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回到教室的時候,麥克坐在座位上正吃著早餐,一看到李光耀,開心的站起來打招呼,但是讓麥克意外的是,今天李光耀的反應異常的冷淡。

「嗯,早。」李光耀輕輕點了頭,坐在座位上,將所有塞在抽屜裡面的情書跟紙條全部拿出來,然後從書包裡面拿出一支藍筆,拆開紙條與情書,逐一回覆。

「你…是不是因為昨天沒有上場在生氣?」看著李光耀認真的側臉,麥克小小聲地問。除了打籃球之外,麥克從沒有看過李光耀如此認真做一件事情,他以為是李光耀因為沒有上場在生悶氣。

李光耀揚起眉毛:「啊?你說什麼?」

麥克鼓起勇氣,他很怕惹李光耀生氣,如果李光耀生氣不理他,那他會很難過,因此他措詞用的很小心:「我們昨天贏球,大家都很開心,教練可能是想說只是丙級的比賽而已,你沒有上場的必要,所以才沒派你上場…」

李光耀點頭,理所當然地說:「事實是這樣沒錯啊,在比賽之前我爸就跟我講好了,他不會讓我上場任何丙級的比賽,實力差太多了,我上場意義不大。」

麥克鬆了一口氣,拍拍胸口:「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是因為昨天沒有上場比賽在生氣。」

李光耀臉上寫著疑惑:「我看起來有在生氣嗎?」

麥克連忙搖搖頭:「沒有啦,只是我剛剛跟你打招呼,你的反應很冷淡,而且一坐下來又開始拿起之前完全不理的紙條出來,我以為你是把氣出在那上面。」

李光耀哈哈大笑:「你也想太多了吧,我只是想要一口氣回完這些情書而已啦,對了,下一節陪我拿這些情書去還。」

對於李光耀的邀約,麥克從不拒絕:「好啊。」

麥克看著李光耀拿著筆認真回覆每一封情書,但是麥克很快發現,李光耀回覆每一張情書跟紙條的內容完全一模一樣,在麥克的觀念裡,他認為回覆女生的情書是一件要非常慎重的事,但是李光耀現在的行為卻顛覆麥克的想法。

「你…你這樣好嗎?」雖然沒看到李光耀回覆的內容,但是李光耀回覆情書平均只要十秒鐘,麥克相信李光耀回覆的內容一定很「簡單扼要」。

「什麼好不好?」李光耀繼續回覆桌上滿滿的情書跟紙條,連頭都沒抬起來。

麥克怯怯地說:「就…你回覆的內容,好像都一樣。」

李光耀點點頭:「是都一樣沒錯,但我是故意的。」

麥克問:「為什麼?」

李光耀臉難得紅了起來:「嗯,咳咳,你記得一年七班那個謝娜嗎?」

麥克點點頭:「當然記得,校花耶。」

看著平常對自己非常有自信,在球場上叱咤風雲的李光耀臉紅了起來,麥克腦中一閃,嘴巴張大:「你…你該不會…?可是你之前不是說你沒有喜歡她嗎?」

李光耀用笑容掩飾尷尬:「我有這麼說過嗎?哈哈,好像有,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只是覺得這個女生很有趣而已,沒想到這幾天她就一直出現在我腦海裡,怎麼趕也趕不走。」

麥克沒談過戀愛,甚至沒有喜歡過女生,在他遇到李光耀以前的人生,絕大部份都跟霸凌、排擠連結在一起,讓他整天處於自卑的情緒之中,除了爸爸之外,他沒有辦法對任何人敞開心胸,讓別人進入他的內心世界,在自我封閉的情況下,他並沒有辦法理解喜歡上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覺,當然,他很喜歡李光耀,但那是友誼的喜歡,不是愛情的喜歡。

「那…那現在怎麼辦?」沒有任何戀愛經驗的麥克,不知道該怎麼幫李光耀,而且也開始在旁邊乾著急。

李光耀聳聳肩:「我也不知道,但是她剛剛跟我說我們男生都一樣,雖然我不太懂她的意思是什麼,但是我想說就先把這些東西處理好在說。」

麥克補捉到關鍵字:「剛剛?」

李光耀甩了甩手,他已經很久沒有一次寫那麼多字了,寫到手有點痠麻:「對啊,今天練習不是暫停一天嗎,因為我很想看看她,所以今天早上一到學校就直接去一年七班找她了。對了,身體還好嗎,會不會痠痛?」

