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二十八章 【單挑】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下午掃地時間,一年五班卻有三個人沒有出現在掃地區域裡。

這三個人是麥克、李光耀以及王忠軍。

三個人跟一顆籃球,此時出現在不該有人的籃球場上。

李光耀跟王忠軍已經把充滿束縛感的制服換下,穿上球衣,腳上的皮鞋也換成球鞋,站在籃球場中,而麥克則是擔心害怕地左右觀望,深怕沈佩宜會突然出現,生氣的叫他們回去掃地。

「就跟早上說好的一樣,我贏了,你就要對我說你所知道有關謝娜的一切。」李光耀自信地看著王忠軍。

王忠軍點頭:「我贏的話?」

李光耀臉上露出微笑,在籃球場上,他擁有著無比的自信:「隨便你,反正你不會贏。」

王忠軍臉上沒有任何反應,用力地把球傳給李光耀:「來吧。」

李光耀雙手感受到傳球的力道,看著王忠軍放低重心、舉高雙手,雙眼燃燒著鬥志,認真防守他的模樣,臉上笑容的弧度勾的更大了。

——–我是分隔線——–

這一場一對一的單挑起始於早自習開始之前,因為李明正要求王忠軍要在一個月內提升體能,於是王忠軍捨棄腳踏車,直接從家裡跑步到學校鍛鍊心肺能力,不過一開始還不熟悉自己的體能狀況,所以王忠軍花了比他自己預料還要多的時間才抵達學校,剛踏進校門,離早自習開始只剩下十分鐘,於是他匆匆換上制服,快步走到一年五班。

而才快走到一年五班的後門,王忠軍就看到謝娜滿臉怒容的掉頭走回自己的教室,目送美妙的身影離開之後,王忠軍走進教室,看到李光耀滿臉失望的坐在位置上,而麥克則在旁邊手忙腳亂,一臉著急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李光耀的模樣。

如果王忠軍沒記錯的話,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跟李光耀說話。

「你喜歡謝娜?」

李光耀抬起頭來,看到是王忠軍,表情閃過訝異,微微點頭。

「嗯。」

「『嗯』的意思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李光耀這下更訝異了,因為這是王忠軍第一次主動跟他說話,而且話說的還不少。

「喜歡是喜歡,可是…唉…」李光耀嘆了口氣,完全沒有平常的意氣風發,臉上的自信光采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想知道為什麼她這麼討厭你嗎?」看著李光耀的面容,王忠軍不難猜到剛剛在班上發生的事,絕對跟歡樂沾不上邊。

「你知道為什麼嗎?」李光耀看著王忠軍的表情,就好像溺水的人看到一根浮木一樣。

「大概知道。」

李光耀站起身,用力抓著王忠軍的肩膀:「告訴我。」

這時,早自習的鐘聲響起。

王忠軍等到長達四十秒的鐘聲響完,說:「可以,單挑。」

李光耀沒有拒絕的理由:「掃地時間。」

「一場決勝負。」

「13分。」

「一言為定。」

「沒問題。」

——–我是分隔線——–

王忠軍看著單手抓球的李光耀,現在的李光耀跟早上的他,不,跟上次體育課趣味性的比三分球的他完全是不一樣的兩個人,散發著驚人的壓迫感,多了一股無比自信之下產生的狂妄。

李光耀盯著王忠軍,就好像是蛇盯著自己的獵物,讓王忠軍渾身不自覺緊繃起來。

「我會切右邊。」話一說完,李光耀身體一壓低直接往右邊切,王忠軍很快往後退,想要堵住李光耀的進攻路線,但李光耀卻沒有跟他想的一樣往禁區切入,收球,做了一個帶一步跳投。

李光耀球投出去的弧度很高,王忠軍判斷這球一定不會進,很快轉身卡位,不讓李光耀有機會搶到籃板球,但是李光耀卻連動都不動,完全沒有搶籃板球的意圖,而球落在籃板正中間方框的地方,彈進籃框。

王忠軍這才知道李光耀是故意要打板得分,投球時才刻意拉高弧度。

「2比0,交換球權。」李光耀說。

王忠軍一語不發的拿著球,洗完球後馬上往後退,想要在三分線後他最自信的地方出手,不過李光耀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像是跟屁蟲一樣貼了上來,完全不給王忠軍投籃的機會。

在防守者趨前防守的情況下,進攻者切入的成功率會大大增加,不過王忠軍一直以來深愛著三分球,喜歡看著球從他手中飛出以極高的弧度空心進網的感覺,聆聽著那清脆的〝唰〞一聲,每次都可以讓他感到通體舒暢。對於切入禁區與防守者面對面、硬碰硬的肉搏戰,王忠軍有著發著內心的反感,所以王忠軍切入的腳步以及技巧幾乎可以說是零,現在李光耀不給他機會投三分球,等於砍斷了他的雙手。

