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十五章【退隊申請書】[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凌晨四點半,一個非常寂靜又黑暗的時刻,李家庭院的籃球場卻傳來了球的拍打聲。

李光耀拿著球,站在罰球線後面,右腳腳尖對準籃框,深吸了幾口氣,左手拿球抱在腰側,右手虛空做著投籃的動作,然後把球拿起來,開始做罰球線的投籃練習。

李光耀投出的第一球就漂亮的空心進網,後旋的球摩擦球網後發出了清脆的唰聲。

「嗯,感覺不錯。」李光耀感受球從指尖離開的感覺,滿意的點點頭,快步走向前,彎腰撿球,繼續投籃。

半個小時後,李明正穿著長袖運動衫與運動短褲從旁邊走了過來:「投進幾球了?」

李光耀沒有理李明正,深呼吸,曲膝,將球舉到額頭上前方,利用腳從下帶動而上的力量,經過腰跟手臂,最後由手指輕柔的傳遞到籃球,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彩虹般的弧度,精準的落在籃框中間。

〝唰〞。

李光耀這時才轉頭看向李明正,笑:「正好一百球。」

李明正點點頭:「好,該出發了。」

李光耀背起放在籃球架下方的後背包:「沒問題。」

——-我是分隔線——–

今天是星期一,也是球隊訓練開始的第一天,在六點練球的規定下,李光耀早上四點就起床,用半個小時的時間做簡單的梳洗跟整理後背包後,就開始早上跑步到學校前例行性的罰球練習。

罰球是每一天固定的練習項目,每一次練習至少要投進一百顆。

「老爸,你也要一起跑?」李光耀驚訝的看著李明正,他以為李明正只是要把他送出門而已,沒想到李明正也背了個後背包,腳上更穿著一雙鮮紅色的跑步鞋。

「哦,對了,我還沒跟你說,我是你們球隊的執行助理教練。」說著,李明正開始跑了起來。

「執行助理教練?」李光耀很快追了上去。

「沒錯。」

「那是什麼東西啊?而且為什麼這麼突然?」

「你去問校長囉,是他找我的。真期待呢,上次看你們跟東台的友誼賽,看到幾個有趣的小傢伙。」

李光耀興奮地說:「沒錯,尤其是那個55號詹傑成,雖然體力真的有夠爛,可是他的傳球視野很廣,時機又掌握的非常精準,運球也不錯。」

李明正表情帶著自信:「他是不錯,缺點就是體力太差,而且從他偏好切入來看,他的外線應該不穩定,不過瑕不掩瑜,在我的教導之下,他一定會成為一個驚人的控球後衛。」

「對了,老爸,你今天打算讓我們先練什麼?」

「當然是防守跟體能,上次對上東台,我認為最大的問題不在進攻而是在防守,腳步跟不上東台,比賽的節奏一直被東台牽著走,失去了氣勢跟鬥志才是大比分落敗的主因。」

「我也這麼覺得。」

李明正父子沉默下來,專心在跑步上,不過李光耀卻忽然嘆了一口氣,李明正看到李光耀有些失落的表情,關心道:「怎麼了?」

「其實班上有一個我覺得很不錯的射手,三分球跟東旭差不多準,我之前一直找他加入籃球隊,可是他都拒絕,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感覺的出來他很喜歡籃球,直到上星期跟東台友誼賽打完,跑步回家的時候,我才偶然發現他顧著一家麵攤煮麵招呼客人,我猜是他的家境不好,要幫忙家裡顧麵攤,所以才一直拒絕我。」

「哦。」李明正喘著氣,簡單的回了一聲。

「如果隊上有他這個射手,在我無人可擋的切入禁區吸引包夾之後,就可以馬上傳給他,大空檔三分球,咻───唰!」光是想像這個場景,李光耀就覺得無比興奮。

「你之前跟他打過球?不然怎麼知道他很準?」

「第一次上體育課的時候跟他比賽過三分球,結果被他電爆,還輸了一瓶飲料,而且他超酷,不管投進幾球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化,好像球投出去一定進一樣。」李光耀越說越興奮,但表情很快變成沮喪:「好可惜,真的好可惜。」

「他叫什麼名字?」李明正問。

「王忠軍。」

「嗯。」

父子倆的話題到此結束,一路上兩個人專心跑步,沒有再多說話,抵達校門口時間是五點五十分,溫暖的陽光已經灑落在大地上,溫度也提升了兩三度,父子倆用毛巾擦汗,喝著水並肩走到操場。

