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三十一章 【強援】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高聖哲掛掉電話,轉頭看著坐在床頭的高偉柏:「兒子,你真的確定?」

剛洗好澡的高偉柏,身上只穿著一件內褲,展露出健美的身材,頭髮上掛著一條毛巾,卻任由水滴從髮尖滴落:「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去光北嗎?」

高聖哲看著突然改變心意的高偉柏:「是沒錯,可是你一整個早上不見人影,中午回來之後就說要去光北高中,連榮新的測驗都取消不去,你不跟我說怎麼一回事,我沒辦法開心啊。」

高偉柏緊咬牙根,他沒辦法對他爸說今天早上的事,太恥辱了!

高聖哲看著高偉柏緊繃的臉色,深深了解他倔強的個性,知道自己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了,嘆了口氣:「那我現在打給校長,跟他確認測驗的時間?」高聖哲拿起手機,用詢問的眼光看著高偉柏。

高偉柏點點頭,心裡已經下定決心,他要在光北所有球員跟教練的面前,將他今天所受到的羞辱,加倍奉還給今天那個狂妄的傢伙!

高聖哲撥出電話之後沒多久就通了:「喂,流氓,我是阿哲。我帶兒子去看一下,你看什麼時候方便?」

電話另一頭的葉育誠思考一會,然後說出一個時間。

「今天晚上?」高聖哲疑問的眼神看向高偉柏,高偉柏點頭,高聖哲馬上說:「好,沒問題,那就晚上見了。」

高聖哲掛上電話,看著高偉柏。高偉柏用充滿鬥志的眼神回應高聖哲。

高聖哲說:「晚上七點,做好準備。」

—-我是分隔線——–

光北高中的球員站在操場,表情興奮。在楊翔鷹金錢上的贊助之下,光北的操場在晚上七點太陽已經西沉的時間點,依然明亮的跟白天一樣,佇立在操場四周的高大燈柱,完全驅走了黑暗。

今天,是光北高中籃球隊首次的晚間練習,全員到齊,而且還有一個新人。

葉育誠帶著高聖哲與高偉柏走到隊員前面,葉育誠輕咳幾聲,對著球員說:「大家好,現在在我旁邊的是之前新興高中的前鋒,今天會一起參與球隊的練習,未來也有可能成為籃球隊的一份子,我們用掌聲歡迎他!」

現場一陣稀疏的掌聲,李光耀認出高偉柏,對高偉柏沒什麼好感的他,僅應付式的輕輕拍手,而身邊的麥克看到李光耀翻了白眼,動作又只是在應付校長,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卻也學李光耀隨便拍幾下手,除了李光耀之外,魏逸凡看到高偉柏眉頭馬上皺了起來,手也是敷衍拍一下而已。籃球隊最強的兩個人反應都異常的不熱烈,其他人嗅到了不對勁的氣氛,掌聲因此變的斷斷續續。

沒有想到球員會有這種反應的葉育誠,臉上出現一絲尷尬,於是直接將場面交給李明正。

李明正看了高偉柏一眼,問:「有沒有什麼話想對大家說?」

高偉柏對剛剛的掌聲絲毫不在意,掃了光北隊員一眼,眼光特意在李光耀身上停留一會,大聲說:「我要成為全台灣最強的球員!」

聽到高偉柏如此猖狂的宣言,李光耀臉上不悅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李光耀突然覺得自己沒那麼討厭高偉柏了。

「好,有明確的目標是一件好事,先入隊。」李明正站在球員面前,擺出架子,臉上充滿威嚴,雖然沒有說話,卻讓球員不由自主的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今天的練習主要項目是防守,主要在於多打少的弱勢防守,還有一些外線投射、空手跑位的練習,光耀出來帶操,熱身結束之後跑五圈。」李明正看了手錶,晚上七點十分,他預計所有項目可以在兩個小時以內練習完畢,讓球員不至於太疲累,影響到明天早上的晨練。

