定華只是講了幾句話,但是這幾句話已經讓他建立起信心,雖然不多,不過足夠驅走包大偉心中的自我懷疑與自卑。

吳定華對包大偉露出笑容:「不客氣,你知道嗎,以前我有個隊友,他各方面的能力都是球隊裡最弱的球員,可是他跟你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對自己極有自信,而且自信到幾乎盲目的地步,他總說他早晚會成為最強的籃球員,整天叫我們等著看,只不過我們不討厭他的自信,因為在他的自信底下,是比任何人都認真練球的努力。」

「他的情況跟現在的你很像,在場上除了防守與快攻之外,什麼事都做不了,所以他做了一個決定,就是把會做的這兩件事,做到比任何人都還要好,他努力練習防守腳步,讓自己成為防守大鎖,專門防守住對方擅長得分的後衛,也努力練習爆發力,在有快攻機會的時候總是用最快的速度衝到前場,讓對手防不勝防。」

「當年的他連運球都不太行,專注的練習防守與快攻,最後也成為了讓對手非常頭痛的人物,而你基礎比他深厚,而且努力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我相信你的成就一定會比當年的他更好。」

包大偉聽著吳定華的言語,心裡一動:「教練,請問你那個隊友當年是怎麼練快攻的?」

吳定華撿起地上的球,站在三分線的位置,面對籃框,彎下腰,然後奮力地用雙手把球往後拋,球劃過一道高高的拋物線,落在對面半場的三分線。

「他就是這樣把球往後拋之後,轉身去追球,然後上籃,接著再把球往後拋,追球,上籃。他的思考模式很簡單,練習的方法也很簡單,可是他以前每天都一定要這樣上籃投進一百球,然後就這樣成為球隊裡快攻得分最多的球員。」

吳定華鄭重地說:「把簡單的事情做到最好,就是不簡單;把平凡的事情做到最好,就是不平凡,你或許會覺得你的存在在球隊裡面非常不起眼,但是相信我,你也可以成為一個不簡單又不平凡的球員。」

吳定華拍拍包大偉的肩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我還有一點事要跟助理教練討論一下,今天就練到這裡吧,晚上球隊還有練習,別在這時候就把自己累壞了。」

吳定華轉身離開,包大偉對著吳定華的背影喊道:「是,教練!」

——我是分隔線——–

「小姐,學校快到了。」福伯駕駛著賓士S 500,提醒坐在後座閉眼休息的謝娜。

「嗯,謝謝。」謝娜睜開雙眼,眨了眨眼睛,長長的睫毛動了動。

福伯看著右上方後照鏡裡的謝娜,微微一笑:「小姐,學校還習慣嗎?」

謝娜撥了撥深褐色的頭髮:「嗯,還可以,同學都不錯。」

「有沒有參加學校的社團活動?」

「魔術社。」

「魔術社,真不錯,我都不知道小姐對魔術有興趣呢。」

「沒有興趣,只是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拉著我一起去參加而已。」

「所以是同學想要學怎麼變魔術?」

「也不是,是魔術社的社長很帥,要好的同學很喜歡他,所以拉我一起過去參加魔術社。」

「小姐也喜歡那個社長嗎?」

謝娜搖搖頭:「不喜歡,我覺得他太假惺惺了。」

「原來如此。小姐,那妳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光北人這麼多,沒有半個男生吸引妳嗎?」

「沒有,他們都太幼稚了。」謝娜一臉嫌惡。

說話的當下,車子已經接近光北高中的校門口,但是謝娜卻突然叫道:「停!福伯,路邊先停一下,我等一下在這邊下車就好!」

「是,小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謝娜突然間激動起來,不過福伯還是聽謝娜的話,打了右轉燈,穩穩地把車停在路邊。

福伯以為是謝娜身體不舒服,正打算回頭關心謝娜時,突然見到一個男生流著滿身大汗走進校門口,福伯臉上馬上露出笑容:「小姐,妳騙我。」

謝娜露出疑惑的表情:「什麼?」

「上禮拜六我陪小姐到公園走走的時候,小姐妳突然停下來,就這麼站在原地看一個男生在球場練球,當時妳說妳不認識那個男生,可是剛剛流滿身大汗走進校門口的,不就是那個在公園打球的男生嗎?」

謝娜平復情緒,淡淡地說:「福伯,你認錯人了。」

福伯臉上露出饒有趣味的笑容:「他是不是做了什麼事讓小姐不開心?」

謝娜一張口就想抱怨李光耀的自以為是,可是想起自己不斷否認認識李光耀,只能說:「沒有,我根本不認識他。」

福伯臉上的笑容弧度拉的更高了:「真是難得見到小姐這麼在意一個人呢。」

謝娜瞪大雙眼,反駁:「誰在意他!是他…」

謝娜驚覺自己不小心說溜嘴,馬上閉上嘴巴,不再說話。

福伯看著謝娜氣嘟嘟的模樣,輕笑幾聲:「原來小姐真的認識他,他還真是厲害,能讓小姐情緒起伏這麼大,也是,皮膚黝黑,長相陽光帥氣,又愛打籃球,身材又好,比起什麼文文弱弱的魔術社社長,他條件好多了。」

