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三十六章 【光北VS德勤 上】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蕭崇瑜本以為,乙級聯賽既然是比丙級聯賽高一層級的賽事,那麼觀看比賽的人數一定會比較多,支持與加油聲充斥整個體育館內,現場的硬體與軟體設備絕對會比丙級聯賽的更加精良。

可是,當他踏入舉辦乙級聯賽的場館的時候,蕭崇瑜就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非常離譜。

現場的觀眾席除了他跟苦瓜之外,就只有五隻手指頭就可以數出來的觀眾,而且觀眾還都是球員的家長,沒有任何單純為了欣賞球賽而觀戰的人,而場地跟丙級聯賽一樣,地上黏貼著不同顏色,用來區隔籃球、羽球與排球場地的線,讓人看了眼花撩亂,除此之外,籃球架的保護裝置還是比賽前才匆匆忙忙裝上,籃網也是剛剛才換上新的。

「苦瓜哥,這就是乙級聯賽嗎?」蕭崇瑜聲音沙啞,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苦瓜點頭,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指了指底下:「光北都已經到了,我們沒有走錯地方。」

「不是,苦瓜哥,我的意思是,乙級聯賽不是比丙級聯賽高等級的比賽嗎,怎麼我一點都沒有這種感覺,不論是觀戰人數或者是場地的設施,跟丙級聯賽都沒有任何差別啊!?」

苦瓜看了蕭崇瑜一眼,深吸了一口氣:「事實就是這樣,這種情況到了甲級聯賽才會出現變化,把東西準備好,比賽開始之後,你就可以感受到何謂丙級與乙級之間的差別了。」

蕭崇瑜咬牙:「是,苦瓜哥。」看著底下已經開始熱身的球員們,蕭崇瑜替他們感到心酸與不甘心,台灣的籃球環境,真的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蕭崇瑜雖然感嘆又感慨,但是沒有忘記來到球館的目的,從後背包裡拿出單眼相機,將鏡頭裝上,開始拍攝兩邊球員熱身的照片。

「嗯?」沒有過多久,蕭崇瑜就在光北那邊補捉到一個陌生的面孔:「苦瓜哥。」

「怎樣?」苦瓜手裡拿著一杯熱騰騰的黑咖啡,正努力趕跑已經占據他腦海的瞌睡蟲。

「除了高偉柏之外,光北又有一個新人。」蕭崇瑜把相機遞給苦瓜。

「新人?」苦瓜將手中的咖啡放到旁邊,拿過蕭崇瑜的相機。

蕭崇瑜看著王忠軍身上的球衣,說:「除了21號高偉柏之外,還有一個又矮又瘦,不太突出的20號王忠軍。」

「嗯。」苦瓜利用單眼相機上的觀景窗觀看王忠軍的動作,判斷:「身高絕對不超過180,肌肉量也不多,感覺像是用速度在場上生存的球員,不過他的運球動作並不流暢…」王忠軍正好運球上籃,殊不知觀眾席上有人正注意他的一舉一動。

「結果在完全沒有人防守的情況下,上籃放槍…」苦瓜放下手中的單眼相機,看了站在場邊觀看球員熱身的李明正一眼:「李明正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竟然會選這種連上籃都不會的球員進來光北?」

蕭崇瑜說:「會不會跟詹傑成一樣,是個控球後衛?」

苦瓜呿了一聲,不屑地說:「以他那種運球,如果真的交給他控球,沒有過半場球就被抄走了。」

蕭崇瑜又說:「說不定是他防守很好啊,苦瓜哥,人不可貌相。」

苦瓜又呿了一聲,更不屑地說:「憑他的身高跟身材,防守很好?等一下比賽開始之後,不要被撞飛就不錯了。」

苦瓜把相機還給蕭崇瑜,雖然對王忠軍的第一眼印象並沒有很好,還是說:「繼續拍,多拍點高偉柏跟那個又矮又瘦的新球員的照片。」

蕭崇瑜說:「苦瓜哥,他叫王忠軍。」

苦瓜哼了一聲:「如果他等一下有上場,表現又夠好的話,我會記住他名字的,否則我可不想浪費我的腦容量去記得一個不怎麼樣的球員。」

蕭崇瑜繼續拍照,說:「我倒是很相信李明正的眼光,王忠軍一定是有他的過人之處,否則李明正不會讓他穿上光北的球衣。」

苦瓜手撐著下巴,看著王忠軍試著上籃時試著擦板把球投進,卻力道過大,球連籃框的邊都沒碰到。

「這個球員,到底有什麼好?」苦瓜想起之前,光北的第四場丙級聯賽結束之後,李明正接受他的採訪,還信誓旦旦地說過:

