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將籃球時刻的兩位編輯苦瓜及蕭崇瑜送到校門口,揮手告別之後,李明正、葉育誠及吳定華到校長辦公室喝茶休息。

一坐下來,李明正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其實有些時候也不是我在說,但是…」

葉育誠跟吳定華同時擺出手,非常有默契的同時說:「夠了,我不想聽!」

李明正不理會葉育誠跟吳定華的抗議,繼續說:「就跟我當初預料的一模一樣,籃球時刻的編輯果然是因為當初看了我對啟南的那一場比賽,深深的被我強大的實力給吸引,從此成為了我的球迷,就算過了二十多年,那份崇拜偶像的心依然沒變,一發現光北高中執行助理教練的名字是李明正三個字,馬上以採訪的名義過來見我一面。」李光明正得意洋洋地笑著。

葉育誠雙手掩住臉搖著頭:「天啊,怎麼過了二十幾年,你這種自信過剩的個性還是一點都沒變啊…」

吳定華採取了一種很聰明的辦法,伸出食指,用力的塞進耳朵裡,來個耳不聽為淨。

「這不是自信過剩,是一件事實,你沒看到剛剛那個叫苦瓜的編輯,特地拿球跟簽字筆給我的時候,眼睛裡面散發出來的崇拜光芒,緊張的甚至連手都在抖…」當李明正說話的時候,葉育誠這次學聰明了,跟吳定華一樣伸出食指塞進耳朵裡,等到李明正說完之後才放下。

「真沒想到光北這麼快就會被採訪,不知道這篇採訪什麼時候會出現在雜誌上。」吳定華雙眼露出期待的光芒。

李明正喝了口茶,懶洋洋地說:「那個編輯雖然是我的球迷,但是我想關於光北的報導不會太快出現。」

吳定華問:「為什麼?」

李明正解釋:「如果今天一本NBA職籃雜誌,結果報導的都是NBA發展聯盟跟海外球員,你會不會想看?」

吳定華理所當然的搖頭:「當然不會。」

李明正說:「這就對了嘛,今天籃球雜誌不報甲級球隊的內容,反而把一支名不見經傳,才剛報名台灣程度最低的丙級聯盟,而且連一場球賽都沒有打過的球隊放上版面,你覺得這樣讀者會怎麼想?」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要來採訪我們?」李明正這麼一說,吳定華疑惑更多。

葉育誠在旁邊嘆了口氣:「定華,你別跟以前一樣,滿腦子都只裝籃球好不好。他們會過來報導,就代表光北對他們來說有著一定的價值,如果從一到一百來算,把光北寫進下個月的雜誌專攔上,那光北的價值在怎麼多也只有十。但如果說是在光北順利的拿下丙級聯賽冠軍,闖入乙級聯賽,再拿到乙級聯賽冠軍,闖入甲級聯賽,在剛好的遇到啟南高中的話…」

「那麼同時光北跟籃球時刻雜誌,不管是話題性或是價值性,都將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李明正把葉育誠沒有說的話說完。

葉育誠點頭:「就是這樣。」

李明正擺手阻止葉育誠替他添茶的舉動:「不喝了,差不多該走了,球衣可以在星期六以前做好吧?」

葉育誠點點頭:「負責人就是那個助理教練,雖然他平常給人感覺很懶散,但是做起事來效率到是不錯,我今天會在找時間提醒他,應該沒什麼問題,到是丙級聯盟開賽是下下星期一的事,你這麼急是不是有什麼打算?」

「星期六跟星期日,我要把球隊帶到公園打比賽。」李明正站起身來:「先走了。」

吳定華還來不及問跟誰比賽,李明正就跨步走出門外,而這時桌上的電話大聲作響,葉育誠接起電話:「葉育誠你好,是,楊會長你早,會長今天有空?好,那我待會跟那位家長聯絡,確認時間後馬上跟楊會長聯絡,好,麻煩楊會長了。」

