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三十七章 【光北VS德勤 下】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第一節比賽結束。

在第一節十分鐘裡,魏逸凡與詹傑成合力接掌整個比賽,詹傑成憑著幾次精彩的傳球與助攻,把比賽的節奏牢牢掌控在手中。在第一節的後半段時間,德勤的節奏完全被光北牽著走,當中的最大功臣絕對是詹傑成,而魏逸凡則發揮自己屬於甲級聯賽的實力,在禁區打得德勤潰不成軍,大前鋒完全無法守住魏逸凡,德勤總教練很快下指示,只要魏逸凡一拿到球就包夾,但是魏逸凡一遇到包夾,馬上把球交給外圍的詹傑成,讓詹傑成重新組織一波進攻,或者是將球交給禁區的好夥伴楊真毅,讓楊真毅可以在他受到包夾時,在大空檔的情況下輕易把球投進。

魏逸凡與詹傑成一裡一外,幫助光北在第一節就順利取得領先。

比數,25比15。

美中不足的是,魏逸凡在第一節比賽快結束前,為了擋下德勤得分後衛的切入,身體上有所接觸,賠上一次犯規,加上這次犯規,魏逸凡在第一節已經累積兩次犯規。

除了魏逸凡之外,包大偉因為防守控球後衛,不斷干擾控球後衛的運球,其中一次被裁判吹了一個打手犯規,至於詹傑成、楊真毅與麥克三人,則沒有被吹判任何犯規,不過麥克在這場比賽一開始太過緊張,雖然做好自己的本份,幫光北鞏固籃板球,但也幾次出現走步與籃下三秒的違例,平白送了幾次球權給德勤。

麥克在失誤之後更加緊張,不過魏逸凡與楊真毅兩個人在場上不斷安撫麥克的情緒,並且在攻防兩端扛起壓力,讓麥克只要專心搶籃板就好,加上李光耀在場邊喊話,麥克緊張的情緒慢慢消失,在第一節後半段穩定下來。

先發球員回到板凳區,拿起擺在椅子上的毛巾與水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著大氣,連喝了幾口水。

因為一、二節之間的休息時間很短暫,李明正說話也很簡短:「逸凡,你兩次犯規,自己要小心。麥克,籃板球搶的不錯,你不用怕,德勤沒有半個人籃板球搶的過你。」

李明正簡短叮嚀幾句之後,做了光北正式比賽以來第一次的陣容輪替:「第二節,光耀跟忠軍上,傑成與大偉休息。偉柏,逸凡兩次犯規,你頂替他的位置。」

「是,教練!」

此時,場邊裁判哨聲響,同時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李光耀、王忠軍與高偉柏脫下外套,昂首闊步地走上場,李光耀表情充斥著興奮,雙眼冒著火燄,他已經等不及要把丙級聯賽那十二場比賽都坐冷板凳的能量一次爆發出來了!

詹傑成、包大偉與魏逸凡用毛巾擦去不斷滴落的汗水,同時喝水補充流失的水份,趁著這個空檔,魏逸凡手肘靠了詹傑成一下。

詹傑成揚起眉毛,用奇怪的眼神看向魏逸凡:「幹嘛?」

「跑快攻那一球,你怎麼知道在你後面的是我,我記得你沒有往後看過。」魏逸凡非常好奇地問。

詹傑成喝了一口水,搖搖頭:「我不知道是你。」

魏逸凡著實驚訝:「啊?」

詹傑成聳聳肩:「我只是聽到有人在我後面奔跑的聲音。」

魏逸凡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詹傑成:「然後你就這樣往後一傳?」

詹傑成用力地點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魏逸凡:「因為我相信,第一個追上來跑在我後面的,一定會是我的隊友。」