麥克搖搖頭:「不會啊,我反而覺得平常的練習比較累。」

李光耀笑了笑:「那是因為現在比賽的強度比較低,你才會這麼覺得,等以後遇到的對手越來越強,你就知道在比賽之後的休息是很重要的。好了!全部寫完了,下一節下課陪我去把這些送回去。」

「好。」麥克點點頭,然後問:「你…你交過幾個女朋友?」

李光耀神秘兮兮地對麥克說:「跟你說,一個都沒有。」

「什麼?」麥克很驚訝,李光耀球技好、長的高、長相也不差、笑容陽光又燦爛,根本就是活生生從小說或者電視劇跳出來的男主角,以他的條件要交到女朋友絕對不是難事,而且寫情書給他的女生那麼多,代表他在女生眼裡是很有吸引力的男生,怎麼會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根本不合常理。

李光耀看著麥克懷疑的眼神,攤手:「國中的時候忙著練球跟打比賽,沒有時間交女朋友,而且那時候沒有喜歡的女生。」

麥克不懂:「那你為什麼會喜歡謝娜,上次她不是還罵你混蛋嗎?」

李光耀沉默了一下子:「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但是我覺得在她美麗的外表下,隱藏了很多的哀傷,所以才把自己變成一隻刺蝟,你記得嗎,上次在公園跟那幾個很厲害的大叔打球的時候,她一直站在旁邊看,看到我們打完為止,你知道我從她眼裡看到什麼嗎?」

麥克問:「什麼?」

李光耀說:「羨慕。她的眼神,就好像一隻被關在鳥籠裡的鳥,渴望著天空,但是她卻被困在鳥籠裡,沒辦法張開翅膀任意翱翔,然後看著在晴空下翻滾雀躍的我們。我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眼神,以前我的隊友就有人曾經跟她一樣,在場外看著場上奔馳的我們,露出的眼神又是羨慕又是哀傷。上次去班上找她的時候,她被很多人團團圍著,每個人都想要跟她說話,而她對朋友也很好,你還記得吧,上次只是因為我沒有馬上回她同學的信,竟然跑過來我們班找我,還罵我混蛋,我就很不懂,為什麼這麼一個漂亮受歡迎的女生,臉上會出現那種眼神,然後就在我思考背後的原因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的腦海竟然被她佔據了,嗯,就是這樣。」

麥克看著李光耀認真的臉,露出惋惜的表情:「好棒喔,但是我不懂喜歡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

李光耀拍拍麥克的肩膀:「放心,那是早晚的問題。」

麥克雙眼閃過希望的亮光:「真的嗎?」

李光耀大力地點頭:「真的。

這時,早自習的鐘聲響起,而鐘聲還沒響完,沈佩宜就已經走到講台上,拿起點名簿,一一唱名。

「李光耀!」

「有!」

「李麥克!」

麥克僅僅舉起手,不敢大聲答有。

「王忠軍!」

安靜無聲,李光耀這才驚訝地看向王忠軍的座位,心想他今天是發生什麼事了,竟然難得遲到,而且更奇怪的是導師沈佩宜,竟然沒有登記王忠軍遲到也沒問是不是有同學知道王忠軍在哪裡。

——–我是分隔線———–

籃球場,李明正、楊翔鷹、吳定華、葉育誠站在一起,等待著拉筋熱身的王忠軍,感受著四個人八隻眼睛的注視,王忠軍徹底做好暖身的動作,綁好鞋帶,腳上的球鞋破破爛爛,佈滿了補丁,鞋底也有多次修補的痕跡。

