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二十五章 【絕對不可能】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賽結束,兩隊賽後握手致意完之後,苦瓜與蕭崇瑜很快走下球場,分別找上了兩隊的教練。

苦瓜從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一張名片,直接走向新南高中的總教練:「黃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雜誌社的編輯,想借用您一點時間做訪問。」

黃教練看著苦瓜遞給他的名片,表情有些驚訝,但他畢竟是有閱歷的人,心裡馬上猜到苦瓜要採訪的目的。

「籃球時刻這麼大間的雜誌社,竟然會對丙級的比賽有興趣?光想就覺得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了,現在竟然還要採訪我這個就算在丙級也是輸多贏少的教練?」黃教練看著苦瓜,露出帶有深意的笑容:「是因為光北吧。」

苦瓜很直接地說:「沒有錯。」

黃教練笑了笑:「好,我願意接受採訪,但是在這之前我想知道為什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光北是今年才剛創立的球隊,為什麼能夠引起你們的注意?」

苦瓜用最簡單地方式說明:「光北,曾經在甲級聯賽的預賽中擊敗啟南。」

黃教練驚呼一聲:「預賽?啊,似乎是有這麼一回事,但是那已經好久以前了,原來當年那支球隊就是光北。」黃教練看著苦瓜,又笑了笑:「小夥子,那件事距離現在應該也十幾二十年前的事了,這麼久的時間我兒子都讀完大學了,你可別以為光是這樣就可以應付我。」

苦瓜也笑了笑,指著正在接受蕭崇瑜訪問的李明正:「現在光北的總教練跟執行助理教練,甚至連光北的新任校長都是當年的球員,而且我相信你今天也切身感受到光北的實力了。」

黃教練恍然大悟,哦了一聲:「原來如此,難怪你們雜誌社會對光北有興趣了,好吧,既然如此,說到做到,想問什麼就問吧。」

苦瓜打開手機的錄音功能:「請問黃教練,與光北比賽之後,您對光北這支球隊有什麼樣的看法?」

黃教練收起輕鬆的表情,認真地回答:「光北是一支實力非常強悍的球隊,進攻跟防守都具有相當的水準,以他們的實力,我想丙級聯盟沒有任何一支球隊會是他們的對手。」

苦瓜問:「黃教練,以你當教練多年的經驗來看,你覺得光北是否已經達到甲級聯賽的水準?」

黃教練沉默了一下:「我不確定我適不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畢竟我最多只有帶過乙級聯賽的球隊而已。這麼說好了,甲級聯賽的水平我不了解,所以我沒辦法給你肯定的答案,但如果以乙級聯賽的水準來說,光北絕對可以站穩腳步。」

苦瓜問:「請問黃教練有沒有對光北隊的哪一個球員有強烈的印象?」

黃教練不假思索地說道:「91號,那個黑人。」

苦瓜:「為什麼?」

黃教練解釋道:「籃板球。他搶籃板球的能力很強,一支球隊裡面如果有一個很會搶籃板球的中鋒,那不管在進攻或防守方面,都可以為球隊帶來非常大的貢獻,如果不是他進攻能力不強、罰球不準,終場的比分絕對會更難看。」

苦瓜問:「請問黃教練對於新興高中解散籃球隊,有沒有任何看法?」

黃教練開口準備說出看法,但是眼睛突然閃過睿智的光芒,露出帶有深意的笑容:「如果你是拐著彎在問我光北隊有沒有希望藉著新興高中解散之後,拿到憑空掉下來的乙級跟甲級聯賽門票,我會回答你,有機會,但憑他們很難打贏甲級的球隊。」

苦瓜:「為什麼黃教練會這麼認為?」

黃教練說:「最主要的問題是輪替陣容不足,現在光北隊包含替補只有六名球員,對付我們這種實力比較弱的球隊還可以,但是在各方面強度都更高的甲級聯賽,只有六名球員的陣容絕對行不通。」

苦瓜問:「原來如此,除了板凳深度之外,黃教練認為光北隊還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加強?」