魏逸凡聽著詹傑成篤定的語氣,看著他堅定深信的眼神,心中完全被震撼了。

「你是我見過最瘋狂的控球後衛。」魏逸凡很快穩定被詹傑成震撼的情緒,眼睛看著正在球場奮戰的隊友,淡淡地說。

詹傑成理所當然地接著說:「也是最強的控球後衛。」

魏逸凡沒有說話,但在他心裡是贊同的,尤其剛剛他知道詹傑成不只是一個會傳球的控球後衛,更是一個衷心相信隊友的人。

對於詹傑成,魏逸凡原本的評價只是一個很會傳球的控球後衛,但是在剛才,已經變成台灣高中最強控球後衛之一。

———我是分隔線———-

「苦瓜哥,李光耀上場了!那個王忠軍也上場了!」觀眾席上,蕭崇瑜轉頭,激動地對苦瓜大叫。

苦瓜站起身,把咖啡放在椅子上,走到欄杆前,雙手靠在欄杆上,身體往前倚:「除了練習之外,這還是我第一次看李光耀上場打球。」

「苦瓜哥,別忘了,還有王忠軍啊!」蕭崇瑜對於李光耀沒有像是苦瓜一樣的執著,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第一次看到王忠軍的時候,王忠軍非常不顯眼的身高加上瘦弱的身材,還有彆腳的運球跟上籃動作,深深擊中蕭崇瑜的內心,讓他特別注意起王忠軍,想要知道王忠軍在籃球場上有什麼特點,可以讓李明正信賴到讓他加入籃球隊。

苦瓜沒有理蕭崇瑜,看著德勤上場的依然是先發陣容,說:「看來德勤想要搶分,還是先發陣容。」

苦瓜說中德勤總教練的心思,在第一節比賽過後,德勤總教練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光北的實力確實在德勤之上,光是詹傑成與魏逸凡就把德勤搞的團團轉,只不過德勤總教練並不認為德勤會輸。

德勤的總教練認為光北能拿到丙級聯賽的冠軍,進而參加乙級聯賽絕對不是運氣,而是靠著詹傑成與魏逸凡兩個人的努力達成的,現在魏逸凡有著兩次犯規,詹傑成又下去休息,是德勤把比分縮小,甚至是超前的大好機會,雖然這麼做會讓先發球員體力劇烈下滑,可是為了比賽的勝利,也是不得不的選擇。

第二節比賽一開始,德勤球權,光北在後場採用二三區域聯防。

德勤的控球後衛一把球帶過半場,看著又矮又瘦的王忠軍,重心一壓低,毫不猶豫地往禁區切,而王忠軍也馬上就被控球後衛過了。

對於王忠軍的防守能力,光北每個人都清楚了解是難以置信的糟糕,因此在王忠軍上場時,禁區早就做好要時時刻刻補防的心理準備。

高偉柏在控球後衛切入的瞬間就有所反應,上前補防,擋住控球後衛的切入。控球後衛見到高偉柏高大的身影跟驚人的氣勢,停下腳步,分球給籃框右側的小前鋒。

小前鋒一接到球,拿球瞄籃做一個投籃假動作,但沒有順利騙起對位防守的楊真毅,小前鋒接著下球往左邊切,一個運球之後馬上收球上籃,楊真毅與麥克兩人一起跳起來要封阻小前鋒的投籃,不過小前鋒在空中小球傳給大前鋒。

大前鋒一拿到球,在籃下沒有人防守,跳起來準備投籃打板取分,不過一隻大手卻突然出現在眼前。

「吼啊───!」高偉柏適時回防,右手直接把大前鋒的球拍走,送給大前鋒一個大火鍋,雙手握拳,仰天大吼,惡狠狠地大叫:「誰也都別想從我頭上得分!」

楊真毅眼明手快,馬上把高偉柏蓋下來的球掌握在手中,接著立刻傳給場上的後衛,李光耀。

李光耀接住楊真毅的傳球,用接下來的表現,粉碎德勤總教練贏得這場比賽的希望。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雙腳跨過中線的時候,用左手運球,右手伸起來,往旁邊一掃,好像要丟掉什麼東西一樣。光北的隊員看到李光耀做出這個手勢,很有默契地往旁邊站,把中間的空間清出來。

李光耀慢慢往前走,走到距離三分線兩大步的時候,德勤的得分後衛上前防守,李光耀重心壓低,一個跨下變向運球晃過得分後衛,身體像一隻獵豹一樣瞬間加速,一個跨步就把得分後衛甩到身後,然後在罰球線的位置收球,德勤的中鋒反應很快,這時已經站在籃底下準備送李光耀一個大火鍋。

