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六,早上七點,李光耀跟麥克一起來到位於公園裡的籃球場,打算在八點的練習賽開始之前先暖身、進行自主練習。本來李光耀以為早上七點過來占場地已經夠早了,沒想到籃球場上竟然已經有人在打球,當李光耀失望地正準備走到另外一個兩邊籃框都歪掉的球場時,發現球場上的人停下動作,看著他,並且對著他揮手。

李光耀驚喜地舉起雙手,猛烈地揮舞:「哇塞,你們這麼早啊,我還以為球場被占走了,嚇我一跳!」

「我們還不算早,謝雅淑說她還沒六點半就到了。」魏逸凡伸起大姆指,往後比了比對面球場的方向,謝雅淑正在跟詹傑成一起練習三分球。

「你們現在在練什麼?」李光耀很快跟麥克一起走進球場,將身上的後背包跟球袋放在籃球架底下。

「我們在做包夾防守的練習,一個人運球,兩個人包夾,運球方要突破兩個人的包夾防守得分,如果球被抄走,則由抄到球的那個人掌握球權,接著進攻,進球不論是三分球或兩分球都只算一分。」魏逸凡用簡單易懂的方法解釋給李光耀聽。

「嗯,感覺蠻有趣的,現在比數多少?」李光耀臉上露出興奮的光芒,顯然這種練習方式很對他的胃口。

「我四分,真毅三分,大偉零分。」魏逸凡說。

「好,等一下我也要打,誰拿到十分誰就贏,贏的下場換我。」李光耀沒有問場上三個人的意見,直接多加了一條規則。

魏逸凡微微皺起眉頭,在這種情況之下通常都是換下得分最少的人,但是魏逸凡很快想到這是李光耀要讓包大偉有更多練習的機會,所以點了頭:「好。」

場上三個人繼續打球,李光耀則在場邊跟麥克一起拉筋做暖身。

「我喜歡這種感覺。」李光耀躺在地上,雙手枕著頭,麥克抬起李光耀的右腳替他拉筋。

「什麼感覺?」麥克疑惑地問。

「每個人樂在籃球之中的感覺。你知道嗎麥克,在東台國中打球的時候,比賽的前一天大家會約好在賽前一個小時到球場,而在光北,不用我約,大家甚至都比我還早到球場練習,哈哈哈,這種感覺真棒,雖然比起我當時帶領的東台國中,光北這支球隊沒有那麼成熟,但是光北整體球員的天賦與潛力卻要高出很多,而且每一個厲害的球員,除了自我要求之外一定還具有某種特質。」李光耀露出興奮的表情:「你知道是哪種特質嗎?」

「不知道。」麥克把李光耀的右腳放下來,換拉左腳的筋。

「就是好勝心,所有的隊友,除了你之外都有相當的好勝心,每個都死不服輸,而且都不想輸給我,所以我跑步上下學,其他人也跟著我一起跑步上下學,我提早練球,大家也都提早練球。」李光耀自信滿滿地說:「他們真的是一群很有趣的隊友,不過很可惜,我會讓他們知道就算是這樣,他們依然沒辦法追上我。」

拉完筋之後,李光耀跟麥克兩個人繞著兩座兩球場跑步,在跑到第十五圈的時候,魏逸凡三人的包夾防守練習也告一段落,先得十分的是魏逸凡,畢竟有著甲級聯賽的經驗,在包夾中處理球的方式比起楊真毅跟包大偉明顯出色很多,而除了魏逸凡之外,楊真毅得到了八分,雖然身體素質比不上魏逸凡,之前也沒有在甲級球隊訓練過,但是楊真毅從不硬打,運用頭腦專打包大偉這一點,不與魏逸凡硬碰硬,因此得分效率也很高,至於包大偉,在各方面的實力來說,不管是進攻或是防守他都是在球隊中最弱的,面對魏逸凡跟楊真毅,除了連一分都拿不到之外,防守也像是紙糊的一樣。

李光耀走上場,拿著球,站在罰球線洗了一次球之後,楊真毅跟包大偉很快包夾上來,李光耀向後運球拉開一些距離,往包大偉的左邊切過去,包大偉很快往後退,而楊真毅怕包大偉會被李光耀輕鬆突破防守,從包大偉身後繞到底線,想要在禁區擋下李光耀。

李光耀切到四十五度角的時候發現楊真毅的意圖,加上包大偉也跟了上來,如果硬要切到禁區的話可能會被擋下來,直接收球做一個後仰跳投,不過力道過大,擦板的角度拉的太高,球彈框而出。

