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球星故事】Ben Wallace (六):Bad Boys II [Where Basketball Happen]

ben6

比數102比82,活塞(Detroit Pistons) 面對籃網 (New Jersey Nets),在系列賽中第四戰中足足輸了20分,比賽末段Ben Wallace目無表情的坐在場邊,內心痛苦無比。活塞上下同樣感覺糟透了,他們已經是連續兩年50勝的隊伍,作為頭號種子卻在季後賽中慘遭橫掃。

意志消沉並不代表腳步停止,總管Joe Dumars繼續尋找能讓球隊勝利的答案,這一次他嘗試從球隊的最高層著手改變。

新球季,享負盛名的Larry Brown教練來到了活塞,這是他生涯執教的第七支NBA球隊,Joe Dumars認為他是一個專業、務實而人性化的教練,深信他能為成長中的活塞帶來轉變。

Larry Brown來到活塞訓練營,完成初次訓練後對著活塞全體球員說:「我不管你們怎樣想,這就是我們將要打球的方式,如果你們想拿到冠軍,你們便要這樣做。」活塞上下對Larry Brown的執教方式感到意外,這個人嚴肅而執著細節,他不信奉依賴單一明星,堅持團隊籃球的重要,每個人都要打著正確的籃球。這樣的教條恰恰似是76人隊的反面,那正正是這位教練上一支執教的球隊。

同年選秀,活塞意外地錯過Carmelo Anthony,選擇了Darko Milicic,一個塞爾維亞的年輕中鋒,活塞期望他將來能成為禁區的重要支柱。不過當時Larry Brown的眼裡只有「現在」。

Ben Wallace依然在籃球場及健身房裡花掉大量時間鍛鍊,新賽季他如常忠實地履行他的藍領職務,他依然是活塞硬朗球風的主軸。Larry Brown認為偉大的球員能讓身邊的球員變好,Ben Wallace正正是這樣的球員,對於每個位置來說,他都有好的影響力。

新球季開始,活塞仍處於磨合階段,只打出不過不失的16勝13負成績,但隨著球員逐漸適應Larry Brown的執教方式,按著他的方式打球,著重分享球權,活塞隊的化學反應逐漸形成,迎來了一波連勝。

時間來到了二月,活塞卻迎來一陣冷風,落得了6連敗。Joe Dumars意識到,球隊還需要引進一名重要的球員。結果,他為底特律引進一個天才洋溢的「瘋子」: Rasheed Wallace。

Rasheed Wallace初到汽車城,戴著棒球帽,身上穿著堪薩斯城酋長隊的球衣,甫走進活塞隊的更衣室便與各人擊掌和擁抱,其剛烈好動的性格儘管有點格格不少,但他似乎對這裡一點都不陌生。

Ben Wallace想到當初能到華盛頓巫師(Washington Wizards)打球,或多或少是因為Rasheed Wallace的離開,他才能有機會進入NBA,現在命運把二人拉在一起,成為隊友。不過如今Ben Wallace已不再是當日的萬年後備,而是兩屆年度最佳防守球員。

Rasheed Wallace過去雖然劣跡斑斑,但能外能內的進攻,單防能力以及籃球智慧均屬優秀之列,在不到兩週的時間,他完全熟悉了Larry Brown的系統,與Ben Wallace組成了可怕的禁區組合。前鋒Tayshaun Prince於上年季後賽防守T-mac時聲名大噪,在這一季他也憑著其單防能力已在球隊站穩陣腳,專門負責看守對方的球星。加上後場Richard Hamilton與Chauncey Billups的組合,Joe Dumars心目中的最理想陣容終於達成。

第二代的「Bad Boys」也就此誕生。

活塞開始暴走,迎來了一波連勝,甚至數次把對手的分數限制在可憐的70分以下。這支以硬朗防守的活塞讓人想起了80年代球隊的風光時期。Ben Wallace在這個賽季同樣出色,場均12.4籃板及3個封阻,得分也提升至9.5分,是其當時他的職業新高。活塞最終以54勝28負的成績,作為東岸第三種子打進季後賽。在最後的24場常規賽中,活塞贏了21場,全隊上下氣勢如虹,自信能摧毀一切。

密爾沃基公鹿(Milwaukee Bucks) 成為了他們的獵物,季後賽第一場,活塞以平球隊紀錄的14次抄截教訓了對手,最後以26分大勝對手。第二場Michael Redd以遠投為公鹿扳回一城,但其後無以為繼,活塞最終直落三場讓公鹿打道回府。

第二輪,活塞遇到了老對手:新澤西籃網

更衣室內,電視播放著籃網隊的比賽片段,Ben Wallace望著電視機,想起了被橫掃的痛苦,如今腦裡只有兩個字:復仇
——待續——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