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三十五章 【謝娜的過往】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楊信哲緊皺著眉頭,食指不斷敲擊桌子,在早上籃球隊的晨練結束之後,楊信哲就呈現一種焦躁不安的感覺,跟平常幽默風趣,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也總是把別人逗得哈哈大笑的他,根本是兩個不同的人。

楊信哲不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所以不管是學生或是老師,都清楚感受到楊信哲今天的異樣,也因為楊信哲的好人緣,讓他一早就收到很多關心。

「老師,你怎麼了,是不是又要不到路邊大姐姐的電話了?」「老師,你今天還沒講笑話!」「老師,你今天怪怪的,是不是有人格分裂?」「老師,你今天是楊信哲嗎?」

對於學生的關心,楊信哲只能搖頭苦笑,看來自己平常對這群兔崽子實在太好了。

相較於學生,同事間的關心就讓楊信哲倍感窩心。

「楊老師,你氣色不太好,我知道兼顧助理教練跟導師是很辛苦的,記得多讓自己休息。」「楊老師,我這裡有些養精補血的中藥,你要不要來一點?」「楊老師,要不要來一杯咖啡,我親戚家裡手工烘培的,又香又好喝,可以幫你提振一點精神。」

感受到周遭的關心,楊信哲的臉上逐漸出現笑容,只不過造成他今天臉色不好的原因,其實不是身體健康的因素,也不是搭訕路邊漂亮的女生失敗,更不是他人格分裂,而是因為被一個可惡的吸血鬼剝削。

楊信哲感激地對所有關心他的人說自己沒事,然後在身邊的人都散去,趁著沒有人在一旁的空檔,低聲咒罵:「吸血鬼!惡魔!可惡的老狐狸!陰險的老傢伙!這根本是赤裸裸的剝削!」

儘管楊信哲故意放低音量,坐在他旁邊的沈佩宜依然將楊信哲說的每一個字都聽進耳裡,而她記得在不久之前,楊信哲也有類似的抱怨。

沈佩宜沒有跟其他老師一樣對楊信哲表示關心,楊信哲吊兒郎當的態度一直以來都讓她很反感,尤其楊信哲又身兼籃球隊的助理教練,當導師已經夠忙了,再接下助理教練的業務,怎麼可能照顧好學生,應付好家長的擔憂?在沈佩宜眼裡,楊信哲身兼助理教練的行為,非常不尊重老師這個職業,而且對他導師班上的一年級新生來說,也是非常不公平!

除此之外,當初就是楊信哲偷偷讓李光耀參加沒有意義的籃球隊測驗,若不是楊信哲亂來,李光耀就不會參加籃球隊,她帶領的一年五班絕對可以專心向上,而不是像現在一樣,被天殺的籃球隊擾亂了讀書的氣氛,可以說,沈佩宜心裡面對楊信哲只有一面倒的厭惡,她只希望楊信哲可以離她越遠越好!

沈佩宜還心想,校長怎麼總是把事情交給楊信哲做,難道他不知道楊信哲是個根本不能依賴的人嗎,唉,爸一離開,就有這種莫名其妙又怪裡怪氣的老師入侵光北,光北的未來真是令人擔心!

楊信哲當然聽不到沈佩宜心裡的話,否則他一定會跳起來大喊:「是啊,我就是吊兒郎當啊!我做事情就是一副隨便的態度,拜託妳,趕快去跟校長說事情不能交給我做,我一定做不好,叫他把這件事丟給別人做!」

楊信哲打開筆記型電腦,開啟了文書軟體,在標題打著「啦啦隊」三個大字,然後手指就停了下來,之前畫球衣的設計圖時,因為大學有上過類似課程,他還可以應付,但他人生這輩子連啦啦隊的邊都沒沾過,能夠勉強跟啦啦隊有關聯的,大概只有高中時候的熱舞社而已。