「可惡!」李光耀用力拍了一下手,那一球楊真毅跟包大偉都沒想到他會跳投,所以兩個人都沒跳起來封阻,可是自己卻錯失了可以輕鬆得分的機會。

包大偉搶到籃板球,馬上繞到三分線外面,但楊真毅跟李光耀很快包夾上來,包大偉一慌,收球,卻反而失去擺脫防守的機會,最後只能勉強做出後仰跳投,不過球直接落在籃板上,連籃框都沒碰到。

楊真毅眼明手快的搶到籃板球,但是球沒有在他手上停留太久的時間,一不小心就被李光耀抄走,李光耀隨後用一個轉身跟變向換手運球擺脫楊真毅跟包大偉的防守,左手上籃得手。

「先馳得點,一比零比零。」李光耀撿起球,看著楊真毅跟包大偉:「現在球權該給誰?」

楊真毅說:「得分者保有進攻球權。」

李光耀拿著球走到罰球線上:「那你們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楊真毅問:「什麼心理準備?」

李光耀露出自信地笑容:「十比零比零的心理準備。」

楊真毅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對於李光耀的防守明顯更嚴密且凶狠,幾次抄球的動作都遊走在犯規邊緣,然而李光耀臉上表情更顯得興奮,而且在楊真毅還有包大偉面前得到第二分。

「二比零比零。」球投出的剎那,李光耀就直接瀟灑的走到罰球線等待,而球也應聲破網。

極端的狂傲,但是李光耀的實力,配的上這種狂傲!

尤其當李光耀下一球又在兩個人的防守下上籃成功之後,這股狂傲完全外放出來,不過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因為當李光耀持球,打算取得第四分的時候,李明正還有吳定華跟幾個中年男子一起走來球場。

吳定華走到籃球場中間,大聲喊:「集合!」

所有的光北球員很快停止手邊的動作,馬上到吳定華面前站好,吳定華擺出威嚴的表情,說:「這些是答應跟我們練習賽的叔叔伯伯們,問好!」

因為沒有事先排練,所以七個光北球員極沒有默契地喊著:「叔叔好!」「伯伯好!」「你們好!」

年紀已經足以當這些球員爸爸的中年男子們用充滿朝氣的聲音回打招呼,李明正接著介紹這些中年男人的來歷:「現在站在你們面前的是附近最有名的社區籃球隊隊員,等一下練習賽的時候要多跟這些籃球界的前輩學習!」

光北籃球隊齊聲回答:「是!」

這時一個楊信哲匆匆忙忙地跑進籃球場,背上有著一個大袋子,氣喘吁吁地將袋子放在地上:「對不起我來遲了,這些是我昨天晚上拿到的球衣。」

楊信哲將所有用塑膠套包好的球衣拿出來,將這些球衣交給屬於它們的球員手中。

拿著跟校徽一樣藍色為底白色為輔的球衣,每個球員心中都燃起了一股熱血,而手中的球衣也變的沉重,因為在他們手中的球衣,多了一份名為責任的重量。

「這場練習賽規則跟正式比賽一樣,裁判將由我跟總教練擔任,計分則是由楊助教負責,二十分鐘後比賽開始,有任何問題嗎?」李明正完全不拖泥帶水,很快把來這裡的目的帶出來。

兩邊的球員都搖搖頭,李明正點點頭:「好,那二十分鐘後聽我哨聲。」

光北隊跟社區籃球隊各自開始暖身,因為光北球員提前到了球場,早就做好拉筋伸展的暖身動作,換上嶄新的球衣之後直接開始中距離跳投與跑位上籃練習,而社區籃球隊隊員因為才剛到達球場,加上自己知道上了年紀,進行籃球這種激烈運動比起以前更容易受傷,一個個你幫我我幫你地很確實做好拉筋及暖身的動作。

社區籃球隊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暖身,再花十分鐘的時間做一些簡單的投籃練習,在李明正吹響哨音之後,首先討論先發跟替補陣容,取得共識後立刻走到中場準備跳球。

光北派上早已預定好的先發陣容,24號李光耀,32號魏逸凡,33號楊真毅,55號張傑成,91號李麥克。

在兩邊準備執行跳球的時候,遠方走來三個人影,分別是麥克的爸爸,前任孤兒院院長李雲翔,還有光北高中校長葉育誠,跟光北高中的家長會會長,翔鷹營造公司董事長,33號楊真毅的父親,楊翔鷹。

