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三十二章 【晉級】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光北高中的第四場丙級聯賽,熱身時間。

愛上攝影的蕭崇瑜,手上拿著某日系品牌的全片幅單眼相機,聚焦在光北隊的球員身上,完全不管光北今天的對手,雲陽高中。

苦瓜坐在蕭崇瑜旁邊,喝著熱騰騰的黑咖啡,又苦又澀的滋味讓他的精神多少清醒一些。

「別只顧著拍光北,雲陽高中也要拍。」

「是,苦瓜哥。」蕭崇瑜繼續拍照,突然發出疑問的聲音:「嗯?」

苦瓜喝著咖啡,沒有理蕭崇瑜,過了一會之後,蕭崇瑜問:「苦瓜哥,你看,光北的板凳現在坐著一個人,而且感覺好像在哪裡看過。」

苦瓜被蕭崇瑜勾起好奇心,走到蕭崇瑜身旁:「相機拿來,我看看。」拿過相機之後,苦瓜右眼湊到觀景窗上,半按快門,讓相機強大的自動對焦功能幫他合焦,看著坐在李光耀身邊的人,驚呼一聲:「是他!」

蕭崇瑜驚訝地看著苦瓜,心裡對苦瓜的佩服又上了一個層次,看似懶散的苦瓜,其實擁有著非比尋常的記憶力:「苦瓜哥,你知道他是誰?」

苦瓜把相機還給蕭崇瑜,臉上疲累的神情瞬間消失不見,從後背包中抽出平板電腦,利用搜尋引擎找到剛剛浮現在腦海中的資料,然後又拿過蕭崇瑜手中的相機,確認自己並沒有認錯。

「對了,就是他!新興高中的問題兒童,高偉柏,不管是國中或者高中,都有過與對手發生衝突事件的頭痛人物,可是新興高中的總教練在某一次賽後,對於採訪記者為何要將他拉拔到先發陣容的質問,只說:『我認為他擁有成為全台灣最強前鋒的潛力!』」

苦瓜把相機還給蕭崇瑜,手指在平板電腦上不停滑動:「在後來的比賽中,似乎在證明新興高中總教練的話,問題兒童高偉柏連續三場比賽轟下至少30分、12籃板、5火鍋的好成績,雖然193公分的身高在禁區不算特別有優勢,但是壯碩的身材加上毫不畏懼籃下衝撞的強悍心理素質,讓高偉柏更是站穩了新興高中先發前鋒的位置!」

「在新興籃球隊解散之後,所有的球員都找到了接納他們的籃球隊,高偉柏也是一樣,還加入了擁有王者之稱的啟南高中。」苦瓜的手指終於停止滑動,看著蕭崇瑜,眼神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關於高偉柏的資料,到這裡就中斷了。」

蕭崇瑜皺著眉頭:「可是他現在卻出現在光北高中?」

苦瓜沉思一會,緩緩說出自己的想法:「雖然高偉柏天份不錯,但是本身的個性對於球隊來說是一顆不定時炸彈,而且啟南高中先發球員的競爭絕對是全台灣之最,甚至連職業球隊都不一定比的上,以高偉柏的實力跟個性,我想他很難跟新興高中時一樣獲得啟南教練的信任,站上先發前鋒的位置,所以他會放棄啟南,跑到別間學校也是可以理解。」

蕭崇瑜眉頭依然皺著:「可是為什麼會是光北?」

苦瓜也皺起眉頭:「這也是我剛剛在思考的問題,不過這個問題可以等到這場比賽結束之後,利用採訪時間得到答案。」苦瓜將平板電腦收起來,拿出筆記型電腦,臉上出現興奮的笑容:「現在,我們又可以增加一筆光北高中的資料。」

——–我是分隔線——

比賽鐘聲響起,麥克、魏逸凡、楊真毅、包大偉、詹傑成走上場,謝雅淑、李光耀與高偉柏坐在板凳席上旁觀,李光耀與謝雅淑早已習以為常,但高偉柏則露出不耐煩的表情,看著別人打球,自己卻不能上場,比輸給李光耀還難受!