只不過熱舞社與啦啦隊,不管就任何方面來說,都是完全的兩回事。

楊信哲非常苦惱,他早些時候已經請學務處最資深的王伯幫他公告啦啦隊這個消息,但其實他並不期望可以馬上獲得學生的回應,畢竟啦啦隊對於台灣大部份的高中與高中生而言都是非常陌生的東西,加上他現在對啦啦隊一點頭緒都沒有,所以就算有學生對他說想報名啦啦隊,他所能做的大概也就是留下學生的姓名資料,然後對學生說:「啦啦隊正式開始之後,我會通知你/妳。」

楊信哲嘆了一口氣,他實在很想要把啦啦隊這件事丟在旁邊不管,反正他給人的感覺就是做事不認真,所以就算把啦啦隊搞砸了,相信校長也不會太意外。

不過想歸想,楊信哲就是沒辦法真的這麼做。

骨子裡,其實楊信哲是個只要把事情交付給他,就絕對可以放心的人,只是楊信哲平常散發出來的感覺太過浮誇,讓人很難發現他值得信賴的一面罷了。

楊信哲點了點搜尋引擎,想要利用網路尋找啦啦隊的相關資料,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漂亮到吸引了所有辦公室內男同學眼球的女生,走到楊信哲身邊。

「請問你是負責啦啦隊的楊信哲,楊老師嗎?」

楊信哲抬起頭來,訝異地看著站在身旁的女學生,他相信再給女學生幾年的時間,她絕對可以成為讓男人為之瘋狂,美麗的無法找到任何言語形容的女人。

「我是。」楊信哲點頭。

「楊老師,我是二年三班的劉晏媜,我想要加入啦啦隊。」劉晏媜完全不拐彎抹角,直接表明來意。

「啊?」楊信哲完全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學生想要加入啦啦隊,而且還是這麼漂亮的女學生。

「楊老師,公佈欄上面說,啦啦隊是為了籃球隊創立的,是這樣嗎?」

楊信哲點頭:「是這樣子,沒錯。」

「好,我要加入啦啦隊,而且我要當啦啦隊的隊長!」

楊信哲更驚訝了:「啊?」

「老師,啦啦隊有限定幾個人才可以成立嗎?」

這個問題把楊信哲考倒了,因為當初葉育誠到是沒有說到這件事。

楊信哲想了想,保守說:「不能少於十個人。」

「那簡單,楊老師,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讓啦啦隊成立的!」劉晏媜丟下這句話之後直接扭頭離開,楊信哲愣在當場,不知道劉晏媜到底是認真想要當上啦啦隊隊長並且找齊其他的隊員,或者只是劉晏媜剛剛玩大冒險輸了,對他開了個玩笑。

離開導師辦公室的劉晏媜,臉上出現自信的笑容。

李光耀,我一定會讓你喜歡上我!

——–我是分隔線———

早自習之後的下課十分鐘,李光耀坐在王忠軍面前,眼神充滿期待地看著他。

王忠軍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說:「謝娜的爺爺是大地主,曾經當過議員,人脈與資本都很雄厚,而她媽媽是某一個上市高科技公司的執行長。謝娜家裡非常非常有錢,但是她沒有爸爸,所以…」

李光耀愣了一下:「沒有爸爸?」

王忠軍冷冷地說:「不要打斷我,不然我不說了。」

李光耀連忙點頭,他實在太想要了解謝娜的事了。

王忠軍看著李光耀緊張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極度羨慕謝娜。他、魏逸凡、高偉柏、楊真毅在籃球場上不管多麼努力,都不曾讓李光耀出現任何緊張的情緒,而謝娜什麼都沒做,就讓李光耀現在緊張的要命。

但是王忠軍思考的角度很快轉換,覺得這整件事非常有趣,李光耀這麼一個只要站上籃球場就沒人可以抵擋的球員,陷入愛情的漩渦之後,出現的反應跟其他的男生沒有兩樣。

王忠軍心想,原來李光耀不是外星人。

王忠軍突然沉默下來,嚇李光耀一跳,以為王忠軍真的不繼續說了,緊閉嘴巴,右手做出拉拉鏈的動作,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再插話。

