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凌晨五點半,鈴鈴鈴鈴鈴的鬧鐘聲讓熟睡的蕭崇瑜整個人從舒服的床鋪中像蝦子一樣彈起來,神色驚恐的翻開棉被,而這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不用緊張,五點半而已,光北高中離這裡開車只要十五分鐘就可以到了,還來得及。」

儘管苦瓜叫蕭崇瑜不用趕,但蕭崇瑜看到苦瓜哥已經刮好鬍子、換好衣服,完全打理好一切,一副就是馬上可以出門的模樣,身為晚輩的自己當然不可能慢吞吞的,很快的用五分鐘刷牙、洗臉、整理頭髮、換上衣服之後,拿著所有的資料離開飯店,上車出發,前往光北高中。

在早上天色微亮的時分,除了一些早起運動的人之外,大部分的人依然在睡夢之中,路上完全沒有車,因此本來距離十五分鐘的路程,在僅有少數紅綠燈阻擋的情況下,苦瓜與蕭崇瑜花了短短十分鐘就抵達了目的地。

五點五十分,他們兩個人踏進校門口,而操場已經有著拍打籃球的聲音,因此兩人很快的往籃球場的方向移動,當苦瓜看到那個站在罰球線練習著帶一步後仰跳投的身影時,差一點激動地喊出了李明正這三個字,不過當苦瓜細細觀察之後,發現練習跳投的人雖然姿勢、身高、長相都與當年的李明正神似,但當中還是有著些許差異,更何況苦瓜已經發現站在場邊的李明正。

「光北登錄的球員中,是不是有一個姓李的?」為了解答心裡的疑惑,苦瓜馬上問拿著資料的蕭崇瑜。

有關於光北的資料,除了小細節之外蕭崇瑜幾乎全部記在腦海裡,因此就算沒有看資料也可以很篤定地回答:「光北高中有兩位球員姓李,一個叫李光耀,一個叫做李麥克。」

苦瓜滿意地點點頭:「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現在投球這個人就是李光耀,也是當年在關鍵時刻擊敗啟南的李明正的兒子。」

蕭崇瑜看著苦瓜眼神中透露出難以掩飾的興奮,一股熱血也在胸口流竄,心裡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了昨天晚上就徘徊在心頭的標題:「光北VS啟南:一場跨越二十年的宿命對決!」

蕭崇瑜看著李光耀在罰球線左右兩邊做著行雲流水的帶一步後仰跳投,不論是節奏感、出手柔軟度、球在空中的軌跡,無一不說明著李光耀擁有著過人的外線投籃能力,讓蕭崇瑜情不自禁地把目光一直放在李光耀身上。

在蕭崇瑜忘情地看著李光耀動作的時候,光北高中的球員紛紛抵達了操場,不過跟昨天充滿活力與鬥志相比,今天他們給人的感覺就是完全的疲憊與沒有氣力。

李光耀看著隊友們,停止練投的動作,嘴角勾起了上揚的弧度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唉唷,不錯嘛,退隊的人比我想像中還要少,不過看你們腳軟的模樣,嘖嘖,撐得過今天的練習嗎?」

「誰跟你腳軟,我看你才手軟吧,剛剛投那什麼球,軟趴趴的,正式比賽的時候一定全被蓋下來!」謝雅淑不甘示弱,馬上回擊,雖然她兩條腿經過昨天的訓練之後已經處於痠軟的情況,不過她絕對不會在李光耀這個囂張又混蛋的人面前展現自己弱的一面。

麥克看到李光耀,開心地朝他走了過去:「我的腳好痠,沒什麼力,今天如果照昨天那樣練的話我會跟不上。」

李光耀拍拍麥克的肩膀:「放心吧,我爸沒那麼狠,第一天的訓練只是為了逼走那些不是真心想要在球隊付出的人而已,畢竟你們不是我,沒辦法馬上適應這種高強度的訓練。」李光耀講最後兩句話的時候故意提高音量,讓所有的隊友都聽的到。