李明正發現高偉柏不耐煩的表情,淡淡地說:「高偉柏。」

高偉柏感受到李明正的目光,心裡一緊,連他都不知道為什麼的從椅子上彈起來,像是個軍人一樣立正站好:「是,教練。」

「現在站在場上的都是你的隊友,在光北裡面,我只會用為光北打球的球員,就算那名球員實力不強,我還是會用,但如果一心只想為自己打球的球員,不管他實力再強,我都絕對不會用他。」

「是,教練!」

李明正掃了高偉柏一眼,語氣一樣平淡:「好好看你的隊友打球,看他們每一個人的打法,看他們每一個人的特點,你是這支球隊的一份子,要知道該怎麼融入這支球隊之中。」

高偉柏手緊緊貼緊大腿外側,雖然李明正語氣很平淡,但是李明正渾身散發的威嚴,讓高偉柏像是面對將軍的小兵,動也不敢動。

「坐下吧。」李明正說。

「是,教練!」高偉柏心裡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臉上已經沒有剛剛的不耐煩跟漫不經心。

高偉柏曾經在啟南待過一段時間,所以非常清楚知道啟南的強悍是如何的誇張,只要啟南籃球隊還存在的一天,王者這個稱號就只會屬於啟南,但是啟南當年被光北打敗也是鐵錚錚的事實,親身體驗過啟南強大的高偉柏,無法想像當年光北怎麼可以打敗啟南。

然而高偉柏心中的疑惑,在剛剛一掃而空。

原來擊敗王者啟南的男人,單是氣魄就如此驚人。

也對,如果沒有這種氣魄,當初怎麼能帶領球隊面對縱橫台灣高中籃壇,兵強壯盛,擁有王者之氣的啟南高中。

高偉柏在之前練球時把全部心力放在超越李光耀,直至現在才注意到,李明正的背影同樣高大的令他仰望。

此時,在裁判的手勢示意之下,兩邊球員結束熱身,脫掉身上的外套,先發球員走到場上,在中場的位置站好。

〝嗶──!〞,裁判吹響代表比賽正式開始的哨音,將球高高拋起。

麥克眼睛盯著球,雙腿奮力跳起,利用身高與彈跳力的優勢把球拍到前場。

詹傑成跟包大偉像是兩支飛箭一樣往前衝,詹傑成離球較近,把球抓在手裡,包大偉頭也沒回地繼續往籃下衝,詹傑成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中太久,直接傳給包大偉:「大偉,球!」

詹傑成球傳的位置非常好,包大偉伸出右手就直接把球接在手裡,接著輕鬆地兩步上籃,得分。

比數,2比0。

得分之後,詹傑成、包大偉留在前場,楊真毅與魏逸凡站在中場,麥克站在後場罰球線的位置。

全場壓迫性防守。

——–我是分隔線——

這並不是一場精彩的比賽,因為雙方的程度差異太大,雲陽高中完全抵擋不了光北的快攻攻勢,更突破不了光北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光是上半場,比分已經拉開到50分,誰都看的出來雲陽高中根本沒有贏的機會,而雲陽的球員每一個都垂頭喪氣,因為他們連半場都過不了,球一發進來就被壓迫防守,過不了詹傑成與包大偉的夾擊,就算傳球也只會馬上被虎視眈眈的魏逸凡與楊真毅抄走。

上半場的比分,是非常誇張的50比0。

下半場開始,光北隊就沒有再採用全場壓迫性防守,儘管如此,球員本身的程度相差過大,讓雲陽高中的投籃命中率非常低迷,而光北隊雖然不斷把球交給進攻能力不強的包大偉手上,但就算包大偉投不進,麥克也能搶到進攻籃板,利用身高及手長的優勢把球放進籃框裡。

包大偉在進攻端一直以來都缺乏信心,就算到現在也一樣,不過在比賽中發現就算自己投不進,籃下的麥克、魏逸凡、楊真毅也會幫他搶到籃板球,惴惴不安的情緒慢慢消失,投籃的手感也越來越柔順,投球命中率漸漸上升。