三個人的出現並沒有影響球賽的進行,李明正站在場中央,右手托著球,在吹響哨音的瞬間將球高高拋起,因為身體素質跟年紀的關係,社區籃球隊3號中鋒連跳都沒有跳,直接讓麥克把球往後撥。

詹傑成在後場一拿到球,看都沒看就馬上把球往前場傳,本來社區籃球隊的球員慢慢的往回走準備擺出防守陣式,一看到詹傑成的傳球,覺得不對,加快腳步,但是已經太遲,魏逸凡就跟藍色閃電一樣追到球,跨大步直接上籃得分。

「年輕真好,跑的快又有衝勁。」比賽開始不到五秒就被得分的社區籃球隊完全不在意被取得領先,25號控球後衛慢慢把球帶到前場,看著光北的二三區域聯防,左手運球,右手比了三的手勢。

看到控球後衛的指示之後,其他四名隊員馬上動了起來,中鋒上前來到罰球線的位置,控球後衛傳高吊球給中鋒,讓中鋒做策應傳球的處理。

控球後衛傳球之後馬上繞到右邊底角埋伏,45號得分後衛也在36號大前鋒的掩護下跑到左邊底角,見到小隻的兩名後衛都跑到底角後,中鋒把球傳給大前鋒,轉身往籃下走,跑到籃框附近,將對位防守的麥克卡在身後,伸手要球,楊真毅怕麥克被打點甚至賠上犯規,趁球還沒交到中鋒手上直接協防過去,卻因此沒注意到左邊底角的得分後衛空手切。

大前鋒一個簡單的地板傳球給得分後衛,楊真毅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一個簡單的走後門戰術,得分後衛輕鬆上籃打板取分。

比數2比2。

楊真毅拍拍胸口,對隊友表示是自己的錯:「抱歉。」

楊真毅拿著球走到底線外,傳球給詹傑成。

詹傑成接到球,緩慢地把球運過前場,看著防守自己的社區籃球隊隊員,身體一沉,壓低重心直接往右邊切,突破防守球員之後沒有繼續往籃下切,運球的右手一甩,把球傳給外圍的李光耀,李光耀雙手穩穩接到球,但是場上進攻能力最強的他沒有持球單打,而是利用高吊傳球把球傳給麥克。

麥克跳起來接球,落地之後在心中默唸:「在禁區拿到球,不能把球放在腰部以下的位置,否則容易被手快的後衛抄到球,保護好球,利用中鋒在球場上的中心位置,看左右兩邊的隊友是不是有跑出空檔或者是走後門之類的輕鬆得分機會,如果隊友沒有機會,那就要思考自己的進攻優勢在哪裡,是速度比較快,可以直接切入取分,還是身高比防守球員高,利用身高優勢高舉高打,又或者是突然拔起來跳投。」

正當麥克決定利用自己跟對方中鋒球員身高上接近十公分的差距強打禁區時,手上的球被對方小前鋒抄走,不過因為李光耀跟詹傑成及時回防,沒有讓社區籃球隊順利完成快攻。

在場邊看球的校長葉育誠搖頭失笑:「麥克真是的,怎麼把心裡想的話全部唸出來了。」

在葉育誠旁邊的院長連忙解釋:「麥克從小就是這樣,緊張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小聲唸出心裡想的事情。」

葉育誠語氣裡沒有一點責怪:「我了解,麥克也是為了有好表現,至少不要拖累到隊友,加上打籃球的時間不算太久,所以在場上才會這麼緊張。」

站在校長旁邊的楊翔鷹嘴上笑了笑,沒有表達意見,眼睛看著自己兒子楊真毅的表現。

場上的四個光北球員對於麥克的失誤沒有多說什麼,可是麥克一臉緊張,長期被欺負排擠下來,造成麥克只要一做錯事就會變的特別敏感,因為在他內心底層有一個聲音不斷對他說,絕對不能犯錯,如果犯錯你身邊的人一定會責罵你、嘲笑你、諷刺你、欺負你、排擠你。

這個聲音隨著遇到李光耀之後慢慢消失,在球隊練習時也因為跟隊友漸漸熟悉而鮮少出現,但是現在是跟一群不認識的人打球,讓這個聲音找到機會,又開始攻擊麥克脆弱的心靈。

場邊,光北休息區卻有一個聲音直接把麥克內心的聲音壓過去:「麥克,別在意,加油,守下這一球!」麥克往場外一看,謝雅淑正對著他比出大姆指。

不過麥克在這一波防守沒有彌補的機會,社區籃球隊靠著球快速的傳導跟單擋掩護在外線找到機會,中距離兩分得手,比數來到4比2。

詹傑成快步拿起還在地上彈跳的球,單腳踏到底線外,奮力把球往前場一甩,社區籃球隊察覺詹傑成意圖要回防時已經來不及,楊真毅接到球已經在前場的三分線內,連運球也不用,直接跨了兩大步上籃得手。