「所以今天的練習不會以體能為主,更多會著重在團隊防守默契,不用擔心。」李光耀對麥克微笑。

場外的苦瓜看著李光耀,露出了一抹笑容,對旁邊的蕭崇瑜說:「多注意李光耀這個球員。」

蕭崇瑜顯然誤會苦瓜的意思,點點頭很贊同地說:「他的投籃姿勢真的很漂亮,而且又很準。」

苦瓜搖搖頭:「我叫你注意的不是他的投籃姿勢,而是他的領導方式。」

蕭崇瑜臉色有些茫然:「領導方式?」

苦瓜點頭:「球隊裡面的領導者,會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帶領隊友。有的人用激勵、鼓勵讓隊友獲得認同感,有些人則是非常直接地督促隊友的成長,而李光耀用的卻是一種非常不同的方式。」

蕭崇瑜疑惑地問:「苦瓜哥,你才剛到光北,都還沒有開始採訪,怎麼知道李光耀是這支球隊的領導者?」

苦瓜直接給了蕭崇瑜一個笑容:「因為他是李明正的兒子。」

這個時候,尖銳的哨音響起,吳定華在操場的跑道上大喊:「集合!」光北高中七名球員馬上往吳定華的方向移動,沒有特定隊形的站在吳定華面前。

等到球員站好之後,校長葉育誠對光北球員介紹苦瓜兩人:「跟大家介紹一下,這兩位是籃球時刻的編輯,今天來隨隊採訪,但是大家不用太緊張,以平常心面對就好。」

苦瓜簡單地對光北球員點頭致意,蕭崇瑜則相對大方的舉起手,對每個球員打招呼,說:「今天很開心來到光北高中,我們並不會打擾各位的練球,所以請各位球員跟平常一樣表現就可以了。」

李明正用力的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好了,光耀,出來帶操,熱身結束之後一樣操場跑十圈。」說完,李明正對楊信哲揮揮手:「跟昨天一樣,記錄每一個人的時間,然後跟昨天的做比較,我要看。」

楊信哲對李明正點頭:「好,沒問題。」

趁著李明正盯著球員拉筋做暖身操的空檔,苦瓜拿著已經開啟錄音模式的手機,帶著蕭崇瑜來到他的身邊:「李教練,請問為什麼隔了二十多年之後,光北再次決定要創籃球隊?」

「這個問題不應該問我,要問我旁邊那個葉校長。」李明正指著站在旁邊的葉育誠。

葉育誠看著苦瓜跟蕭崇瑜的目光轉向自己,輕咳幾聲,毫不扭捏地說:「在我還是與這群小朋友差不多年紀的時候,我每天八點起床,十點到學校,下午兩點就翻牆逃學,書包裡面裝的永遠都不是課本或教科書,老師說的話完全當作耳邊風,整天想著就只是怎麼找別人麻煩,一直到我遇到籃球,這顆橘紅色的籃球改變且拯救了我的人生。身為一個教育者,我認為台灣目前的教育方式有著非常大的缺陷,而籃球或許是其中一種可以填補這種缺陷的方法,因此,在我今年接任光北高中的校長之後,為了證明籃球不只是籃球,我創辦了籃球隊。」

蕭崇瑜飛快地做筆記,苦瓜又問:「非常感人肺腑,不過葉校長,除了這種無限接近官腔的理想式說法之外,你可不可以給我們更貼近你心裡面的想法,例如說回到母校創辦籃球隊,是為了當年跟隊友沒有拿到的那個金光閃閃的冠軍獎盃。」

葉育誠看著苦瓜,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籃球時刻果然不愧是知名的雜誌,厲害。沒錯,我不否認創立籃球隊確實有這一份私心存在,可是我剛剛說的並非是官腔,而是作為一個教育者,真心認為籃球可以為這個腐朽已久的教育體制帶來一些新鮮的衝擊。」

葉育誠眼裡的真誠贏得了苦瓜的尊重,繼續問:「第一年創立籃球隊,請問你對籃球隊有任何期望或者希望達成的目標嗎?」

「除了教育上的期望之外,我當然也希望這支球隊是一支可以贏球的球隊。」葉育誠簡潔扼要地說。

「那請你發表一下關於新興高中解散籃球隊的看法。」苦瓜繼續問,沒有給葉育誠喘口氣的時間。

「雖然新興高中在聯賽的成績不錯,但是在大台北地區有一間更響亮的啟南高中,籃球隊的招募績效年年都被啟南壓過去,為了維持學校的運作,全力專心在升學率來吸引家長注意,在少子化越來越嚴重的台灣社會裡,我想這是一個大家都可以諒解的舉動。」

「原來如此。那關於球隊風格方面,請問葉校長有跟教練組討論過要將球隊塑造成哪種球風的球隊嗎?」

「這方面我全權交給教練組,雖然這支球隊是我創立的,但是在訓練及執教方面並不是我的強項。」

「好,謝謝葉校長。」苦瓜將錄音模式關閉,走到李明正面前時再次開啟。

走到李明正面前,苦瓜心跳開始加快,心裡面浮現出了許多問題,這些年你去了哪裡?腳的傷治好了嗎?為什麼去了美國之後就沒消沒息?受傷之後就放棄繼續往職業這條路前進了嗎?

