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十六章 【『籃球時刻』】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一,下午兩點,「籃球時刻」雜誌社辦公室。

辦公室裡,除了總編輯之外最資深的編輯苦瓜,此時臉上戴著眼罩,在所有人都已經結束午休開始埋首於工作時,一個人大大咧咧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總編輯聽著苦瓜深沉的呼吸聲,握著筆的手微微顫抖,臉色極端鐵青,可是上個星期上呈的不適任建議書今天被總經理退回來,還寫下一段評語:「他態度欠佳確實沒錯,但是他每次辦的活動,注意,是任何一種活動,都是最多讀者參與的。如果你可以找到一個取代他的人,再把這份建議書放在我桌上。」

總經理在把他叫到辦公室內拿回建議書的時候,甚至還隱晦的表示如果今天要在他跟苦瓜之間選擇一個人的話,苦瓜將會是被留下的人。

因此,現在,總編輯對於苦瓜睡覺的行為,選擇性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只不過上帝似乎聽到總編輯心裡憤恨的心聲,派了一個人將苦瓜叫醒。

「苦瓜哥、苦瓜哥…」全辦公室唯一一個敢在苦瓜午睡時叫他,整個雜誌社資歷最菜,總是被苦瓜當作跑腿小弟,而且硬是被苦瓜冠上菜鳥綽號的蕭崇瑜,忍不住興奮地搖了苦瓜幾下。

「現在幾點?」苦瓜的打鼾聲總算停了下來,不過臉上的眼罩還是沒有拿下來。

「兩點了。」蕭崇瑜回答。

「我的午休時間到三點,三點前不要吵我。」苦瓜擺擺手,趴在桌上換個姿勢繼續睡覺。

通常苦瓜表示得這麼明顯之後蕭崇瑜就不會繼續打擾,但這是在通常的情況下,而蕭崇瑜深信剛剛看到的東西深信絕對不〝通常〞:「苦瓜哥,你知道新興高中宣布解散籃球隊這件事嗎?」

苦瓜哥繼續睡覺,不打算理會蕭崇瑜。

蕭崇瑜看苦瓜哥沒什麼反應,臉上露出得意的表情,說出他剛剛意外看到的驚人發現:「新興高中解散球隊我想苦瓜哥一定早就知道了,但是呢,在新興高中解散之後,我意外發現有一支球隊登錄丙級聯盟,那支球隊的名字叫做…」蕭崇瑜故意拖慢了說話速度:「光、北、高、中。」

如蕭崇瑜所料,苦瓜立刻有了反應,而且反應很大。

苦瓜立刻扯下臉上的眼罩,激動地站了起來,瞪大雙眼:「你說什麼?光北高中?」

難得看到苦瓜如此大的反應,蕭崇瑜露出得意的表情:「不僅如此,我剛剛特地點進去查了光北高中的登錄資料,你知道我看到什麼嗎,執行助理教練,李、明、正。」

「什麼?」苦瓜的反應更大了,用力坐回椅子上,按下了電腦主機的電源鈕。蕭崇瑜這時才發現,苦瓜竟然到下午兩點鐘這個時候才將電腦開機。

「快一點快一點!」苦瓜右手食指敲著桌面,平常開機的速度有這麼慢嗎,這台該死的電腦,平常要用的時候一直lag就算了,怎麼一到重要的時候更是慢的跟烏龜似的!

好不容易等到電腦開機完畢,苦瓜快速移動滑鼠,點了桌面上的搜尋引擎,很快找到了丙級聯盟的官方網站,然後在登錄球隊的選項中找到了光北高中,點兩下進去看球隊資料,果然,在執行助理教練的欄位旁邊正是李明正這三個字。

因為李明正這三個字,苦瓜整個人活了起來:「菜鳥,馬上打電話給光北高中,請他們撥個時間讓我們採訪!可以的話最好是在他們練習的時間,跟他們說任何時間都可以配合!」

「是,苦瓜哥!」看著苦瓜渾身充滿幹勁的模樣,蕭崇瑜興奮地跑回去。

說完話後,苦瓜馬上站起來,大聲喊:「麥修,在不在!?」

辦公室另一邊馬上有人站起來回答:「苦瓜哥,怎麼了?」

苦瓜說:「高中聯賽的專欄是不是你負責的?」

麥修點頭說:「是啊。」

苦瓜霸氣地說:「從現在開始由我負責,把你蒐集的資料放進隨身碟裡面拿過來給我。」話一說完,苦瓜又坐了下來,開啟了桌面上的文書軟體,在標題上打著:「新興解散的衝擊,傳奇高中歸來!?」