王忠軍用瘦弱的手臂撐起身子,俐落地站起來,彎腰撿起地上的籃球,拍了幾下,用雙手感受球的重量。

「先試投幾球吧。」李明正雙手環抱在胸前,如此說道,而王忠軍的回答跟當時在公園對楊翔鷹說的一模一樣。

「不用了,就直接開始吧。」

李明正點頭,看著雙眼炯炯有神的王忠軍:「有自信,很好,那就直接開始吧,弧頂、兩側四十五度角跟兩邊底角各投十顆球。」

王忠軍點點頭,走到弧頂的位置停了下來,但是離三分線大概還有一步的距離,沒有任何準備的動作,王忠軍突然就拔起來出手。

球飛的弧度非常高,朝著籃框的方向落下來,咚的一聲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了出來,李明正幫王忠軍撿球,用力將球回傳給他。

王忠軍一接到球,完全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出手。

〝唰〞,這一次,清脆的聲音出現,球應聲入網,李明正一個箭步撿起球,把球傳給王忠軍,王忠軍出手的節奏非常快,一接到球就直接出手,唰!

清脆的唰聲不斷響起,王忠軍柔軟的出手動作,還有籃球如同彩虹般地軌跡,讓楊翔鷹、吳定華跟葉育誠看的是目不轉睛。

十分鐘之後,王忠軍站在左側底角:「還要再投嗎?」

李明正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問:「你還想繼續投嗎?」

王忠軍點頭:「想。」

李明正露出笑容:「那你就投到你不想投為止,校長,可以吧?」

葉育誠大力地點頭:「可以。」

得到這間學校最高長官的許可,王忠軍拿著球,繼續投三分球,從左側底角一路投到右側底角,接著往後退一步,在距離三分線足足兩步的地方投球。

距離拉的越遠,王忠軍投球的弧度越高,然後球空心入網時激起的唰一聲就更加清脆。

王忠軍投球的時候最喜歡聽到這個唰聲,這個聲音能讓他感到清醒與放鬆,暫時忘卻任何煩惱,而且只要他站的越遠投籃,唰聲就越清脆。

半個小時之後,王忠軍擦去額頭上的熱汗,對李明正說:「投完了。」

李明正點點頭:「身高、體重。」

王忠軍說:「一百七十公分,六十公斤。」

李明正看著王忠軍瘦弱的身軀,說:「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至少要把體重提升到六十五公斤,還有,我體能最基本的要求是三千公尺要跑十三分以內,做的到嗎?」

王忠軍看著李明正的雙眼,跟李光耀一樣,是雙充滿著熱情的眼神,不過這一次,王忠軍沒有迴避這種眼神:「做的到。」

李明正滿意地點頭:「很好。」

王忠軍說:「謝謝教練。」

李明正笑了笑:「你要謝的人不是我,而是楊會長。」

王忠軍看著楊翔鷹:「謝謝楊會長。」

楊翔鷹也笑了笑:「你要謝的不是我,而是李光耀,如果不是李光耀,我們也不會知道光北還有你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霎時間,李光耀燦爛真誠的笑臉出現在王忠軍腦海之中,那雙熱情洋溢、直接而真誠的眼神,當中不存在任何的雜質,所以當初王忠軍真的動搖了,他想要跟著李光耀一起打球,他想要跟李光耀一起加入籃球隊,但是現實是殘酷,因此他那時沒有辦法回應李光耀,更沒有辦法對李光耀述說他沒辦法參加籃球隊的原因。

吳定華看錶:「好了,早自習就要結束了,去換個衣服準備上課吧。」

王忠軍把球還給李明正:「是,教練。」抓起放在場邊的書包,王忠軍離開球場,臉上依然帶著幾乎已經成為他招牌的冷漠表情,一直到走進廁所,跨步走到蹲式馬桶隔間裡面,將門關上鎖起之後,滾燙的淚水這才流了下來。

「嗚…嗚…嗚…」王忠軍咬著牙,使勁全力不讓哭泣的聲音從嘴巴裡面發出來,可是當肩膀上的重擔卸下來,不用擔心家裡的經濟狀況,不用每天放學、周末休假都幫媽媽顧麵攤,不用壓抑自己對籃球的喜愛,可以放心地打籃球,這種發自內心真摰的喜悅與感動,讓已經壓抑很久的王忠軍,淚水完全潰堤。

