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代表比賽結束的聲音響起,月津的得分後衛在包大偉與詹傑成的包夾防守之下,奮力的跳起來,身體往後仰,把全身的力氣都貫注在這一次後仰跳投上。

球高高的飛出,光北與月津高中的球員全部抬起頭,看著球在空中劃過美妙的拋物線,與籃網摩擦激出清脆的唰聲。

場邊裁判急促的哨聲響起,雙手在空中揮舞:「進球不算,比賽結束!」

終場比分,75比25,光北以50分大勝月津。

「兩隊上前握手!」裁判用手勢示意兩方球員上前,光北與月津透過握手表達對彼此的敬意之後,各自回到板凳區擦汗休息,趁著這個空檔,苦瓜馬上走下樓,來到月津高中的板凳區,而蕭崇瑜則是飛快的將攝影器材及設備收好,奔跑下樓,趕在光北高中離開前採訪李明正。

李明正見到蕭崇瑜匆匆忙忙的從樓梯奔跑下來,心裡有那麼一瞬間擔心他會失足從樓上跌下來。不過李明正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蕭崇瑜儘管背上有著後背包,手上也提著看似笨重的包包,卻如同武俠小說裡的輕功高手一樣,幾個眨眼之間就來到他的面前。

蕭崇瑜大大喘了幾口氣,拿出手機,開啟錄音功能,心底希望李明正不要再像前兩場比賽一樣難以採訪。

「李教練,這場比賽又拿下勝利,目前球隊三連勝,狀況非常好,請問目前光北球員的表現,是否達到你心裡對球隊設下的目標?」

李明正點點頭:「這幾場比賽他們表現的確實很不錯。」

「光北剛參加比賽就獲得這麼好的成績,實在令人刮目相看,但光北畢竟是一支剛創立的球隊,李教練會不會擔心球員磨合的問題?」

「默契方面的話,確實還有待加強,不過我想隨著比賽經驗的累積,球員之間的磨合與團隊默契是我最不需要去擔心的問題。除了默契之外,今天球員們的各方面表現我都很滿意,他們都做好自己的事,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非常清楚自己在球隊裡的定位,而且在場上的態度很正面,很積極。」

蕭崇瑜愣了一下,李明正這一次的回答非常的詳細,語氣也很和緩,完全沒有之前應付式回答的模樣,蕭崇瑜很快回過神來,看著李明正耐心的等待他,連忙將準備好的問題說出來。

「三場比賽下來,每一場比賽所採取的戰術都有所不同,不過共通點是快速的傳導與堅強的防守,請問李教練是打算將光北打造成快速球風的球隊嗎?」

李明正微微搖頭:「沒有,將光北打造成快速球風的不是我,是球員。在接掌光北教練之前,我曾經想過這麼一支剛創立又沒經驗的球隊,會不會比較適合穩固型的戰術,只不過我後來想想,這支球隊適合怎麼樣的戰術,不該由教練決定,而是由球員本身的打球風格決定,經由觀察之後,我發現這支球隊適合打快節奏的戰術。」

蕭崇瑜點點頭:「原來如此。這三場比賽下來,第一、二場比賽分別都贏了75分,這場則是贏了50分,光北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很明顯的已經遠遠超越了丙級聯賽的水準,請問光北是不是已經做好要挑戰乙級聯賽的準備呢?」

這個問題,讓李明正臉上出現一抹笑意,看著蕭崇瑜,說道:「光北,所做的一切努力,目標一直以來只有一個…」

李明正的雙眼出現鋒利的光芒,豪氣干雲地說:「那就是冠軍,丙級聯賽的冠軍,乙級聯賽的冠軍,甲級聯賽的冠軍!」

—–我是分隔線——

另一方面,苦瓜的採訪。

「劉教練,今天雖然敗給光北隊,但是球員們到了第四節依然沒有放棄比賽,認真地拼搶籃板、攻擊禁區,不放棄任何一顆球,就算球已經出界了,還是衝出去拼命想救回來,球員的鬥志真的讓人非常印象深刻,請問劉教練是怎麼做到的?」