德勤的中鋒時常為了擋下來自外圍的切入站到籃底下補防,對方的後衛看到他之後只會有兩種反應,第一,放棄進攻籃框的企圖,把球傳給別人,第二,依然沒有放棄得分,為了閃躲他的封蓋在空中扭動身體。

中鋒知道自己只要站在籃底下,憑著自己的身高跟厚實的身材就有十足的嚇阻力,只要抓準補防的時機,他有自信,在乙級聯賽很少有後衛球員可以面對他的補防得分。

只不過,今天,中鋒見識到了在他補防之下,對手的第三種反應。

這是中鋒第一次看到李光耀,也是第一次防守他,但是在這一次的補防之後,李光耀三個字將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之中,往後的人生都不曾忘記。

李光耀似乎看不到中鋒的防守,眼裡只有籃框,用力跳起來,在眾人的目光裡,李光耀好像火箭升空,彈跳的速度快的嚇人,右手抓著球,完全無視中鋒的防守,右手往後拉,身體像是老鷹般伸展開來,然後在空中達到最高點的時候,直接把球塞進籃框裡。

〝砰───!〞,爆炸性的聲音響起,籃球架在李光耀的灌籃之下搖搖晃晃,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哇哦哦哦───!」李光耀抓著籃框,整個人騎在中鋒身上,中鋒一臉驚恐,似乎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李光耀手放開,身體落下,繃緊全身的肌肉,仰頭狂吼,把之前丙級聯賽那十二場坐冷板凳的沉悶心情透過剛剛那一計灌籃,還有現在的怒吼全部發洩出來。

觀眾席上的蕭崇瑜,馬上拿起相機,對著李光耀連續拍了幾張照片:「李光耀一上場就直接來一個大灌籃,太誇張了!」

苦瓜眼裡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表情卻沒有任何的變化,輕輕點了頭,走回座位,拿起椅子上的咖啡,又坐了下來。

雖然苦瓜沒有說話,但蕭崇瑜知道苦瓜對於剛剛李光耀那個切入,是感到非常滿意的,李光耀的實力,並沒有辜負苦瓜心裡對他的期望。

李光耀怒吼完,馬上跑回去防守,而在灌籃之後,李光耀的鬥志如同火燄般熊熊燃燒。

德勤的控球後衛發現光北的板凳非但沒有跟總教練講的一樣弱,反而有一個切入犀利的像一把刀的後衛存在,心裡開始焦急,想要在這一波攻勢中取分,把球交給場中進攻能力最強的得分後衛,希望可以靠得分後衛的得分能力拉近比分,也期望剛剛大灌籃的李光耀,是因為防守能力非常差的關係才被光北的教練當為板凳球員。

很可惜,控球後衛心裡的期望馬上就破滅,李光耀太久沒有上場比賽,所以今天一上場,心裡的鬥志就滿的快溢出來,除了進攻端的大灌籃之外,就連防守端也拼盡全力,讓得分後衛連切進三分線之內的機會都沒有。

得分後衛發現自己無法突破李光耀的防守,馬上把球傳回給控球後衛,控球後衛想把球往禁區塞,但發現禁區裡有面露凶光的高偉柏,有高大的麥克,還有一個不搶眼,但其實進攻與防守都有一定實力的楊真毅。

控球後衛驀然發覺,自己是場上唯一一個在對位上,擁有進攻優勢的人。

控球後衛知道自己沒有時間猶豫,外線不是他的強項,於是壓低身體往右邊切,王忠軍的防守彷彿紙糊的一樣,控球後衛沒有花費多少力氣就突破了,不過光北禁區的壓迫力太強大,控球後衛過了王忠軍之後不敢繼續往裡面切,做了一個急停跳投,但是投的太大力,球落在籃框後方彈出來,籃板球被高偉柏搶下來。

