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將球投進之後,比賽剩最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比數的差距僅僅只有2分,以每一波球權有二十四秒進攻時間來算,光北與社區隊都各擁有一波完整的組織進攻時間。

對於社區隊來說這一波進攻非常重要,兩分的領先在比賽還有五十幾秒的時間並不是保險的優勢,如果這一波進攻沒有打進,光北隊就有機會把比賽逼成平手甚至取得領先,尤其李光耀已經開啟了進攻模式,只要讓他拿到球就要有至少被他得兩分的心理準備,但是如果在這一波進攻之中順利取得兩分或者三分,將比數拉開成四分甚至是五分差,那這場比賽的勝利可以說有一半已經落入他們的口袋裡面。

社區隊的控球後衛用手勢對場邊的隊友示意,叫他們不要在這種關鍵時刻喊暫停,因為他深信在越關鍵的時刻,他們長年累月一起打球的默契跟數百場比賽堆疊下來的經驗越可以應付現在的場面。

控球後衛接住得分後衛底線的傳球,運球過半場的同時腦袋瘋狂的轉著,思考現在他們最大的優勢在哪裡,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很快就浮現在控球後衛的腦海中。

控球後衛在過半場之後就停下腳步,運著球,心裡默默數著秒數,然後在進攻時間快結束的時候加快運球的速度,邁開大步面對謝雅淑的防守。

控球後衛給了自己隊友一個眼神,四個隊友會意,很快往兩旁退開為他拉開空間,控球後衛果決地往左邊切,謝雅淑雖然猜到他切入的方向,但是控球後衛利用身材上的優勢將謝雅淑擠開,楊真毅預料到社區隊會找謝雅淑做為突破,馬上上前補防,然而控球後衛右腳猛烈一踏,身體向左跳,順勢收球,空中橫移跳投出手。

果決的切入,關鍵的出手,進!

比數95比91,四分差。

光北這邊也沒有喊出暫停,在控球後衛投進之後比賽還剩下大約四十秒的時間,李光耀拿著球很快踩到底線外傳球給魏逸凡,然後很快跑進場舉手大喊:「球!」

不過魏逸凡並沒有把球回傳給李光耀,因為社區隊早已派出兩個人虎視眈眈地守住李光耀,魏逸凡拿著球,發揮出他曾經站上甲級聯賽戰場的經驗,擠出體內所剩的體力飛速的往前場推進,雖然在三分線前就被擋了下來,不過已經足以打亂社區隊的防守節奏,並且將球交給現在場上進攻能力最強的李光耀手上。

全場的目光全集中在李光耀身上,光北三個禁區大個體力已經耗盡,沒辦法提供太多火力支援,謝雅淑上場時間雖然不如楊、魏、麥克這麼多,但是身材上的劣勢也讓她體力流失的非常嚴重,場上能夠以出色的單兵攻擊能力摧毀社區隊防守的人只有李光耀一個人。

李光耀在左側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拿著球,享受著大家的注目,成為場內場外目光焦點的感覺讓他無法克制的興奮起來,在這種關鍵的時刻拿著球,背負著隊友的信任,面對著對手戰戰兢兢的防守,讓李光耀心臟砰砰跳動,血液流速加快,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種無比自信的銳氣。

李光耀眼光瞄向站在場外看球的女生,右邊嘴角勾了起來,露出一個玩世不恭的笑意,然後在下一個瞬間運球,身體往前跨了一大步,在防守球員連忙往後退想要防住他快速切入的時候突然收球,毫不猶豫地在離三分線還有一步距離的地方出手。

李光耀投出球之後右手依然高高舉著,看著球照著他所希望的高度、角度、速度以優美的拋物線朝著籃框落下,清脆的唰一聲,悅耳的聲音讓李光耀露出自信的笑容。

三分球進!

比數95比94,一分差,比賽時間剩下二十秒,社區隊掌控球權。

比賽時間所剩不多,社區隊知道,光北隊也知道,而球權在社區隊手中,且還保有一分領先。光北隊在第四節團隊僅有三次犯規,如果要利用犯規戰術讓球賽暫停,他們要連續犯兩次規,時間上來說非常不利。

社區隊明白現在他們佔據優勢,控球後衛於是比出放慢步調的手勢,運球準備過半場,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李光耀的貼身壓迫性防守突然過來,控球後衛在慌亂間把球傳給來接應的得分後衛,楊真毅在這種關鍵時刻發揮冷靜的頭腦,跟在得分後衛後面抓準時機把球抄走,幫助光北取得這場比賽最關鍵的球權。