王忠軍情緒完全釋放出來足足有一分鐘,然後才抹去臉上的淚水與鼻水,把身上的球衣脫掉,換上乾淨的衣服,推開門,走出廁所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又變的冷漠。

王忠軍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下課鐘聲剛好響起,李光耀跟麥克衝了出來,差點撞上王忠軍。

「你來啦,早餐放你桌上了。」一說完,李光耀跟麥克快步往一年七班走去。

「謝謝。」

李光耀頭也沒回:「不用客氣,反正也是別人給我的。」

王忠軍看著李光耀的背影遠去,說著:「不,真的謝謝。」下課時間一到,走廊上頓時湧出許多學生,四周變的吵雜,因此李光耀並沒有聽到王忠軍說的這聲謝謝。

手中拿著情書與紙條的李光耀,並沒有發現此時站在一年五班門口看著他的王忠軍,臉上已經出現跟他一樣的眼神。

為了籃球狂熱的眼神。

——–我是分隔線———–

第二場比賽,光北對星揚。

在比賽開始前,苦瓜與蕭崇瑜已經在觀眾席架好錄影器,而蕭崇瑜似乎愛上了攝影,比賽還未開始就拿著單眼相機狂拍,苦瓜則是一如往常,在觀眾席上隨意坐著,還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手撐著頭,不耐煩的表情似乎在說著比賽怎麼不趕快開始。

「苦瓜哥,你覺得這場比賽光北會贏幾分?」蕭崇瑜邊拍照邊問。

苦瓜懶懶地回應:「這要看光北這場比賽怎麼打,是要壓迫性防守打整場呢,還是打陣地戰,但不管用哪種戰術,這場比賽要贏五十分對光北來說其實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基本上這場比賽跟上一場一樣,看光北一路壓著對手打?」

「事實上就是這樣沒錯,星揚高中的實力跟新南高中差不多。」苦瓜又打了一個哈欠,看著裁判拿球走到中場,勉強打起一點精神:「太棒了,比賽就要開始了,快點打完,讓我們快點回家吧。」

蕭崇瑜回頭看了苦瓜一眼,這幾天的時間,苦瓜的工作量每天都逼近十二個小時,濃厚的黑眼圈掛在臉上,手邊又擺著喝到一半的咖啡,蕭崇瑜看的出來苦瓜真的累壞了。

「苦瓜哥,你要不要先瞇一下,反正有錄影器材,你回去在看影片做紀錄也可以,而且影片還可以快轉重播,很方便。」

苦瓜打了一個哈欠:「你以為我沒想過嗎,但是我就是想要現場親眼看光北隊打球,不然我就叫你一個人來,我自己在飯店裡面睡大頭覺就好了。」

「光北隊的球賽,錯過任何一場,都會覺得可惜啊。」苦瓜右手手肘頂在大腿上,手掌撐著頭:「比賽快要開始了。」

蕭崇瑜連忙轉頭回去,拿起單眼相機,對焦在準備跳球的麥克身上。

〝嗶〞的一聲,裁判將球高高拋起,麥克運用了彈跳力跟手長這兩個優勢,將球準確地撥給詹傑成,詹傑成一拿到球就往前衝,完全不在意回防的星揚高中球員。

詹傑成收球,踏兩步,準備上籃,星揚高中兩個後衛球員跳起來封阻,不過詹傑成在空中連看都沒看,直接把球往後丟,在後面拖車跟進的包大偉穩穩接住球,輕鬆上籃取分。

比數2比0,光北高中跟上一場比賽一樣,比賽一開始不到五秒鐘就率先得分。

順利得分之後,光北球員全部回到後場防守,展現出驚人的防守腳步,將星揚的球員逼到險些發生失誤,然後跟新南高中一樣,沒辦法突破光北防守的情況下只能在三分線外尋求機會。

而當星揚高中的球員將球投出去的瞬間,包大偉、詹傑成、魏逸凡、楊真毅四個人馬上往前場衝,留下麥克一個人搶籃板,星揚的中鋒比麥克矮半顆頭,彈跳力跟手長也是麥克佔優勢,加上麥克又馬上卡好位置,縱使光北只有留麥克一個人搶籃板,麥克依然完成這項任務,而且一抓到球就馬上往前場甩過去。