高偉柏心不甘情不願地把球傳給李光耀,李光耀感受到高偉柏傳球的力道,抬起頭,目光與高偉柏交會,咧嘴笑道:「怎麼一點力氣都沒有,禁區扛的住嗎?」

高偉柏冷哼一聲,沒有理會李光耀的挑釁,一路跑到前場去。

李光耀緩慢把球帶到前場,這次得分後衛在李光耀一過半場就貼上來防守,而後面的德勤球員眼睛也都注意著李光耀的動向,深怕李光耀又來一計灌籃。

李光耀球運的很高,得分後衛想抄球卻不敢貼的太近,他剛剛親身體驗過李光耀驚人的速度,知道如果貼近防守,下場只有被突破的份而已。

只不過,對於李光耀而言,得分後衛的防守就像是不會動的椅子一樣,往右晃肩,加上一個變向換手運球,簡單又輕鬆就晃過得分後衛。

控球後衛放下自己防守的王忠軍,馬上過來補防,只不過李光耀等的就是這個機會,控球後衛一站過來,馬上將球傳給站在右側四十五度角三分線外的王忠軍。

王忠軍一拿到球,毫不猶豫地直接出手,出手後,手依然舉的高高的,維持出手的姿勢,眼睛看著球正如他所預期地劃過美妙的弧線,落入籃框之中。

〝唰!〞,清脆又悅耳的聲音,讓王忠軍心中感到無比振奮。

德勤的球權,控球後衛拿到球,總教練在場邊大喊:「球要輪轉,跑位積極,不要想靠個人能力打球!」

聽到總教練的呼喊聲,控球後衛馬上比出三的手勢,德勤的球員接收到控球後衛的指示,在控球後衛一過半場之後馬上動了起來。

可惜,德勤的球員雖然努力跑位,但是除了王忠軍之外,李光耀、高偉柏、楊真毅與麥克都是防守不錯的球員,德勤的球員按照平常練習的方式快速跑位,卻跑不出空檔,勉強把球傳給小前鋒,小前鋒的切入又被楊真毅擋下來,最後在24秒進攻時間結束之前,胡亂投了外線,球軌道明顯偏移,彈框而出。

麥克把籃板球搶下來,然後把球交給他最信任的李光耀。

李光耀拿到球,不疾不徐地運球,緩緩把球帶過前場,讓場上的節奏慢下來,在進攻時間剩下16秒的時候主動發動攻勢,這一次又輕鬆過了得分後衛的防守,控球後衛再度過來補防,而李光耀一樣把球傳給三分線外的王忠軍。

王忠軍沒有絲毫的猶豫,拿到球,直接出手,出手之後,王忠軍右手維持出手姿勢,雙眼閉上,準備享受每次都可以讓他的精神為之一振的聲音。

〝唰!〞,王忠軍第二顆三分球,進!

王忠軍球進之後,李光耀突然大喊:「不要退,全場壓迫防守!」

德勤總教練,眼神出現絕望。

———我是分隔線———-

〝叭──!〞,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

在第二節比賽,李光耀率先發動攻勢,接著王忠軍三分外線炮火發揮,德勤不得不擴大防守圈,而李光耀馬上改變傳球對像,把球塞給禁區的高偉柏及楊真毅,兩人合力把德勤的禁區摧殘的一塌糊塗。

第二節上場五分鐘之後,李光耀下場休息,換上詹傑成,而在詹傑成穿針引線之下,雖然少了李光耀的切入攻擊能力,但是高偉柏的禁區火力太威猛,就算遭到包夾,依然可以利用本身的手感與身體素質硬是把球投進,而且外圍還有王忠軍的三分火力支援,在第二節,光北拉出一波驚人的15比0攻勢,奠定這場比賽的勝利。

下半場,第三節一開始,李明正讓先發陣容上場,專注防守,進攻一樣著重在禁區的魏逸凡與楊真毅,雖然沒有跟第二節一樣瞬間拉開比分,但是在穩紮穩打之下,把德勤的命中率壓制在三成以下,單節比分,20比7。

最後的第四節比賽,李明正讓李光耀與王忠軍上場,高偉柏則代替疲累的楊真毅,而李光耀一開始就發動攻勢,連續兩次強攻禁區得手,讓德勤不得不分出心力包夾他,然後視情況傳給禁區的魏逸凡、高偉柏,或者是三分線外的王忠軍。