王忠軍在三分線外運球,試圖擺脫李光耀的防守,但是因為王忠軍完全沒有往禁區切,只是在三分線外徘徊左右運球,加上現在是一對一,沒有人可以幫王忠軍做單擋掩護,因此王忠軍完全沒有辦法甩開李光耀的防守,最後無可奈何的在離三分線兩步距離的地方勉強做一個後仰跳投的出手,不過王忠軍的家庭經濟狀況比較貧困,沒有辦法提供他正在發育的身體足夠的營養,致使王忠軍身體的肌力沒有辦法支持他在這麼遠的地方做高難度後仰跳投。

球一從王忠軍手上飛出,很明顯的軌道有所偏移,李光耀直接回頭衝到禁區,搶下這顆籃板球,繞到三分線外準備進攻,而王忠軍很快跟了上來,在李光耀面前擺出防守架式。

李光耀右手運著球,直直盯著王忠軍:「跟我想的一樣,你對三分球充滿著狂熱,但是也因為這樣完全沒有切入的能力,這一點到是跟我前隊友很像呢。」

王忠軍的回應是伸手抄球。

李光耀身體微微往右後方一側,用左邊身體擋住王忠軍想要抄球的右手,把球控制在身體後方,這麼一來,身高沒他高,手沒他長,速度也沒他快的王忠軍就沒辦法抄到球。

「這一球,我要往左切。」

話一說完,李光耀向左轉身,轉身的瞬間改為左手運球,伸出右手護球,快速踏出第一步之後停下來,眼睛盯著籃框,右手準備收球出手,王忠軍馬上跳起來要封阻李光耀的帶一步跳投,卻因此被李光耀的收球假動作所騙。

順利騙起王忠軍之後,李光耀直接往禁區裡面切,輕鬆一個小人物上籃打板得分。

「我不是說過我要往左邊切嗎。」李光耀看著王忠軍,露出得意的笑容。

王忠軍默默拿著球,走到罰球線洗球,感受到王忠軍洗球的力道,李光耀面露微笑,看著王忠軍臉上面無表情:「你還真是個不直接的傢伙。」

王忠軍一樣沒有理會李光耀,洗完球,面對李光耀的貼身防守,直接做了一個假動作。

李光耀不為所動,連跳都沒跳:「你的假動作太假了,騙不了人。」

王忠軍趁著李光耀說話的空檔,運球往後退到三分線外,馬上跳投出手,但是在出手的瞬間王忠軍看到了一隻大手出現在眼前,心裡因此出現一絲遲疑,而遲疑的出手只會導致一個結局,投不進。

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李光耀回頭跳起來抓下這顆籃板球,馬上繞到左側三分線後。

「剛剛可真是嚇死我了,沒想到你出手的速度竟然可以這麼快。」

王忠軍一樣不理會李光耀,因為剛剛兩次防守時太靠近李光耀,讓他能夠以自豪的爆發力予取予求,因此在這一波防守當中,王忠軍後退了半步,想要阻擋李光耀的切入。

「難道你以為我只會切入?」僅僅半步的距離,卻給了李光耀足夠的出手空間,讓他能夠毫無顧忌地拔起來出手。

王忠軍撲上去,但是已經太遲,唰一聲,球空心入網。

「7比0」

王忠軍無言地拿著球,臉上依然是招牌的面無表情,讓人看不穿他心裡是否有因為被李光耀連續得了七分而懊惱氣餒。

洗完球之後,王忠軍直接往後跳,想要趁李光耀來不及防守時將球投出。

王忠軍策略奏效,李光耀確實來不及封阻,不過王忠軍因為加快出手速度,破壞了自己的投球節奏,而且心裡對於剛剛李光耀防守的陰影還在,好像剛剛阻擋他出手的那隻大手隨時會出現,在這種情況之下,王忠軍出手的協調性完全跑掉,球投的太小力,落在籃框前緣直接彈出來。

李光耀抓下籃板球,緩慢地運球到三分線外,居高臨下看著壓低身體防守自己的王忠軍。

「你覺得這一球要切入好,還是跳投好?」

王忠軍連連伸手抄球干擾李光耀,想要藉此打亂李光耀的節奏,不過李光耀絲毫不受影響。

「你還真是一個不可愛的人。」李光耀加快運球速度,變換運球方式,行雲流水地使用跨下、背後、換手運球,配合上晃動肩膀的假動作,讓王忠軍完全沒辦法預判李光耀下一步的動作是什麼。

然後在一個瞬間,李光耀一個跨下換手運球,右手掌握球,身體壓低,王忠軍馬上往左後方退想要防住李光耀的切入,不過李光耀卻直接收球,旱地拔蔥,在三分線外跳投,王忠軍跳起來要封阻時李光耀已經將球投出。