「你跟學長有約?」吳定華皺起眉頭,自從上次跟楊翔鷹見面之後,他跟葉育誠之間就以學長為代號稱呼楊翔鷹。

「是啊,你也要一起來。」葉育誠很快撥出一組電話:「喂,請問是王媽媽嗎?」

——–我是分隔線———-

「苦瓜哥,你現在心情怎麼樣?」駕車返回辦公室的路上,蕭崇瑜想起剛剛苦瓜哥鄭重拿出球跟簽字筆給李明正的時候,那種崇拜又帶著興奮的表情,跟平常在辦公室裡被大家視為最難相處,整天擺著苦瓜臉的苦瓜哥根本是兩種次元的生物。

「想睡覺。」坐在副駕駛座的苦瓜把椅背調整的相當低,還拿出眼罩,一副就是老子要睡覺,識相的就別吵我的模樣。

「好可惜,二十幾年前大家還沒那麼關注高中籃球,所以除了總冠軍賽,沒有什麼影片或照片留下來,否則我也想看看當年李明正打球的樣子。」蕭崇瑜把廣播的音量轉低,讓苦瓜比較好休息。

苦瓜沒有說話,蕭崇瑜甚至以為苦瓜睡著了,沒想到過了一分鐘之後,苦瓜開口說:「在看比賽的當下,我真的認為台灣籃球出現了一個怪物,一種我只會在NBA轉播上看到的那種怪物,當時的感動真的是你沒辦法想像的,所以當我見到他,知道他這些年來依然還在籃球界耕耘著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欣慰。」

苦瓜深深地說:「一直以來,我拒絕接受別人對於李明正早就消失在籃球界的說法,可是就算我進到這間雜誌社,除了零星的消息之外,李明正真的好像是我做的一場美夢一樣,夢醒了,什麼都沒了。」

縱使臉上戴著眼罩,苦瓜還是熟稔地點了一根菸,深深吸了一口,吐出淡藍色的煙霧:「好險,真的好險,他回來了,而且這場美夢還沒有結束。」

「苦瓜哥,你說的是李光耀嗎?」難得看到苦瓜露出這麼深沉的情緒,蕭崇瑜突然覺得身邊的苦瓜哥好像找到了自己丟失已久的東西一樣,整個人活了過來。

苦瓜沉默了五分鐘的時間,因為苦瓜戴上眼罩的關係,所以蕭崇瑜沒有辦法看到苦瓜的表情,一直到苦瓜把煙蒂丟進裡面還有一點水的寶特瓶裡,才說:「菜鳥,既然我說我要接手高中籃球的部份,你該知道要做好心理準備,之後會非常忙。」

蕭崇瑜大聲回應:「是,苦瓜哥!」

——–我是分隔線———-

一年五班。

李光耀拿起桌上的漢堡跟牛奶,一口漢堡一口牛奶的大快朵頤,而在他的桌上,還有著足足三人份的早餐。

「麥克,你想吃的話可以拿唷。」李光耀大方地對麥克說。

「我剛剛吃飽了,謝謝。」麥克看著李光耀桌上滿滿的食物,還有從未停下的手跟嘴巴,不禁問:「你的肚子是不是黑洞?」

李光耀大笑,差點把嘴巴裡的食物噴出來:「當然不是,但是人不能浪費食物,加上這是別人的好意,所以要把它們全部吃完。」

「那些情書,你不看嗎?」麥克看著被李光耀塞進抽屜的情書,怯怯的問。他這輩子還沒有收過任何一封情書,所以當他跟李光耀練球完回到教室,看到李光耀桌子上擺著幾封情書跟好幾袋早餐,他的心情可說是比李光耀還要興奮。