李明正讓到旁邊,李光耀取代他的位置,開始帶著自己的隊友進行熱身。

李明正走到葉育誠、高聖哲以及吳定華身邊,四個高中隊友聚首,李明正看著高聖哲,笑吟吟說道:「阿哲,怎麼比起上次,你的頭髮好像更少了,肚子卻更大了?」

高聖哲苦笑:「你這傢伙到是一點都沒變,一樣的欠揍。」

李明正笑了笑:「你兒子長的又高大又英俊,還好沒有像到你。」說完,李明正還摸摸高聖哲腫大的肚子。

高聖哲看著李明正,從以前到現在完全沒變的個性,令人忌妒的壯碩身材,高中時期風靡全校的俊臉不過也多了幾道皺紋而已,頭髮跟以前一樣短而茂盛,高聖哲搖頭苦笑,李明正從以前開始就完全是個異類,就算到了現在也是一樣。

不過高聖哲看著高偉柏,心裡感到欣慰與驕傲,至少我有一個異類的兒子。

場上,球員已經熱身完畢,在李光耀的帶隊之下,開始慢跑。

因為明天早上還要繼續練習,所以李光耀的步調放的很慢,其他人也很有默契的跟在李光耀後面,但是剛開始跑沒有多久,突然有一個高大的人影往前衝。

高偉柏超過李光耀的時候,故意回頭往後看了一下,露出挑釁的表情,球技他比不上李光耀,這他承認,可是他的體能就算在新興高中籃球隊也是數一數二的,球技輸給李光耀,可是體能他有自信可以討回顏面。

看到高偉柏一個人跑在最前頭,高聖哲臉上出現笑意,他真心為自己生的出這樣的兒子感到驕傲。

「明正,你的兒子不是也在籃球隊裡面嗎,是哪一個?」高聖哲的言語之間充滿了比較的意謂,彷彿在說二十多年前我比不過你,可是沒關係,我的兒子比你兒子還要厲害。

李明正笑了笑,說:「你馬上就知道是誰了。」

高聖哲沒有再問,他認為李明正只是在敷衍,一股驕傲的情緒升起,但是很快的消失不見,因為他真的馬上就知道誰是李明正的兒子。

李光耀加快速度,雙腿好像裝了馬達一樣,追上高偉柏。

在高偉柏腦海中,今天早上李光耀兩個大灌籃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灌籃的炸響依然環繞在耳旁,心高氣傲的高偉柏自尊受到嚴重的衝擊,現在想要用體能討回顏面,他剛剛故意回頭看那一眼,就是在挑釁李光耀在體能上分出勝負,現在李光耀如他所預期的追上來,高偉柏臉上頓時出現冷笑。

光北這種剛創立的小球隊,體能訓練怎麼可能比的上新興高中,你就等著在大家面前丟臉吧!

高偉柏加快速度,想要把李光耀遠遠甩在腦後,兩旁的景物不斷往後退,風在耳邊呼嘯,心臟在胸腔裡鼓動,高偉柏毫無保留的奔跑,他有自信,以這樣的速度跑一圈之後,他就可以看到李光耀想要追上他,但是臉色蒼白跑都跑不動的模樣。

高偉柏已經寫好了劇本,首先在眾人面前利用驚人的體能建立威信,然後用實力成為光北籃球隊的老大,現在光北打的丙級聯賽根本沒有強隊,以他的實力一場比賽拿四十分完全不是問題,接著按部就班取得球探的注意,利用光北高中當墊腳石,跳到別的籃球隊。

現在解決李光耀,報了早上的一箭之仇,雖然意外之前榮新高中的超級新人魏逸凡竟然出現在光北裡面,但是這不是一個太大的問題,高偉柏相信他可以擊敗魏逸凡,成為光北高中的老大。

高偉柏整個心神沉醉在美好的自我想像之中,但是從後方傳來的腳步聲與喘氣聲把他拉回現實,他往後一看,才發現應該被他遠遠拋在腦後的李光耀,竟然像是影子一樣緊緊跟在後面。

一定是我剛剛分神,速度不自覺慢下來,才給他機會追上來,哼!