球碰到籃框內緣,彈了兩下之後還是乖乖掉進籃框裡。

「10比0。」

王忠軍拿著球走到罰球線洗球,雖然陷入絕對不利的情況,王忠軍表情還是一樣,沒有緊張,沒有迷惘,沒有驚慌。

事實上,王忠軍也不會迷惘,因為他對於籃球有著唯一一個堅定的信仰,三分球。

除了三分球,他什麼都沒有,沒有驚人的彈跳力,沒有快速的第一步切入,沒有能夠將防守者擠開的強壯體態,沒有舉起手像是可以遮住天空的身高。

他只有三分球。

然而在一對一單挑的籃球場上,只有三分球這一項武器,並沒有辦法對李光耀造成威脅。王忠軍在這一次的進攻,又被李光耀的防守影響到,出手時身體是扭曲的,當然球的軌道也歪了。

球先碰到籃框,然後彈到籃板上。李光耀抓下籃板球,繞到三分線外,表情很興奮。

「13分決勝負,意思就是只要我這一次進攻投進三分球,那這場單挑就是我贏了。」李光耀話一說完,重心壓低往右切,一個運球之後很快轉身向左切,完全擺脫王忠軍的防守,收球,兩步上籃,輕鬆取得兩分。

「12比0。」李光耀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用力丟給王忠軍。

「這是你最後一次在我防守面前拿分的機會。」李光耀壓低身體,將重心放低,蓄勢待發,一副就是完全不給王忠軍有任何得分機會的樣子。

事實上,王忠軍這一球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你們三個,給我過來!」麥克最不希望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沈佩宜氣極敗壞的聲音從一旁傳來,火冒三丈的模樣讓麥克嚇的發抖,臉色發白,馬上躲到李光耀身後,抓著李光耀的衣角。

「跟我回辦公室!」

李光耀聳聳肩,王忠軍一樣面無表情,麥克則瑟瑟發抖:「怎麼辦?」

李光耀說:「不怎麼辦。」然後對王忠軍說:「你知道最後贏的人會是我。」

王忠軍冷冷說:「不一定。」

「你不可能贏我。」

「不一定。」

「我不會給你機會贏我。」

「不一定。」

「你守不住我。」

「不一定。」

「你真是一個很不服輸的人耶。」

「哼。」

「走快一點,吱吱喳喳在說什麼!」沈佩宜臉色鐵青,在前面催促著李光耀三人。

這時,更讓沈佩宜生氣的上課鐘聲響起了,怒火無法馬上獲得宣洩的沈佩宜,臉色更是一沉,斥喝道:「回去上課,下課之後馬上到辦公室找我!」

李光耀臉上完全沒有做錯事該有的愧疚表情,踏著大步走回一年五班,麥克頭低低的不敢直視沈佩宜怒火狂飆的臉,緊緊跟著李光耀,王忠軍走在李光耀身邊,一貫的撲克牌臉。

這一節課是化學課,上課老師是助理教練楊信哲。

楊信哲在講台上拿著點名簿,看著李光耀三個人走進教室,發現李光耀跟王忠軍的衣服濕漉漉的,王忠軍手上還拿著一顆籃球,笑著說:「沈老師知道嗎?」

李光耀點點頭:「知道。」

「準備好面對她的怒火了嗎?」

李光耀聳聳肩,顯得不是太在意,王忠軍直接拉開椅子坐下,從書包裡拿出化學課本準備上課,只有麥克露出擔心的表情。

不過楊信哲的一句話,卻讓李光耀的臉整個垮下來。

「跟各位同學報告一個好消息,那就是,今天小考!」楊信哲放下點名簿,拿出準備好的考卷:「對、對、對,我知道很突然,我知道我很白目,我知道我很賤,可是這樣才能知道你們平常回家有沒有讀化學,別擔心,今天考試不難,就只是簡單的元素週期表而已,而且分數從五十分起跳,就算什麼都不會,你們還有五十分。」