球場上,校長葉育誠、總教練吳定華、助理教練楊信哲、謝雅淑、楊真毅、魏逸凡及麥克或是討論事務或是互相幫忙熱身,完全就是一副準備好第一天訓練的模樣。

「早!」李明正父子各自走到自己的圈子裡,對自己的夥伴打著招呼。

——-我是分隔線——–

「這位是?」李明正看著楊信哲,禮貌性的點頭致意後,疑惑的目光投向葉育誠與吳定華。

「他是化學專任老師,但是在他跪求之下,他現在有一個新的身份,助理教練。」葉育誠說。

「似乎是沒有到跪求這種程度的樣子…」楊信哲無奈地說,對李明正伸出手,做了正式的自我介紹:「你好,我是楊信哲,是最卑微的助理教練,對籃球處於外行看熱鬧的程度,但是我很喜歡籃球。」

楊信哲有趣的自我介紹讓李明正臉上露出笑容,也伸出手:「你好,我是李明正,是執行助理教練,在籃球的世界裡扮演著天才的角色,站在你旁邊的兩位仁兄當年都是幫我撿球的。」兩人大笑了幾聲,手用力地握了幾下。

葉育誠大聲咳了幾聲:「有些往事其實可以不用追憶。楊助教,李明正同時也是你最欣賞的李光耀的父親。」

楊信哲驚訝地看著笑吟吟地李明正:「怪不得。父子倆給人的感覺很像啊。」

李明正好奇地問:「什麼感覺?」

楊信哲說了一個讓葉育誠跟吳定華哈哈大笑的答案:「非常自我感覺良好的感覺。」

李明正聽了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楊助教,這你就錯了,這不是自我感覺良好,而是擁有實力的人該有的自信。」

當李明正跟葉育誠三人寒暄聊天的時候,李光耀也跟隊友們邊拉筋邊輕鬆地聊著。

「你們怎麼這麼早來?」李光耀問。

「不想第一天就遲到,所以早一點出門。」楊真毅直截了當地說。

「之前在榮新也是很早就要起來練球。」魏逸凡則是繞著圈子說自己不是早到,而是早就習慣早起練球的模式。

「不想讓你們瞧不起我,哼!」因為之前有太多被看不起的經驗,所以謝雅淑早就養成了縱使生理上的優勢比不上男生,精神上與氣勢上卻絕對不能輸的習慣。

「就…期待今天練球,太興奮,很早就起床,然後…就乾脆跑過來了。」麥克維持著一貫怯怯地語調。

這個時候,一個像是廢舊引擎的喘息聲傳了過來,詹傑成臉色蒼白,軟趴趴地對他們揮手:「Hi…大…大…大家早。」詹傑成一走到李光耀幾人身旁,幾乎是馬上癱軟在地,拿出水,咕嚕咕嚕的馬上灌好幾口,臉色這才好看一點。

李光耀看著詹傑成的樣子,拍拍他的肩膀:「看到你這個樣子,有個好消息讓我不捨得告訴你。」

連灌了幾口水的詹傑成氣息總算平順了些:「什麼好消息?」

「等一下練的是防守。」李光耀伸出大拇指,往後比著李明正的方向:「依我爸的個性,第一天練球,他絕對會使勁全力操爆大家。」

「你爸?」詹傑成看著李光耀手指的方向,然後把疑惑的目光移到李光耀身上。

李光耀享受著大家把目光全部投注在他身上的感覺,驕傲地說:「是的,我爸剛剛跟我說他是執行助理教練,你們對他應該有印象吧?他上次有來看我們跟東台的比賽。」看到大家點頭後,李光耀繼續說:「他說我們最大的問題並不是進攻,而是防守,所以今天練的內容一定全部都是防守,到時候可別腿軟跟不上,連拿球的力氣都沒有。」

對於李光耀挑釁的言語,每個人的反應都不同。

「榮新的防守練的也很凶,雖然我已經一陣子沒有參與正式的訓練,但我還是有底子在。」魏逸凡回應李光耀。

「會跟上的。」楊真毅淡然地說,言語間有股內斂的自信。

「你大話別說的太早,到時候跟不上的人反而是你自己!」謝雅淑用一樣挑釁的言語回擊。

「嗯,好。」麥克雖然對自己沒有自信,卻堅定的回應李光耀,他知道自己各方面雖然都不如人,但是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好了,那就是跟在李光耀身後。