黃教練搖搖頭:「這我無法回答,因為我們兩隊實力相差太多,或許光北隊還有其他的弱點沒有曝露出來,但以我們球隊的實力,沒辦法讓我看出光北隊有什麼顯而易見的缺點。」

苦瓜按下錄音關閉鍵:「好,謝謝黃教練。」

黃教練點點頭:「不會。」

苦瓜結束訪問之後,轉頭看向光北的方向,但是光北隊已經離開,目光所及只有在等待他的蕭崇瑜。

蕭崇瑜走向苦瓜:「苦瓜哥,怎麼樣?」

苦瓜說:「該問的都問到了,你呢。」

蕭崇瑜聳聳肩,把手機遞給苦瓜:「苦瓜哥你聽就知道了。」

苦瓜立刻按下播放鍵,手機裡傳出蕭崇瑜與李明正的聲音。

「李教練,這場比賽光北大獲全勝,先對您說一聲恭喜。」

「謝謝。」

「請問這場比賽以這麼大的比分獲勝,是不是在你的預料之中?」

「沒有。」

「請問你認為這場比賽能夠大獲全勝的最大原因是?」

「球員戰術執行徹底。」

「為什麼李光耀在這一場比賽完全沒有上場,是為了保留實力嗎?」

「戰術考量。」

「今天是光北第一場正式比賽,請問李教練怎麼幫助球員調整?」

「他們都是很成熟的球員,不需要我幫忙。」

「李教練對於子弟兵今天的表現有沒有任何看法?」

「他們戰術執行力不錯。」

「好,謝謝李教練。」

「謝謝。」

錄音結束,蕭崇瑜看著苦瓜,目光蘊含著詢問。

苦瓜把手機還給蕭崇瑜:「沒關係,這樣就好,也只是丙級聯賽的第一場比賽而已,這樣就夠了。器材收一收,該回去了。」

蕭崇瑜打起精神:「是。」

———我是分隔線—————

夜裡,光北隊坐著租來的小巴士起程回家,而在同樣的時間,楊翔鷹坐在賓士車裡,看著窗外不斷往後退的景色:「合約看完了嗎?」

坐在楊翔鷹身旁的人赫然是王忠軍,而王忠軍手上正拿著一張A4大小的合約,合約上蒼勁俊逸的楊翔鷹三字簽在立約人的欄位,而同意人的欄位依然空空如也。

「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大可找律師來看這一份合約的內容。」楊翔鷹淡淡地說。

王忠軍放下合約,搖搖頭:「我確實看不懂。」

楊翔鷹將合約收起,放進公事包之中:「簡單來說,我們翔鷹營造公司裡的員工餐廳剛好有一個空置下來的攤位,現在我將這個攤位免費提供給你們家的麵店,材料費、場地費、聘員費,全都由我翔鷹營造負擔,每個月還會發出兩萬元的輔助獎金,而且麵店所有的收入全部歸你們所有,翔鷹營造絕對不會拿一分一毫,除此之外,如果翔鷹營造違反了任何一條合約上的條款,需要無條件給予你們家一百萬元的違約金。」

一聽到一百萬元這麼大筆的數字,王忠軍呼吸微微變的急促,不過他保持著沉默,沒有因為如此優渥的合約而沖昏頭。

「怎麼了,是不是覺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種好事怎麼可能發生在你身上?」楊翔鷹目光從窗外轉向王忠軍稚嫩的臉龐,眼神閃過欣賞之意。

王忠軍依然保持著沉默,用沉默代替他的回答。

「天下當然沒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有,也輪不到你。」楊翔鷹很直接說明:「想要拿到我這份合約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你必須加入光北籃球隊,但是在這個條件之前還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你要在我面前證明你的實力。」

王忠軍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楊翔鷹:「為什麼?」

「什麼?」

「為什麼條件是要我加入籃球隊?」

楊翔鷹稍稍挪動身體,換了個坐姿:「反正離公園還有大概十分鐘的車程,時間上應該夠。」

楊翔鷹露出微笑:「介意聽聽我這個大叔的故事嗎?」

王忠軍搖搖頭。

楊翔鷹看著王忠軍瘦弱的身體,說:「在我還是高中生的時候,成為籃球員,曾經是我的夢想,為了夢想,我抓緊所有空餘時間,努力練習基本動作,努力練習投籃,不過在我那個年代,成為籃球員這個夢想是遙不可及的,而且就跟你現在一樣,當時我家裡的經濟狀況並不好,能讓我升到高中已經是我父母的極限了,他們希望我高中畢業當完兵之後就開始幫家裡賺錢,所以如果想要成為籃球員,唯一的機會就只有高中這三年,諷刺的是,我就讀的又是一間沒有籃球隊的學校。」

「當時有籃球隊的學校,全部都是私立高中,以當時我們家的經濟狀況,絕對沒辦法負擔每個學期昂貴的學費,所以我當初才會到縣立光北高中就讀,學雜費便宜,每天午餐都是我媽幫我準備的地瓜飯,在那個年代,我家裡的經濟狀況只能勉強供大家吃飽,因此我對於成為籃球員基本上不抱有任何的希望,雖然如此,我每天還是會練習投球跟基本動作,如果一天沒有摸到籃球,渾身就會不舒服。」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眼見我也升上了高三,離畢業已經越來越近了,沒想到這個時候學校竟然有一個高一的學弟說要組一支籃球隊,全校都覺得他瘋了,因為當時的校長可是以嚴厲為名的,學校上上下下都怕校長。結果你知道嗎,在這種情況之下,竟然還有人敢跟隨那個學弟背後,想跟他一起組一支籃球隊。他們一群幾個人跑到校長室找校長,也不知道那個學弟施了什麼魔法,竟然讓校長點頭答應他。」