比數4比4,光北連續兩波進攻都是快攻得手。

看球的楊翔鷹點頭稱讚:「那個傳球的後衛很厲害,兩次傳球都很到位,剛好讓跑快攻的人一接到球就可以往籃框做攻擊。」

「他是詹傑成,就連李明正都說他是難得一見的控衛,不過缺點就是體力太差了,剛剛真毅上籃也很漂亮,速度很快,連球都沒有運就上籃得手。」葉育誠趁機誇獎了楊真毅,畢竟籃球隊的經費多少還要尋求這位身價頗高的家長會長幫助,所以適時的利用楊真毅的好表現滿足楊翔鷹身為父親的虛榮心還是必要的,而這一招葉育誠在先前幾所學校任職的時候,不管是跟學生家長溝通,或者是開家長會的時候都非常奏效。

「沒有這種程度,打籃球也只是浪費時間。」出乎葉育誠預料的是,百試百靈的這一招竟然在楊翔鷹身上不起作用。

驀然,葉育誠想起了當初李明正闖入楊翔鷹辦公室所說的話:「有一個大我們兩屆的學長很厲害,除了我之外學校大概沒有人比他還強,就是他啊,很可惜我們成立籃球隊的時候他已經畢業了,否則那場對啟南的比賽我就不用打的那麼辛苦了。」

這是葉育誠印象中聽過李明正對於任何高中時期球員的最高評價,而要做到李明正如此推崇的程度,對籃球的付出跟自我要求絕對是多的可怕,尤其現在的楊翔鷹是台灣前十大營造公司的董事長,在這之前商場打滾的經歷絕對不是只以辛苦就可以形容,想到這裡,葉育誠不難理解楊翔鷹對楊真毅極大的期望與極高的標準了。

「那個24號李光耀,就是明正的兒子吧。」楊翔鷹用很篤定的口氣說。

「是啊,長的很像吧,跟年輕時候的李明正幾乎可以說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葉育誠說,不過楊翔鷹卻搖搖頭。

「我認出他是明正的兒子,不是因為長相,而是他在球場上給人的感覺,跟明正一樣,只要他們站在球場上,就算他們只是站在那裡,你還是很難不注意到他們。」楊翔鷹如此說。

院長突然插話:「楊先生,那照你看來,現在場上光北的球員有沒有哪一個跟當初打籃球時期的葉校長比較像的?」

楊翔鷹連想也不想,直接搖頭:「當年的葉校長如果在現在的光北,大概只有打雜的份。」

葉育誠臉上冒出三條黑線,突然能夠理解為什麼當初他費盡唇舌都沒辦法說服楊翔鷹讓楊真毅加入籃球隊,而李明正簡簡單單就達成這個任務,其實不是李明正口才比他好,而是楊翔鷹跟李明正兩個人的磁場基本上是一樣的。

場外三人聊著天,場內球賽繼續進行著,光北隊在連續兩次進攻得手後陷入得分乾旱期,反觀社區隊憑藉著培養已久的默契還有快速的傳導球讓光北防守上常常漏人,而社區隊外線把握度高的可怕,一來一往之下,很快把比分拉開。

第一節比賽剩三分鐘,比數12比4。

社區隊掌握球權,控球後衛在三分線外運著球,看著小前鋒從左邊底角繞上來,得分後衛替他掩護,控球後衛馬上把球傳給在弧頂三分線出現空檔的小前鋒手上,小前鋒一接到球跳起來就要出手,李光耀還有跟上來的楊真毅馬上撲了上去,但小前鋒在空中把球傳給順勢走到左側完全沒人防守的得分後衛手中,接球,出手,唰。

比數來到兩位數差距,15比4。

場上球員的表現讓場外的謝雅淑看不下去,整個人跳起來,指著場上大吼:「你們在幹嘛!防守都沒做好溝通!詹傑成,你身為控衛要掌握比賽的節奏啊,好好想想光北有什麼優勢,對面那群老頭又老又慢,這個提示夠明顯了吧?魏逸凡,你今天是早上忘了吃早餐嗎,為什麼打起球來有氣沒力的?楊真毅,你在幹嘛,明明就有幾球有出手機會,為什麼不出手,你是要拼百分百命中率嗎?麥克,今天場上你最高,就算沒辦法把籃球放到籃框裡,籃板球總抓的到吧?李光耀,你平常不是很囂張嗎,怎麼今天沒看你出手過半次啊?總該跳出來了吧!?」