月津的劉教練點點頭,接受苦瓜的稱讚:「我只是對球員說,我們是挑戰者,尤其面對光北這種不可能打贏的對手,我們更應該抱著挑戰他們的心情上場比賽,不要放棄球賽,更不要放棄籃球。台灣的國高中生,大部分都生活在壓抑的環境中,父母親、長輩,甚至是老師都灌輸他們在這個階段只要把書讀好的觀念,這樣除了讀書,他們什麼都不會,我們以為的保護,其實對他們來說反而是束縛,而且心理上容易變的脆弱,就拿這場比賽來說好了,在辛苦的奮戰贏了第二場比賽之後,我的小球員們很興奮也很開心,但是在知道下一場對手是光北之後,興奮高興情緒馬上消失不見,而且完全喪失鬥志,還沒開始比賽,他們心中卻已經放棄這場球賽,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所以我想透過這場球賽告訴他們,做任何一件事,放棄是第一個要丟掉的念頭,挑戰不可能,才可以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原來如此,所以劉教練是想要透過籃球,讓球員學習到上課學不到的東西。」

「沒錯,籃球,可以不止是籃球!」

苦瓜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繼續問:「今天跟光北比賽完,對光北隊有什麼樣的看法嗎?」

「光北是一支實力不屬於丙級聯賽的球隊,他們的翅膀,絕對可以飛到更高的地方。」

「請問劉教練有沒有對光北隊的哪一位球員有深刻的印象?」

「有,光北隊的55號。」劉教練不假思索的告訴苦瓜這個答案。

「為什麼?」

「今天的比賽,很明顯的我們的實力相差一截,不過我的小球員們很努力的不讓光北隊有輕鬆快攻的機會,只要光北隊的長人一搶到籃板球,全隊都會馬上回防,所以今天光北隊的快攻得分並不多,只不過就算擋的了快攻,在打陣地戰的時候,光北隊55號的傳球完全把我們的球員耍的團團轉,不管是一箭穿心,讓禁區球員輕鬆得分的傳球,或者是組織攻勢、掌控節奏,他都是我當教練這十二年以來,見過最有天分的控球後衛,沒有之一。」

「劉教練給的評價這麼高,如果光北隊的55號球員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他確實是一個擁有很高天份的球員,不過他還是有很多需要進步的地方,例如體能,他的體能很明顯並沒有很好,而在籃球場上,體能差是一個致命的弱點,而且就我觀察,除了55號之外,12號體能也不好,光北隊的球員並不多,板凳球員就只有一個,如果他們要繼續朝更高等級的聯賽挑戰的話,板凳深度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好,謝謝劉教練。」苦瓜關閉錄音功能,對劉教練說:「劉教練你對於光北隊板凳深度的看法,跟新南高中的黃總教練一模一樣。」

劉教練問:「那黃總教練會不會跟我一樣,對籃球時刻這麼一間雜誌社竟然會過來採訪丙級聯賽感到好奇?」

苦瓜笑了笑:「因為…」

—–我是分隔線——

同一個時間,光北高中。

葉育誠與楊翔鷹並肩站在一起,看著工人在操場四周架上十公尺高的高瓦數照明燈。

「楊會長,謝謝你的幫助。」葉育誠對楊翔鷹伸出了右手。

楊翔鷹看著葉育誠,也伸出手,緊緊握著:「不用謝,我跟你一樣,只是想要實現當年沒有達成的夢想而已。」

兩個男人看著彼此,露出了相知相惜的眼神,良久後,兩手分離,繼續監督工人施工。

「葉校長,其實我知道,你本來可以不僅僅只是光北高中的校長而已…」看著籃球場,楊翔鷹露出了深不可測的笑容。

「楊會長,其實我知道,你本來可以讓真毅到國外讀書的…」看著球場,葉育誠也露出了深不可測的笑容。

兩個男人轉頭,看著彼此,都露出了笑容。

「籃球,籃球啊…」

—–我是分隔線——

隔天,早上。

王忠軍抹去臉上的汗水,喘著大氣,舉手跟門口的工友打招呼,走進光北高中。

這幾天跑步上下學,體力有很明顯的提升,王忠軍回想第一天跑步到學校,到廁所換衣服時,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色蒼白,連站都站不穩,心臟好像要從嘴巴裡跳出來一樣。

