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二節一開始,在李明正的示意之下,第一節的先發球員除了內線的麥克、魏逸凡、楊真毅繼續留在場上之外,李光耀跟詹傑成的後場組合下場休息,換上謝雅淑與包大偉。

在社區隊方面,第一節上場球員全部下場休息,陣容大洗牌,換上了矮小的陣容,最高的中鋒才一百八十初公分,跟麥克比起來差了整整一顆頭,最矮的控球後衛甚至連一百七十公分都不到,而且除了身高之外,年齡也年輕許多,跟剛剛平均四十比起來,現在的陣容平均年齡大約少了十歲。

因為第一節一開始是光北隊控制球權,所以第二節球賽第一波進攻球權由社區隊掌控。

控球後衛在後場接到隊友的底線發球,快步運球過半場,看都沒看防守自己的包大偉一眼,肩膀壓低,直接往禁區切入,包大偉沒有想到控衛竟然一過半場就自己發動攻勢,完全沒有做好防守的準備,一晃眼就被突破防守。

坐鎮禁區的魏逸凡看社區隊的矮小陣容,知道第二節社區隊主打的進攻方式就是快,經驗最豐富的他反應也最快,包大偉一被過馬上上前補防,不過還是慢了一步,矮小的控衛從一開始就沒有一路殺到禁區的打算,過了包大偉之後馬上收球,在罰球線做一個騎馬射箭式的拋投,打板得分。

比數23比12,差距來到兩位數的11分。

光北被打一個措手不及,第二節一開始還不到十秒鐘就被得分,氣勢上馬上矮了社區隊一截,這時候謝雅淑拍拍手:「沒關係,下一球打回來,我們有身高優勢,不用急!」

謝雅淑運著球,慢慢過半場,心裡想臭老頭,別囂張,等一下就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謝雅淑在三分線外兩步的距離運著球,對著內線的楊真毅眨了眨眼睛,楊真毅會意,上前幫謝雅淑單擋掩護,有了楊真毅的掩護,謝雅淑運一次球,跨兩大步,收球,直接在三分線外出手。

球在空中劃過美妙的拋物線,精準地在籃框中心掉落,跟籃網摩擦激出清脆的唰聲。

比數23比15,直接把差距拉回到8分。

可是光北還來不及高興,社區隊很快打回一波快攻,三次傳球之後就穩穩地上籃得手,比數25比15,差距回到雙位數的10分。

場外的李光耀看著隊友對社區隊的快節奏打法完全沒輒,對詹傑成笑說:「這幾個大叔很多都是當年差一點就可以進到職業聯盟的球員,就算速度跟的上,但是處理球的方式跟經驗差太多了,麥克雖然籃板球鞏固的不錯,也越來越來知道該怎麼打球,但對於這些大叔來說,他的防守還是太嫩了。」

「只不過現在的光北,卻不會輸給這些大叔。」李光耀話才說完,光北馬上回敬一波攻勢,謝雅淑剛運過半場,把球交給位在左側三分線的魏逸凡,魏逸凡一拿到球就堅決地往籃下切,吸引到另外一人的包夾後,在人縫中傳球給楊真毅,楊真毅做一個假晃,想要騙過來補防的人犯規,但是社區隊的球員太有經驗,沒有被楊真毅的假動作騙起來,只不過這並沒有阻止楊真毅的籃下打板取分。

社區隊底線發球,兩個前鋒已經跑到前場打算來一次快攻,不過已經有前車之鑑,楊真毅、魏逸凡跟謝雅淑及時回防,沒有讓社區隊有輕鬆快攻上籃的機會。

社區隊控衛見沒有快攻的機會,索性慢下腳步,慢條斯理地把球帶過半場,把球傳給得分後衛。

得分後衛一接到球,面對包大偉的防守直接往籃下切,包大偉不想再被過,伸手拉了得分後衛的手,這個動作被場邊的李明正看的一清二楚,響亮地嗶一聲,而得分後衛一聽到哨聲,馬上收球,用歪七扭八的姿勢將球投出去,球雖然彈框而出,但李明正認為這是投籃動作,給了得分後衛兩次罰球的機會。

「光北12號,拉手犯規,罰兩球!」

趁著社區隊得分後衛罰球,李光耀對詹傑成說:「這些叔叔打球都很聰明,知道現在場中最強的是楊真毅跟魏逸凡,加上麥克實在太高,禁區不好打,狂攻包大偉這一點,已經成功在包大偉面前取分跟製造犯規。」