反觀雲陽高中,上半場的一波50比0的攻勢把他們打的信心全失,士氣重挫,下半場球員只在外線零星投籃,沒有決心逆轉比分,因此這場比賽,早已在上半場的時候就已經結束。

最終比數,90比10。

這是光北高中在丙級聯賽當中,到目前為止勝分最多的一場比賽。

比賽一結束,苦瓜與蕭崇瑜照例趕緊跑下樓,要採訪李明正與雲陽高中的總教練。

苦瓜找上雲陽高中的總教練,但是卻被一口回絕,帶著雲陽的球員馬上離開球場,於是苦瓜轉而走向光北高中,用眼神對蕭崇瑜示意,這次由自己採訪李明正。

這是苦瓜第一次在比賽之後採訪李明正,比起當初在光北練習時採訪李明正,多了一分新鮮的感覺。

苦瓜開啟手機的錄音功能,開門見山地說:「李教練,恭喜你,又拿到一場勝利,離乙級聯賽又進了一步。」

李明正簡單點點頭:「謝謝。」

苦瓜簡單恭賀完之後,直接切入正題:「李教練,我剛剛注意到光北的板凳區多出一個球員,而且還是之前新興高中的先發中鋒,高偉柏。就我所知,新興高中解散之後,高偉柏加入啟南高中籃球隊,但是現在卻出現在光北的板凳區裡,請問李教練是怎麼遊說高偉柏,讓他加入光北?」

李明正毫不隱瞞地說:「我不做遊說這種事,沒有意義。我要的是真心想要為光北打球的球員,高偉柏會加入光北隊,主要是因為他爸爸是我之前的隊友,加上『良禽擇木而棲』這個道理,所以他自然而然成了光北隊的球員。」

苦瓜看著李明正眼神裡的自信,一如往常像是火燄般熊熊燃燒著。

「四場比賽都以極大的分差獲得勝利,請問李教練是否已經迫不及待站上乙級聯賽?」

李明正搖搖頭:「目前球隊還需要多一點比賽累積默契,也有很多地方需要加強,不過我可以保證,到了乙級聯賽的時候,你們會看到一支不同等級的光北隊。」

「好,謝謝李教練。」

「謝謝。」

——–我是分隔線——

十月三十號,光北籃球隊第十二場丙級聯賽,冠亞軍戰。

即使是冠亞軍賽,在觀眾席上看球賽的人依然少的可憐,除了少部份的家長之外,就只有籃球時刻的兩個編輯,苦瓜與蕭崇瑜。蕭崇瑜架設好了錄影器材,拿起單眼相機,拍攝正在熱身的光北隊與艋舺隊。苦瓜則完全不管蕭崇瑜,坐在椅子上,雙腿併攏,腿上放著十五吋的筆記型電腦,雙手在鍵盤上飛舞著。

「光北高中以丙級聯賽十二戰全勝的戰績,取得前往乙級聯賽的門票,在這十二場比賽之中,光北隊平均勝分高達67.7分……」

在旁邊拍照的蕭崇瑜這時坐到苦瓜身旁,將相機與鏡頭放進保護性極佳的日本Artisan&Artist相機包裡,看著螢幕上的內容,笑著說:「苦瓜哥,比賽都還沒開始,你就把報導內容都打出來,如果這場比賽光北意外落馬怎麼辦?」