「我可以保證,到了乙級聯賽的時候,你們會看到一支不同等級的光北隊。」

苦瓜看著在場上極為不顯眼的王忠軍,心想,李明正,希望你能夠再次顛覆我的想像。

——-我是分隔線———-

比賽開始前五分鐘,兩邊已經停止練習,到場邊聽取教練的指示。

吳定華對著球員說:「德勤高中雖然這幾年戰績不好,但是在五六年前,他們還是一支與向陽高中爭奪冠亞軍的球隊,等一下上場的時候,要全力以赴,不能大意。」

「是,教練!」球員齊聲回答。

李明正接著說:「等一下先發上場人員,後衛,詹傑成與包大偉,禁區鋒線,魏逸凡、楊真毅還有麥克,進攻就跟平常練習的時候一樣,以禁區的攻勢為主,如果有快攻的機會也要好好把握,傑成,好好掌控好場上的節奏,逸凡與真毅,你們放手打沒關係,現在有偉柏可以輪替,不用擔心體力的問題。」

「是,教練!」

「防守方面,就跟剛剛總教練說的一樣,德勤在乙級聯賽畢竟是一支有歷史的球隊,不能因為他們這幾年戰績不好就小看他們,所以一開始就利用全場壓迫性防守打亂他們的節奏,不過乙級聯賽強度不一樣,考慮到體力的問題,壓迫性防守只針對德勤前五波攻勢,之後就採用二三區域聯防。」

「是,教練!」

「大偉,德勤的控球後衛就交給你了,多製造他的麻煩,不用怕犯規。麥克,今天你的任務還是一樣,鞏固籃板球,然後如果有德勤的球員想要侵犯我們的禁區,用你的火鍋告訴他們,我們光北不是好惹的。」

包大偉大聲回應:「是,教練!」麥克則是怯懦地點了頭。

「很好,上場去,用你們的實力告訴德勤,我們光北比他們強!」

「是!」

「隊呼!」李明正說完話之後,謝雅淑立刻跳出來。

李光耀、麥克、魏逸凡、楊真毅、詹傑成、包大偉首先圍成一個圓圈,雙手搭在彼此的肩膀上。

「你們在幹嘛,過來啊!」李光耀抬起頭,對著王忠軍與高偉柏大喊:「你們也是光北的一份子!」

王忠軍與高偉柏加入了圓圈之中,而身為隊長的謝雅淑很快進入圓圈之間,深吸一口氣,大喊:「光北!」

「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結束隊呼之後,先發球員脫掉身上的外套,走上場中,而這時叭一聲,代表比賽開始的鐘聲響起,站在場中的裁判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麥克走到球場中央的圓圈,與敵隊的中鋒跳球,爭奪這場比賽的第一個球權。

與丙級聯賽一樣,包大偉與詹傑成站在前場,深信著麥克可以將球撥給他們,馬上進行快攻,魏逸凡與楊真毅站在後場,萬一德勤的中鋒跳到球,他們可以立刻退回去防守。

最資深的裁判站在球場中間,手拿著球,眼神看往場邊的兩位裁判,三個人眼神交會之後,資深裁判輕輕吹哨,接著把球高高拋起。

當球達到最高點,被地心引力往下吸的剎那,麥克與德勤的中鋒同時跳起。

在這個瞬間,德勤的中鋒瞳孔收縮,在他眼中,麥克成了一支黑色火箭,以令人不敢置信的速度升空。

麥克的手指撥到球時,德勤中鋒的手才伸到麥克手肘而已,兩人的彈跳速度差的太多太多。

麥克撥到球的瞬間,包大偉判斷球會落入詹傑成手中,立刻轉身像是一支飛箭般往前場衝,前場完全沒有人防守,只要詹傑成把球傳給他,就可以完成一次簡單的上籃。

只是這畢竟是乙級聯賽,德勤縱使這幾年戰績十分不理想,但他們總歸是乙級聯賽的球隊,發現麥克撥到球的瞬間,完全不管往前飛奔的包大偉,一隻前鋒與一隻後衛一前一後包夾詹傑成,讓詹傑成一點接球的機會都沒有。