他沒有時間鍛鍊體力,在楊會長伸手幫忙讓家裡的經濟情況穩定之前,他把所有擠出來的空餘時間給了三分球,除了三分球之外,他的基本動作、運球、彈跳力、爆發力、體能、防守腳步都缺乏練習,樣樣都不行。

現在家裡經濟狀況好了,光北也願意讓他加入籃球隊,他心裡告訴自己,一定要趁這個機會將自己的實力往上提升,如果自己錯失這次的機會,可能就永遠沒有下次了,不過在這之前,他要把未完的單挑結束。

王忠軍走到操場,看到李光耀早就已經抵達籃球場,正在練習罰球線左右兩邊的帶一步跳投。王忠軍看著球在空中不斷劃過美妙的弧度,落入籃框之中,李光耀好像已經將帶一步跳投練到與呼吸一樣自然而然,球似乎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

李光耀眼角餘光看到王忠軍流著滿身大汗走來,停止練習,笑說:「你來了,我以為你怕輸,不敢來。」

王忠軍冷哼一聲,將背包放到旁邊,換上籃球鞋,走到球場上。李光耀把球傳給王忠軍:「12比0,我說過了,這是你最後一次可以得分的機會。」

王忠軍又冷哼一聲。兩人洗球之後,李光耀緊緊貼上王忠軍,不讓王忠軍有出手的機會,雙手還不斷干擾王忠軍的運球,王忠軍自知運球沒有很好,為了躲避李光耀想要抄球的手,只能不斷往後退,但是不斷後退的結果,就是離三分線越來越遠,王忠軍在三分線外兩步接近三步的距離勉強出手,球落在籃板上,再打到籃框彈出。

李光耀往籃下衝,抓下籃板球,運球至三分線外,看著壓低身體防守他的王忠軍:「你沒有機會了。」李光耀身體一壓低,往右邊切,一個運球之後直接收球,踏兩步,右手將球高高拋起。

王忠軍根本沒想到李光耀會以拋投做為出手方式,連跳都來不及跳,眼睜睜看著球高高飛起,快快落下。

〝唰〞,球精準的在籃框中間落下,激起了清脆的聲音。

「你輸了。」李光耀看著王忠軍。

王忠軍雙拳緊握,看著比自己高的李光耀,原來在這個男人面前,自己的實力竟然連一分都拿不到…

「她…」王忠軍信守承諾,準備說出他所知道的謝娜的往事,但是在這個時候,場邊一個他們兩個都沒有看過的人走了過來。

這個人很高,大約有190公分,在李光耀看起來,大約跟麥克一樣高,或矮麥克一點點。

「剛剛那個拋投很漂亮,就算防守有跟上,但是出手的速度太快了,投球的角度又很高,要擋下實在太難了。」

李光耀聽到稱讚,雖然說對方是一個陌生人,依然不改臭屁的個性,搖搖手指:「你錯了。」

陌生愣了一下,自己明明是稱讚,怎麼換來的是這種回應,不過李光耀很快說:「是根本擋不下!」

「你是誰,我沒看過你。」學校的高個子李光耀都有印象,所以他很確定沒看過眼前這個人。

陌生人說:「我聽說光北成立籃球隊,所以想來看看,不過我是不是跑錯地方,怎麼沒有人練習,籃球隊在別的地方練習嗎?」

李光耀說:「你沒跑錯,只不過昨天有比賽,為了讓球員有更多休息時間,所以只要有比賽,隔天的練習都會取消。」

陌生人臉上出現失望,又問:「原來如此,你的動作很漂亮,你也是籃球隊的嗎?」

李光耀點頭:「是啊!」

陌生人說:「你真是厲害,昨天比賽完,今天還有力氣跑來練習。」

李光耀說:「因為我昨天沒有上場。」陌生人心想,原來是板凳球員,應該是想要進入先發名單,所以才又跑來練習。

陌生人走到球場裡面:「我有一陣子沒打籃球了,你可以教我嗎?」

李光耀欣然答應:「那有什麼問題。」直接把手中的球傳給陌生人。

陌生人臉上勾起詭異的笑容:「那就先謝謝了。」

—–我是分隔線——

葉育誠家。

放在床頭櫃的手機響起,葉育誠咕噥一聲,翻身拿起手機,看到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個熟人的名字,很快接起來:「阿哲,你這麼早找我幹嘛?」