苦瓜回應:「你覺得你去做變性手術的機率有多少?」

「零。」蕭崇瑜不假思索的回答,開玩笑,他可以鐵錚錚硬邦邦的男子漢,怎麼可能會去做那見鬼的變性手術。

苦瓜頭也不抬起來地說:「那你放心好了,光北輸的機率比你去做變性手術還低。」

蕭崇瑜臉整個垮下來,苦瓜又說:「拍照拍完了嗎?」

蕭崇瑜挺起胸膛,驕傲地說:「經過這一個月下來,我的拍照技術進步的幅度之大,絕對遠遠超乎苦瓜哥的想像,苦瓜哥你儘管放心!」

苦瓜馬上潑冷水:「唉呀,就怕到時候沒一張能用。」

蕭崇瑜的表情再次垮下來:「苦瓜哥,你偶爾也要給人一點鼓勵吧!」又說:「苦瓜哥,你好像很喜歡在比賽結束前就把內容寫好,然後看球賽的流向有沒有跟你寫的內容一致。」

「我有這樣嗎?」苦瓜揚起眉頭。

「有啊,上次甲級聯賽的總冠軍賽,啟南對東屏,你也早在比賽結束之前就把企劃書都寫好,甚至印出來,釘起來放在桌上!」

苦瓜隨意應了一聲:「嗯。」精神全部集中在那即將放在下個月籃球時刻高中專欄的內容,雖然這個內容不會占太大篇幅,不過這只是個開始,只要光北隊繼續贏球,那關於他們的篇幅就可以越來越多,擁有最齊全也是第一手資料的他們,只要等到時機成熟,推出光北籃球隊的獨家報導,那麼雜誌的銷量絕對可以擊敗其他雜誌社,而他自己也將獲得更多的權限繼續報導光北高中。

「苦瓜哥,我覺得你是受了當年光北高中的影響,才會有這個比較…與眾不同的嗜好。」蕭崇瑜認真地說。

苦瓜愣了一下,然後又繼續埋頭在筆記型電腦裡:「怎麼說?」

「我覺得你在等待一個可以像當年的光北高中一樣,顛覆你想像的球隊,先把所有的內容寫好,就像是你當年坐在觀眾席,看著默默無名的光北對戰無不勝的啟南,心裡覺得啟南一定會贏,然後把寫好的東西放到一旁,觀看球賽,期待劣勢的球隊能夠像當年的光北一樣,完成被大家認為不可能的事。」

苦瓜沒有說話。

蕭崇瑜又說:「不過苦瓜哥,我想再怎麼樣,沒有任何一支球隊能夠帶給你當初光北擊敗啟南的感動。」

出乎蕭崇瑜預料之外,苦瓜搖搖頭,說道:「有。」

「有!?」蕭崇瑜很驚訝。

苦瓜篤定的點頭,看著底下:「能夠帶給我當年的感動的,就是光北隊本身。」

這時,場上裁判的哨音響起,比賽正式開始,蕭崇瑜連忙跑到前頭,整個人趴在欄杆上,他提前把照片拍完,就是為了親眼見證光北拿到丙級聯賽冠軍的過程。

——–我是分隔線——

光北在籃球場上為了冠軍與乙級聯賽門票奮戰的同時,現在在光北高中的跑道上,也有人為了他心中的夢想努力著。

偌大的光北高中操場上,僅有兩個人,一個站著,另一個人在一圈四百公尺的跑道上跑著。

站著是楊信哲,跑著的是王忠軍。

楊信哲手裡拿著手機,使用著碼表的功能,計算王忠軍跑步的速度。王忠軍奮力地往前跑,這一個月以來,他每天都跑步上下學,每一天除了三分球之外,就是瘋狂地鍛鍊自己的體能。

王忠軍從未跑過學校的操場,只知道跑道一圈四百公尺,卻不懂該如何配速。

他就一直使勁全力地跑。

「加油,最後兩百公尺!」楊信哲看著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對王忠軍大叫道。

王忠軍聽到楊信哲的聲音,更是擠出體內最後一絲力氣,把腿用力抬起來,狂奔。

他想要打籃球!

他想要成為籃球隊的一份子!!

他想要在更大的舞台投三分球!!!

「好!」王忠軍跑過身前的剎那,楊信哲按下停止鍵。

王忠軍放慢速度往前跑了一小段之後才停下來,讓身體有所緩衝,喘了幾口大氣,穩定呼吸之後,邁開腳步往回走。

三千公尺,說起來並不算是太長的距離,但是王忠軍每一公尺都是盡全力去奔跑,讓他現在大腿痠痛不已,臉色微微發白。

楊信哲看著王忠軍朝自己走來,緊繃著臉,對他搖搖頭。

在這個瞬間,王忠軍以為世界崩塌了。

夢想,碎了。

這一整個月來的努力,沒了。

看到王忠軍的表情,楊信哲哈哈大笑:「開玩笑的啦!」然後伸出手,將手機螢幕對著王忠軍:「你跑11分45秒,這可是非常驚人的成績!」

王忠軍瞪大雙眼,看著螢幕上的數字,頓時間,破碎的夢想,又拼湊起來了。

楊信哲拿起腳邊的袋子,示意王忠軍拿去。

王忠軍沒有接,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楊信哲。楊信哲搖頭苦笑:「不要因為我剛剛對你開個玩笑就這麼不信任我好不好,這是李教練要給你的東西。」