「知道這件事的當下,我第一個反應是開心,因為我的夢想很可能因為這樣達成,第二個反應是好奇,我想知道那個學弟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為什麼可以吸引別人追隨他,又可以說服校長成立籃球隊,很快,我就拿了一顆籃球去找他,因為籃球本身就是一種最強而有力的語言。然後,面對他,我連一分都拿不到,我拼勁了全力,就是沒辦法突破他的防守,這就算了,進攻不行,我力拼防守,沒想到在我的嚴密防守之下,他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在我頭上取分。」

「我不甘心,可是又覺得很開心,因為說不定這個學弟真的可以幫助我實現我的夢想,但是在這個時候,我爸爸突然生病倒下,緊急送到醫院,醫生說是急性肺炎。當時我們家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爸爸到工地做工,媽媽則在家裡接手工賺些微薄的薪水,在這件事情發生的當下,雖然對我爸爸很抱歉,可是我最讓我難過的地方在於,我成為籃球員這個夢想完全的破碎了,因為我下課之後必須到外面打工,勉強彌補我父親生病後收入的缺口。」

「當我父親病好出院,我可以不用再繼續打工賺錢的時候,我已經畢業了,沒辦法成為籃球隊的一份子,在籃球場上為了自己,為了隊友,為了學校奮戰,你知道嗎,坐在觀眾席上看著光北打敗啟南的時候,我心中的感覺複雜的連我自己都分不出來有多少情緒混雜在裡面,是對能夠打敗啟南的光北感到驕傲開心呢,還是對於自己沒辦法成為球隊裡的一份子感到痛苦悔恨?說真的,到現在,我還是無法理清當時心裡的情緒。」

楊翔鷹看著王忠軍孤傲不馴的臉龐,露出了笑意,拍拍他的肩膀:「看著你,就好像看著我當年一樣,陷入了深淵之中,不過當年沒有人可以幫我,所以我只能放棄籃球,當我有經濟基礎的時候,我的身體已經因為工作跟年紀而沒辦法繼續碰籃球了,我不想要看到你步入我的後路,所以等一下到了球場,用實力證明自己,用你自己的實力,贏得我的肯定與幫助。」

「但是在這之前,我有個問題要問你,你喜不喜歡籃球?」

王忠軍看著楊翔鷹,堅定地點頭:「喜歡。」

楊翔鷹看著王忠軍閃爍著自信的雙眼,滿意地點頭:「很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賓士車緩緩停在公園圍的免費停車格裡,楊翔鷹跟王忠軍兩個人一起下了車,楊翔鷹開啟後車廂,從裡頭拿出一顆籃球,跟王忠軍兩個人肩並肩往籃球場的方向走去。

一到籃球場,王忠軍很快開始拉筋暖身,花了五分鐘的時間讓自己身體熱起來,揚翔鷹看到王忠軍已經熱身完畢,將球傳給他:「先練投一下吧。」

王忠軍脫下外套,走到距離弧頂三分線兩步距離的地方,盯著籃框,雙眼透露著鋒利的自信:「不用了,就直接開始吧。」

———我是分隔線—————

第一場比賽結束之後的第一個早晨,凌晨四點。

因為沒有上場的關係,所以李光耀並不覺得累,跟往常一樣凌晨就起床,洗臉、刷牙,先做了簡單的暖身操跟折返跑之後,就在院子的籃球場練習罰球線、罰球線兩側以及四十五度角的擦板球投籃。

「手感不錯,真的好想趕快上場比賽啊!」感受球離開手指的感覺,看著籃球以他所希望的軌跡不斷掉進籃框中間,李光耀表情顯露著興奮。

在五個位置都投進五十顆球之後,李光耀補充一些水份,到了浴室很快的沖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揹上後背包,穿上慢跑鞋,開始每天一定要進行的十公里路跑。

到達學校的時候,李光耀大剌剌享受著成為大家目光的焦點的感覺,走到廁所換上一身乾爽衣服,套上制服,離開廁所,快步走到一年五班。

因為座位跟麥克一樣位於教室的最後面,李光耀從後面走進一年五班,而桌上已經擺滿了愛心早餐,為數不少的早餐裡面還有著紙條與情書,李光耀挑出紙條與情書,全部塞進抽屜裡,將後背包放在椅子上,拿起其中一袋早餐放在麥克的桌上,笑了笑:「這小子,昨天比賽的時候這麼拼命,今天應該會睡過頭吧。」然後提著兩袋早餐,走出教室。