「晚一點在看,反正寫的也都差不多,不急。」李光耀專心的吃著早餐,完全沒有把抽屜裡的情書放在心上。

「可是那些是別人的心意耶。」

「不然你幫我看好了。」李光耀一口氣把所有情書拿出抽屜,就要遞給麥克。

麥克緊張的連連搖手:「不要啦,是寫給你看的,又不是給我的。」

李光耀很快又把情書塞進抽屜裡,拿著其中一袋早餐,站起來,走到王忠軍身旁,放在王忠軍的桌子上,王忠軍皺起眉頭:「幹嘛?」

李光耀說:「我一個人吃不完那麼多早餐,幫我吃一點。」

王忠軍直接搖頭拒絕:「我不要。」

縱使王忠軍拒絕,李光耀也沒有把早餐拿回去的意思:「射手雖然瘦一點比較好,機動性比較高,但是你有點太瘦了,多吃一點。」

王忠軍嘆了一口氣:「你之前說過,不會再說關於…」

李光耀打斷道:「我現在可沒有說任何關於籃球隊的事,我只是在跟你聊籃球而已。」李光耀對王忠軍露出微笑:「慢用,我還要趕快解決剩下的早餐。」

說完,李光耀走回位置上,繼續跟早餐奮戰,而麥克把椅子拉到李光耀身邊,用非常低的音量說:「你跟他是朋友嗎?」

也真虧李光耀聽的到麥克說話,聳聳肩:「不確定耶,怎麼了?」

麥克說話的之前,瞄了王忠軍一眼,確定王忠軍沒有在看他,手摀在李光耀耳朵旁,小小聲的說:「因為我發現,班上除了你,沒有人會主動跟王忠軍說話,他常常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看書,也不理旁邊的人在幹嘛,大家在聊天,他也不加入。」

李光耀再次聳肩:「他確實是比較不一樣,但其實他還蠻有趣的。」

麥克一臉茫然,因為他完全看不出王忠軍有趣的地方:「真的嗎?」

李光耀看著麥克的反應,開心的大笑,而原本吵雜的教室,突然間安靜了下來,因為有一個女生走了進來。

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漂亮的女生。

女生直直朝著李光耀的方向走過來,一年五班每個人的目光全部跟著女生的身影移動。看著走進教室的女生,麥克像是提醒般對李光耀說:「她是一年七班的謝娜,全校唯一一個混血兒,雖然才高一,但已經被大家公認是校花。」

李光耀點頭表示知道,而謝娜在下一秒鐘走到李光耀面前,伸出手,李光耀嘴裡嚼著漢堡,含糊不清地問:「怎麼了嗎?」

「小君的卡片,你看了嗎?」謝娜開門見山地問。

「如果妳是說這些卡片的話,還沒。」李光耀從抽屜拿出情書,放在桌上。

謝娜皺起眉頭:「你有時間吃早餐,沒時間看這些卡片?」

「我剛練完球,肚子非常餓,所以決定先吃早餐,晚一點在看這些卡片。」李光耀又把情書塞回抽屜。

看著李光耀這個舉動,謝娜說了一個大家聽不懂的詞:「Arschloch!」說完就要轉身走掉,但是李光耀回的話讓她停下腳步。

「Ich weiß, was du sagst。」

謝娜驚訝的回過頭,李光耀很滿意謝娜訝異的表情:「妳是台德混血吧,我小時候在德國待過一段時間,所以懂一點德文。」

謝娜大大哼了一聲,嘴巴張開,本來還想多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憤然離去。

確認謝娜離開教室後,麥克好奇地問:「你跟她剛剛在說什麼啊?」

「她罵我混蛋,我跟她說我聽的懂。」李光耀笑著回答,解決完最後一口漢堡後,從抽屜拿出情書,挑出署名小君,一封折成愛心形狀的粉紅色信紙,打開後,眼睛掃了掃,很快讀完:「嗯,寫的一般般嘛。麥克,你有沒有白紙,借我兩張。」