高偉柏拋去腦中的紛亂念頭,全心全意加快速度要甩開李光耀,但是李光耀的喘氣跟跑步聲竟然沒有消失不見,一直從後面傳來。

李光耀看著高偉柏的背影,其實李光耀有很多次機會可以超過高偉柏,不過他故意跑在高偉柏後面,為的是造成高偉柏心理上的壓力,讓高偉柏持續處在被他追著跑的煩躁之下,以高偉柏的個性,一定會在某一個時間點出現破綻。

高偉柏不斷回頭,發現李光耀始終沒有被他甩開,緊張與煩躁感像是積木一樣越疊越高,在自己父親、教練與球員面前,堂堂新興高中的先發前鋒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球員緊緊跟在屁股後面,高偉柏的自尊心無法容忍這種事情發生。

高偉柏不顧還有兩圈八百公尺要跑,把速度加快到極致,風在耳邊尖叫,兩邊的景物變的模糊,雙腿好像有無數的針在刺一樣,心臟猛烈撞擊胸腔,咚、咚、咚低沉的聲音從體內傳來,全身各處都感受的到心臟鼓動的震盪。

有那麼一瞬間,高偉柏以為心臟會炸開。

以這樣的速度跑一圈之後,高偉柏回頭看,李光耀在他身後十公尺的距離,高偉柏心裡冷笑,只要我使出全力,我們兩個的差距就很明顯了!

這個念頭出現後不久,高偉柏的速度慢了下來,但是還有最後一圈要跑。

高偉柏發現事情不妙,想要邁開腳步以剛才的高速奔跑,但是雙腿好像灌了水泥一樣,就連把腳抬起來這個簡單的動作都耗費他許多力氣,呼吸也變的沉重,吸的氣少,吐的氣多,血液裡的氧氣含量變少,身體的肌肉得不到足夠的氧氣,這時左邊側腹傳來劇烈的疼痛,高偉柏臉色蒼白,知道這是體內氧氣不足所引來的側腹痛,連忙想要調節呼吸,但調節呼吸就意味速度要慢下來。

李光耀看到高偉柏速度慢下來,瞬間加快速度!

高偉柏才開始調整節奏,準備深呼吸時,右邊眼角瞄到一個黑影閃過,而這個黑影很快變成李光耀的背影。

高偉柏眼睛瞪大,他怎麼可能忍受這種事情發生,不管左側腹的疼痛,再次邁開腳步想要追上去,但是不管他在怎麼努力,李光耀的背影只離他越來越遠。

李光耀把速度加到最快,不給高偉柏任何追上他的機會,以絕望的方式擊潰高偉柏那高傲的自尊心與尊嚴,然後率先抵達終點,跑完五圈。

李光耀喘著大氣,身體的熱氣變成汗水冒了出來,在燈光的照耀下,頭頂上飄著一縷熱氣,站在終點的位置,心裡默默數著秒數。

高偉柏腳步完全慢了下來,原本的自信心被李光耀狠狠擊成碎片,而就在這個時候,魏逸凡從他身旁超了過去。

高偉柏黯淡的眼神出現了火花,他無法容許一次輸給兩個人!

高偉柏緊咬牙根,拾起僅存的那一點尊嚴,利用體內僅存的那麼一點力氣追上魏逸凡。

魏逸凡與高偉柏在終點前展開激烈的追逐,高偉柏知道魏逸凡是曾經被喻為榮新的超級新人前鋒,魏逸凡也知道高偉柏是新興高中的問題兒童,個性難搞,但是能夠站上新興高中先發前鋒,證明在教練眼裡,高偉柏實力帶來的貢獻比個性惹來的麻煩還要多。

魏逸凡知道如果高偉柏真的加入光北,很可能跟他競爭先發大前鋒的位置,魏逸凡要趁這個機會讓高偉柏知道,自己才是光北不動的先發大前鋒,同時也告訴站在旁邊的教練與校長,他比高偉柏強!