這時,麥修手裡拿著隨身碟走了過來,苦瓜頭也沒抬地問:「你有沒有調查過新興高中解散球隊的原因?」

麥修遲疑了一下:「外界普遍認為是資金的問題。」

苦瓜再問:「有打電話到新興問過嗎?」

麥修因為尷尬而臉紅起來:「沒有。」

苦瓜嚴肅地說:「去問,不管怎麼樣把原因問出來,然後把近十年新興高中在高中聯賽的對戰紀錄找出來,球季開打前的熱身賽也要!」

麥修連連點頭,雖然平常苦瓜懶散得要命,可是當他一認真起來做事,整個人便會散發出一股嚇人的壓迫感:「是。」

「等一下,對戰紀錄除了甲級的球隊之外,乙級也要,還有新興高中的創隊歷史,加上現在在台灣職籃活躍的畢業生,總之,關於新興高中的資料越詳細越好!」

「好。」麥修快步離去。

麥修前腳剛走,蕭崇瑜馬上過來:「苦瓜哥,我剛剛跟光北高中的校長通過電話,他說明天早上就可以接受採訪,不過他們練球時間是早上六點。」

「好,你今天下班之後馬上回家準備行李,十點我去你家接你,我們今天開夜車下南部,早上六點準時到光北採訪。」苦瓜說,語氣充滿著興奮與幹勁。

「是!」蕭崇瑜手指伸直,手肘彎曲,右手的食指與中指稍稍觸碰到眉梢,對苦瓜做一個軍人式的敬禮。

苦瓜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到某一個段落打上句點之後,霍然站起來,快步走上樓梯,來到總經理辦公室,敲門。

「誰?」總經理低沉的聲音從門縫底下傳來。

「是我。」苦瓜故意省略主詞,畢竟在整個辦公室內,敢用不敬的語氣對總經理說話的只有他。

「進來。」總經理放下手中的筆,訝異地看著苦瓜,這陣子苦瓜已經很少來找自己了。

總經理問:「怎麼了?」

苦瓜直接說出來意:「總經理,我明天想要出差下南部,採訪光北高中。」

總經理眉頭皺起:「光北高中?為什麼?」

苦瓜說:「總經理對光北高中可能不太熟悉,但總經理一定聽過啟南高中吧?」

總經理點頭,苦瓜用很快的速度繼續說:「在啟南高中創隊三十年歷史中僅有一年在預賽就落敗,那一年擊敗啟南高中的球隊正是光北高中,不過光北高中卻因為主力球員在那場比賽中受傷而止於第二輪,之後球隊也跟著解散,但是上個星期光北高中又登錄丙級聯賽,而且當初擊敗啟南高中的球員現在成了光北高中的教練。最近因為是NBA的休賽季,雜誌銷量並不好,我想要藉由這個機會寫出當年光北跟啟南這段歷史,然後巧妙的利用新興高中解散籃球隊帶出光北高中可能重現當年擊敗啟南的驚奇之旅。」

總經理微微點頭,問:「有保握?」

苦瓜笑了:「總經理難道不相信我的能力?」

總經理點頭:「好,畢竟現在NBA球星都放假去了,沒什麼話題可以吸引讀者的注意。」

苦瓜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謝謝總經理。」說完就要走人,不過總經理卻叫住他。

「阿國最近說你工作懶散,態度不佳,這方面…」

苦瓜轉過頭,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總經理,放心,我不會跟總編輯一般見識的。」

總經理滿意地點頭:「那就好。」

離開總經理辦公室的苦瓜坐回座位上,手指繼續在鍵盤上敲打著:「如果你們看了NBA老八傳奇會覺得熱血、驚奇、激動的話,那你們一定要知道二十幾年前發生在台灣高中籃球聯賽的這場比賽,因為這場比賽的傳奇性比起NBA的老八傳奇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文章打到一半,苦瓜大喊:「菜鳥,咖啡!麥修,資料查好了沒!?」

