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光北的球員在奪冠之後的隔天,除了李光耀之外,皆讓自己好好放鬆,不去碰籃球,暫時將籃球拋出腦外。

星期六,中午。

魏逸凡與楊真毅相約在電影院碰面,兩人在昨天已經想好要看什麼電影,因此很快排隊買了電影票、飲料跟爆米花,看了一場爆笑喜劇,在電影院裡跟著所有的觀眾哈哈大笑,笑到眼淚都噴出來。

看完電影之後,兩人一邊討論劇情一邊走出電影院,雖然一人各吃完一包爆米花,但是走出電影院的當下,肚子卻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兩人討論一下晚餐要吃什麼,卻沒辦法得到共識,這時一個人邊走邊發傳單,硬是將手中的傳單塞到楊真毅手裡。

楊真毅低頭一看,傳單上寫著壽喜燒剛開幕,特價優惠中,抬起頭與魏逸凡對看一眼,馬上跑到這家新開的壽喜燒,大快朵頤一番。

兩個人一共吃了三十盤肉,把桌上弄的杯盤狼藉,食量也把坐在鄰桌的客人嚇傻了。

吃飽後,兩人撐著肚子,散散步消化。

魏逸凡跟楊真毅身高都超過185公分,並肩走在路上比行人整整高出一顆頭,非常引人注目。兩人走著走著,看到一間運動用品店,沒有言語跟眼神之間的交會,很有默契地一起走進去。

踏進運動用品店之後,觸目所及的是一整排的籃球鞋、慢跑鞋與訓練鞋,在一整排的鞋子旁邊擺著一個架子,架子上放著許多不同顏色的籃球。

楊真逸跟魏逸凡不由自主的拿起架上的球,摸了摸,感受籃球的重量,看著牆上貼著遠在地球另一端的NBA球星的海報,魏逸凡與楊真毅對視一眼。

魏逸凡說:「我覺得身體有點怪怪的,好像今天少做了什麼一樣。」

楊真毅點頭:「我也有這種感覺。」

楊真毅與魏逸凡對看一眼,皆知道原因是什麼。

楊真毅說:「明天早上十點,河堤。」

魏逸凡點頭:「好。」

———我是分隔線———-

李院長家。

麥克一整天都沒有出門,待在房間裡靜靜的讀書,平常練球占據他太多時間,所以麥克趁著週末空閒的時間,好好溫習功課。

麥克雖然長的高又壯,現在又加入籃球隊,整個人散發出運動員的氣息,但其實麥克的成績很好,每一堂課都很認真學習,回到家如果有力氣就會複習上課的內容,各個科目都在班上名列前茅,尤其是讓李光耀完全沒輒的化學,麥克對化學特別有天分,上課時只要認真聽楊信哲講解,就可以完全了解課本的內容。

有趣的是,因為麥克有黑人血統的關係,在路上常常會有人對他說英文,偶爾遇到迷路的外國旅客時,也會馬上向他求救,但其實各科目之中,他最弱的就是英文。

麥克坐在書桌前,今天他一起床吃完早餐之後就開始讀書,中午吃午餐休息一會之後,又馬上回到房間,翻開數學課本。

麥克剛拿岀紙跟筆,準備練習課本上的習題時,院長宏亮的聲音從樓下傳來:「麥克,衣服洗好了,你去收一下!」

麥克應了一聲:「好。」

麥克把手上的筆放下,很快走下樓,走到放在廚房旁邊的洗衣機,翻開洗衣機的蓋子,伸出大大的雙手,把洗衣機裡的衣服大把大把的抓起來,放進洗衣籃裡,沒兩三下,洗衣機裡的衣服很快就被麥克拿起,不過當麥克彎下腰,從洗衣機裡拿出最後一堆衣服時,手沒抓穩,一件白色的衣服從手中滑落。