電話另一端:「流氓,這麼晚還在睡,校長這麼好當啊?」

葉育誠說:「我家離光北近,開車到學校只要十五分鐘,當然可以睡晚一點。這麼早打電話來幹嘛?」

「嘿嘿,是這樣的,你也知道我兒子就讀的新興高中籃球隊解散了,所以他就跑去參加啟南高中的測驗,測驗也過了,但是他因為一直沒有被升上一軍,跟球隊還有教練鬧的很不開心,他的個性跟你以前一模一樣,很衝,所以就這樣離開啟南了,最近我帶他去了幾間學校測試,不過因為個性的關係,雖然實力合格,但是教練都不是很喜歡他,而且他更不喜歡教練,因此都沒有打算就讀,這一兩天我帶他到榮新測試,想說順便帶他過去光北看一下,我的兒子心高氣傲,自視甚高,看不太起甲級以下的球隊,只是我相信明正會有辦法。」

葉育誠聽出好友的弦外之意:「你的意思是,你想要讓你兒子過來光北高中?」

「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希望兒子到光北出一份力」

「你跟明正說過這件事了嗎?」

「還沒。」

「你打算什麼時候過來?」

「這一兩天。」

「好,我知道了,我在撥電話給你。」

「好。」

掛掉電話的葉育誠,興奮的幾乎難以自制,他知道自己的好友,同時也是二十多年前隊友的高聖哲有個兒子在打籃球,而且打的很不錯,不過因為高聖哲出社會之後在台北工作,之後娶妻生子,從此就在台北安頓下來,所以當初雖然知道新興高中籃球隊解散,但是他想光北離台北太遠,又是剛成立的球隊,而高聖哲的兒子已經高二,葉育誠擔心會影響到高聖哲兒子的籃球生涯,所以就沒有意招攬高聖哲的兒子,但是現在既然高聖哲自己主動提出來,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

當下葉育誠馬上撥電話給李明正,對於讓高聖哲的兒子留在光北,為光北隊奮戰,已經有勢在必得的決心。

—–我是分隔線——

王忠軍坐在場邊,看著李光耀與陌生人的單挑,跟自己比起來,陌生人跟李光耀單挑的過程很不一樣,但是結果卻是一樣。

球場上,李光耀持球進攻,陌生人蹲下身體,雙手舉高,認真防守李光耀,李光耀的右手手臂有很明顯的擦傷,這是陌生人接到他傳球之後,第一次進攻時故意將他撞倒時留下的傷痕,而且將他撞倒之後,陌生人連停都沒有停下來,直接上籃得分,球進後還故意看著李光耀:「你太瘦了,一撞就倒,難怪只能坐板凳,沒辦法先發上場。」

那個當下,王忠軍訝異的瞪大雙眼,從陌生人打球的動作跟爆發力,不難看出他是個有經過訓練的人,但是現在畢竟不是比賽,甚至連練習都不算,他進攻時撞李光耀那一下實在有點太刻意了,王忠軍維持招牌的冷漠表情,心裡卻擔心等一下會演變成拳頭對拳頭的單挑。

不過王忠軍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李光耀默默的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走到三分線,伸出手:「2比0,攻守交換,換我進攻。」

陌生人看著李光耀臉上的笑容消失,把球丟給李光耀,臉上勾起冷笑:「好,來吧。」

陌生人張開雙手,站的很挺直,並沒有將重心壓低,雖然看到李光耀切入的速度很快,但是雙方的身高差距接近十公分,就算李光耀速度快,陌生人還是有自信自己可以從後面賞李光耀一個大火鍋。