菜鳥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是!」麥修在另外一頭大喊:「快好了!」

整間辦公室裡的氣氛隨著苦瓜開始奮力工作後轉變,辦公室內敲打鍵盤的頻率明顯增快很多,紙張翻閱的聲音也多了很多,如果剛剛辦公室的氣氛用死氣沉沉的來形容的話,那現在簡直是容光煥發。

當然,總編輯例外,看著辦公室內的氣氛因為苦瓜一個人轉變,忌妒的烈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燒著,他是總編輯,是這間辦公室裡最高掌權者,但是他所受到的尊重跟重視卻不如一個常常遲到早退的混蛋!?這讓他情何以堪?

——-我是分隔線———-

下午四點,李明正家。

「結果,我真的收到退隊申請書。」吳定華把四張退隊申請書擺在李明正面前。

李明正皺起眉頭:「你就為了這點事情到我家找我?在我印象中你可不是這麼婆婆媽媽的人,當年的快攻小旋風到哪裡去了?」

吳定華苦笑幾聲:「以前還不這麼覺得,現在聽到自己以前的綽號怎麼怪難為情的?」

「因為你老了。」李明正大笑幾聲:「所以你特地來我家找我是為了什麼,該不會真的是為了退隊申請書這件事吧?」

「當然不是,我跟葉流氓討論過,認為你早上說的是對的,而且加上你的個性就是事情一旦決定了就沒有任何討論空間,所以事情就這樣定了。今天來找你,主要是跟你說有一家叫做籃球時刻的雜誌明天要過來採訪。」

「採訪光北高中?這真是奇怪了。」李明正有些訝異:「什麼時候?」

吳定華說:「葉流氓跟對方敲定明天早上六點,也就是我們練球的時候。」

李明正嗯了一聲,點點頭:「有去查過這間雜誌社嗎?」

吳定華點頭:「是全台灣銷量最好,評論也很公正的籃球雜誌。」

「籃球隊才剛創立沒多久,也沒有任何公開的比賽紀錄,突然有雜誌要過來採訪,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李明正提出了自己覺得蹊蹺的論點。

「是有點奇怪。」吳定華點頭同意:「可是他們提供的資訊很明確,在官方網站也找的到聯絡我們的人。」

「那就更奇怪了。」李明正靈光一閃:「我知道為什麼雜誌要過來採訪光北了。」

熟知李明正個性的吳定華,連連搖頭:「不要說,我不想聽!」

但是李明正才不理會吳定華的拒絕,洋洋得意地說:「一定是雜誌社的某個人發現執行助理教練的名字是當年帶領光北打敗啟南的天才王牌得分王,想要來看偶像,所以利用採訪的名義過來,一定就是這樣!」

吳定華無奈的翻了白眼,隨著年歲增長,李明正臭屁的個性絲毫沒有減少,反而還有點變本加厲的趨勢。

「喝咖啡。」李明正的老婆林美玉此時遞了剛泡好的咖啡過來,正好打斷李明正的自戀。

「謝謝。」吳定華點頭致意,說出發自內心的感謝,如果林美玉這時沒過來,李明正不知道還會自戀多久。

「現在球隊剩下誰?」李明正回歸正經。

「簡單說,就是今天遲到的人全部都退隊,沒有遲到的都留了下來。」

「跟我預料得差不多。」李明正說,不把籃球隊當回事的人,自然也不會把準時練球當回事。

「明天雜誌社採訪的時候,你打算怎麼辦?」吳定華問。

「定華,我是執行助理教練,總教練是你,該煩惱怎麼辦的人似乎是你,不是我。」李明正笑。

「你也知道我不太會說話。」吳定華攤手,表示無奈。

「定華啊,不是我在說你。」李明正喝了一口咖啡:「就連葉育誠這個流氓都當到校長,想當初他掛在嘴裡的除了髒話還是髒話,現在卻可以在幾百個人的場合講一些得體的場面話,怎麼你卻始終如一,除了在我們這群比較熟的朋友面前之外,在外面總是扭扭捏捏、安安靜靜的,這樣不好。」