王忠軍其實只是失神了一會,沒想到李光耀反應會這麼大,讓他不禁感嘆謝娜的魅力之大,讓球場上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李光耀都不得不俯首稱臣。

王忠軍繼續說:「她媽媽在德國念大學跟研究所,念完之後,竟然帶著一個三、四歲大的小女孩一起回家,也就是謝娜。謝娜的爺爺氣炸了,尤其謝娜的媽媽不肯說謝娜的父親是誰,謝娜的爺爺在氣頭上,就直接把母女兩個人趕出家門。謝娜的媽媽雖然從小生活就很優渥,但不代表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在外面找了工作自食其力,一邊辛苦工作,一邊照顧謝娜長大。」

「後來,過了一陣子,謝娜的爺爺氣消了,在謝娜奶奶的幫助之下,將謝娜母女兩個人接回家裡住,不過謝娜的爺爺很討厭謝娜,覺得謝娜是在外面生的雜種,所以就算回到家裡,謝娜也並沒有因此就過著大小姐一般的生活,相反的,謝娜每天都很不快樂,一直到她遇到一個大哥哥之後,日子才有所改變。」

「那個大哥哥每天都帶謝娜到公園玩,而且因為那個大哥哥很喜歡打籃球,所以總是帶謝娜到有籃球場的公園,陪謝娜玩遊樂器材,也教謝娜怎麼打籃球。因為那個大哥哥,謝娜整個人變的開朗很多,但是也讓謝娜爺爺更討厭她,認為謝娜早晚也會跟她媽媽一樣被男人拐走,不過謝娜有了大哥哥的陪伴之後,對於爺爺顯而易見的厭惡變的不那麼在意,而且爺爺平常就會對她冷言冷語,她久了也就習慣了。」

「可是快樂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很久,那個大哥哥早就知道謝娜是大地主的孫女,所以故意接近謝娜。每天帶謝娜去公園玩,陪她玩遊樂器材,打籃球,都是為了降低謝娜的防備,然後在某一天綁架謝娜,要求非常鉅額的贖金。」

李光耀雙眼瞪大,不敢置信謝娜竟然經歷過這種在電影或是小說才會出現的事情。

「謝娜的爺爺氣瘋了,而雖然很討厭謝娜,但身為大地主的面子還是要顧,動用了人力、物力、財力,將謝娜平平安安地接回家裡,不過也因為發生這件事,謝娜的爺爺更是討厭謝娜到一個極點,謝娜的生活再次陷入黑暗,雖然過不久爺爺去世了,家裡的人心疼謝娜,把她當成小公主對待,但是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卻從此深深烙印在謝娜心裡,誰都沒辦法抹滅。」

王忠軍說完,深呼吸了幾次,他已經很久很久不曾一次說這麼多話。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謝娜的事?」李光耀心裡面湧現出了很多情緒,如同海浪般在心裡翻滾著。

王忠軍發現李光耀眼眶紅了,沒想到平常自信到接近自大的李光耀,竟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我從國小開始就跟她是同學,她曾經以為我是啞巴,所以放心地把事情都告訴我。」

李光耀不禁噗哧一笑,想起入學時第一次遇到王忠軍,向王忠軍問路的時候,王忠軍一個字都沒說,而同班了一個多月以來也很少聽到王忠軍說話,謝娜以前會有這種誤會也不能怪她。

李光耀抹去眼角的淚水,突然站起身來,跨步向教室外走去。

因為李光耀說不能偷聽他跟王忠軍之間的對話,因此乖乖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麥克,看著李光耀往教室外走,站起身,想要跟上李光耀。

李光耀眼角餘光看到麥克跟了過來,轉身對麥克說:「麥克,這次我要自己去。」說完,李光耀頭也不回的走出教室。

李光耀毫不遲疑地走進一年七班,看到謝娜跟平常一樣被一大群人圍繞著,毫不猶豫地直直走到她面前。

謝娜原本跟同學有說有笑,一看到李光耀,臉色一沉:「你來幹嘛!?」

李光耀看著謝娜,雙手抓著謝娜的肩膀,直接將謝娜擁入懷裡,堅定又大聲地說:「我喜歡妳,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妳,相信我,我會一直陪著妳!」

