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1

2000年的夏天,Ben Wallace和Chucky Atkins通過先簽後換的方式來到了底特律活塞(Detroit Pistons)。

底特律人心裡很疑惑,用炙手可熱的超級明星Grant Hill只換來一個藍領中鋒及一個普通後衛,划算嗎?

不知道。當時作決定的活塞總管Joe Dumars也不敢肯定這宗交易是否真的能夠改變活塞,不過曾經作為Bad Boys一員的他,知道球隊贏球的秘密,從來不是盲目堆砌球星,而是像拼圖一樣,把需要的元素集齊起來。

Joe Dumars在Ben Wallace身上看到一種熟悉的感覺,一種以往Bad Boys年代球員的感覺:原始及粗暴。當時的活塞隊像台破舊的老爺車,他要為活塞注入活力,他視Ben Wallace這個藍領球員是復興活塞的一塊拼圖,他給予Ben Wallace一份長達六年的合約。

Ben Wallace抓住了這個黃金機會火速冒起,用鋼筋鐵骨征服了禁區。

那一年的活塞雖然只有32勝50負的成績,無緣季後賽,但Ben Wallace正選上陣80場,平均每場搶下了足足13.2個籃板,排在全聯盟第二,僅次於Dikembe Mutombo。

此時,Joe Dumars確信Ben Wallace不僅僅是一塊拼圖,而是復興活塞皇朝的基石

2001-2002年,活塞迎來新教練Rick Carlisle,他決定將活塞打造成鋼鐵般的防守型隊伍,他把Ben Wallace放在大前鋒位置,讓他在身型上不過分輸蝕,讓Clifford Robinson打中鋒,外圍進攻則依靠Jerry Stackhouse為主軸。時值NBA允許聯防,內線球員單打的機會減少,外線球員的攻擊切入愈來愈多,這正合Ben Wallace的口味,他的身材對比一般內線球員有所輸蝕,不過他的爆發力、預判及協防能力,在對應外線球員切入方面得心應手,他成為了繼Dennis Rodman以後最恐怖的防守者,用他的手掌把對方的球一個一個的打出去,從此活塞的禁區成為了禁飛區。

Ben Wallace打出了一個恐怖的賽季,場均13個籃板及3.5次封阻,成為了NBA裡的籃板王封阻王。歷史上能夠一季拿下這兩項榮譽的人僅有三個:Hakeem Olajuwon、Bill Walton及Kareem Abdul-Jabbar。

現在這個名單上新增了Ben Wallace的名字,同年他榮獲了生涯第一座的年度最佳防守球員榮譽,也進入了年度防守一隊,他從此再也不用擔心沒球可打。

時間讓現實逐步呈現,Grant Hill自從交易到魔術後受病魔纏身一蹶不振,而Ben Wallace短短兩年蛻變成為全聯盟最好的防守球員。對此魔術隊難過得想哭,巫師隊概嘆當時不夠耐性,當年底特律球迷的懷疑也一掃而空。這一群藍領出身的底特律人愛死了Ben Wallace,自從Bad Boys年代過去後,他們已很久沒有看過底特律有這麼激情的比賽,這個表情木訥卻崇尚力量的肌肉人每晚都將藍領的功夫做到極致,就像他們的伙伴一樣。

很快他們就把優雅、「娘腔腔」的Grant Hill忘掉,把Ben Wallace看作是新的城市代言人,他的爆炸頭從此成為奧本山皇宮球場的圖騰。

該年底特律活塞吐氣揚眉,將上一年度的戰績倒轉:50勝32負,進入季後賽,最終止步在季後賽第二輪,敗給了波士頓塞爾特人。Joe Dumars不甘心這樣的結果,他決心要復興活塞,他定下了日後挑選球員的基調:藍領

03年的夏天他開始物色人選,在名單上寫下了兩個名字:
Chauncy Billups
Richard Hamilton

——待續——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