高偉柏剛剛已經輸給李光耀,現在魏逸凡竟然也想要擊敗他,高偉柏奮力的跑著,他一天之內輸給同一個人兩次,他認了,但是他沒辦法接受同一天輸給兩個人。

魏逸凡與高偉柏體型都非常壯碩,兩人在終點前幾乎並排跑著,身體的接觸非常頻繁,用手臂不斷碰撞對方,完全不給對方超越自己的機會,但高偉柏在剛剛與李光耀的競爭中實在喪失太多體力,左側腹的痛楚越來越劇烈,超出他所能忍受的極限,在終點之前腳步慢了下來,給了魏逸凡率先抵達終點的機會。

跑完五圈之後,高偉柏表情痛苦,按壓著左側腹,希望能夠舒緩一點疼痛,但舒緩不了的,是心裡的不甘心。

李光耀看著高偉柏,說:「十秒,從我抵達終點到你抵達終點的時間,整整差了十秒。」

高偉柏抬起頭,看著李光耀,李光耀用他難以承受的熾熱眼光回應他:「如果你被我超過之後沒有放棄,這個差距可能只有五秒,而你可能也不會輸給魏逸凡。」

高偉柏眼裡的不甘心更濃厚了,李光耀看著高偉柏的眼神:「等一下還有別的訓練,記得要跟上。」李光耀給了高偉柏一個深不可測的笑容之後,走到旁邊喝水休息。

站在一旁的李明正,清楚看到高偉柏不甘心咬牙切齒的表情,對旁邊的吳定華說:「今天的練習,加重份量。」

吳定華皺起眉頭:「這樣好嗎,明天早上還要練習。」

「放心,我有分寸。」

吳定華眉頭舒展,反正從以前到現在,李明正決定的事情,天底下沒人可以改變心意,現在問自己意見,相信也只是「象徵」性的問一下而已。

「嗯。」吳定華點頭。

李明正臉上露出笑容,看到這個笑容,吳定華知道球員將有一個非常難忘的夜晚。

—-我是分隔線——–

兩個小時過後,光北籃球隊第一次夜間練習結束了,在李明正特製的訓練菜單之下,沒有人是站著的,李光耀也不例外。

不過李光耀是每一次訓練都最快完成的人,而且李光耀在完成李明正要求的份量之後,還一直持續練習到最後一個人完成為止,所以李光耀同時也是練習份量最多的人。

李明正用滿意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球員,今天的練習份量比起球隊第一天練習還要多,但是在今天的練習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喊累。

李明正明白這個功勞是高偉柏的。

高偉柏的脾氣跟個性都不是很好控制,這一點很容易看的出來,可是因為高偉柏,李光耀跟魏逸凡都在練習時拼盡全力,利用練習把高偉柏的驕傲與自尊心狠狠擊碎,球隊裡最強的兩個人卯起來練習,團隊的氣氛因而完全被帶起來,楊真毅雖然個性較為內斂,可是同樣是不甘心屈於人後的球員,而且他現在已經高三,能夠打球的時間已經不多,所以在練習時就算肺好像已經快燃燒起來,為了追上李光耀與魏逸凡,咬牙將自己一次又一次逼到極限,而謝雅淑雖然是女生,但是正因為如此,更是不服輸,自我要求極高,看到李光耀、魏逸凡、高偉柏與楊真毅都賣力完成一次次訓練,咬牙完成訓練,絕不讓人有因為她是女生所以比較弱的想法出現。

至於其他體能比較差的人,麥克沒有那種不甘心或不認輸的心態,他的想法很簡單,他想要盡力跟上李光耀,跟上大家,這樣他才不會是被丟下那個人,他想要成為團隊的一份子,而包大偉知道自己是籃球隊裡面最沒有才能的人,不會得分,不會搶籃板,不會傳球,所以他知道每一次練習對自己的重要性,看著李光耀、魏逸凡、高偉柏的背影,紮紮實實的做好每一次練習,至於因為之前重度抽煙導致體能極度差勁的詹傑成,同樣有著極度的好勝心,在體力耗盡之後,硬是用意志力撐過最後一段練習。