楊真毅把球抓好,李光耀很快來到他身邊要球,社區隊深怕李光耀拿到球,兩隻後衛已經準備好要包夾李光耀,沒想到楊真毅做了一個傳球假動作,利用李光耀吸引兩隻後衛注意之後直接往籃下衝,在場沒有人預料到楊真毅會有這樣的動作,社區隊頓時亂了手腳,禁區三名球員不分先後的要包夾楊真毅,楊真毅趁包夾未完全結合好前跳起來把球傳給從後方空手切的魏逸凡。

魏逸凡看都不看防守者,在三分線拿到球就切入籃下,在這種時刻社區隊發揮了多年來的默契,防守輪轉的極快,中鋒張開雙手往籃下一站,封住了魏逸凡的進攻路線。

魏逸凡心知自己體力耗盡,如果硬是切入籃下很有可能被擋下來,把球傳給外線的謝雅淑,控球後衛看到謝雅淑在三分線外拿到球急忙的撲過去,但是謝雅淑一接到球利用眼角餘光找到了李光耀,球在她手中只停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很快傳到李光耀手上。

這時候李光耀面前只有得分後衛一個防守者,比賽時間剩下十秒鐘,楊信哲在場外拿著碼錶開始倒數計時。

「十、九、八…」

李光耀向右切入,得分後衛往後退,用身體擋住李光耀,身體的碰撞遊走在犯規邊緣,場邊的李明正跟吳定華都沒有吹哨,認定這是合理的碰撞。

「七、六、五…」

李光耀一個跨下運球,變換切入方向,得分後衛反應不及,被李光耀擺脫。

「五、四、三…」

小前鋒從禁區衝出來要阻擋李光耀,刻意舉高雙手增加自己的氣勢,不過李光耀絲毫沒有被影響,面對著小前鋒的防守,直接收球,身體向後仰在空中撐了一下,出手的瞬間刻意加大力道拉高球的弧度。

「二…」

小前鋒奮力跳起,但是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球從手指上方朝籃框飛了過去。

「一…」

唰的一聲,球乾淨俐落的空心入網。

球進的同時場邊哨音響起:「比賽結束,球進算!」

麥克又叫又跳的跑向李光耀:「進了耶、進了耶!」興奮的表情跟動作完全拋開以往害羞跟自卑的模樣,初次嘗到贏球的喜悅讓麥克不自覺的表現出真性情的一面。

然而投進致勝球的李光耀反而沒有麥克興奮,抹去額頭上的汗水,直直朝著場外看球的女生走了過去。

「怎麼樣,我剛剛投進那顆球很帥吧。」李光耀站在謝娜面前,比比記錄台的方向:「而且我們贏了。」

謝娜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那又怎麼樣?」

李光耀說:「我們的對手是附近最強的社區籃球隊,別看他們有點年紀,裡面有很多人在高中時期可是都打過甲級聯賽,就算他們現在老了,但是靠著默契跟經驗,團隊的實力絕對還維持在很高的水準,我們能夠擊敗他們代表著我們實力已經非常強悍。」

謝娜冷淡地說:「好吧,恭喜。」

李光耀絲毫沒有被謝娜冷淡的反應打擊:「從下半場開始妳就站在這裡看我們打球,妳也喜歡籃球嗎?」

謝娜一臉嫌惡:「才不,一群男生撞來撞去就為了搶那顆球,流的滿身大汗,臭的要命,只有野蠻人才會喜歡這種運動。」

李光耀哈哈大笑:「妳這麼說好像也有點道理,不過妳也很有趣,在大太陽底下站這麼久只為了看野蠻人打球。」

謝娜皺起眉頭:「我愛站哪裡就站哪裡,你管的著嗎?」

李光耀笑:「當然管不著,妳常來這個公園嗎?」

謝娜冷哼一聲,別過頭:「關你什麼事?」

李光耀看著謝娜的雙眼:「不關我的事,不過如果妳常來這個公園,那以後我也要常來這個公園打球,這樣打完球還可以像現在這樣跟妳聊天。」

李光耀近乎直白的言語讓謝娜紅了臉,讓她「你你你…」不完,最後只留了「變態」兩個字,快步離開現場。

李光耀看著謝娜慌張的背影,露出了笑容:「什麼嘛,一開始那麼凶,原來也是會害羞的小女生。」

麥克這時候走到李光耀身邊,表情已經沒有剛剛李光耀投進最後一擊時的興奮,用告誡的語氣說:「爸爸說欺負女生是不對的。」

李光耀轉身,笑了笑:「我沒有欺負她,只是跟她培養感情而已。」

——–我是分隔線———

賽後,李明正跟吳定華將球員集中在場邊,拿著楊信哲的記錄本,看著上面的攻守數據與剛剛在場邊當裁判時觀察到的缺點跟球員做完討論之後,在社區隊眾大叔的熱情邀約之下,到了附近的平價火鍋店吃午餐。