謝娜看著後照鏡上福伯的笑容,忍不住生氣地說:「他條件哪裡好,自大狂兼自戀狂一個。」

福伯皺起眉頭:「難道他真的惹小姐妳不開心?要不要我請夫人聯絡這間學校的校長…」

謝娜可不希望因為李光耀而搞的滿城風雨,搖頭:「不要,我不要理他就好,反正男生都一樣,只要不理他們一陣子,就不會繼續煩我了。」

福伯聽到關鍵字:「所以那個男生喜歡小姐?」

發現自己又說溜嘴,謝娜暗罵自己是白癡,拿起書包,打開車門,下車,關上車門,朝校門口走去。

「小姐慢走。」福伯笑咪咪地在車子裡目送謝娜,看著生悶氣的謝娜快步走進學校裡,在車子內搖頭笑了笑:「小姐果然還只是個小孩,真是可愛啊…」

謝娜雖然氣惱,但是走進校門口後馬上把腳步放慢,因為她怕自己走的太快,遇到李光耀被他纏上那才是真的麻煩。

那傢伙跑步跑到全身都是汗,進來學校之後可能會先到廁所換衣服,雖然我剛剛在車上多跟福伯聊一陣子,但還是有可能遇到他。

謝娜腳步故意放的很慢,想起剛剛在車上與福伯談話的內容,火氣再度冒上來,誰在乎李光耀!李光耀有什麼值得好在乎的!?是李光耀一直煩她,而且李光耀條件一點都不好!比起來,魔術社的社長斯文的模樣更吸引人,真不知道為什麼學校那麼多女生喜歡李光耀,她們真該都去檢查一下眼睛!

謝娜氣惱的同時,李光耀換好制服,從廁所走了出來,謝娜一看到李光耀馬上蹲低身體,深怕李光耀看到她,而李光耀手裡拿著一大罐裝滿水的寶特瓶,仰頭連喝了幾口水,而且邊喝邊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謝娜皺起眉頭,李光耀也太沒有家教,邊走路邊喝水實在有夠粗俗,而且也容易撞到人,撞到人就算了,若是手一滑水噴到別人身上該怎麼辦。

謝娜搖搖頭,對李光耀的評價再次往下降,心想李光耀果然是個粗鄙的人,被這種人喜歡還真是麻煩,不過同時心裡卻又浮現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念頭。

他該不會每天都這樣跑步來學校吧?

謝娜保持著與李光耀之間的距離,看著許多女生與李光耀擦肩而過時都會故意放慢腳步回頭看李光耀,而當女生們轉回頭時,謝娜看到的是害羞又仰慕的表情。

天啊,拜託妳們去看看醫生,那個自大狂不值得妳們這麼愛慕!

謝娜必須努力克制自己,才能夠不邊走路邊翻白眼。

接著不只是與李光耀擦肩而過的女生,就連身邊的女生看到李光耀走在前面,也加快腳步偷偷跟上李光耀。

「前面是不是李光耀啊,好帥喔!」「妳看他的肩膀超寬的,我上次有看到他打籃球,他手臂的肌肉超性感的!」「天啊,我好想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好man!」「怎麼有男生就連喝水都可以這麼帥啊,我快發瘋了,妳陪我去跟他要手機好不好?」

一群花癡!

謝娜終於忍不住翻了白眼,加快腳步,想要離身邊幾個女生遠一點,不過她們接下來討論的話題,卻又讓她放棄這個念頭。

其中一個女生擺擺手:「要也沒用啦,人家不會理妳的,之前有超多女生寫情書給李光耀,可是李光耀早就說啦,除了謝娜之外他誰都不要。」

「可是不是聽說謝娜不想理他嗎,我還是有機會。」

「妳想都別想,之前二年級有一個超漂亮的學姐對李光耀表白,但是李光耀到現在還是都沒有理學姐,劉晏媜學姐,聽過吧,就是她,就連學姐這種等級的美女李光耀都沒感覺了,妳還是省省吧。」

謝娜突然停下腳步,大聲說話的女生完全沒發現走在她們後面的就是謝娜本人,繼續吱吱喳喳地討論李光耀與謝娜之間的八卦。

———
前幾天有一條抹香鯨擱淺,然後想當然爾,牠死了。
專業人員將抹香鯨解剖之後,在牠胃裡面發現塑膠袋、漁網等等不可被分解的垃圾。
我一直心想,如果大自然有意識的話,它會認為人類目前為止的「科技發展」,是一種演化上的奇蹟,還是最大的諷刺?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