每一個人都坐在球場,身上的球衣甚至球褲都被汗水沾濕,球衣裡面的內衣全部都黏在皮膚上。

體能不好的包大偉與詹傑成臉上蒼白,不斷喝著水,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李明正站在一旁,等待球員將水喝完,呼吸緩和之後,宣佈解散。

因為時間很晚,葉育誠不放心放球員獨自回家,與吳定華還有李明正商議好,開車載球員們回家。

—-我是分隔線——–

高聖哲父子回到飯店之後,高偉柏很快脫掉溼透的衣服,有氣無力的到浴室洗澡。花了五分鐘沖了個熱水澡,走出浴室,高偉柏累的直接將自己拋到舒服柔軟的床上,這麼高強度的訓練,就算是在新興高中也不是每天都發生的事。

高聖哲看的出高偉柏已經累壞了,為了讓兒子獲得充份的休息,高聖哲動作輕手輕腳,盡量不要發出聲音。

出乎高聖哲預料的,高偉柏躺在床上,閉著雙眼,說:「爸,李光耀是不是你對我說過很多遍,你那時候擊敗啟南那個很強隊友的兒子?」

「嗯,是他。」

「爸,我要去光北。」

「好。」高聖哲聽的出來高偉柏是認真的。

「爸。」

「嗯?」

「我會比他更強。」

高聖哲露出欣慰的笑意:「好,我相信你。」

高偉柏發出鼾聲。

高聖哲拉開被高偉柏壓在身體底下的棉被,眼神充滿慈愛,將棉被蓋到高偉柏身上,然後把房間裡面的燈關掉,只留下一盞小夜燈。

聽著高偉柏的鼾聲,高聖哲感到欣慰。高偉柏從小脾氣就不好,高聖哲以為讓他接觸籃球,把精力全部花在打籃球之後就會改善,畢竟曾經的隊友葉育誠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沒想到這麼做反而變本加厲,高偉柏把難搞的個性帶到籃球場上,變成一個教練眼中的問題兒童,如果不是高偉柏真的很有天份,是一塊非常值得打磨的寶石,高聖哲相信高偉柏早已被台灣籃球界踢出門外,更讓高聖哲感到慶幸的是,新興高中的總教練竟然可以壓制住高偉柏的脾氣,讓他乖乖聽話,把專注力集中在對手與比賽上。

高聖哲原以為自己可以放心,殊不知新興高中突然解散籃球隊,高聖哲著急的把高偉柏送到啟南,希望啟南可以跟新興高中一樣壓制住高偉柏的個性。沒想到才練習第一天,高偉柏就跟學弟幹起架,然後就一直被啟南冰在二軍裡面,以高偉柏高傲的性格,當然忍受不了這種事情發生,於是疼愛兒子的高聖哲,帶著高偉柏從北到南,去每一間擁有甲級籃球隊的學校試訓測驗,但是高偉柏的個性似乎已經出了名,所以獲得的回應都不太正面,後來高聖哲突然想到葉育誠對自己說過他決定要回到母校光北成立籃球隊的事。

高聖哲在電話上跟葉育誠說的好聽,其實只是想要碰碰運氣而已,想要看看自己高中三個前隊友到底搞出什麼花樣。

高聖哲沒想到,自己真的碰到了運氣,去過那麼多支球隊,光北是唯一一間高偉柏主動說出要加入的球隊,而且態度非常堅決。

高聖哲衷心的希望,李明正與吳定華可以好好教導高偉柏。

一想到李明正,高聖哲就想到李明正的兒子,今天他的表現,完全將高偉柏壓了下去。

高聖哲心想這樣也好,總要有人挫挫偉柏的銳氣,太驕傲不是一件好事。

然後高聖哲默默感嘆,李明正這個怪物生出來的兒子,也是怪物。

——-
最近讀者專頁人數持續上升中,在此感謝你們的支持,也感謝極力誌一直以來都扮演編輯的角色,將最後一擊這部作品以最好的面向呈現在各位眼前!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