光北高中,91號。

麥克把手中的衣服放進洗衣籃,雙手拿起球衣,手指感受到球衣微濕的冰涼,聞著來自於洗衣精的清香,看著這件屬於自己的球衣,心裡一動。

「爸爸,明天可不可以載我到李光耀家。」

———我是分隔線———-

包大偉揹著後背包,正在爬山,右手提著木箱,木箱裡面裝著水彩、畫筆與紙卷等畫畫的工具。除了籃球之外,他最喜歡的就是畫畫,而且偏愛畫風景,因為畫風景的時候,他最能感受到內心的平靜。

包大偉氣喘吁吁地走到半山腰的涼亭,這座山離他家走路只要二十分鐘,爬到半山腰也只要再三十分鐘,偶爾他會爬到山頂的小平台,不過這座山雖然不高,但是在半山腰上的風景已經非常令他滿意,山頂雖然風景更為壯麗,但是風太大,畫畫的時候比較沒辦法專心。

包大偉把木箱放到地上,從後背包拿出折疊式的板凳與木架。包大偉坐在板凳上,把紙夾在木架上,接著打開木箱,把畫筆跟水彩拿到手上,然後看著眼前的景物,動也不動。

微風徐徐吹來,包大偉正享受著這寧靜的氛圍,雖然每一次畫畫的地點都一樣,畫畫的題材也都一樣,但是因為每一天心境不一樣,所以畫出來的成果也都不一樣。

藉由畫畫,包大偉慢慢了解到何謂「藝術」,對他來說,藝術是一種「心」的表現。

包大偉深吸一口氣,正打算拿起畫筆時,小徑傳來小孩的嬉笑聲。這座山很受到當地民眾歡迎,因為不高也不陡峭,爬起來並不會對膝蓋造成太大負擔,很適合全家大小,而且山上也沒有任何商業行為破壞自然生態與美好,因此每到週末,常常可以看到整個家庭的人總動員來爬山。

包大偉對眼前的景物已經太熟悉,所以他並不會因為人群從他身前來來回回走過而打擾自己,拿起畫筆,沾上水彩,直接開始作畫。

過不久,兩個小孩笑容洋溢,從他面前走過。

包大偉看著小孩流著滿身大汗,頭髮因為汗水黏在額頭上,身上無袖的衣服溼了一片,包大偉目光停留在小孩身上的衣服,因為衣服上的圖案,是一顆籃球。

包大偉的心思在那麼一瞬間,從畫畫抽離。

「明天,找詹傑成一起練個體能吧。」

———我是分隔線———-

位於百貨公司頂樓的電動遊樂店裡,詹傑成與朋友正在享受射擊遊戲帶來的視覺衝擊。

〝砰、砰、砰、砰、砰──!〞,詹傑成拿著槍,對著不斷出現在螢幕上的殭屍射擊,身邊的朋友則是扮演輔助的角色,解決殭屍不斷丟過來的汽油罐、樹幹、石頭與汽車。

詹傑成努力的射擊,但是準度不佳,幾次都讓殭屍利爪抓到,血量只剩一半,而身後的朋友看著他的表現,不斷傳來嘲笑聲。

「阿成,是怎樣,怎麼槍法變的這麼不準!」「跑去打籃球,結果忘了怎麼打槍是吧!」「天啊,我們的槍神跑到哪裡去了?」

詹傑成完全不理會身後朋友的哄笑,專心在遊戲上,不過因為太久沒玩,技巧生疏,還沒破到第二關就被殭屍一爪結束遊戲。

「Game Over!」

詹傑成頹然放下槍,身後的朋友再次大笑,然後往電梯走去:「走走走,到樓下抽菸!」

詹傑成腳步定住,說:「戒了。」

幾個朋友愣了一下:「什麼,你連菸都戒了?」「開玩笑吧?」「不抽菸,那多無聊啊?」「好吧,那我們去兜風,我最近改的那隻管子,聲音超讚的!」

詹傑成沒有動,他突然覺得跟這群朋友混在一起是一件很無聊的事,在兩個月前明明還覺得很有趣,騎著改裝的機車,對著路上穿著熱褲,有著修長美腿的女生吹口哨,嘴裡無時無刻叼根菸,講一些女生的事情,然後就這麼過一天。