麥克力道沒有控制好,把球傳到界外去,好險魏逸凡反應快,整個人跳出場外把球救回來,而且還傳到楊真毅手上,楊真毅一接到球就傳給已經站在籃下的包大偉,包大偉籃下擦板輕鬆取分。

在光北的防守之下,星揚一直找不到切入的機會,中鋒的體型比麥克小一號,卡位的技巧也沒有很好,因此後衛也不敢塞球給中鋒,控球後衛、得分後衛、小前鋒在三分線外來回傳球,但無謂的外圍導傳只是浪費進攻時間,讓星揚的教練大喊:「進攻時間快到了,出手,不用怕!」

得分後衛聽著教練的喊話,接到小前鋒的傳球,在三分線外做了一個傳球假動作,然後下球,毫不猶豫的往左切,一個運球之後拔起來跳投。

行雲流水的帶一步跳投,但是卻投了一個籃外空心。

麥克眼明手快地跳起來將球抓住,像是棒球一樣把球往前丟,包大偉跟詹傑成就跟箭頭一樣往前飛奔,由詹傑成追到球,並且上籃得手。

「李明正好狠。」看了光北隊三波進攻的苦瓜,將咖啡一飲而盡,如此說。

「怎麼這麼說?」蕭崇瑜疑惑地問。

「光北現在執行的戰術,第一,會把星揚高中的信心打垮,第二,考驗光北那兩隻後衛的體能,每次進攻都是衝刺追球,很快就累了,我看李明正可能也沒有將丙級的比賽當比賽,純粹就是給球員磨合跟試驗各種戰術而已。」

在苦瓜說話的當下,麥克又抓到籃板球,把球往前場甩,包大偉、詹傑成、魏逸凡、楊真毅衝刺往前場跑,楊真毅在左側三分線追到球,直接把球傳給魏逸凡,上籃得手。

比數,8比0。

苦瓜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拿出公事包裡頭的筆記本,拿著黑筆寫下觀戰心得。

「光北高中,以紮實的防守為基底,塑造出極具侵略性的球風。」

寫完之後又將筆記本放下,想看是不是第二節以後光北會改變戰術,不過李明正並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星揚與自己的子弟兵,一直到比賽結束前都採用相同的戰術,讓星揚高中吃下了大敗仗,更讓整場比賽一直跑快攻的詹傑成、包大偉、魏逸凡、楊真毅累的連氣都喘不太過來,尤其包大偉跟詹傑成體能比較弱,比賽結束時臉色甚至發白。

最後比分,85比10,光北隊大勝75分。

「這種比賽,真的是太…」蕭崇瑜一時之間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後來竟然說出:「太殘忍了。」

苦瓜不禁撲嗤一笑:「確實是殘忍,但是那也讓我們明顯看出光北跟星揚這兩所學校,對於籃球投注的心力還有態度的差別。」

苦瓜拿起手機,切換到錄音功能:「好了,把器材收好,準備採訪了。」

————–
在這個現實的社會裡,我相信有很多的家庭生活在非常困苦的環境下,就連三餐溫飽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錢不是萬能,但是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因此有人說,貧窮的孩子沒有作夢的資格,因為連下一餐能不能吃到飯都不知道,整天光想著不切實際的夢想又能幹嘛?

或許你我都不曾真正貧窮過,不知道那種「貧窮」的痛苦跟可怕,因此不知道夢想這兩個字,對於某些人來說,是真真切切的奢望。

最後一擊是一本小說,小說當然會有幻想的部份,家裡貧窮的王忠軍,因為受到楊翔鷹的幫助而能夠追求籃球這個夢想,是違反現實的劇情,可是正因為最後一擊是一本小說,我才可以將這種生命處處充滿驚喜與正面能量的想法寫進書中。

除非你拋棄夢想,否則夢想永遠與你同在的想法,是其中一個我想要在最後一擊貫徹的觀念。

藉由最後一擊,我希望對有些正在猶豫到底該不該對夢想抱持著放手一搏的人給與一些正面的能量;對於因為外在因素而不得不拋下自己夢想的人,我也希望最後一擊可以帶給你們一絲慰藉。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