在李光耀跟詹傑成說話的時候,社區隊的得分後衛節奏很快地罰進兩球。

「只不過在我們光北,也有同樣聰明的人。」李光耀指著場上控球的謝雅淑。

謝雅淑過了半場,馬上利用魏逸凡上來三分線的單擋掩護往禁區切,在社區隊的協防還沒過來時地板傳球給楊真毅,楊真毅拿到球見禁區太擁擠,退了一步做後仰跳投,社區隊中鋒連忙撲了過去,沒想到這只是楊真毅的假動作,楊真毅在空中把球傳給空手切入禁區的魏逸凡,讓後者輕鬆上籃取得兩分。

光北順利得分之後,李光耀對詹傑成說:「你是我這輩子見過傳球最犀利的控球後衛,沒有之一,撇除防守跟體能上的缺點來說,你絕對有希望成為高中最強的控衛,可是你最多只能幫助光北變強,但是沒辦法到最強。」

「什麼?」李光耀突如其來的言語,讓詹傑成眉頭皺在一起,變成一個川字。

李光耀笑笑:「上次在場邊看到你替補上陣,對抗東台的表現,讓我高興的不得了,竟然有這麼強的控衛當我的隊友,你絕對想不到我當時有多興奮,不過上次跟你同時上場的時間太短,這個星期主要練習的項目又沒辦法讓我看出你真正的實力,所以我剛剛在場下一直觀察你控球的方式,依然讓人驚嘆,可是我也看出你並沒有把光北現在的實力全部串連在一起,發揮最強的戰力。」

「你注意看謝雅淑控球的方式,你認為她傳球有比你精準,控球有比你更犀利嗎?沒有,可是你看現在比數,29比21,分數咬在雙位數以內,而且場上還有包大偉這個一直被大叔們打點的存在,為什麼謝雅淑做的到?」李光耀手指著謝雅淑,後者走向麥克,把麥克辛苦搶下的防守籃板拿到自己手上

「好,打一波!」謝雅淑把籃球抱在胸前,躲過控球後衛欲抄球的右手,往左切,幾個大步就過了半場,然後把球高吊給麥克,麥克背對籃框接到球,因為跟社區隊中鋒身高上有至少十公分的差距,直接往右轉身做一個小勾射,球在籃框上轉了好幾圈,最後仍是滴溜溜地滾進籃框裡。

「看懂了嗎,你跟謝雅淑的差別?」李光耀問。

詹傑成依然緊皺著眉頭,心中頗不以為然,在他看來,謝雅淑的打法很無聊,傳球很單調,也沒有任何激情,完全炒熱不起氣氛,這樣打一點氣勢都沒有,李光耀是瘋了不成,竟然覺得謝雅淑比他厲害?

李光耀的實力很強沒有錯,但是關於傳球這項技藝,詹傑成有著不容許任何人質疑的倔強。

李光耀似乎讀出詹傑成心裡的話:「別誤會,我不是在說你比不上謝雅淑,就控球這一塊,我認為沒有人比的上你,可是你在乎的是你傳的球,而謝雅淑在乎的是傳球給誰。這兩者的差別就在於,不管誰接到你的球都可以輕鬆得分,而謝雅淑則重視接球的人的打法跟特性,利用我們本身的優勢取分,所以第二節到目前為止,除了她自己投進的那顆三分線之外,她始終把球塞到籃下去,因為我們現在有身高優勢。」

李光耀拍拍詹傑成的手:「我不是說你控球的方式不好,其實很好,好的讓人驚豔,可是在展現自己驚人的傳球手段之餘,你也要讓你的隊友發揮自己的實力,你看,魏逸凡跟楊真毅面對這些大叔還不是照樣取分,還有麥克,才接觸籃球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剛剛就可以使出轉身小勾射了,更別說是我這個天才得分王。我們光北是個球隊,而且是個很強的球隊,控球後衛的工作除了傳出漂亮的助攻之外,更重要的是把光北最強的一面透過你的穿針引線整個爆發出來,能夠傳出助攻的控衛是好的控衛,但是能夠把整支球隊串連在一起的控衛,才是最頂級的控衛,我相信你的才華絕對是頂級控衛的等級,可是你現在還沒將你的能量完全散發出來。」