「我怕講錯話。」吳定華簡單說:「而且雜誌社那邊只說會來採訪,也沒有說採訪的重點,我怕如果他們問到一些比較麻煩的問題,我會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真是的,好吧。」李明正點頭答應。

「講的很勉強,就算我不說,你也一定會主動搶過鋒頭。」吳定華篤定地說道。

「哈哈哈,我是那種人嗎?」李明正哈哈大笑。

「是。」吳定華肯定地點頭。

——-我是分隔線———-

晚上,七點半,李家籃球場。

李明正指導麥克籃下防守腳步的時候,李光耀在對面球場做左右兩邊四十五度角的擦板後仰跳投練習,兩邊各投進一百球之後,開始練習收球轉身後的空中橫移跳投。

儘管今天早上的練習量可怕的嚇人,李光耀依然在吃完晚餐,休息一陣子之後練習跳投,絲毫不給自己任何怠惰的時間,而且跳投的難度越來越高,好像面前真的有一個難纏的防守者一樣。

同一個時間,魏逸凡跟楊真毅也在公園裡面努力練習跳投,大汗淋漓的在球場內一攻一守,以互補的方式進步著。

只不過經過早上近乎瘋狂的防守跟體能訓練後,今天他們兩個人的練習量比平常少,休息的頻率相對變多。

「結果今天每一項做得最多的是李光耀,最快完成的也是他。」楊真毅喝著水,慢吞吞地說。

「哼。」嘴巴上不想服輸的魏逸凡,只能用一聲冷哼代替回答。

看著戴上不甘心表情的魏逸凡,楊真毅笑了笑:「今天他一起練習的時候,我有特別觀察他,結論是…」楊真毅拍拍魏逸凡的肩膀:「你輸給他這個小你一屆的學弟,根本不需要覺得恥辱。每一項練習,都可以看出他非常紮實的基本功還有驚人的體能,這些東西都不是任何技巧可以遮掩的最純粹的東西。」

魏逸凡咬著牙,猛然站起來:「我們繼續練,我一定要成為第一個擊敗他的人!」

楊真毅多喝一口水,也站起身:「你留在光北是正確的選擇,如果當初你回到榮新,絕對沒有現在的鬥志。」

「哼。」魏逸凡冷哼一聲,但是並沒有反駁,因為楊真毅說的是對的。

此時,除了魏逸凡跟楊真毅之外,謝雅淑也在籃球場練習著。

「大姐頭,妳今天怎麼一下子就累了?」國中生撿起球,看著一臉疲態的謝雅淑。

謝雅淑走向國中生,直接把球從國中生手中拿走:「今天是球隊第一天開始練球,教練不知道吃了什麼藥,練習量真的有夠恐怖的。」

國中生看謝雅淑沒有平常的活力,擔心問:「那大姐頭今天要不要先休息?」

「不行!今天我每一樣練習都輸他,如果要贏他,就要趁現在加強練習,否則我一輩子都贏不過他!」謝雅淑站到三分線外,出手,籃球劃過一道幾乎完美的軌跡,但落到籃框前緣,吭了一聲彈開。

「他?他是誰?」國中生問。

「他是我的隊友,但也是我的對手。」謝雅淑拿著球,站在同樣的位置,調整一下出手的力道,投球。

球在空中以完美弧度向籃框飛過去,但這次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直接彈了出來。

「他很強嗎?」國中生跑去撿彈出去的球。

「非常強,目前的我完全沒有機會贏他。」謝雅淑緊咬牙根,雖然很不願承認這個事實:「一點機會都沒有。」

謝雅淑腦海中不斷閃過今天早上練球的畫面,李光耀怪物般的體能跟紮實的防守腳步化成了最強烈的語言,告訴他們在這支球隊裡面,最強的人是他。

「可惡!」想起李光耀練球時挑釁的言語,謝雅淑低吼一聲,對國中生說:「今天菜單要比平常多投進一百球!」

國中生點頭,欣然接受:「是,大姐頭。」

河堤上,有兩道身影肩並肩,以同樣的速度慢跑著。

兩個人跑了五公里之後速度就慢了下來,流了滿身大汗,喘氣不已,不過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要休息,甚至連這個念頭也沒有。