「不會吧,我剛剛才從我家跑過來耶…」詹傑成哀號一聲,體能實在是他的死穴:「早知道就騎腳踏車了,等一下死定了。」

這時候,尖銳的哨音響起,吳定華大聲喊:「集合!」

李光耀等六人很快跑了過去,在吳定華面前站好,吳定華看了手錶:「差不多了…」

吳定華說話的時候,急速的跑步聲傳來:「對─不─起!我遲到了。」其中一個板凳球員看到李光耀等人在吳定華面前排好,把背包放到旁邊,趕快站到隊伍裡面。

吳定華對那個板凳球員點點頭:「大偉,不用擔心,你沒有遲到。」吳定華清清喉嚨:「在開始練球之前,我想跟你們介紹一個人,那就是我們的執行助理教練,李明正。」

李明正站前一步,露出笑容:「大家好,我是執行助理教練,李明正,也是你們的大學長,更是當年光北擊敗啟南的關鍵人物,今後會負責指導你們練球,所有關於籃球的問題都可以問我,那麼簡單的自我介紹完,我來說說今後的練球方向,上次看了你們與東台的練習賽後,我認為你們最缺乏的是防守端的能力,防守腳步、補防意識、團隊默契等等,所以目前主要的練習項目將會著重在防守與基本動作,好了,開始熱身,光耀,你來帶熱身操。」

說完話之後,李明正就把場面交給李光耀,然後把吳定華跟楊信哲叫過來:「有沒有碼表?」

「沒有,但手機有計時功能。」楊信哲從口袋中拿出前幾個星期買的最新款智慧型手機。

「好,準備好紙筆,等一下我會先讓他們跑操場十圈,到時候你幫我記住每個人的跑完所花的時間,除了這個之外,到時候各項訓練的時候你也要記下每個球員的狀況,到時候你就跟在我身邊,我會跟你說該怎麼做。」

「好,沒問題。」楊信哲欣然答應,馬上跑出籃球場。

「定華,你能不能想辦法弄出網球?」

「我的辦公室有,要幾顆?」

「越多越好。」

當李光耀帶操結束之後,楊信哲正好拿著筆記本跟紅、藍雙色的原子筆回到操場,李明正看到楊信哲,在遠處大聲喊:「楊老師,你準備好就叫他們直接開始跑!」

楊信哲也大聲回應:「好!」接著拿出手機,對李光耀等人說:「跑操場十圈,現在,開始!」

李光耀反應最快,幾乎是楊信哲話一說完就開跑:「跑最慢的請喝舒跑!」

「放這裡就好了。」李明正、吳定華跟葉育誠三個人合力搬了一籃籃球、十張椅子跟十幾顆網球出來,依照李明正手指的方向開始在球場內放置椅子。

放完所有東西後,李明正來到楊信哲身邊:「怎麼樣,可以嗎?」

「沒問題,交給我。」楊信哲對李明正露出自信的表情,這個時候,一個板凳球員走到了操場,手裡拿著早餐,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

「現在幾點了?」因為剛剛跑步的關係,所以李明正並沒有戴手錶。

「六點十分。」

「嘿,你!對,就是你,遲到十分鐘,多跑十圈!做完熱身之後馬上去跑二十圈!」李明正指著遲到的板凳球員大喊。

板凳球員嚇了一大跳,整個人都嚇醒了,馬上把書包跟早餐放在旁邊,簡單做拉筋之後就開始跑步。

「定華,還有幾個球員沒來?」李明正問。

「四個。」吳定華回答。

「信哲,以你的手錶為基準,接下來遲到的人,遲到一分鐘多一圈,然後這些遲到的球員也不用紀錄他們的時間,對訓練不認真遲到的球員,基本上是沒辦法在我的要求底下撐過一個星期的。」李明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冷冷地看著李光耀等人跑步。

楊信哲聽著李明正嚴峻的語氣,眼神出現愕然。

李明正眼角餘光瞄到楊信哲的眼神,說:「楊老師,你有聽過Kobe Bryant這個人嗎?」

「當然有,一個在NBA絕對能夠排入歷史前五名的得分後衛。」楊信哲理所當然地點頭說。

「那關於他這個人我想也不用多說了,我提到他,只是因為他曾經說過一句話:『我在訓練的時候虐待自己,是為了在球場上不被虐待。』,楊老師,我並沒有要求每個小球員都要達到跟他一樣的程度,畢竟他是在NBA這種怪物雲集的地方還可以得81分的怪物,可是至少,對於自己真心喜歡的籃球,要拿出認真且負責任的態度,這就是我的教球理念。」

「我想這不僅僅是教球理念,而且還是你的人生理念,從李光耀的身上我也看得出同樣的特質,對於喜歡的籃球,付出的心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對於自己不喜歡的東西,跟垃圾一樣敬而遠之,李先生。」楊信哲拍了拍李明正的肩膀:「你兒子,是我接光北高中的化學專任教師以來,第一個考零分的學生。」