看著李光耀那雙純淨又熾烈的眼神,詹傑成這樣回應:「打籃球,我可以一場比賽零出手,但是我無法忍受零助攻,我要證明助攻才是贏球的基礎,助攻的本質就是讓隊友用最簡單最舒服的方式得分,所以你說的我當然做的到,但是你呢,剛剛口口聲聲說天才得分王的你,在這場比賽裡卻一次出手都沒有,這樣要我怎麼知道你最喜歡的出手地點跟出手方式?」

李光耀嘴角勾起下弦月般的笑容,接受詹傑成的挑戰:「第四節的最後五分鐘,我會讓你知道,我是你們這些控球後衛最想要傳球的對象。」

——我是分隔線———

第二節比賽結束,社區隊的進攻在中後段出現當機的情況,被光北打出了一波5比0的小高潮,不過在喊暫停之後很快穩下來,分數始終保持著領先的優勢,光北隊方面,靠著身高優勢幾次強打禁區,加上謝雅淑外線埋伏,雖然因為擋不下社區隊的快速節奏,每個人因此多少賠上幾次犯規,但是比數卻拉近到5分,第二節比賽結束,40比35。

中場休息十分鐘,在這個寶貴的休息時間,李明正除了對球員下達第三節上場的人選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指示,給與球員相當高的自主性。

「你們看那一群大叔,已經沒力氣了,現在只差5分,我們一開局就直接把比分壓過去!」謝雅淑用力拍手,鼓舞大家:「麥克,你籃板球搶的很好,完全沒有給大叔隊搶進攻籃板的機會,幹的好!」

被當面稱讚,麥克喜悅溢於言表,害羞地微微低下頭,小聲說:「謝謝。」

「魏逸凡、楊真毅,你們兩個人的搭配很有默契,剛剛把大叔他們禁區攪的一團亂,下半場繼續這樣表現!」

魏毅凡跟楊真毅喝著水,微微點頭。

「詹傑成,控球這方面你比我強多了,等一下上場球隊就交給你了!」

詹傑成眼神複雜的看著李光耀一眼,然後對謝雅淑點頭。

短短十分鐘的時間,在謝雅淑帶頭討論戰術及喝水擦汗之下,很快就結束了。尖銳的哨音從吳定華的哨子中響起,雙手示意兩方球員上場。

第三節比賽一開始,第一波主導權由光北掌控,接到謝雅淑底線傳球的詹傑成,深深看了場邊的李光耀一眼,然後將專注力放在球場。

詹傑成小跑步的把球帶到前場,在右側三分線徘徊,眼神看著在底線的魏逸凡,抬了抬下巴,魏逸凡會意,馬上在底線將防守球員死死卡在自己身體後面,伸出左手要球,社區隊中鋒一見到魏逸凡有所動作,馬上過去協防,而就在這個瞬間,詹傑成眼睛雖然一樣看著魏逸凡,但是球忽然就從他手上快速的朝著籃框的方向飛過去,當社區隊中鋒意識到詹傑成意圖,轉身要回去防守麥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詹傑成這球傳的又急又高又快,麥克擔心接不到球,膝蓋一彎,奮力往上一跳,在空中接到球,發現接到球的位置高於籃框,想起了在電視上看到NBA的空中接力灌籃,心裡也沒多想,直覺就把球往籃框裡塞。

〝砰──〞,一聲大響傳來,整個籃球架晃了晃,麥克這個灌籃讓大家心裡出現轟炸的感覺,擔心地看著籃框,以為麥克這一灌會直接把籃框整個扯下來。

麥克放開抓住籃框的雙手,雙腳重新落在球場上,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剛剛那一灌雖然一樣只有兩分的價值,但是在他心中卻開啟了一道門,而那道門的後頭是一片無雲的晴空,彷彿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觸碰。

「麥克,發什麼呆,回防了!」在麥克沉入在自己思緒裡的時候,謝雅淑的叫喊聲把他拉回現實,麥克這才連忙邁開腳步,跑回後場防守,而回到後場的時候,謝雅淑直接對他豎起了大拇指:「好球,帥呆了!」

詹傑成沒有多說什麼,不過手指著麥克,給了麥克一個很滿意的表情,在底線的魏逸凡跟楊真毅兩人伸出手,跟麥克擊掌。

這一個灌籃跟隊友的舉動,讓麥克自信心萌芽,踏出了名為畏縮的黑暗角落的第一步。

光北的氣勢在麥克這一灌下完全被帶上來,不過社區隊打過的球賽不計其數,經驗值高出光北太多,所以節奏並沒有因為麥克的灌籃就被打亂掉,反而延續第一節順暢的傳導,得分後衛利用中鋒的掩護順利中距離得手,要到兩分。