苦瓜壓抑自己心裡面的衝動,秉持身為一個編輯的身分,問:「李教練你好,請問你對於這支剛創立的球隊目前的執教方針是?」

「『進攻贏得比賽,防守贏得總冠軍。』,我相信你一定聽過這兩句話,目前球隊的進攻方面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防守上卻缺乏團隊默契,所以近期的方向著重在防守這一方面。」

「那請問李教練你對這支剛創立的球隊有任何的期許嗎?」

李明正簡單地回了兩個字:「冠軍。」

「丙級聯賽的冠軍嗎?」

「丙級聯賽的冠軍,乙級聯賽的冠軍,甲級聯賽的冠軍。」

聽到李明正如此狂言的蕭崇瑜,不由得驚呼:「剛創立的球隊就想要拿到甲級聯賽的冠軍,好…」

蕭崇瑜話還沒說完,就因為苦瓜凶狠的眼神而閉上嘴巴。

「今年因為新興高中解散籃球隊的關係,確實有機會一路從丙級聯盟殺到甲級聯盟,那李教練你認為哪一支球隊會成為奪冠的最大阻礙?」

李明正露出笑容:「你問這個問題,我想每個人心裡面一定覺得我會說啟南這個答案,但我必須說,在我看來,光北要奪冠最大的阻礙是自己。」

「自己?可不可以請李教練說的更明確一點?」

「光北是一支非常具有天賦才情的球隊,每個人都擁有非常可怕的潛力,但相對的我們的缺點也很多,可是只要克服這些缺點,然後最大限度的挖出每個人擁有的潛力,那我相信光北很快就換成為一支強大又成熟的隊伍。」

「距離丙級聯賽開打剩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籃球隊才剛創立,李教練會不會擔心球員默契方面的問題?」

「目前來說我認為沒有擔心的必要,比賽快到了沒錯,但是我認為比起練習,球隊在實際比賽中磨合才是最快熟悉彼此打法與培養默契的時機。」

「那…」苦瓜有備而來,因此問題一個接著一個的問下去,而感受到苦瓜的專業及用心,李明正耐心的詳細回答苦瓜每一個問題,在這一問一答之間,光北的球員們一一完成了十圈的跑步。

「李教練,球員跑完了,這裡是他們的資料。」楊信哲將筆記本遞給李明正。

李明正拿過筆記本,心裡為楊信哲做事仔細而驚訝了一下,他只說紀錄完成的時間,然後拿昨天的做比較,而楊信哲則是記錄了每個球員每一圈的時間,還用星形符號標記球員在哪一圈開始慢下速度,然後交叉比對昨天跟今天的時間。

楊信哲做的紀錄很多,但是多而不雜,用很有條理的方式讓李明正一目了然。李明正非常滿意地點點頭:「你這個助理教練當的很不錯。」李明正很快看完後把筆記本還給楊信哲:「你去幫我集合球員,不用排隊形,讓他們隨便站就好。」

「好。」被大力稱讚的楊信哲顯得心情大好,馬上跑去集合球員。

球員集合好後,李明正走到球員面前:「經過昨天高強度的練習之後,從跑步的速度很明顯地看出今天大家的身體比較疲累,除了光耀以他平常的速度完成十圈之外,其他人都慢了大概三十秒到一分鐘左右,所以今天我們的訓練主要著重在建立團隊跟個人的防守及防守意識上,有任何問題嗎?」

一片靜默。

李明正又說:「我跟一般傳統教練不一樣,不會把你們問問題視為挑戰權威,所以如果等一下訓練的時候有任何問題或想法想要跟我討論,可以在休息的時間馬上找我。如果現在沒有任何問題的話,麥克、魏逸凡、楊真毅、包大偉、詹傑成,以二三區域防守的陣型排好,麥克中鋒,魏逸凡大前鋒、楊真毅小前鋒,包大偉得分後衛,詹傑成控球後衛。」