五分鐘之後,李明正又做了一次陣容的輪替,把李光耀換下場,詹傑成上場。

比賽最後五分鐘,光北不論是進攻或防守都壓制德勤,就算德勤想要反撲,因為比數在前三節就已經拉開,根本無力回天。

最後比數,80比40,光北大獲全勝。

個人表現方面。

李光耀5投4中,得了8分,傳出4次助攻。

魏逸凡12投8中,加上罰球,18分,7籃板,3助攻。

高偉柏8投6中,加上罰球,14分,5籃板,2助攻。

楊真毅11投8中,加上罰球,18分,7籃板,5助攻。

詹傑成5投2中,5分,2籃板,12助攻。

包大偉2投1中,2分,3籃板,0助攻。

王忠軍三分球8投5中,15分,0籃板,0助攻。

李麥克,3投0中,25籃板,0助攻。

比賽結束之後,德勤的球員垂頭喪氣地走回板凳區,穿上外套,喝水擦汗。總教練讓球員整理一下東西,準備帶領球員離開時,面前出現一個人。

「陳總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雜誌的編輯,想要做一下採訪。」苦瓜簡單扼要地說明來意,遞上自己的名片。

陳總教練看了名面上的頭銜,點點頭:「好。」

「請問陳總教練在這場比賽之後,對光北有什麼樣的看法?」

陳總教練馬上搖頭苦笑:「我想要知道光北這支強隊是從哪裡蹦出來的,在賽程表出來的時候,我們想光北是從丙級聯賽上來的球隊,實力一定不怎麼樣,沒想到光北竟然是一支這麼強的球隊。」

「請問陳總教練有沒有對哪一個光北球員留下深刻的印象?」

陳總教練想也不想地說:「當然是24號李光耀,我當教練20年了,還沒有看過台灣有哪一個高中生可以像他一樣,衝入禁區面對補防還毫不猶豫的灌籃,台灣跳的高的高中生不少,但是像他那麼有膽氣的人,除了他之外我還沒見過第二個。」

苦瓜點點頭,這個陳總教練話很多,讓他幾乎不需要什麼話語的引導,採訪起來非常輕鬆。

「今天德勤輸給光北,請問陳總教練認為最大的問題出在哪裡?」

陳總教練嘆了一口氣:「這場比賽,其實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光北跟德勤實力上的差距,不管哪一個位置,光北球員的實力都比我的球員強,不過我覺得這場輸球的最大責任在我,是我太小看光北,在比賽前就輕敵,讓球員也鬆懈下來,否則我相信今天德勤就算輸,比分也不會這麼難看。」

「好,謝謝陳總教練。」

陳總教練沉重地點點頭:「謝謝。」

苦瓜關閉手機的錄音功能,轉身時看到蕭崇瑜也剛結束採訪,站在原地,等待蕭崇瑜自己過來。

如苦瓜所料,蕭崇瑜拿著手機,手上提著沉重的攝影器材,馬上走向他:「苦瓜哥,你聽,李明正又來了。」

苦瓜按下播放鍵,蕭崇瑜與李明正的聲音頓時從手機喇叭中流出來。

「李教練你好,首先恭喜光北在乙級聯賽旗開得勝。」

「嗯,謝謝,如果你想問我王忠軍的事,他是光北的本校生,在加入光北之前沒有參加過任何的球隊,也沒有參加過任何的比賽,是被我們球隊某個球員發掘出來的鑽石,他的特色我相信你剛剛一定也看到了,簡單說,他就是台灣高中籃球最準的三分射手,謝謝。」

李明正的聲音消失之後,錄音就結束了。

苦瓜用懷疑的眼神看向蕭崇瑜,蕭崇瑜聳聳肩:「苦瓜哥別這樣看我,李明正說完之後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

蕭崇瑜把手機塞到口袋裡,興奮地說:「苦瓜哥,你有沒有聽到,李明正說王忠軍是全高中籃球最準的三分射手,我就說吧,以李明正的眼光,一定是看到王忠軍某一個特點,否則不會讓他進入光北打球!苦瓜哥,你就承認吧,雖然王忠軍的基本動作很爛,可是三分球真的很準。」

苦瓜看了蕭崇瑜一眼,輕哼一聲:「該走了。」

蕭崇瑜心裡大樂,苦瓜會有這樣的反應,就代表苦瓜根本沒辦法反駁他說的話,也代表在苦瓜心裡,其實已經認同王忠軍的三分能力。

王忠軍,真是太帥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