「你那麼多封情書,兩張紙夠用嗎?」嘴巴是這麼問,但麥克還是從筆記本撕下兩張白紙給李光耀。

「夠夠夠。」李光耀拿出原子筆,說:「下一節下課,陪我到一年七班。」

——–我是分隔線———-

李明正回到家,洗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然後坐在餐桌上享用老婆端過來的早餐。

「今天雜誌社採訪的怎麼樣?」林美玉看著李明正很快的將她煮的皮蛋瘦肉粥掃光,還露出滿意又滿足的表情,心裡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

「還不錯,過來採訪的編輯有一個相當專業,感覺的出來很有經驗也很有頭腦,而且有趣的是,這個編輯還是我的球迷,採訪結束之後拿顆球找我簽名。」李明正得意洋洋地述說今天早上採訪的過程跟內容,林美玉聽的是津津有味,還倒了一杯熱咖啡給李明正止渴。

李明正喝了一口咖啡,滿意地點點頭:「喝了老婆妳泡的咖啡之後,其他咖啡店的都不算什麼。」

「李明正,說,你是不是做了什麼錯事,怎麼講話這麼甜。」林美玉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臉上笑的像是開了花似的。

「怎麼可能呢,這杯咖啡就跟我說的一樣好喝啊!」

林美玉開心的走到李明正身後,開始幫他按摩肩膀:「會不會累,要不要上去睡一下?」

李明正把林美玉的手拉到自己胸前,緊緊握著:「不用,我還沒那麼老。老婆,這週末我會帶球隊到公園跟朋友打友誼賽,所以這個週末我沒辦法帶妳出門。」

林美玉整個人靠在李明正肩上,抱住李明正,嘆了一口氣:「去吧,我早習慣了,父子倆一個樣,一碰到籃球啊,就什麼都不管,好像籃球才是你老婆一樣。」

聞到吃醋的味道,李明正連忙解釋:「老婆…」

林美玉看到李明正急於解釋的樣子,笑出聲:「好啦,我跟你開玩笑的啦,如果不是籃球,我跟你當初也不會在美國遇見啊。」

「沒錯,籃球才不是我另一個老婆,是我的紅線。」說完,李明正拉起林美玉的手,輕輕的在手背上吻了一下。

——–我是分隔線———-

下一節下課,李光耀把兩張白紙折了兩折,變成巴掌大小的長方形,對著後門的方向抬抬下巴:「麥克,走!」

「真的…要去嗎?」麥克雖然站了起來,但是一副擔心害怕的樣子。

李光耀用力拍了麥克的屁股:「你怕什麼,是我要送,又不是你。」

「好…好吧。」麥克亦步亦趨的跟在李光耀後面,朝著位於同個樓層的一年七班走了過去,而麥克比李光耀高了將近十公分,腳步自然比李光耀還大,但是卻不敢跟李光耀並肩走著,一直走在李光耀後面,還駝背低頭,好像在躲著什麼似的,偏偏他的膚色跟身高卻怎麼樣也藏不住,讓這個畫面顯得有些滑稽。

李光耀一發現麥克躲在他後面,一把把麥克拉到自己旁邊:「身為一個籃球員,走路不能彎腰駝背,要抬頭挺胸,這樣才有氣勢,別隊的球員看到你才會怕你,畏畏縮縮的還沒比賽就先輸一半了,知道嗎?」

「可…可…可是…」麥克一連說了幾個可是,下課時間一大群人聚集在走廊外聊天,每個人的眼睛好像瞪著他一樣,讓他想起了以前國小的時候,被全班同學欺負的情景,若不是被李光耀拉著,恐怕又要走到李光耀後面躲起來。

「麥克,你聽好,我知道你之前可能因為身高跟膚色被嘲笑甚至被欺負過,可是那是在我們還沒認識之前的事,現在你是我朋友,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所以別躲在我後面,知道嗎!」