經謝雅淑這麼一罵,光北低沉的氣氛有了轉變,五個人一改低頭喪氣,抬起頭挺起胸膛,而也是謝雅淑這麼一說,大家才發現這場練習賽到目前為止,一向非常喜歡出風頭,但是個人單打技巧沒話說的李光耀竟然連一次出手都沒有,這是非常詭異的情況。

李光耀接受大家的目光,聳聳肩,手指比比擔任裁判的李明正,場上四個人馬上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跟上次對東台的友誼賽一樣,又是某種父子之間的制約。

不過現在光北已經被謝雅淑罵醒,詹傑成身為控球後衛,想起了他球場指揮官的職責,不再把球交給跑出空檔的隊友,而是主動切入,以自身的行動帶起光北的節奏。

剛剛謝雅淑說的對,跟社區隊的多年的默契比起來,光北的走位移動還不到家,所以如果跟社區隊打陣地戰,在社區隊每個人都是外線射手的情況下,光北隊絕對吃虧,所以光北隊就要發揮年輕人充滿活力跟速度的優點,撕裂社區隊的防線,加快比賽節奏,累垮社區隊。

在這一波進攻中,詹傑成運球過半場之後,舉出手準備指揮隊友跑位,卻突然切入吸引社區隊兩個人的防守,在上籃時又讓中鋒不得不跳起來封阻,身體在空中小球傳給麥克,麥克一拿到球,雙腳一跳,直接把球「放」進籃框裡,因為不管是李明正或是李光耀都對他說過,球出手的地方離籃框越近,命中率越高,因此用放的把球放進籃框裡,除非被犯規,否則絕對是籃球裡命中率最高的得分手段。

麥克進球後,比數回到了個位數差,15比6,而在大家準備回到後場防守時,李光耀突然大喊:「不要守二三,全場一對一壓迫防守!」

其他四人聽了,很快找到自己對位的目標,不再被動地擺出二三區域聯防,採取了主動的壓迫性防守。

光北突然改變防守陣式,讓社區隊一時慌了手腳,控衛一時沒注意,球被詹傑成抄走,前面楊真毅與魏逸凡已經偷跑,最後由魏逸凡輕鬆上籃取得兩分。

球被抄走的控球後衛拍拍頭,絲毫不在意地笑著說:「唉呀,年輕真好,這種全場一對一防守我們可完全做不來呢。」

社區隊所有隊員臉上都掛著笑容,彷彿在藉由這個練習賽緬懷回不去的青春歲月,不過這並不代表光北的一對一防守讓他們束手無策,經驗跟默契上他們還是遠勝光北隊,在多次的單擋掩護跟傳球之後,社區隊依然穩穩地利用中距離取分。

反觀光北,在剛剛謝雅淑的提醒之後,頻頻利用速度跟身體優勢切入禁區取分,而這段時間不管是詹傑成的妙傳或者是魏逸凡跟楊真毅兩人小組搭配都有亮眼的表現,麥克也達成大家對他鞏固籃板球的期望,在場的五個先發球員中,最沒有存在感的卻是平常最自負囂張的李光耀,拿到球從未出手,沒有像楊真毅或魏逸凡一樣積極跑快攻,也沒有在防守端貢獻任何的抄截。

一直到第一節結束為止,李光耀對光北的貢獻幾乎是零,就連一個籃板都沒搶到。

然而,李光耀唯一對球隊的貢獻,卻是任何數據都沒辦法反映出來的,那就是第一節十分鐘裡面,社區隊沒有任何一個人在他正面防守下得分過。

———-
最近因為有家人突然生病住院,所以我馬上跟上班的義大利麵店請假,跑到醫院住了兩晚。

夢想很大,可是世上還是有比夢想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家人,世上至親的家人是獨一無二的,不管有多忙,不管你做的是什麼大事業,記得一定要花時間跟至親吃個飯,聊聊天。

華人不太常對至親說我愛你,我們比較含蓄一點,可是我們可以透過我們的舉動表達對他們的重視。

世上真的沒有什麼比至親重要,若真的要我選出一件事情的話,那大概只有世界末日吧,到了那一天,我才會說世上真的有事情比至親重要。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一章。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