謝娜呆了一下,被李光耀強烈的語氣與堅定的眼神深深震撼,然後直接將李光耀用力推開,在所有人面前賞了李光耀一個響亮的巴掌:「變態!」

臉頰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李光耀絲毫不在意,對謝娜說:「我會保護妳,不讓任何人傷害妳。」

「噁心!下流!你快走開,我不想看到你!」謝娜似乎被李光耀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激動地大喊,讓一年五班所有的人嚇了一跳,他們從來沒見過謝娜激動到整個臉都紅起來的模樣。

李光耀點頭,離開前留了一句:「我會證明的。」

——–我是分隔線———

籃球時刻雜誌社,辦公室。

蕭崇瑜緊張地來到苦瓜身旁,苦瓜並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問了一句:「幹嘛?」

蕭崇瑜說:「苦瓜哥,總編輯找你。」

苦瓜點頭:「喔。」手邊的動作依然沒有停下,完全沒有站起身的意思。一直到蕭崇瑜連連看向總編輯的座位,替苦瓜感到擔心,額頭上冒出一滴冷汗,苦瓜才輕呼一聲:「總算好了。」

苦瓜站起身來,拍拍蕭崇瑜的肩膀:「幫我泡杯咖啡。」蕭崇瑜連忙點頭說好。

苦瓜大步走向總編輯,問:「總編,找我有事?」

總編輯看到苦瓜漫不在乎的臉,心裡的怒火就要爆發:「你說呢?你要不要看看你上個月的出勤紀錄?」

苦瓜挖挖耳朵:「我那是出差採訪。」

總編輯大怒:「採訪?你採訪出了什麼?成果呢,拿來給我看看!」

苦瓜絲毫不為所動,聳聳肩,雙手一攤:「還沒整理好。」

總編輯冷笑:「沒整理好?我看是根本沒有成果吧,光北高中,根本沒有任何價值!這個月的銷量又下滑了,苦瓜大主編,你說該怎麼辦?」

苦瓜明白總編輯是在找碴,也知道總編輯看不順眼他很久,所以苦瓜只是聳聳肩:「我知道了,請問總編輯有何指示。」

總編輯氣的渾身發抖,對苦瓜表現出來的態度實在無可忍受,站起身,怒瞪著苦瓜。苦瓜完全沒被總編輯的怒火嚇到,無所謂地看著他:「請問總編輯有何指示?」

總編輯壓低音量:「苦瓜,別以為總經理罩著你,我就拿你沒辦法。」

苦瓜眼中精光一閃,故意大聲說:「是,謝謝總編輯的指導,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話一說完,也不管總編輯,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哼,浪費我的時間。」苦瓜繼續埋首在工作上,而蕭崇瑜很快送了熱騰騰的咖啡過來。

「苦瓜哥,總編輯剛剛找你,沒事吧?」蕭崇瑜小心翼翼地問。

苦瓜翻了白眼,喝了一口熱騰騰的咖啡:「還能有什麼事,就沒事找事而已。賽程表怎麼樣?」

蕭崇瑜從懷裡的文書夾裡抽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賽程表,遞給苦瓜:「在這。」

苦瓜接過賽程表,簡單的掃了一眼,哦了一聲:「光北的運氣不錯,如果順利的話,冠亞軍賽才會遇到向陽高中。」

「苦瓜哥,你覺得光北真的有可能這麼順利嗎?」

苦瓜掃了蕭崇瑜一眼,把賽程表隨意丟到桌上:「球是圓的,球場上會發生什麼事誰也說不準。」

就在蕭崇瑜為苦瓜難得沒有為光北講話感到驚訝時,苦瓜又說:「所以光北一路打進甲級聯賽也是有可能發生的事。菜鳥,光北後天就有比賽,記得把東西都準備好。」

「是!」

苦瓜繼續埋首在工作之中,但眼角餘光發現蕭崇瑜還站著沒有離去,抬起頭,問:「怎麼了嗎?」

蕭崇瑜說:「苦瓜哥,你還記得王思齊嗎?」

苦瓜點頭:「我知道,當年被李明正擊敗的啟南高中的王牌球員,怎麼了?」

蕭崇瑜又再次為苦瓜驚人的記憶力感到驚訝,不過也沒忘了正事:「啟南高中剛剛宣佈,王思齊將擔任這一季的總教練一職,苦瓜哥,你不覺得很酷嗎,李明正與王思齊,當年兩個王牌球員,現在各自當上了光北與啟南的教練!」