「你們去吧,我晚點還有事。」詹傑成還是沒動。

「是有什麼事,走啦,兜風!」「阿成你以前最愛兜風的啊!」「我知道有一個地方還不錯,馬子很多,而且奶都很大,走了啦,阿成你不是最愛虧馬子嗎?」

詹傑成皺起眉頭,搖搖頭:「你們去吧,我真的有事。」

幾個朋友看詹傑成的表情,聳聳肩:「好吧好吧,那我們走了。」「嘖,怎麼打了籃球整個人都變了。」「下次想虧馬子,記得打電話跟我們講一聲。」

詹傑成看著這群從國中就混在一起的朋友坐著電梯下去,為了避免在樓下又碰到他們,打算搭手扶梯一層一層慢慢下樓,而在往與電梯完全反方向的手扶梯走去時,詹傑成聽到了〝框啷框啷〞,籃球撞擊籃框的聲音。

詹傑成轉頭一看,發現聲音來自於曾經盛極一時的遊樂器,投籃機。

詹傑成停下腳步,看著一個國中生玩著投籃機,因為投籃機所使用的籃球比較小,讓國中生可以一隻手各拿一顆球,左右手輪流投籃,不過投籃機裡的籃球經過長年累月的使用,表皮的顆粒已經被磨掉,籃球因而變的滑溜,國中生的手還不夠大,當他力氣比較小的左手拿起球時,球從手中滑下,滾到詹傑成身邊。

詹傑成彎下腰撿起籃球,右手輕輕一拋,空心入網。

詹傑成把球投進之後,走向手扶梯,心想:「明天,找包大偉一起練體能吧。」

———我是分隔線———-

謝雅淑坐在電腦桌前,手拿著一包洋芋片,雙眼緊盯著電腦螢幕。

謝雅淑從早上醒來開始就一直看韓劇,就連午餐都以手上的一包洋芋片草草帶過。

因為平常被學校與練球占據了大部份的時間,所以在這難得的休假日,謝雅淑昨天晚上就發誓要在今天一口氣把韓劇全部看完!

謝雅叔看到動人深情處,連洋芋片都忘了吃,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還對著螢幕大罵男主角:「你怎麼這麼白癡啊,為什麼不肯告訴她真相。」男主角罵完,換罵女主角:「妳怎麼這麼笨啊,他隨便說不愛妳,妳就相信了?」

接著看到男女主角誤會解開,兩人紅著眼框,深情看著彼此,男主角低下頭,女主角閉上雙眼,兩人的雙唇越來越接近,即將親吻的瞬間,畫面卻暫停下來。

「啊啊啊,太害羞了,人家不敢看!」謝雅淑跳到床上,抓著棉被在床上翻滾,滾了幾圈之後才害羞又期待的按了播放鍵。

浪漫悅耳的插曲響起,男主角小心翼翼親吻女主角的唇瓣,用力抱著女主角,似乎想要就這麼把女主角融入身體裡一樣,女主角感受著男主角親吻時的溫柔,還有蘊含在擁抱裡的深厚情意,抱緊了男主角,昂起頭,回應男主角溫柔的親吻。

謝雅淑咬著大姆指,聚精會神看著螢幕,臉頰羞紅。

「怎麼這麼快就做完了,人家還想繼續看。」男女主角接吻的畫面漸漸淡去,最後片尾曲響起,謝雅淑臉上寫滿了失望,但是想了想,這確實是最適合男女主角的結局,雖然意猶未盡,卻也認命的將電腦關機。

謝雅淑站起身,伸了一個大懶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看完韓劇,肚子突然餓了起來,打開房門,快步走到樓下,一口氣泡了兩包泡麵,還加了兩顆蛋。