王忠軍這才伸出手,把袋子拿過來。楊信哲說:「打開看看。」

王忠軍把袋子的拉鏈拉開,從裡面拿出兩套光北隊的球衣,球衣的背號是20號。

「李教練一開始就相信你一定會通過這個簡單的測驗,所以早就叫我準備好球衣要給你,裡面還有別的東西,都是李教練要給你的。」楊信哲看王忠軍雙手捧著兩套球衣,低著頭,提醒袋子裡面還有東西,但是當他看到兩滴晶瑩的淚水滴落在裝球衣的塑膠袋之後,轉過身,故意走遠。

王忠軍用手背將臉上的淚水抹去,但是淚水卻不斷從眼裡掉出來,自尊心很高的他,很不喜歡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別人面前,不過當手裡捧著兩套球衣,心裡流竄的感動卻輕易的將他築起的高牆摧毀,然後一路從心裡跑進眼睛裡,變成淚水流出來。

在王忠軍手上的球衣,並不單單只是球衣而已,還是「夢想」。

過了一會,王忠軍穩定情緒之後,將球衣小心翼翼放在地上,彎腰拿出袋子裡其他的東西。王忠軍一共拿出三雙鞋子,一雙訓練鞋,一雙慢跑鞋,一雙籃球鞋。

楊信哲轉頭看到王忠軍已經拿出鞋子,走了回來:「李教練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三雙鞋子都是給你的,收下吧,他還說了,如果想要謝謝他,就用場上的表現來說。」其實最後兩句話,是楊信哲自己加的。

王忠軍默默地點點頭,楊信哲又說:「現在你的隊友們應該已經拿下冠軍了,準備好,乙級聯賽下個星期就要開始了!」

王忠軍看著楊信哲,用眼神說,我早就準備好了。

楊信哲感受王忠軍炙熱的目光,拍拍王忠軍的肩膀:「很好,光北高中20號,我送你回家。」

——–我是分隔線——

〝叭───!〞,比賽結束的聲音響起,丙級聯賽的冠亞軍戰在此刻劃下句點,比數90比5。

光北隊大獲全勝。

光北全隊上下都知道這場比賽的重要性,於是比賽一開始就使用全場壓迫防守,造成艋舺隊的失誤不斷,接著利用艋舺隊的失誤快攻取分,在上半場,艋舺隊沒有任何對籃框進行攻擊的機會,在光北的防守之下,沒有人可以把球停留在手中超過十秒。

詹傑成的助攻,包大偉的上籃,魏逸凡的抄截,楊真毅的包夾,麥克的赫阻力,讓艋舺隊在半場打完就喪失任何企圖心,不管教練團如何努力的鼓勵,感受到光北隊強大的球員,信心全失。

光北高中,在這十二場比賽之中,沒有遇到太多抵抗,順利晉級乙級聯賽。

光北高中在丙級聯賽的最高勝分,85分,對手,艋舺高中。

光北高中在丙級聯賽的最低勝分,50分,對手,月津高中。

———-
如果要我選最喜歡的季節,我大概會選秋天。

台灣的春天天氣陰晴不定,夏天動輒三十幾度,而且很悶,如果沒有開冷氣光是坐在房間裡面就會流汗到受不了,冬天則是又冷又會下雨,一整個非常受不了。

秋天最好了,除了夜晚會有些許涼意之外,大部份的時間都很舒服,就像最近一樣。

雖然在華人社會裡面,秋天總有一種蕭索的感覺,在我印象中,除了「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之外,其他大詩人寫的有關於秋天的詩裡面,總帶有一股愁懷。

但是秋天,其實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季節阿!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