底下學生的躁動馬上平息許多,楊信哲趁這時候將考卷發下。

李光耀還沒拿到考卷就已經接近放空狀態,一拿到考卷,更是直接進入發呆的模式之中。

化學,可能上輩子跟他有不解的冤仇。

一直到了下課鐘響,李光耀才回過神來,桌上的考卷已經不見,麥克站在他身旁,滿臉緊張擔憂地看著他,聲音發抖:「我…我…們要去…找老師了嗎?」

李光耀站起身來,看到王忠軍已經走出教室:「好,走吧。」

李光耀跟麥克身高比王忠軍高,走路的步伐比較大,很快就追上王忠軍,三個人同時到了導師辦公室,來到沈佩宜身旁。

經過一節課五十分鐘的時間,沈佩宜已經冷靜下來,臉色已經沒有一開始的火冒三丈,不過還是繃著一張臉:「整件事是誰提議的?」

出乎沈佩宜、麥克以及王忠軍預料的,李光耀直接對著沈佩宜鞠躬:「老師,對不起,這整件事都是因為我而起的,跟麥克還有王忠軍沒有關係。」

沈佩宜睜大雙眼,她沒有想到李光耀竟然會以這種方式認錯,第一年教書就擔任導師的她一時間差點慌了手腳,不過畢竟之前有過實習的經驗,很快讓自己鎮定下來。

「勇於認錯是一件很好的事,但是我想你應該不會不知道既然掃地時間叫做掃地時間,那麼那十五分鐘就是用來打掃學校的環境,不該拿去打籃球。」

「是。」

沈佩宜嘆了一口氣:「李光耀,我想你應該還記得,學期一開始我是反對班上的人加入籃球隊,但是後來我放寬這個限制,尊重學校聘請的專業教練的決定,讓你跟麥克可以加入籃球隊。」

李光耀點點頭。

沈佩宜說:「我尊重學校,也尊重你,可是你也要尊重我,尊重是互相的,你懂嗎?」

李光耀又點點頭。

一改之前使用強硬的手段,這一次沈佩宜用勸導的方式說:「我不反對你參加籃球隊,我懂那種想要在高中三年留下美好回憶的感覺,老師也曾經是一個高中生,了解想要跟別人與眾不同的欲望,可是你要知道你不可能一輩子打籃球,高中之後還有大學,大學之後可能出社會,可能讀研究所。如果你這時候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籃球,你怎麼考大學,現在的社會是很殘酷跟現實的,別人不會管你高中的時候籃球打的有多好,只會在意你從哪間大學畢業,你是不是有一技之長,研究所的教授也只會在乎你的大學論文寫的好不好,歷年成績怎麼樣。」

沈佩宜語重心長地說:「多放點心在課業,籃球就當作課餘的興趣就好。」

李光耀看著沈佩宜,發現沈佩宜是真的以老師的觀點在關心他,心裡對於沈佩宜的抗拒少了很多,不過這不代表他接受沈佩宜的說法。

「謝謝老師的關心,我有件事想請問老師。」

「你請問。」

「老師妳每天都幾點起床?」

這個問題讓沈佩宜愣了一下。

「大概六點。」沈佩宜說。

李光耀點點頭:「那老師妳都是怎麼來學校?」

沈佩宜說:「騎機車。」

李光耀又問:「老師妳是從什麼時候決定當老師的?」

沈佩宜不假思索的回答:「大學的時候填過一份職涯量表,結果顯示我適合教學這一塊,而且家裡的長輩也有從事教職工作,所以我就直接去考教師執照。」

李光耀再問:「那老師妳真正想做的事是什麼?」李光耀故意在「想做」兩個字加重音。

李光耀這個問題讓沈佩宜再次愣住了,更是勾起她過往的傷心回憶,強烈的酸楚湧上,她必須緊緊抓著椅子才能夠穩定自己,不讓心裡真正的情緒洩露出來。

「只是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沈佩宜說這話的時候看著李光耀,似乎暗示著李光耀現在參加籃球隊的行為,也只是不切實際的事。

沈佩宜說完話,李光耀竟然在她眼前慢慢解開制服的鈕扣:「老師,我很謝謝妳剛剛對我說的話,老師妳說的沒錯,籃球不可能打一輩子,世界上有數百萬個喜歡打籃球的人,這當中只有不到1%的人可以順利成為職業籃球員,以籃球為職業繼續打籃球,而這些職業籃球員中只有不到1%可以靠著職業籃球員的薪水一輩子養活自己。」

「可是老師妳知道嗎,我每一天起床時間最晚是四點,凌晨四點。在這個老師妳還在熟睡的時候,我起床練習投籃,投完籃揹上背包,我用跑步的來上下學,每一天光是這個上下學就必須跑二十公里。」

李光耀脫掉身上的制服與裡面的內衣,露出了如同用刀刻劃般的肌肉。手臂、胸口、腹部、後背,完全找不到任何贅肉,青筋浮在皮膚上,讓李光耀的身體充滿了一股野獸般的活力與爆發力。

「我的體脂肪只有6%,這是我每一天都用非常刻苦的方式換來的。老師,我想要成為籃球員,最強的籃球員,而且我說的不是台灣最強,而是世界最強。我不用等到大學做什麼職涯量表,我現在就可以告訴老師,我要做的事,是成為世界最強的籃球員,而不是老師妳說的為高中三年留下美好的回憶而已。」

————-
最近看了一部叫做高年級實習生(The Intern),實在是太好看了!

極度推薦給大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