謝雅淑實在太餓,覺得兩包泡麵不夠,還加了一塊科學麵進去,因為麵實在太多,拿來煮泡麵的小鍋子差點裝不下。

泡麵煮好之後,謝雅淑在十五分鐘之內,將三包麵跟兩顆蛋,吃的一乾二淨。

謝雅淑拍拍平坦的肚子:「今天實在太頹廢了,明天的練習量要加倍才行。」

———我是分隔線———-

星期日,所有的光北球員,包含還未正式加入光北的王忠軍與高偉柏,全部都在籃球場上努力練習中度過。

———我是分隔線———-

星期一,李光耀凌晨三點五十起床,取消四點的鬧鐘,雙手拍拍臉頰,讓自己醒過來,走到浴室用冰涼的水梳洗之後,拿著籃球,穿上球鞋,走到庭院的籃球場。

天氣微涼,雖然精神已經來了,但是身體還是處於睡眠狀態,李光耀很快進行暖身,將身體喚醒。

暖身結束,李光耀開始折返跑,跑到全身開始出汗之後,拿出椅子擺在場上各個地方,接著從中場開始,利用各種運球方式繞過這些椅子,以拋投、擦板與小人物上籃的方式將球投進,且左右手輪流投球,並沒有偏廢。

李光耀沒有計算投球的次數,只是不斷的用精湛的運球繞過一張張椅子,一直到太陽從東方露出頭的時候才停下動作,把椅子收起來,站到罰球線,練習罰球。

李光耀喘著氣,站在罰球線,調節呼吸,看著籃框,運了三次球,深呼吸一次,眼睛始終緊盯著籃框,膝蓋微微彎曲,右手托著球,距離額頭大約三公分的距離,左手輔助,讓右手可以穩穩地掌握球。

雙腿用力,膝蓋將腿的力量傳送到腰,身體的肌肉再把力量傳送到手指上,李光耀將球投出,身體完美的協調與平衡,指尖感受到籃球從手中滑出去的瞬間,李光耀就知道球會進。

〝唰〞。

就算只是練習,李光耀依然認真的投入在每一次投籃之中,認真的感受每一次籃球離開指尖的觸感,然後以九成的命中率,完成一百顆罰球的練習。

李光耀結束罰球練習,喝了幾口水之後,很快跑到浴室沖了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換上衣服,揹起後背包,穿上慢跑鞋,開始這一段十公里的路程。

李光耀抵達學校,用手抹去臉上不斷滴落的汗水,拿出放在後背包的水,咕嚕咕嚕地灌了幾口,邊喝水邊往操場的方向走去。

還沒走到操場,李光耀就聽到了籃球彈跳的聲音,加快腳步往操場走去,然後讓他驚訝的是,站在球場上投球的,竟然是王忠軍。

李光耀興奮的馬上跑到籃球場,揮手大叫:「王忠軍!」

王忠軍看了李光耀一眼,很快將注意力放回三分球上,右手拿起球,膝蓋一彎,輕輕跳起,身體在最高處達到平衡時將球投出。

〝唰〞。

李光耀很快把後背包放到場邊,換上籃球鞋,興致勃勃地問:「王忠軍,等一下我們就要開始晨練,你今天既然都這麼早來投球,要不要乾脆跟我們一起練球,我們練球很好玩的唷,你練過一次之後一定會愛上的!」

