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Latimes
圖片來源:Latimes

「You know, technically, I’m not even really supposed to be here right now.
So fuck it, might as well make the most of it…
Feels good. Guess I’m lucky. Some of us don’t get a second chance.
But I ain’t blowing this one.
Nah, man. Shit, I feel like I can do anything now」《Cinderella Man》-Eminem

自我勉勵 重返戰場

2008年5月22日,用戶$lim$hady在網站urbandictionary創造了一個新詞語——「Shaun Livingston」。它既是一個名詞來描述一位前快艇控衛,更能作動詞用,意思是這樣的:

「去完成一下 Shaun Livingston,你必須要在打籃球、在進行快攻,和錯失一記扣籃,並且噁心地以單腳著陸,再弄斷膝蓋上的所有關節。」

而例句是這樣的:

「Dude, you just Shaun Livingston’d foo.」

隔月,6月16日,天氣稍為回暖,平均溫度介乎22 °C左右。在這和暖的天氣下,Shaun 重返了籃球場,再次踏上那塊載著喜與悲而又熟悉的土地。

數著數著,原來那一記快攻已是16個月前的事了。在這一年半期間,Art Jones每天都提醒Shaun「Basketball is what he does, not who he is.」來鼓勵他。

「我告訴他『LOOK! BRO,你可要明白,你是拿著工資把那個橙色的球投到圈裏,這就是你一直在做的。』」Art憶述,「籃球員的生涯跟醫生、律師不一樣。當你在做的時候,你要把整副心機都放下去。你那一晚打得差,不等於你就是失敗者。有很多因素導致你今日的局面,令你無法再綻放,但你必須保持進取。」這話還不夠狠,Art再補充一句,「因為⋯就像每個人所說的,原本的你甚至不能走路。」每當Shaun感到沮喪、不如意時,Art都會拋出這段話來提醒他。

漸漸地,Shaun也學會了感恩。「你會想,每天都有戰爭發生,每天都有人死,又有些孩子患上了白血病。一切都不公平。至於我呢?是一個21歲的百萬富翁。」Shaun憶起,「然後你就會開始向好的方面想,一切都有機會變得更差,那麼你便會有動力來面對。」Shaun 還把自己跟同齡的人作過比較,他說「那時我覺得自己還算是年輕的球員,你知道嗎?有很多人在21歲這個歲數還打不上聯賽,更枉論有機會成為新秀,所以我一直都覺得自己還有機會的。」

就在10月,熱火隊給了他一次試訓的機會,同期的還有前狀元Greg Oden,那位同樣因傷患而被拋棄的少主。「教練Erik Spoelstra以前常翻看我在快艇的片段,更是我的粉絲,所以他相信我的能力。還有就是Dwyane Wade,我跟他的經理人都是Henry Thomas,他力挺我進隊。」Shaun 憶述:「這就是熱火隊,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最後,他也成功拿功了熱火隊的合約,但那時他還覺得自己的腿跟木造的一樣,缺乏爆發力。

就這樣,Shaun 再次披甲上陣,步進戰場。

圖片來源:walllcoo
圖片來源:walllcoo

「I’m going through changes」《Going Through Changes》-Eminem

能屈能伸 因材制宜

儘管 Shaun 成為了熱火隊的一員,但他連綠葉也不是,他只是放在雪櫃裏的隔夜飯菜。然而,跟2月26日那冰冷的晚上相比,那雪櫃根本是微不足道。雖貴為第四順位的球員,但他深深明白到自己已不可能像從前一樣,受盡萬千寵愛於一身。他告訴自己,「LOOK,你必須成為先成為雪櫃裏的一員(fringe player)。」只要能再次打球,他做甚麼都願意。

世事又豈能盡如人意呢?Shaun在熱火隊打了四場比賽後,就在1月被球隊流放。

「就像每個人所說的,原本的你甚至不能走路。」

接著,Shaun 就跑到了 D-Leauge,替雷霆隊旗下的Tulsa 66ers效力,他願意做任何事,唯獨是跟隊友同房,他稱道「沿途上我會給自己的房錢,我不想告訴任何人。」就這樣,他便在Tulsa 66ers打滾了三個星期。去到三月,雷霆隊決定把他召回本隊。

曾經在球場上風馳電掣的Shaun也在這個時期,選擇了跟現實妥協——改變打法。

「身高6呎7吋、臂展接近7呎」Shaun從前並不會善用它們,但現在他不得不這樣做。他靈機一觸,想起了師傅Sam Cassell。背打功(post moves)是Sam Cassell的殺手鐧之一,配合神準的中距離,令他成為進攻型後衛的典範之一,就連John Wall也要跟他拜師學藝。

又「老」又慢的特徵跟年老時的Sam十分相似,所以Shaun也決定仿效師傅。Shaun開始背向對手,一邊以相對龐大的身軀作為盾牌,一邊背打身型矮小的後衛。事實上,背向敵人時亦代表著背著籃框,視野也會大大收窄,對於一個控衛而言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加上,這樣背打也意味著Shaun無法再像以前一樣,以最拿手的運球撕破防守。話雖如此,但Shaun的兵器庫裏也別無他選,這是他球商以外,唯一的優勢。

因此,打法如閃電的Russell Westbrook也曾戲稱Shaun是舊派(old school),而ESPN也在10月刊文,稱Shaun為「NBA 最老的24歲」(The Oldest 24-Year-Old in the NBA) 。

事實上,Shaun的膝蓋並未完全康復,每打完一場比賽他的膝蓋都會積水,所以每周都要找人把水抽乾。此外,他還注射了應用在膝蓋退化性關節災的「高濃度血小板血漿」(Platelet-rich plasma),才能保證他可以上場作戰。這種血漿並沒有康復的作用,所以Shaun仍然未能夠追貼球場上急促的節奏。

2009年12月22日,聖誕節前的三天,Shaun在酒店收到一個電話。

延伸閱讀:
《在說「追夢」前,你應該先閱-The Recovery-Shaun Livingston ft. Eminem [一]》

《在說「追夢」前,你應該先閱-The Recovery-Shaun Livingston ft. Eminem [二]》

《在說「追夢」前,你應該先閱-The Recovery-Shaun Livingston ft. Eminem [三]》

飛步

飛步

東併西湊,串成一文。 電郵地址:verbali711@gmail.com FB Page:飛步 verbalflystep Instagram:vfsnba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