這時,楊真毅也往前衝,詹傑成看見了,知道自己在德勤的前鋒與後衛包夾之下沒有機會接到球,但是詹傑成反應很快,手拼命把手往前伸,硬是把球撥走,讓球彈向楊真毅。

楊真毅彎腰撿起詹傑成撥來的球,然後看都沒看,雙手把球用力往前一送。

本來在包夾詹傑成的後衛馬上往後場回防,但是人跑的速度當然比不上球飛的速度,包大偉順利接到球,輕鬆在籃下上籃取分。

比數,2比0。

「沒關係,打一波!」德勤的控球後衛用力拍手,鼓舞士氣,走到後場,接過得分後衛的底線發球。

包大偉直接站在控球後衛面前,張開雙手,重心放低,而光北就在此時發動全場壓迫防守,詹傑成很快跑向控球後衛,打算與包大偉一起包夾他。

德勤的控球後衛心裡叫糟,連忙往右邊切,想要在詹傑成過來包夾之前先突破包大偉的防守,不過包大偉預測到控球後衛會往右切,早一步把控球後衛的路線堵死,而就這麼一丁點的時間,詹傑成已經站在控球後衛身邊,雙手舉高。

德勤的教練在場邊大喊:「接應!快點過來接應!注意半場八秒!」

德勤的得分後衛還有小前鋒馬上跑到後場,對著控球後衛喊著:「傳球!傳球!」

控球後衛被詹傑成還有包大偉的防守逼得不斷往後退,看到總算有人過來接應,跳起來把球傳出去,但是德勤對全場壓迫防守的反應慢了一步,控球後衛跳起來把球傳給得分後衛的瞬間,楊真毅已經判斷好了球的方向,快步衝向前,在得分後衛面前把球抄走,一條龍式地衝向籃框,完成簡單的上籃。

比數,4比0。

德勤的總教練萬萬沒想到光北竟然會這麼大膽,一開始就用全場壓迫性防守,在場邊大喊大叫:「幫忙擋人!」

被打出一波4比0攻勢,而且還是一支才剛晉級乙級聯賽,完全默默無名的球隊,德勤的球員面子掛不住,此時終於認真起來。

控球後衛撿起球,左腳單腳踩出界外,很快把球傳給得分後衛,詹傑成與楊真毅馬上上前包夾,得分後衛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上太久的時間,直接把球傳給從底線衝出來的控球後衛,控球後衛面對包大偉的防守,堅決地往左邊切,包大偉速度慢了一絲,沒有擋下控球後衛,但是包大偉沒有放棄,依然緊緊跟在他身旁,不過在小前鋒的掩護之下,控球後衛這次順利的把球推進到前場。

「果然是乙級聯賽的球隊,這麼快就突破光北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場上拍照的蕭崇瑜說:「苦瓜哥,你說是吧。」

苦瓜哥沒有理蕭崇瑜,專心看著球賽。

場上,控球後衛想趁著光北防守還沒有到位的情況下發動攻勢,但就在他這麼想的瞬間,光北所有球員已經跑回到後場防守,而包大偉也站在他面前不斷干擾他的運球。

「可惡,光北不是一支才剛晉級乙級的球隊嗎,什麼時候丙級聯賽有這麼強的球隊!?」控球後衛咬牙切齒,在心裡默默想著。

其實在賽程表一出來,德勤一知道自己的對手是剛從丙級聯賽晉級的光北,上到總教練,下到球員,全部都犯了一個錯,那就是小看了光北,連光北在丙級聯賽的十二場球賽紀錄都沒有看,就認定光北只是一支在丙級聯賽裡比較強的球隊而已,根本不需要擔心。

他們在比賽前認為,這一場比賽他們絕對可以輕鬆獲勝,殊不知此舉正犯了兵家大忌,臨戰輕敵,而光北很快用快攻跟全場壓迫性防守馬上讓他們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

包大偉雙手不斷在控球後衛身邊揮舞,不斷試著去抄控球後衛的球,干擾控球後衛的傳球視線,讓控球後衛煩不勝煩。

控球後衛把球傳給隊中速度最快的得分後衛,希望靠著得分後衛的切入撕裂光北的防守。

得分後衛一接到球,直接往禁區切,一個大跨步過了較不擅於防守的詹傑成,楊真毅連忙過來補防,得分後衛看向小前鋒,楊真毅以為得分後衛想要把球傳給小前鋒,又馬上退回防守,沒想到這是得分後衛的眼神假動作,得分後衛騙開楊真毅之後,馬上收球踏兩步上籃。

得分後衛認為自己將穩穩拿下這兩分,但是當他伸出手,準備利用輕柔的手指把球挑進籃框時,一個黑色的身影突然佔據眼前所有的視野,而他手中的球,被一隻黑色巨手狠狠地擊飛。

