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藍領VS荷里活明星!」 這是媒體為2004年NBA總決賽定下的議題。

這一年洛杉磯湖人隊(Los Angeles Lakers) 份外耀眼,儘管Shaquille O’Neal及Kobe Bryant總是吵吵鬧鬧,但在他們旁邊的,是新加入的明星級球員Karl Malone和Gary Payton,而且隊上還有傳奇教練Phil Jackson。陣容豪華得令人驚訝。

總決賽開始前,每當Ben Wallace還是其他活塞(Detroit Pistons) 球員打開電視或報紙,所有媒體報導的都不是誰能夠在總決賽勝出,而是湖人究竟能在幾多場之內解決活塞。

4場還是5場?不,這系列絕對不會打到第6場。球評和專家熱烈地競猜著最終戰果。

不過活塞已經習慣擔當underdog的角色,他們覺得那些傳媒寫的全都是玩笑,心底裡覺得他們都是瘋子,他們想要透過比賽贏得尊重,證明自己。

2004年6月6日,總決賽第一戰在湖人主場STAPLES Center進行。

比賽開始Rasheed Wallace先以一記三分為活塞打開紀錄,接下來活塞的表現毫不怯場,憑著團隊的威力力抗湖人,作為活塞指揮官的Chauncey Billups更是無所畏懼的不停攻擊湖人的防線。

但是Shaquille O’Neal及Kobe Bryant畢竟是拿下三次冠軍的明星球員,他們開始反擊。對於湖人隊來說,O’Neal永遠是他們的最強武器,Larry Brown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但在防守上,他決定採取單防O’Neal,而這個任務的不二人選,當然是Ben Wallace。

「我們不想夾擊O’Neal,讓其他湖人球員進入比賽節奏,一旦夾擊O’Neal,而Kobe又找到感覺,那湖人將是一支不敗之師。」Ben Wallace毅然接下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說易行難,要防守這個可能是NBA史上最強的禁區怪物談何容易,O’Neal整場比賽統治了禁區,Ben Wallace只有以他小一號的身體拼死抵抗著,努力切斷他與其他球員的聯繫。但是另一邊Kobe Bryant的攻擊讓湖人慢慢重拾分數,比賽鬥得難分難解,兩隊多次互換領先。

但是活塞表現了他們的韌力,他們心有不甘,他們不只是來到總決賽這個舞台上露一露面然後回家,他們是要贏下比賽。

反之湖人除了OK組合外,其他球員表現有點失色,來到比賽第四節,活塞多點開花的進攻讓他們處於64比58的領先,Larry Brown決定在這個時候加強球隊的防守,他要球員把注意力集中在防守上。結果湖人隊還未意識過來的時候,已跟不上活塞的節奏,最終以87比75輸掉比賽。

他們給予我們很大壓力,這是一支冠軍球隊應有的表現,很進取的防守,他們打得很好,他們比我們更想贏球。」射入全場最高34分的O’Neal賽後訪問中說道他們落敗的原因。

第一戰完場後,活塞上下感到很自豪,他們把湖人的光芒搶了過來,此時Larry Brown勉勵球員:「我們隨時會被1比4反勝過來,他們在第一場的表現並沒有盡力。」

活塞也沒有太多時間享受勝利的喜悅,總決賽第二場馬上就要開始。但是劇本沒有依照湖人所想的進行,他們似乎仍找不到方法拋開活塞,此時Phil Jackson奇招一出,派上了Luke Walton上場,他的傳導為湖人打開缺口,加上Kobe Bryant狀態十足,湖人慢慢掌控了比賽,半場以8分拋離活塞。

來到第三節活塞仍無甚起色,湖人領前至11分,Larry Brown叫了暫停,並激勵著自己的球員:「在場的人都認為湖人會打敗我們,甚至沒有人認為我們會在這個舞台,如果我們仍按照上半場的打法,那他們說對了。

受到鼓勵的活塞在第三節中段開始反擊,漸漸把比分追上。在比賽末段,Richard Hamilton以及Ben Wallace分別站了出來,各自拿下6分,活塞打出了一波16比8的攻勢,在最後的47.8秒,Ben Wallace搶下了進攻籃板,直接把球補進籃裡,活塞領前6分,活塞眼看要搶下第二戰。

但是OK組合拒絕將勝利拱手讓人。

O’Neal先在籃下博得犯規來了一個三分打,讓湖人只落後3分,之後活塞沒有進球,O’Neal搶下籃板,湖人接著叫了暫停,時間只餘10.9秒。

在暫停時,Larry Brown本來主張對湖人球員犯規,然後拿回球權,不過活塞球員卻反對這個主意,認為很冒險。暫停過後,湖人隊在前場發球,活塞沒有仍出犯規,Kobe Bryant在三分線外盤球,面對著Richard Hamilton的防守。

八年前他們都是費城最強的高中球員,鬥至你死我活,他們彼此熟悉對方。時間只餘下幾秒鐘,Kobe把球帶向左方,在三分線後一步的位置出手,命中!湖人追平,把比賽拖進加時。

加時賽是屬於士氣高昂的湖人,OK組合包攬了湖人加時賽全部的10分,活塞只有可憐的2分,最終活塞讓幾乎到手的勝利溜走,球員口裡滿是苦澀。

走在球隊大巴上,Larry Brown腦裡盡是想著第四節最後那個沒有執行的犯規,他認為自己當時應該更堅決,他覺得自己需要向球隊的落敗負責。最後他開口說:「我記得當初我在費城…」

2001年總決賽,Larry Brown帶領的費城76人 (Philadelphia Sixers) 同樣是在第一場戰勝湖人,然後直落四場被湖人擊敗。

這裡不是費城。」Ben Wallace冷冷的道。

Chauncey Billups忍受不了這種氣氛,他向著Larry Brown說:「坐回前面吧教練。」

我們不會再回到洛杉磯了。

 

——待續——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