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8

東岸季後賽決賽,這次擋在活塞(Detroit Pistons) 面前的是一個他們熟悉不已的人:Rick Carlisle ─ 活塞隊的前教練。

溜馬 (Indiana Pacers) 在他的執教下,打出了全聯盟最佳的61勝21負戰績,他們的陣容才華洋溢,Jermaine O’Neal與Ron Artest組成的防線威力驚人,Ron Artest當季甚至壓過Ben Wallace成為年度最佳防守球員,而且更隊上還有傳奇的明星射手Reggie Miller。

第一戰在溜馬主場作賽,雙方鬥至最後一刻難分勝負,在完場前31.7秒仍以74平手。儘管如此,但是溜馬仍比活塞有優勢:他們有著一個在關鍵時候永遠有好表現的射手:Reggie Miller。

憑著一個單擋,Reggie Miller擺脫了Richard Hamilton跑到三分線,接球、出手、命中!Reggie Miller興奮地高舉雙手,這個在比賽前47分半鐘6投盡失的人,在關鍵時候以一記三分幫助溜馬反超前。最後活塞反攻不成,以77比74輸掉第一戰。

「感覺他們從我們手上偷走了一場勝利。」這一晚Ben Wallace搶下了22個籃板及11分,但活塞並沒有把領先保持到最後。

為了激勵球隊士氣,在第二戰開始之前,Rasheed Wallace對著記者說:「你們可以將我的話放在前頁、尾頁、中頁、頭版、哪裡都可以,我們一定會贏下第二場。」

「我們一定會贏下第二場。」他在離去前把這句話又重覆了多一次。

Rasheed Wallace的豪言令比賽更火上加油,雙方愈來愈多的身體碰撞,整場比賽甚至足足出現了26次封阻,其中19次由活塞送出,比賽尤如一場防守盛宴。比賽來到最後1分38秒,活塞領著6分優勢,在這關鍵時候,比賽再度進入Miller Time。

Reggie Miller連罰4球追近了比數,直到最後28秒,Chauncey Billup運球到前場時發生了失誤,被溜馬搶到了球,球傳到Reggie Miller手中,他快速跑到前場準備上籃,前方沒有任何人,Reggie Miller有一百個理由相信他這個上籃能為溜馬扳平比數。

忽然,一個身影從後趕上,送上了活塞隊今場比賽的第19個封阻,這個封阻把Reggie Miller的球,連同溜馬反勝的希望一併打走,這個從後趕上的人是活塞的Tayshaun Prince。

「我們一上場,就會48分鐘全力盯住你,而這個封阻,就是發生在最後的1分鐘。」賽後Ben Wallace如此評論這記封阻。

接下來賽事的主角變成了Richard Hamilton,他為活塞提供了急切的進攻力,他總是借著單擋,在球場上不停跑動甩開對手,然後以俐落的catch & shoot得分,這傢伙就像「21世紀的Reggie Miller」,連Reggie Miller自己也承認這一點,不過事實是:Richard Hamilton比他年輕得多。從第三戰往後的三場比賽中,Richard Hamiltom接連射入20、22及33分,幫助活塞贏下了兩場比賽,在兩支頂尖防守隊伍的對決中,Richard Hamilton永遠是活塞最有信心的得分保證。

第五戰完結,活塞以3比2領先,Richard Hamilton離開溜馬主場時對著記者說:「離開這裡後,希望我們不用再回來。」

第六戰回到奧本山皇宮球場進行,溜馬不甘心就此落敗,很快他們便掌握著比賽節奏,而活塞的進攻卻完全當機,首節全隊更只攻入了11分,觀眾甚至一度喝倒采。此時Larry Brown教練在暫停對著球員說:「聽著,我們投不進球、罰球射失,他們卻能投進,我們不能期待好事自然發生,但我們的防守能阻止他們。」

「防守」,永遠是活塞最可靠的武器。

他們往後成功封殺了溜馬的進攻,在完場前5分鐘,Ron Artest對Richard Hamilton揮了一肘,後者以兩記罰球成功帶領活塞反先,雖然整場比賽活塞進攻無甚起色,但是他們成功封殺了溜馬的進攻,令他們全場命中只有三成六,最終活塞僅以69比65擊敗溜馬,苦戰六場後終成為東岸冠軍。

當時的活塞有一習慣,他們的主場記錄台下倒數著1至16的數字,每當球隊贏一場便在一個數字上打交叉,這時Ben Wallce拿起了噴漆在紀錄台下把5字劃掉。

記錄台下還餘下4、3、2、1幾個數字。

事隔13年,活塞再次闖進NBA總決賽。Ben Wallace拿起了東岸冠軍的獎盃向天吶喊,與隊友享受著勝利的喜悅。

在總決賽,等待著這一支藍領球隊的,是一支身份和感覺與他們截然相反的球隊:洛杉磯湖人(Los Angeles Lakers)。

這一支豪門球隊彷彿在高處俯視著活塞,像是勝利已經穩穩放在口袋裡一樣。

——待續——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