在五人站好後,李明正以所有隊員都聽的到的音量說:「麥克,中鋒是一支球隊的防守中心,所以我需要你提起勇氣,不要害羞,大聲的指揮隊友的防守跑位!」

麥克整個人縮了一下,緊張地點了點頭。

「逸凡,麥克缺乏真正的防守經驗,所以你要指導麥克。」李明正指著魏逸凡說。

「是,教練!」

「真毅,你也一樣,適時的要幫助麥克。」

「是,教練!」

「定華,等一下你來吹判。」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李明正拿著球踏進球場:「雅淑,等一下妳拿球,不管是我或光耀有空檔,就直接傳球。」說完就把球傳給謝雅淑。

接著情況的發展完全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在李光耀主打外線,李明正主打內線之下,以麥克為主體的二三區域防守就像是一盤散沙,外線防不住李光耀的快速切入,內線又對李明正的禁區腳步沒轍,五個人幾乎可說是被李明正父子耍得團團轉。

「真毅,你要包夾就要堅決一點!不要猶豫,否則進攻方不管是走後門或是正面攻擊籃框,禁區的防守就跟紙糊的沒兩樣!」

「是!」

「麥克,需要補防的時候就要說,叫逸凡或真毅來幫你,還有防守的時候用你的腳步來防守,不要用你的手,這樣很容易被吹犯規!」

「是!」

「逸凡,腳步再快一點!」

「是!」

「前面兩個後衛不要這麼容易被過!移動你們的腳,現在只有光耀一個後衛在進攻,想想如果場上進攻方有兩隻後衛的話你們要怎麼溝通協調!」

在李明正臨場的指導之下,五個人的防守慢慢地出現了有意識的搭配跟默契,怎麼對位、怎麼補防、怎麼包夾、怎麼移動、怎麼溝通,在實際的操作間不知不覺地培養出來。

就這樣練了半個小時,在李明正的喊停下,三對五的防守練習告了一段落,李明正給了球員五分鐘的休息時間,然後把魏逸凡跟楊真毅叫到面前。

「不管是身高或是經驗,你們兩個是我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麥克雖然吸收的很快,但還是需要你們兩個人的幫忙,補位、協防,或者甚至是製造對方的進攻犯規。」李明正拍拍魏、楊兩人的肩膀:「你們的進步我有看到,所以我相信你們一定可以做到。」

魏逸凡跟楊真毅兩人去休息後,李光耀主動找上了李明正:「爸,等一下我要防守。」

「好,沒問題。」李明正欣然答應。

五分鐘過後,休息時間結束,李明正讓攻防陣容調整為三對四,麥克、魏逸凡、李光耀、包大偉負責防守,謝雅淑、楊真毅、詹傑成來進攻。

「防守方,二二區域聯防。進攻方準備好就可以開始。」李明正對著場上大喊。

李明正話說完後,李光耀馬上拍手大叫:「嘿,不管是誰,只要可以過我,我請喝一瓶舒跑,不是鋁罐的舒跑哦,是寶特瓶的!」

場外苦瓜聽到李光耀說的話,笑了出來,對蕭崇瑜說:「有沒有看到,他領導球隊的方式是不是很特別。」

蕭崇瑜點點頭:「的確跟我們之前接觸過的球隊不太一樣,可是苦瓜哥,他這樣做是不是太過了?畢竟他才高一,就算實力再強,在大部分隊友都是他學長的情況下,這麼強勢是不是不太妥當?」

苦瓜搖搖頭,反駁蕭崇瑜的說法:「每一個球隊的風格不太一樣,我們之前碰到的球隊大多都有學長學弟制,但是光北是一支剛創立的學校,所以本身的實力才是說話大聲的籌碼,既然打過甲級聯盟的魏逸凡都沒有說話,那代表大家已經認可李光耀有這麼做的實力。」