「好…」麥克怯怯的走在李光耀身邊,依然表現的很緊張,左顧右盼,好像隨時都會出現危險一樣。

走廊上,兩個人確實成了目光的焦點,大家一開始把目光放在高大黑皮膚的麥克身上,可是一看到李光耀之後,反而不太注意麥克,一時間,走廊上的人讓開到兩旁,看著李光耀的身影朝著一年七班走過去。

「一點都不可怕,對吧?」李光耀笑著拍拍麥克的肩膀。

麥克心想,那是因為你太耀眼,耀眼到別人看著你的時候,不敢嘲笑站在你旁邊的我。麥克心裡其實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發現只要跟在李光耀身邊,旁人就不會以異樣的眼光看他,讓他緊繃緊閉的內心世界有了可以呼吸的空間。

李光耀連一聲招呼都不打地直接走進一年七班,教室裡學生分成幾個小團體聊著天,李光耀眼睛掃過教室,很快就發現教室裡最大群體中被圍在中間的謝娜。

跟謝娜進到一年五班的情況一樣,當李光耀走進一年七班的時候,教室裡吵雜的聲音安靜了下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光耀身上,而李光耀挺著胸膛,大方接受大家的注視,彷彿他本來就應該受到注意一樣。

李光耀走到謝娜面前,把手上兩張折好的白紙遞給她:「這一張是給小君的,另一張是給妳的。」

謝娜哼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把給小君那張紙交給自己旁邊綁著馬尾、戴著眼鏡、臉上有些許雀斑的女生,給自己的則跟李光耀一樣,直接塞進抽屜。

謝娜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李光耀,用眼神表示信收到了,你怎麼還不走?

李光耀則是擺出妳不看信,我就不走的態度:「妳不把信打開看看嗎?」

謝娜抵不過身邊的人期待的眼神,勉強把李光耀的信從抽屜裡拿出,打開,旁邊的人好奇想偷看,結果發現上面寫的是他們看不懂的語言。

「你…你…」信裡面只有簡單一句話,但是這句話讓謝娜很快把信揉爛,直接丟在李光耀身上:「你給我走開!」

謝娜的反應讓一年七班的同學嚇了一大跳,場面頓時變的尷尬,但是李光耀哈哈大笑,完全不在意的轉身走出教室。

在教室外看著劇情發展的麥克,見到李光耀走過來,好奇地問:「你寫了什麼,為什麼她反應這麼大?」

「我只用德文寫了一句我覺得妳生氣的樣子很可愛而已,誰知道她反應這麼大,不過你剛剛看她生氣的樣子,是不是覺得很可愛?」

「嗯…她真的很漂亮,你喜歡她嗎?」麥克很佩服李光耀,因為自卑的關係,他平常不敢跟女生說話,更別說是謝娜校花等級的美女,更是連看都不敢看一眼,而李光耀不僅跟謝娜說話,還把謝娜氣的滿臉發紅,這是他連想都不敢想的事。

「沒有喜歡,只是我沒有想到在光北有說到德文的機會,加上她的個性很奇怪,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才逗逗她。光北這所學校有趣的人還真多,哈哈哈。」李光耀似若無人的大聲笑著。

麥克看著李光耀,心裡想你覺得很多人很有趣,但是在大家眼裡,你應該才是最有趣的人吧,下課時不時找孤癖的王忠軍說話,就算王忠軍不怎麼理你依然樂此不疲,然後還跟我走在一起,現在又惹每個人都想討好的校花謝娜生氣。

「哈,休息了一節課的時間,離上課還有五分鐘,我們來練運球吧。」李光耀身上好像有著用不完的精力,加快步伐,回到教室裡拿出籃球,跟著麥克在教室最後面練習著基本運球。

——–我是分隔線———-

早上十點半,林美玉在廚房忙碌地煮午餐,而本來在幫忙切菜的李明正聽到家裡電話響,放下菜刀,接起電話。

「喂,大哥啊,這星期六日都可以嗎,太好了!謝謝你,好,我們早上八點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