王忠軍瞄了李光耀一眼,沒有說話,繼續練投。

李光耀也不洩氣,拿出球,站到王忠軍身邊,一樣練習三分球,然後不斷遊說王忠軍一起練球,王忠軍則是從頭到尾都不理他。

在李光耀與王忠軍在場上練習三分球的同時,其他光北隊員也紛紛趕到球場,最後,在晨練開始前的五分鐘,李明正、吳定華與楊信哲同時走到操場。

李明正看到場中的李光耀露出興奮的表情,站在王忠軍身旁,一直大聲說著要把王忠軍介紹給教練組認識的話語,李明正臉上不禁露出微笑。

「王忠軍真是夠悶騷,練習都快開始了還沒有對光耀說他已經是籃球隊的事。」李明正臉上出現笑容:「信哲,今天晨練會有七個人,你可以嗎?」

楊信哲點頭,臉上顯露自信:「別說是七個人,就算是七十個人,我都會把他們的訓練成績寫的一清二楚。」

李明正說:「那就好,今天光耀的鬥志會比平常高昂很多,我想其他人也會被他影響,到時候就辛苦你了。」

楊信哲點頭:「沒問題!」

李明正站在跑道上,大喊:「集合!」

在王忠軍始終沉默不已,李明正又大喊集合的情況下,李光耀只能放棄讓王忠軍一起加入練習的念頭,很快跟其他隊員一起跑到李明正面前集合。

李明正看了球員一眼,大聲宣佈:「乙級聯賽的賽程表已經出來,我們星期三就有比賽,所以這兩天的練習量會加重,練習的重點一樣是防守跟體能,乙級聯賽跟丙級聯賽是不同層次的比賽,自己要調整好心態,絕不能因為在丙級聯賽贏了就驕傲自滿!」

光北高中全體隊員大聲回應:「是,教練!」

李明正滿意地點點頭:「很好,在今天練習開始之前,我要向你們正式介紹你們的新隊友。」

高偉柏站到李明正身邊,李明正說:「高偉柏,未來將穿上21號的球衣,成為光北的強力前鋒,鞏固禁區的防守,強化禁區的牽制力!」

接著李明正對王忠軍眼神示意,王忠軍點點頭,從後面走到李明正身旁,李明正手放在王忠軍的肩膀,說:「王忠軍,未來將穿上光北20號的球衣,成為光北最可靠的射手,讓對手在因為我們禁區攻勢而縮小防守圈的時候,利用三分球打亂對手的防守節奏!」

李光耀看著王忠軍,雙眼不敢置信地瞪大,渾身因為興奮而發抖,王忠軍的加入就好像聖誕老人的禮物一樣,讓他無比的驚喜又興奮。

李明正說:「入列。現在開始練習,光耀,出來帶操。」

李光耀壓下心中的興奮,走到隊友面前,掃了隊友一眼,並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開始帶隊暖身,而是說:「從乙級聯賽開始我就會上場,雖然教練說過不會把我排入先發陣容當中,但是只要我上場,不管是十分鐘,或者是一分鐘也好,我都會全力以赴!你們要跟上我,我不會等你們!」

李光耀停頓一下,眼睛緩慢的看過隊友:「等一下的練習,我會拼盡全力,如果連練習的時候都跟不上我,就更別說比賽的時候了。」

李光耀說完之後,馬上開始帶隊暖身,而球隊的氣氛已經變的完全不一樣,除了麥克之外,每個人雙眼都燃燒著一團火燄,鬥志高昂的好像下一秒比賽就要開始。

李光耀紮實的帶操,五分鐘之後,在楊信哲的呼喝聲之下,開始跑步。

李光耀向前飛奔,一開始就卯足全力,而魏逸凡、楊真毅、高偉柏、謝雅淑、詹傑成、包大偉也不遑多讓,緊緊跑在李光耀後面,麥克同樣努力跟在李光耀身後,但是他的努力並不是來自於鬥志,而是他就是想要跟在李光耀後面,不管是跑步也好,練習也好,比賽也好,他想要跟在李光耀身後,從後面看著李光耀的身影,讓他感到安心無比。

在李光耀的帶領之下,大家很快跑完第一圈,楊信哲看著手機螢幕,看著吳定華與李明正,說:「這是他們跑的最快的一次!」

李明正看著在跑道上奔跑的球員,臉上出現自信的笑容:「光北隊,真正地成、形、了!」

————
最近加入讀者專頁的人越來越多,很謝謝大家的支持還有對這部作品的喜愛。
當然,最需要感謝的是當初二話不說就願意讓我更新小說的極力誌。
生命中要感謝的人事物實在太多,就讓我用最精彩的劇情回報給大家!
————
最近在讀龍應台的書,一九四九大江大海。
老實說,讀了受到很大的震撼,我是個歷史非常差的人,總覺得課本上的歷史跳來跳去,看都看不懂。
但是讀小說,我就大致上了解六七十年前的世界,慘烈到一種非常可怕的程度。
生活在和平世代的我,透過這一本書,多多少少了解到何謂「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強烈推薦大家有機會去看一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