光北第二波進攻球權依然是交給詹傑成,這次社區隊內線的防守因為麥克的關係緊繃許多,不讓光北的內線有輕易接球的機會,不過當社區隊把注意力放在內線的時候,詹傑成突然在三分線外拔起來,直接出手。

這個突然的三分出手,不管是光北的隊友或者社區隊的大叔都完全沒有預料到,頓時間禁區擠成一團,每個人都卡位準備搶籃板,不過隨著球應聲破網,擁擠的禁區馬上散開。

光北球員在球進之後很快回防,對著投進三分球的詹傑成用手勢、眼神跟點頭表示投的漂亮。

場外,楊翔鷹揚起了右邊的眉毛,對葉育誠說:「你們光北撿到了一塊寶。」

然而葉育誠卻搖搖頭:「楊會長你錯了,在我看來,每一個光北球員都是寶,只是有些已經散發出迷人的光彩,有些則還需要時間的打磨。」

楊翔鷹露出微笑,拍拍葉育誠的肩榜:「葉校長,說的真好。看著他們,不禁讓我想起以前為了一顆籃球滿場飛奔的時候,如果時光可以重來,我一定會不計代價加入光北籃球隊,跟你們共同享受擊敗啟南的榮耀。」

楊翔鷹瞄了手上的錶:「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先失陪了。你之前請我幫忙的事我會處理好,李院長,走了。」

院長舉手示意:「楊會長慢走。」

葉育誠真誠地對楊翔鷹說:「謝謝。」

場內,在詹傑成投進三分球之後,光北的氣勢再度大漲,連帶著防守也更加積極,社區隊在光北緊迫的防守之下首次出現了失誤,傳球被詹傑成抄走。詹傑成把球撥走,還沒完全掌握好球的情況下,楊真毅跟魏逸凡已經像兩支箭頭一樣往前場飛奔,詹傑成甚至也沒有把球抓下來,直接由下往上用力一拍,球高高飛起,最後被楊真毅接到,傳給魏逸凡做一個簡單的兩步上籃取分。

第三節比賽開始不到兩分鐘,比數戰成平手,42比42。

場上光北球員氣勢大盛,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歡喜自信的表情,整個球隊不管是精神或者是球技完全連結在一起,在這一刻,光北真正的成為了一個團隊,場外的李光耀也因為隊友的好表現忍不住站起來喝彩。

除了包大偉之外。

包大偉垂頭喪氣的坐在場邊,臉色沉重又沮喪,因為第二節整整十分鐘,他完全沒有為球隊帶來任何貢獻,甚至在防守上賠上了四次犯規,而且這四次犯規當中有兩次讓對方站上罰球線,並且拿到四分。

球隊裡面的廢物。

包大偉心中無法克制地一直出現這一句話,自責與自我懷疑摧毀蠶食著他的內心,讓他冒出退出籃球隊的念頭。

只不過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他肩膀上的手,讓這個念頭出現的快消失的也快。

「怎麼了,只是因為0分0助攻0籃板,就想放棄了嗎?」李光耀坐在包大偉身旁,右手攬著他的肩膀:「抬起你的頭,看著比數,現在是42比42,我們並沒有落後,你幹嘛自責?」

包大偉抬起頭,看著隊友們在場上努力防守的模樣,絲毫沒有因為自己靡爛的表現而有任何影響,一方面放下心,一方面更是失落,因為這代表著他在光北是個可有可無的球員。

李光耀似乎有著讀心術,完全看穿包大偉心裡的想法:「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沒有存在感,覺得自己對於球隊來說可有可無。」包大偉轉頭看了李光耀一眼,沒有說任何一句話,隨及又把頭垂下來。

李光耀繼續說:「如果你這麼想的話,你就錯了,如果你真的是一個毫無用處的球員的話,總教練跟我爸絕對不會把你選進球隊,你的態度跟努力我們都有看到,球技雖然很明顯落後,但是球技可以鍛鍊,而且要幫助球隊,現在我們在場外也幫的到。」