「麥克,好球啊!」看到麥克賞對方一個大火鍋,李光耀馬上跳起來大吼,對著麥克比出大拇指。

只不過下一個瞬間,德勤的控球後衛撿到球,把球一箭穿心傳給大前鋒,大前鋒一個運球往右邊切,收球大轉身,緊接著做了一個投籃假動作,魏逸凡太過於想要蓋火鍋,被大前鋒騙起來,心中叫糟。

大前鋒跳起來靠在魏逸凡身上,主動製造身體接觸,底線裁判哨聲響的同時,順勢將球投出。

「光北32號,阻擋犯規!」同時,球在籃框上彈了幾下,幸運地掉進籃框裡。

裁判右手伸出食指跟中指,用力往下一揮:「進算,加罰一球!」

「好耶!」大前鋒右手握拳,與隊友擊掌,接著站上罰球線。

裁判看光北與德勤的球員都在兩邊站好,嗶一聲,把球傳給德勤大前鋒:「罰一球。」

大前鋒把握住罰球機會,把球投進,完成這次三分打。

比數,4比3。

大前鋒球罰進之後,魏逸凡拿著球站到底線外,把球發給詹傑成,說:「傑成,等一下把球傳給我。」

詹傑成看著魏逸凡眼神已經冒著不甘心的火燄,知道魏逸凡想要把剛剛那一球討回來,點頭:「好,沒問題。」

詹傑成接過包大偉的底線發球,幾個跨步就到了前場。一過半場,德勤控球後衛馬上貼身防守,但是詹傑成幾次變向換手運球把控球後衛耍得團團轉。

詹傑成看了控球後衛一眼,用不屑地口吻說道:「原來德勤的水準也就只是這樣而已,真是令人失望!」

德勤控球後衛大怒:「你說什…」

詹傑成故意激怒控球後衛,利用他說話的空檔往左邊切入,瞬間突破控球後衛的防守,一路切到禁區,大前鋒見此上前一步補防,詹傑成抓準時機,地板傳球給無人防守的魏逸凡,魏逸凡一接到球,輕鬆地在籃下打板得分。

詹傑成舉起手與魏逸凡擊掌,說道:「他跟你是不同等級的球員,這種事根本不需要證明。」

魏逸凡點頭,卻說:「我知道,但是剛剛那球是恥辱,我一定要討回來。」

詹傑成看著魏逸凡,發現魏逸凡眼神裡不甘心的火燄完全沒有消退,點頭說:「我懂了。」

詹傑成心想,還真是個不服輸的人,也是,如果沒有這種心態,他當初也不可能站上榮新高中的先發前鋒的位置,好吧,就讓他任性一次吧,畢竟控球後衛除了傳球之外,也要把球員串連在一起。

詹傑成臉上出現一絲笑容,控球後衛,真是個有趣的位置。

這次德勤的進攻中,光北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再次被破解,不過包大偉的防守對控球後衛造成許多麻煩,讓控球後衛漸漸變的不耐煩,連續喊了幾次戰術,球隊的跑位卻非常不流暢,讓他沒辦法放心把球傳出去,最後與上一波攻勢一樣,把球交給球隊單打能力最強的得分後衛手中。

得分後衛接到球,一樣面對詹傑成的防守,知道詹傑成速度跟不上他,再次利用切入擺脫詹傑成的防守,不過剛剛麥克的火鍋讓他心裡對光北的禁區產生恐懼的陰影,一看到麥克已經站到籃下虎視眈眈看著他,直接收球跳投。

得分後衛出手的時候依然緊張地看著麥克,眼睛根本沒有在籃框上,投籃地瞬間馬上大喊:「籃板球!」

在得分後衛大喊的瞬間,籃底下已經擠滿了人,麥克、魏逸凡、楊真毅與德勤的中鋒、大前鋒、小前鋒互相卡位,看著球落在籃框前緣,準備跳起來爭搶籃板球時,球卻好像受了幸運女神眷顧般在籃框上彈了幾下,最後彈進籃框之間。

比數,6比5。

楊真毅彎腰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站到底線外,把球傳給詹傑成。詹傑成接到球,跟在楊真毅後面把球運到前場。