苦瓜抬抬下巴,示意蕭崇瑜看向場上:「你看,隊上唯一的高三生楊真毅要挑戰李光耀了。」

場上,氣氛有些緊繃,每個人的表情都跟剛剛不太一樣,楊真毅拿著球,一連做了幾個投籃假動作跟試探步,但李光耀完全不為所動。

「學長,直接來吧。」李光耀對楊真毅勾勾手,做出了挑釁的動作。

楊真毅深吸一口氣,晃肩後向右切入,但是李光耀竟然完全踩住他的進攻路線,楊真毅還來不及保護球,李光耀就眼明手快的將球抄走,抓在手裡。

「再來。」李光耀把球還給了楊真毅。

楊真毅拿著球,站在三分線外,看著李光耀露出認真的表情,心裡感受到了來自於李光耀的強大壓迫感。

比起魏逸凡,楊真毅的個性相對來說更內斂些,可是不服輸的性格幾乎是如出一轍。楊真毅扛住李光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拿著球直接做一個向右的試探步之後運球往左切,但是楊真毅的動作雖快,李光耀還是比他快了一步,用身體擋住了他的進攻路線,逼得楊真毅不得不收球。

「後面的看清楚,當對方的後衛球員收球之後,會有一定的機會傳給底線球員,這個時候是你們做站前防守的好機會,因為被守死的後衛球員沒辦法傳出好接的球,大偉,看到後衛被守死,你的工作就是守住來接應他的人,不要讓接應的人有輕鬆接球的機會!」李光耀一邊守住楊真毅,一邊對自己防守端的隊友說道。

場外,看到李光耀連續兩次擋下楊真毅的苦瓜露出微笑,對蕭崇瑜說:「看來他敢大聲說話,不是沒有道理。」

——我是分隔線——

在這兩個小時的練球時間,李明正一連變換了好幾個防守陣式,二對三、三對三、三對四…,而縱使今天李明正並沒有針對體能方面做訓練,但練習結束後每個球員臉上依舊帶著疲憊的表情。

趁著球隊結束練球,球員在一旁喝水休息,苦瓜拿出手機,開啟了錄音模式,看了寫在筆記本上準備好的問題,在心中默念了幾次之後,大步走向球員。

苦瓜首先找上了球隊裡唯一的高三生,楊真毅。

「楊同學,我想要問你兩個問題,第一,自我的期許。第二,你希望能夠對球隊帶來什麼貢獻?」

因為之前在國中聯賽就有被採訪的經驗,楊真毅很順地回答:「在進攻端,我希望能擔任策應與衝擊籃框的角色,防守方面則是鞏固好籃板球。自我期許方面,希望可以比現在更強。」

「謝謝。」

結束後,苦瓜來到魏逸凡面前,問了一樣的問題。

魏逸凡回答:「目前正在加強體能及防守,希望能夠找回當初在榮新打球時候的感覺,幫助球隊打出教練希望的節奏,做好防守。」

詹傑成:「我體能跟防守都非常差,所以目前正在加強這兩個部分。我對自己的控球跟傳球視野非常有自信,當我的體能跟的上球隊的節奏之後,就是我發揮真正實力的時候。」

包大偉:「我喜歡打籃球,但是目前看起來…我好像沒辦法對球隊帶來任何貢獻,我的進攻不行,防守也不行,待會會去跟教練討論我在球隊上的定位…」

謝雅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沒錯,我沒辦法上場比賽,但我還是這個球隊的一份子,不要小看我,如果我可以上場,我的表現絕對會讓你們全部嚇到,哼!」

麥克:「我…就…」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麥克,後來直接躲到李光耀身後。

李光耀哈哈大笑:「你們不要介意,麥克很害羞,所以我幫他說他要說的話:『禁區是我的天下,有種闖進來的就不要怕被我蓋火鍋!』」聽到李光耀這麼說,麥克緊張地拉拉李光耀的衣服,大力搖頭表示自己根本沒有這麼想。

李光耀拍拍頭,露出抱歉的表情:「對不起,我少說了幾句:『其他球隊的大個子小心一點,籃板球是我的,誰都不能跟我搶!』,就是這樣。」

李光耀手靠在麥克的肩膀上,把麥克拉到身邊:「你們記住他,再過不久,他將用籃板跟火鍋震撼高中籃壇!」

看著麥克馬上躲回李光耀身後,苦瓜實在不認為李光耀說的話有任何的說服力。

李光耀:「自我期許跟為球隊帶來的貢獻實在太多了,就算你們雜誌有兩百頁都寫不完,我直接說一個最簡單的好了。」

「我會把冠軍,帶回光北!」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