苦瓜點點頭,蕭崇瑜繼續說:「我剛剛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故意去查了一下王思齊這個球員,結果苦瓜哥你知道嗎,我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

蕭崇瑜故意停頓了一下,想要引起苦瓜的好奇心,讓苦瓜主動叫他繼續說下去,但讓他失望的是,苦瓜一點反應也沒有。

蕭崇瑜失望之餘,只能接著說:「一年級的王思齊根本沒有在一軍的名單之內,只是個二軍的球員。而且就算在二軍,王思齊也只是個默默無名的人,沒想到在短短一年的時間之內,他把自己提升到一軍的程度,而且還成為啟南高中的王牌後衛!在人才濟濟的啟南高中要成為王牌,光想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而王思齊還是從二軍出發,這樣勵志的故事放到哪裡都足以讓人感到興奮,如果加上率領球隊拿到冠軍,這樣加持起來更有說服力,不過只能算王思齊倒楣,在預賽就遇到了比他更天才的球員,李明正。」

蕭崇瑜說到這裡,故意又停了一下,沒想到苦瓜還是沒有任何反應,蕭崇瑜灰心之下,轉身就要回到自己座位。

而就在蕭崇瑜轉身的剎那,苦瓜叫住他:「菜鳥,你做的很好。」

蕭崇瑜大喜過望,馬上回過身:「真的嗎?」難得得到苦瓜的讚賞,蕭崇瑜高興的覺得自己好像背上長了翅膀,已經飛起來。

「把資料整理好,否則一樣不能用,知道嗎?」苦瓜依然沒有抬起頭。

「是,我知道,謝謝苦瓜哥!」

苦瓜看著蕭崇瑜離開的背影,雖然他沒有表示什麼,但其實心裡感到欣慰,蕭崇瑜真的漸漸成長起來,相信再過不久,就可以獨當一面了。

接著苦瓜站起身,離開辦公室,走到外頭,點了一根菸,想到蕭崇瑜剛剛提的王思齊當上總教練的事。

王思齊在預賽被李明正率領的光北擊敗之後,隔年馬上雪恥,一路過關斬將,順利拿下甲級聯賽的冠軍,在甲級聯賽平均勝分創下史上新高的紀錄,每場比賽至少贏對手12.8分。

高中畢業之後,順利進入了台灣首屈一指的體育大學,並且馬上在大專籃球聯賽大放異彩,第一年就幫助球隊得到亞軍,隔年帶領球隊得到冠軍之餘,也與職業球隊簽下合約,成為職業籃球員,籃球生涯十分順遂,退休之後,現在也成為高中籃壇的王者啟南的總教練。

王思齊可以說是台灣所有懷抱著籃球夢的人的典範與目標,不管是高中、大學或者是職業球員時期都留下非常輝煌的紀錄,退休後順利加入教練團,沒有退休即失業的情況發生。

苦瓜深深吸了一口菸,吐出淡藍色的煙霧,相較於如此輝煌的籃球生涯,當年輸給光北根本微不足道,不過我相信,最不這麼認為的人,一定是王思齊自己。

苦瓜臉上出現笑容,心想,事情越來越有趣了,光北,可別讓我失望啊,再讓我感受一次當年的感動吧。

———
NBA過幾天就要開打,身為Kobe球迷的我,真的已經不妄想冠軍戒了,我只希望Kobe能夠安安穩穩地打完一整個球季就好。
對我而言,有Kobe的NBA,才是NBA。
你們呢?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