德勤控球後衛面對詹傑成擺出防守架式,看著詹傑成的雙眼冒著凶光,好像用眼神就可以把詹傑成撕碎。

詹傑成看都不看控球後衛,目光環視球場,發現魏逸凡已經在罰球線左邊把大前鋒卡在身體後面,兩人目光交會的瞬間,魏逸凡高舉右手:「球!」

詹傑成立刻把球吊高傳給魏逸凡,魏逸凡接到球的瞬間馬上轉身往底線切,在與德勤大前鋒身體接觸時,利用沒有運球的右手與厚實的身體輕輕撞了大前鋒一下,利用這個動作為自己爭取更多空間,一個運球之後直接收球,德勤中鋒補防不及,魏逸凡輕鬆打板上籃取分。

比數,8比5。

光北進行最後一波的全場壓迫性防守,但是又再次被德勤破解,得分後衛底線發球給控球後衛,控球後衛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中太久的時間,直接把球傳回從底線衝進場中的得分後衛,得分後衛再把球傳給小前鋒,小前鋒直接把球推進到前場,試圖突破楊真毅的防守,但是被楊真毅擋下來,沒有出手機會,往後退了幾步,拉開與楊真毅之間的距離,把球傳給此時來到前場的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一接到球,把球抱在懷裡,看了隊友的站位,將球傳給弱邊的得分後衛,得分後衛沒有將球停留在自己身上太久時間,立刻地板傳球給大前鋒,然後很快從底線繞開,清出大前鋒的單打空間。

大前鋒之前在魏逸凡頭上進算加罰,這次進攻更有信心,拿到球,轉身面對籃框,先做了一個假動作,想晃起魏逸凡,但魏逸凡完全不為所動,大前鋒果斷往右邊切入,卻被魏逸凡踩住了切入的路線,而魏逸凡身後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麥克,大前鋒不敢硬切,向右轉身,收球,做一個投籃假動作,他相信這個假動作一定可以跟上次一樣騙起魏逸凡,然後靠在魏逸凡身上,就算球沒投進,至少可以有兩次罰球的機會。

不過魏逸凡沒有犯第二次錯,身體緊貼著大前鋒,雙手舉高,沒有被騙起來。

已經收球的大前鋒沒有辦法再運球,魏逸凡的雙手又遮住他的視線,他不敢冒然投球,把球傳給外線的控球後衛。

詹傑成相信魏逸凡這一球一定可以擋下大前鋒,在大前鋒收球的時候,就已經盯上控球後衛,在大前鋒傳球的瞬間一個箭步把球抄了下來,然後毫不猶豫地往前場衝。

一看到詹傑成往前場快攻,包大偉馬上跟上去,而禁區的麥克、楊真毅與魏逸凡也很快衝向前場。

德勤的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分別對上詹傑成與包大偉,面對控球後衛的防守,詹傑成沒有把球停下來的打算,帶著一往無回的決心往前衝,在三分線收球,往前跨了兩大步,但儘管如此,詹傑成依然離籃框有很大的距離,而包大偉又被得分後衛守住,把球傳給包大偉有很大的機會失誤收場。

控球後衛跳起來,空中完全沒有與詹傑成身體接觸,雙手舉起來遮擋詹傑成的視線,心裡已經在等著詹傑成胡亂將球投出。

不過詹傑成沒有把球投出,而是看似隨意的把球往後甩,控球後衛視線跟著球移動,看到魏逸凡拖車跟進,穩穩接住球,而沒有人防守的魏逸凡,連球都沒有運,輕輕鬆鬆地完成快攻上籃。

比數,10比5。

控球後衛落地,不敢置信地看向詹傑成,他剛剛一直防守詹傑成,所以他可以肯定詹傑成從頭到尾沒有回頭往後看過,而在這種情況之下,詹傑成竟然完成一次如此精彩的助攻。

這個傢伙,難道背上有長眼睛嗎!?

———–
最近開始有讀者會在底下留言了,這真的讓我感到很開心,我是個很多話的人,很喜歡跟大家聊天,大家看完最後一擊,有什麼想法,不管好的壞的都可以留言。

話說有人提到如果最後一擊漫畫化,一定大賣!

老實說我對最後一擊這一部作品有很深的期望,漫畫化是其中一個,漫畫化緊接著動畫化,然後改拍電視劇、電影,根本是完美!

但是現實總是不會如我想像中順利,現實面有太多因素要去考量,我當然會努力去達成這些目標,而極力誌願意讓我在這邊po文,真的是幫到很大的忙,在此我不得不再次對他們說一聲感謝!

除此之外,我還想要請各位幫我一個忙,如果大家喜歡這部作品的話,請多介紹身邊喜歡籃球的朋友一起來看,我相信只要有打籃球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的!

謝謝大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