李光耀哼著小曲,大步走進一年七班裡面,看到他想要找的人已經來到教室,臉上露出大大的微笑,而一年七班的人一見到李光耀走了進來,眼睛直接定在他身上,每個人都停止手邊的動作,看著他毫不猶豫地走到謝娜面前,好像是看到八卦版頭條一樣,開始興奮的竊竊私語。

李光耀拉開謝娜前面座位的椅子,將早餐放在謝娜的桌上:「早。」

謝娜手上拿著國文課本,似乎正在複習的模樣,連看都沒看李光耀一眼:「拿走,我不想吃。」

李光耀看著謝娜精緻的臉孔,笑著說:「我沒有說這些是要給妳吃的啊,我從家裡跑來上學,光這些我還吃不飽呢。」

謝娜聽到李光耀是跑步上學,表情出現一絲驚訝,但是她隱藏的很好,並沒有被李光耀發現:「有什麼事嗎?」

李光耀邊吃著早餐,邊對謝娜說話:「沒事啊,我只是想要看看妳。」

李光耀直接的話語讓一年七班的學生更興奮,所有人的話題都圍著謝娜跟李光耀打轉,而身處於話題中心的兩個人,好像早已習慣成為眾人的焦點般完全不在意。

謝娜沒好氣地說:「可是我不想看到你。」

李光耀問:「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就是不想看到你。」

李光耀笑了笑,對於謝娜這傷人的話語完全不放在心上:「妳知道我們昨天比賽大勝對手嗎,90比15,厲害吧。」

謝娜依然沒有看李光耀,冷淡地說:「沒興趣。」

李光耀很快吃完第一袋早餐,拿出第二袋的早餐,拆開封袋,繼續吃起來:「雖然只是第一場比賽,球隊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但是我相信我們一定會越來越強!」

「我們星期三還有一場比賽,妳要不要過來看?」

謝娜看著書,沒有理會李光耀的邀請。

李光耀盯著謝娜:「妳應該也喜歡籃球吧?」

謝娜簡單扼要的回答:「一點也不。」

李光耀直接看著謝娜深褐色的長髮:「妳頭髮的顏色真好看。」

謝娜直接哼了一聲,當作回應。

李光耀說:「因為昨天比賽大家打的很拼,教練說今天的練習暫停,讓大家可以獲得更多的休息,所以我今天才有比較多的時間來看妳,之後可能就沒辦法了。」

謝娜滿意地點點頭:「那是一件好事,因為我並不想看到你。」

李光耀露出微笑:「妳說話好傷人,妳都這麼武裝自己嗎,跟刺蝟一樣不讓任何人靠近妳?」

謝娜瞪了李光耀一眼,後者笑嘻嘻地看著她:「關你什麼事,我們很熟嗎?麻煩你離開,我想要一個人安靜的看書。」

李光耀說:「好啊,給我一個微笑,我就走。」

謝娜敷衍式地露出笑容,李光耀搖搖頭:「我說的是真心的笑容,妳這麼漂亮,笑起來一定更美,如果可以看到妳發自內心的笑容,我會很開心。」

謝娜不耐煩的把書闔上:「你煩不煩?」謝娜用力瞪了李光耀一眼,但是看著李光耀清澈直接的雙眼,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沒有辦法直視,咬牙說:「反正你們男生都一樣!」

李光耀不明所以:「一樣什麼?」

謝娜感到煩躁,連她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煩躁的情緒出現,然後她不喜歡這種不受她控制情緒出現,這會讓她感到更煩躁:「一樣膚淺,每個男生都一樣!」

李光耀深深看了謝娜一眼,輕輕地點頭,站起身來:「原來如此,好吧,我會讓妳知道,我跟其他男生不一樣。」

拿著兩個早餐的袋子,李光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一年七班。

謝娜看著李光耀離開的背影,煩躁的心情讓她沒辦法專心讀國文課本,尤其她身邊的女同學紛紛靠了過來。

「李光耀他剛剛是不是對妳告白?」「天啊,他好高哦,而且好帥!」「妳對他有感覺嗎?」「他有約妳去哪裡嗎?」「妳如果跟他在一起,學校有一大票的男生跟女生都要心碎了。」

謝娜勉強忍住心裡的不耐煩跟怒氣,擠出了一絲微笑:「相信我,我絕對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他那種自信過剩又白目的男生我看多了,聽好了,我謝娜,絕、對、不、可、能、會、喜、歡、他!」

看著大家驚訝的反應,謝娜滿意地點點頭:「就是這樣。」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