包大偉一臉疑惑。

「你看,在場上的隊友那麼辛苦的打球,如果我們在他們下場的時候主動遞水,讓他們省一點力氣,說不定他們就因為這一點點的力氣多投進一顆球,如果我們在場外大聲加油,增加他們的氣勢,讓對手感受到壓力,說不定就可以打出一波贏得球賽的攻勢,數據上沒有任何貢獻,不代表你沒有用處,我今天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得分過,但是這場比賽我還沒有讓對手在我面前得過任何分數,麥克今天也才不過得了四分,但是他做好了他唯一能做的工作,就是搶籃板,你一定也有你能做到的事,進攻不行那就拼防守,防守不行就在場下為隊友大聲加油,沒有所謂沒有用處,籃球場上,除了得分、籃板、助攻、抄截這些東西之外,還有其他東西可以幫助球隊贏球,而且,一定有除了你之外,我們都做不到的東西存在。」

說話的時候,光北遭遇一陣亂流,社區隊回敬光北一波5比0的攻勢,好不容易平手的局面再次被社區隊拉開,場上的謝雅淑對李光耀示意,李光耀點頭,站起來,比出手勢:「光北隊請求暫停!」

喊出暫停的同時,謝雅淑對社區隊拿球的小前鋒犯規,哨聲頓時響起。

「光北12號,拉手犯規!光北暫停!」

兩隊回到休息區,謝雅淑喘著大氣,體力消耗許多的她,指著包大偉:「包大偉,等一下換你上,我休息一下。」

—————–
一直以來,我都非常感謝極力誌願意給我機會,讓我在極力誌更新小說,也因為如此,我非常擔心我會砸了極力誌的招牌,在文末之後的言語有些拘束與拘謹,經過我幾天深深思量過後,我覺得這實在太不符合我的作風了。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會用跟大家聊天的方式,在文末跟大家述說一些可能重要,可能不重要的事情。

今天要跟大家談的事,就是夢想。

我之前可能有談過,可能沒有,如果有的話,大家就直接忽略吧XD,如果沒有的話,就當作是跟一個陌生人聊天,把它看完。

我這一生中,除了家裡比較富裕一點之外,就跟大部份的台灣男生沒有兩樣,上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大學,大學畢業後入伍當兵,當兵結束後出社會工作。

出社會工作的時候,我告訴自己,一定要闖出一番大事業,不管自己從事什麼工作,都一定要爬到那個行業的頂峰。

這個念頭,一個月後就碎了,因為求職不易,就當我進到某一個相機大廠工作,穿著西裝筆挺當起銷售員之後,大約隔了三個月之後,我覺得非常、非常、非常的茫然,因為這跟我想做的事情沒有任何相關性。

後來,我問我自己,我到底想要做什麼,很快的,我得出答案,那就是我想要當小說家。

不管在哪一個國家,小說家都是一個很可能會餓死的職業,尤其台灣的出版業又不斷的衰退,小說家這個夢想最後很有可能只是空想,可是我就是想要放手一搏。

因此,在工作半年之後,我辭職,在租屋處附近的義大利麵店找到工讀生的工作,就這樣領著政府規定的最低薪資,連房租也付不起的情況下,埋頭寫作。

那段時間其實過的蠻苦的,因為很窮,賺到的錢連房租都付不起,若不是之前工作有存一點小錢,可能要兼第二份差才能夠付房租。

儘管如此,我心靈上卻很開心,因為我真的是在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不是隨波逐流。

當然,當我跟別人說出這個夢想之後,有人直接對我說:「認清現實,在台灣當小說家只會餓死。」

這種說法,大部份來自長輩,可是很抱歉,我就是那種別人越要阻擋我,越是告訴我什麼事不能去做,我就會偏偏去做給他們看的人,我的骨子裡是個極端叛逆的人。

是,真的只有極少數的人可以靠著寫小說生活,可是既然有人做的到,為什麼我做不到?

我對自己有信心,也對自己的小說有信心,我認為我一定可以,所以我拼命地寫,之前最高紀錄,一個月寫了將近二十萬個字。

除了寫小說之外,我也一直在思考該怎麼把我的小說推出去,於是我寫信給了很多與籃球有相關的粉絲專頁,當然,大部份都是已讀不回,只有極力誌願意給我機會,讓我能夠在這裡寫這些話讓你們看。

直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沒有靠著寫小說賺到一毛錢,可是我從文字找到我的價值跟人生的意義,我想要用文字做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我相信現在吃的苦在未來某天會變成甜的,所以我始終堅持下去,我想,如果我今天只是隨便找一份可以吃的飽的工作,我一定沒有這樣的毅力,一定遇到困難挫折就想辭職,一定每天打卡上班後就等下班,對生命沒有任何熱情,只想得過且過。

或許成為小說家很難,可是我相信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有心,肯努力,不放棄,戲棚站久了,有一天場子就是我的了。

我是如此深信著。

共勉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