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Jordan:勝由我定】[Where Basketball Happen]

早前Michael Jordan秘密來港三日,到中環夜店消遣,有新聞報導指他在夜店內和一個男士在店內打桌球,期間因為打球規例問題而發生口角。哈,真是一個典型的MJ,關於籃球的固然輸不得,不關籃球的事也絕對不能輸,不管是20歲還是52歲,永遠熱愛競爭,執著勝利。

Rod Higgins,一個在80年代不起眼的小球員,曾經在1986年時與芝加哥公牛簽下了兩次10日合約,當然他的球技對於公牛贏球或許無甚幫助,不過這個人在乒乓球上卻打敗了Michael Jordan。結果MJ憤怒得立刻買了一張乒乓球檯回家訓練,六個月後他成為了公牛隊上球技最強的人,不管是打籃球還是乒乓球。

92年Dream Team代表美國隊參加奧運,球隊上下在機場等候行李,MJ突然與David Robinson打賭自己的行李會最先出來,當時David Robinson沒有接受,心裡疑惑誰會在意這種事呢,他不了解這個人有多熱愛競爭與賭博,當時的他也不知道MJ為了贏得這種「比賽」,曾經不惜賄賂機場人員,他的公牛隊友在一次波特蘭作客時就曾經上過這樣的當。

mj1

退役後的MJ仍然在追逐勝利,除了沉醉在高爾夫球外,他也曾經迷上過iPad的一個寶石方塊遊戲Bejeweled,他把這個遊戲玩到了100 level,成為了「Bejeweled Demigod(半神)」。有人曾經在遊戲的討論區說自己花了足足4年才到達100 level…到底MJ花了多少時間鑽研這個遊戲就不得而知了。

當然,關於MJ好勝的籃球故事自然更多。

早在北卡時期,Michael Jordan遇上了他的室友Buzz Peterson,一個球技了得的北卡洲年度最佳高中球員,當二人在大學第一次碰面時,MJ心想:「他從來沒有和我比過賽,這樣怎可以稱為最佳球員呢?」自此Buzz Peterson成為了MJ的目標,要在場上狠狠擊敗他。

1987年,公牛在一場猶他爵士的主場比賽上,MJ在John stockton頭上來了一記入樽,有爵士球迷在場邊大聲叫喊:「怎麼不去找一個與你一樣高的人去入樽?」然後這次受害者是6尺11吋的後備中鋒Mel Turpin,入樽後的MJ攤開雙手,望著那個球迷說:「他夠高了嗎?」

92年NBA總決賽,當時仍有人在討論MJ與Clyde Drexler誰是最強的得分後衛,結果在全國電視的直播下,Clyde Drexler輸得慘不忍睹,MJ在17分鐘內得到33分,半場6個三分拿到了35分,足足比Clyde Drexler多出了27分。那年總決賽之後,從此無人再提起「誰是最強的得分後衛」這個話題。

MJ一向討厭球隊經理Jerry Krause,當時Jerry Krause經常吹噓克羅地亞的明星球員Toni Kukoc如何厲害,結果在92年奧運會上,Toni Kukoc成為了MJ與Pippen在奧運裡唯一的敵人,二人聯手在奧運會上封鎖了他,整場10投2中,失誤7次。同樣事情也發生在球員Dan Majerle身上,Jerry Krause經常讚美Dan Majerle的防守能力,甚至曾經有傳言公牛想以Scottie Pippen交換Dan Majerle。結果93年總決賽上,MJ讓Dan Majerle看上去像不懂防守一樣,狠狠修理了他,在第六場比賽奪冠之後,MJ大喊了一句:「Fuck you, Majerle!」

43歲時的MJ同樣不能接受被挑釁,在一個夏天的籃球訓練營,當時仍是高中生的OJ Mayo在訓練中投進幾球後向MJ噴垃圾話,之後MJ在訓練完後清了場,說「要處理一點事」,只留下了OJ Mayo在場館內進行1 on 1比賽,結果MJ完敗了他,並向他說:「你可能是最強的高中球員,但我是全世界最強的籃球員。」

在名人堂演說中,MJ提到了Leroy Smith,一個在校隊取代了他的位置,讓他落選的人,他要證明當時教練的選擇是錯的;他提到了新秀時被Isiah Thomas、Magic Johnson和George Gervin在明星賽被「凍結」一事,讓他更努力證明自己是有足夠資格站在球場;他提到了自己94年打棒球時期,Bryan Russell曾經向他說:「為什麼要離開?為什麼?你知道我可以防守你,別再讓我看到你穿著球褲。」然後96年再次對陣猶他,MJ走向Bryan Russell:「你仍記得94年你對我說過的話嗎?現在你有機會再防守我了,好好珍惜。」演說中他提到的人大部份也在場內,說話中也許冒犯或挑戰了許多人,不過MJ才不理你的感受,對他來說,只有勝利才能滿足他。

最近Jordan Brand在大中華地區推出一支廣告片《The Winning Moment》,向籃球愛好者傳達比賽勝利的關鍵,在於球員進場前「Commit To Win」的態度。對於MJ來說,「勝由我定」何止用於球場,簡直是貫穿他的整個人生。不論任何時間、任何地方、任何事情,MJ想要的,永遠只有勝利。

不過正正因為他對勝利的病態追求,才讓他如此成功。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