「想吃什麼盡量點,我們請客!」社區隊中鋒拍拍胸脯,豪邁地說。

李光耀馬上大喊:「老闆,我要一份霜降牛、菲力牛跟五花豬!」

中鋒雙眼瞪大:「臭小子,你可別得寸進尺啊!」

李光耀聳聳肩,露出得意又理所當然的表情說:「我可是剛剛投進致勝球的超級球員,當然要多吃一點。」

社區隊的多位大叔紛紛笑罵:「臭小子真是夠可惡,第四節才開始認真!」「每次都被你投進這種球,真的很嘔。」「下次要規定你一場比賽的出手次數要少於五次!」「從頭領先到尾,最後卻被你投進那一顆中距離,累的要命結果還輸球,你小子最喜歡搞這套!」

李光耀大笑:「這也不能怪我,是我老爸叫我只能在第四節最後五分鐘出手,前面憋這麼久,當然要一次在最後全部爆發出來啊,不然這樣好了,下午給你們一次報仇的機會,再打一場。」

眾社區隊球員紛紛叫好,對著李明正說:「明正,就這麼說定了,下午再一場。」

李明正笑著說:「你們想打我也沒辦法阻止。」

眾大叔對著光北的球員說:「好了,你們都聽到了,現在多吃一點,吃飽一點,等一下還要再打一場!」

光北球員紛紛叫好,謝雅淑第一個舉手大喊:「我要兩份培根豬!」

楊真毅跟魏逸凡不只在場上默契好,連點的東西都一模一樣:「兩份松阪豬!」

詹傑成點了一份霜降牛跟一份培根豬,包大偉則點了一份雞肉跟五花豬,至於個性最害羞的麥克,看著菜單不知所措,李光耀直接坐到他身邊,大聲喊:「老闆,麻煩給這個大個子三份霜降牛!」

點完之後,大家開始討論剛剛的球賽。

「明正,光北成立多久了?」社區隊的人問。

李明正想了一下:「真正算起來還不到一個月吧。」

社區隊的中鋒吃了一驚:「不到一個月打成這樣,你在開玩笑吧?」但身邊的控球後衛馬上反駁:「以他們現在的陣容,打成這樣是不合格的。」中鋒提出質疑:「怎麼說?」

控球後衛指著詹傑成:「你們沒有注意到嗎,上下半場這個小傢伙的控球方式並不一樣,上半場他的表現已經非常不錯,可是下半場更誇張,已經不是控制光北的節奏而已,而是掌握了整場比賽的流向,我們整個被他耍的團團轉,如果不是他們才成立不到一個月,球員彼此的默契還沒有完全融在一起,我們今天怎麼可能只輸一分而已。」

大前鋒說點頭說:「有道理,球隊裡面有這麼一個超級控衛的存在,在進攻端確實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不過也別漏掉禁區魏逸凡跟楊真毅兩隻前鋒,他們兩個人的配合跟默契讓他們的效率達到非常驚人的程度,如果不是第四節他們累了,恐怕不用光耀接管比賽,我們就會敗下陣來。」

聽到社區隊大前鋒的稱讚,魏逸凡跟楊真毅拘謹了起來,連連說了好幾聲謝謝。

中鋒哈哈大笑:「這麼算起來我到是運氣最好的一個,在你們光北禁區大個還沒成長起來的時候討了便宜,在禁區打了他好幾球。」

坐在中鋒身邊的隊員馬上吐嘈:「你籃板球根本搶不贏他,還敢說!」

矮小陣容的球員用下巴比了比謝雅淑:「你們這些大叔得了失憶症嗎,怎麼忘記這個小女孩,你們別忘了她上場之後可也是幫助光北打出一波攻勢啊。」

謝雅淑用大姆指摸摸自己的鼻頭,模仿李小龍的經典姿勢:「除了這個之外,我還投進了好幾顆外線。」

社區隊隊員哈哈大笑,這個時候火鍋店店員將火鍋料與肉盤端了過來,在社區隊的吆喝之下,早已飢腸轆轆的眾球員們拿起桌上的筷子,豪邁地將食物丟進滾燙的鍋裡,準備享受一頓美好的午餐。

過了兩個小時,每個人都吃的非常滿足,飽的坐在座位上不想動,但是休息了半個小時之後李光耀又說起再打一場的提議,於是過沒有多久,光北跟社區隊又回到公園籃球場。

飽餐一頓之後,每個人的體力都有所回復,在下午兩點半太陽沒有那麼火辣的時候,又站到球場上開始下一輪球賽。

上半場兩隊打的難分難解,詹傑成發揮出可怕的控球水準掌控光北的節奏,幫助隊友用最輕鬆也最喜歡的方式得分,禁區的魏逸凡與楊真毅的搭配默契越來越好,兩個人合力把社區隊的禁區攪的一團亂,麥克雖然沒辦法在進攻端提供太大的貢獻,不過卻很好的鞏固好防守籃板,甚至連進攻籃板都有建樹,光是上半場就搶了五顆進攻籃板,幫助光北增加了五次進攻機會,謝雅淑在吃飽飯後表現更加亮眼,外線投射五投四中,當中還有兩顆三分球,包大偉在進攻端完全沒有任何成績,不過他努力在防守端做出貢獻,跟早上的比賽一樣緊緊黏在社區隊的控球後衛左右,造成經驗老道的社區隊控球後衛兩次失誤,在早上第四節有著搶眼表現的李光耀就算有得分機會也沒有出手,把機會讓給了隊友,因此在上半場除了兩次助攻跟撿到三顆禁區大個撥出來的籃板之外,幾乎可以說是隱形人的存在。