以李光耀剛剛展現出來的速度,陌生人的確有能力封阻,不過李光耀方才的對手是防守腳步不優秀的王忠軍,他根本沒有使出全力,更沒有將自己的速度完全爆發出來。

李光耀看著陌生人,輕吸一口氣,身體壓低往右邊切,一個跨步就過了陌生人,等到陌生人驚覺李光耀的速度超出他預料之外時,李光耀已經奮力跳起來,右手單臂大灌籃,把球用力塞進籃框裡。

〝砰〞一聲,籃球架止不住的搖晃,王忠軍還以為籃框會被李光耀扯下來。

李光耀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丟給陌生人:「換你。」

陌生人心裡惱怒,被李光耀過就算了,還被他用灌籃的方式拿分,根本是赤裸裸的羞辱。

陌生人拿球,做一個投籃假動作,但是李光耀全然不為所動,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壓迫感,陌生人冷哼一聲,左右晃肩之後往右邊切,李光耀跟了上來,陌生人故技重施,又故意撞了李光耀一下,但是先前把李光耀撞倒是因為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現在李光耀已經知道陌生人的打球方式,重心壓低,肌肉繃緊,抵擋住陌生人的一撞,同時右手竄進陌生人懷裡,把球撥走。

李光耀把球撥走之後,馬上衝上去把球抓下來,運球繞到三分線外,等待陌生人防守過來。

陌生人心裡惱恨,身體壓的很低,雙手舉高,認真地防守李光耀。李光耀身體壓低,跨出右腳,又是往右邊切,陌生人把重心壓低之後,防守的反應也更快,往左邊橫移一步擋住李光耀,正想要抄李光耀球的時候,李光耀卻一個轉身擺脫陌生人的防守,完全把他甩在後面,然後又是一計大灌籃。

李光耀撿起球,丟給陌生人:「再來。」

王忠軍看著李光耀連續兩次大灌籃得分,才知道李光耀之前單挑的時候完全沒有使出全力。

陌生人表情鐵青,接球,做了一個向右的試探步,接著下球往左切,李光耀沒有被陌生人突破,擋下陌生人的切入,同時做好被他撞的心理準備,不過陌生人很快一個轉身,一樣甩開李光耀,同時收球上籃,球投出的瞬間手感很好,陌生人心裡很有自信這球一定會進,但是他還來不及高興,球飛到一半,李光耀竟然像是打蒼蠅一樣直接把球拍下來,蓋了他一個大火鍋。

李光耀在球出界之前把球撿起,繞到右側三分線外,看著陌生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身體一壓低,往左邊切,陌生人連忙往後退,但是李光耀右腳往前一踏,身體踩煞車般停住,接著往後一跳,腳踩在三分線外,收球,毫不猶豫地將球投出。

以為李光耀會繼續往禁區切入的陌生人,重心已經往後退,根本沒辦法來得及阻擋李光耀,只能眼睜睜看著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彩虹般的弧線,唰一聲,空心進網。

投進三分球之後,李光耀走出籃球場:「不打了。」

陌生人氣的發抖:「你說什麼,還沒結束,你想逃嗎!?」

李光耀用鋒利的眼神盯著陌生人,冷冷說:「我不喜歡跟一個比我弱的人打球,想要挑戰我,先把基本動作做好再說,我叫李光耀,不管你要花十年還是二十年練習基本動作,我都等你。」

陌生人覺得自己完全被李光耀狠狠的羞辱,看著李光耀已經離開操場,朝教室大樓的方向走去,大喊:「等一下!」

李光耀完全不理陌生人,抓起後背包離開操場。

陌生人雙手緊握著拳頭,身體氣到發抖,人生第一次這麼不受到重視的他,大喊:「你給我記住了,我叫高偉柏,我很快就會把你擊敗!」

——-
最近有讀者會在文章底下留言為我加油鼓勵,謝謝你們!

我一定會更加油的!

也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最後一擊與極力誌!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