因為在今天的練習之後,他們知道他們是最弱的。

「跑十公里。」詹傑成說,就今天早上練習的程度來說,他各方面都是最爛的,尤其是體能。

「好。」包大偉點頭,就今天早上練習的程度來說,他各方面都是第二爛的,除了防守腳步跟詹傑成並排在最爛的之外。

光北高中的每個球員,經歷過早上瘋狂的練習之後,在晚上皆針對自己最弱的部分加強,不管是體能、球技或是外線投射。有的人是因為不服輸,像是魏逸凡跟謝雅淑,他們無法接受自己跟李光耀之間的差距。有些人是因為自我要求,像是楊真毅,他今年已經高三,高中的最後一年,他不想要留下任何遺憾。有些人是想要追上別人,像是詹傑成跟包大偉,因為他們的技藝,只有在基礎穩固之後才能發光發熱。

——-我是分隔線———-

晚上十二點,苦瓜開車來到台南,隨便找了一間旅館跟蕭崇瑜住了下來。

「東西帶下車,等一下做最後的整理跟檢查。」把車停妥後,苦瓜拔下鑰匙,率性的下了車,把放在後座的所有資料交給菜鳥。

「是。」蕭崇瑜提著裝有資料的袋子,連忙跟上苦瓜。

苦瓜登記住房,拿著鑰匙進入房間之後,時間已經是晚上的十二點半。

「把所有資料點齊,按照順序擺好。」苦瓜推開落地窗,走到大約只可以容納兩個成年男人的小陽台裡,點了一根菸,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淡藍色的煙霧,稍稍緩解自己興奮激動的心情。

明天,他就可以見到自己高中時期的偶像,那個神奇地帶領光北高中打敗啟南高中的男人。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擊敗當年兵強馬壯的啟南高中的困難程度的話,苦瓜會選擇一部電影名稱來形容,那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是,這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卻被一個奇蹟似的男人完成了。

菸抽到一半時,蕭崇瑜走了過來:「苦瓜哥,資料整理好了,也全部檢查過了。」

苦瓜點頭,頭也沒回:「嗯,收好。」

「好。」蕭崇瑜毫無怨言的將拿出來的資料重新放回去,而在之前,他在公司檢查過一次,上車時又檢查了一次。

看著站在小陽台上的苦瓜,蕭崇瑜想起在籃球時刻工作的這段時間,被總編輯痛恨的苦瓜哥,就像是師父一樣傳授給他很多工作上的細節跟注意事項,讓他很快上手自己的業務,並且做的得心應手。總是遲到早退,在上班期間呼呼大睡的苦瓜哥,其實有著一顆比任何人都重視細節的心,所以他總是可以最快了解事情運作的方向,找出最適合的處理方式,用最短的時間處理最棘手的問題,然後利用剩下的時間休息。

「事情處理完,就是休息的時候。如果事情處理完還在假惺惺的做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情,就只是為了讓順路經過的長官知道我有在做事情而已。」某天,苦瓜約蕭崇瑜下班喝酒時,不屑地笑說:「不然總編輯怎麼當的上總編輯?」

苦瓜抽完菸,將菸頭踩熄,然後把菸蒂丟到房間的垃圾桶。

蕭崇瑜笑著說:「苦瓜哥,我怎麼覺得你給我一種知道快可以看到偶像,興奮地坐立難安的感覺。」

苦瓜看了蕭崇瑜一眼,淡淡說道:「如果當年你坐在我旁邊觀看那場球賽的話,你的反應也會跟我一樣。」

蕭崇瑜開心地笑:「好難得看到苦瓜哥你這樣,我好像見證了奇蹟。」

「我這種反應不是奇蹟,當年那場比賽才是。」苦瓜簡單回了一句,調好鬧鐘,走進浴室:「早點睡吧,明天他們六點練球,我們五點半就要起床了。」

————
我是台南人,如果有香港或澳門的朋友想要來台南玩,我必推台南人的早餐,牛肉湯。

一小片一小片的牛肉,淋上熱騰騰的牛骨高湯,灑一點蔥末跟薑絲,正是開啟一天的最佳來源阿!

如果去香港的話,有沒有推薦必吃的東西呢?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