社區隊方面,雖然防守端對進攻已經摸索出一套方式的光北隊沒有辦法,可是光北的防守不管是補防、換防或者包夾的時機都拿捏的不是很恰當,因此社區隊靠著球快速的輪轉、不斷的掩護跑位、命中率達到六成的中距離,比分跟光北隊咬的難分難解,尤其第二節矮小的陣容一出場,還有長達五分鐘的時間領先光北隊五分以上,但是之後光北隊站穩陣腳,連連在禁區取分,加上社區隊自己發生了幾次不應該的傳球失誤,讓光北隊得以在第二節最後三分鐘拉出一波7比0的攻勢。

中場的比數,42比41,光北領先1分。

中場過後,第三節比賽一開始,光北隊漸漸將比分拉開,社區隊的劣勢在比賽後端曝露了出來,那就是年紀。

社區隊的球員平均年齡超過三十歲,在早上激烈的比賽過後,雖然中午吃飯休息了超過三個小時,可是體力恢復的不如光北年紀旺盛的小毛頭,上半場比賽還可以與光北周旋,但是下半場開始戰局風雲變色,體能的流失在攻守兩端都讓社區隊出現力不從心的情形,禁區的防守抵擋不了魏逸凡跟楊真毅的搭配,進攻上因為速度減慢,沒辦法完全甩開光北隊的防守,出手命中率下滑。

第三節結束,光北隊將比分拉開,63比53,擁有10分的領先。

第四節一開始,社區隊換上矮小陣容,起先兩分鐘追回了五分,不過接下來同樣的問題浮現出來,體力下滑嚴重,加上身高上有著絕對劣勢,讓光北隊很簡單的從禁區打到外圍,幾乎可以說將社區隊玩弄在手掌之間。

比賽結束,比分78比60,光北隊以18分的分差獲得比賽勝利,如果不是後來光北隊也用盡了體力,加上領先的分差非常巨大讓他們鬆懈下來,分差可能會更擴大。

——–我是分隔線———

下午三點,光北高中附近的某個小麵攤,一台賓士S 500在麵攤前緩緩停了下來。

一個中年男子推開後座的門,走到麵攤裡,看著掛在牆上的菜單:「一碗大乾麵跟餛飩湯。」

「好,馬上來。」顧麵攤的女人站了起來,但是家裡頭卻傳來了小孩的哭聲,只能匆匆的跟中年男子說了聲抱歉,快步走進家裡面安撫小孩。

女人走進家裡之後,一個高中生走了出來:「先生請問剛剛點了什麼?」

中年男子重覆剛剛的餐點,看著高中生以熟練的動作丟麵、煮麵,問:「高中生?」

高中生只是點點頭,不答話,中年男子又問:「光北高中?」

高中生又點點頭,中年男子看著高中生:「聽說光北隊成立了籃球隊,你知道這件事嗎?」

高中生將煮好的麵放進碗裡,加了些肉燥拌一拌之後端到中年男子身旁的桌上,然後又用很快的速度煮好餛飩湯,始終沒有回答中年男子的問題。

中年男子看著高中生緊繃的臉色:「王忠軍,對吧?」

王忠軍愣了一下,眼神帶著防備看著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拉開椅子坐下,抽出筷子:「你不知道我是誰?」

王忠軍看著中年男子,皺著眉,搖了搖頭。

中年男子站起來:「我是光北高中的家長會長,也是光北籃球隊隊員楊真毅的爸爸。」楊翔鷹從口袋裡抽出名片,這個時候女人安撫好小孩,從家裡走了出來,楊翔鷹於是將手裡的名片遞給女人。

女人看到名片上的頭銜嚇了一跳,楊翔鷹則點明來意:「我今天拜訪的身份不是翔鷹營造的負責人,而是光北高中的家長會長,有事想跟王媽媽聊一聊,請問現在方便嗎?」

女人愣愣的點頭,而家裡頭又傳來小孩的哭聲。

—————–
最近世界各個角落好像都不太平靜,希望這些不平靜都會往好的地方發展。

地球是如此的美麗,值得我們每一個地球人共同守護。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