李明正認真且嚴肅的表情馬上化成乾笑:「哈哈哈…」

——-我是分隔線——–

當李光耀花了二十分鐘跑完十圈之後,最後一個板凳球員才姍姍來遲,而他需要跑操場三十五圈。

「好了,休息五分鐘,喝水。」吳定華大力拍著手,十幾瓶一公升的水已經準備好給他們。

「教練,這一圈操場幾公尺啊?」李光耀喘著大氣,綠豆大小的汗珠不斷從額頭滴下。

「四百公尺。」吳定華主動拿了一瓶水,遞給李光耀。

「哇塞,那我今天早上已經跑了十四公里了,嘖,希望老爸等一下別操得太慘。」李光耀拿過水:「教練,謝囉。」

吳定華驚訝地看著李光耀走到旁邊的背影,想起以前李明正跑步上下學的情況下依然是每次最快完成球隊每個訓練的人,霎時間,在吳定華眼中李光耀跟當年李明正的背影有些重疊:「父子兩個人,都是怪物啊…」

一分多鐘後,魏逸凡跟楊真毅不分先後的跑完,麥克則慢了李光耀兩分鐘,然後是謝雅淑,慢了兩分半鐘,接著是包大偉,慢了整整三分鐘,最後是詹傑成,晚了三分半鐘,當詹傑成抵達的時候,李光耀已經喝完水,休息夠了,從籃子裡拿出兩顆籃球,開始練習運球。

李明正看到跑道上都是遲到的球員,直接不理,走到麥克等人面前,宣布:「等一下練習的項目是折返跑,分三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是半場的底線到三分線,第二階段是底線到半場中線,第三階段是底線到底線,我會給你們時間限制,在時間限制內達不到我要求的人,需要多跑幾趟,然後動作做紮實,折返跑的時候一定要摸到地,再給你們休息三分鐘,三分鐘後開始訓練!」

說完之後,李明正招手叫吳定華及楊信哲過來:「等一下折返跑開始的時候,我怕信哲一個人忙不過來,定華你幫忙一下。你們兩個站在球場兩邊,看誰沒有達到我的標準。」

「好。」楊信哲跟吳定華同時點頭。

「葉流氓在幹嘛?」

「他擔心那幾個要跑二三十圈的球員,在旁邊看著。」吳定華解釋。

「嗯,那就讓他看著吧。」李明正說。

「對了,練球完先別解散大家,要讓球員挑號碼。」吳定華說,但是李明正卻搖搖頭:「這件事不急,這個星期過後再說。」

李明正用力拍手:「休息時間到了,開始練習折返跑第一階段。」

李明正讓球員分成四組,籃球架兩邊各站兩組:「來回算一趟,四十秒內要完成十趟,沒有完成的人多跑五趟,準備好了沒?」

站在第一排的李光耀、謝雅淑、魏逸凡跟楊真毅說:「好了。」

「好,預備,開始!」

李光耀再次一馬當先的跑了出去,速度快得嚇人,儘管平常楊真毅跟魏逸凡練球時也常常練折返跑,但速度依然跟不上李光耀,而跑在李光耀旁邊的謝雅淑在完成第二趟的時候,李光耀已經跑完第三趟。

僅僅花了不到三十秒鐘的時間,李光耀就完成了十趟來回,不過他並沒有停下來,反而繼續跑。

「時間到!」楊信哲沒有放水,四十秒一到就馬上宣布,而謝雅淑跟楊真毅並沒有完成,非常認份的開始跑另外五趟,只不過球場上卻有三個奔跑的身影,因為李光耀也跟著他們一起跑完了五趟。

如果算上李光耀多跑的量,在李光耀陪楊真毅跟謝雅淑跑完五趟後,他在這次的訓練中總共完成二十趟的折返跑。

除了對自己的極端強烈的要求之外,李光耀這麼做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讓他的隊友們知道籃球隊裡面最強的人是他,雖然是隊友,但隊友之間也有競爭,在這場競爭裡,李光耀也要拿得第一。

當李光耀等七人完成所有折返跑的練習時,遲到十分鐘,被罰多跑十圈的板凳球員正好跑完。

「下一個項目,撿網球,光耀,出來。」李明正從口袋裡拿出三顆網球:「等一下分三組進行,我先示範一下該怎麼做。」

李光耀以防守的方式半蹲在邊線後面,李明正蹲坐在離他大約三公尺的地方,把一顆網球滾到他的左邊,然後在這顆網球滾到一半的時候,馬上再把另一顆網球滾到右邊,李光耀用螃蟹步的方式馬上把左邊的網球滾回去,這個時候李明正把手上最後一顆網球滾到左邊。

「就是這樣,看懂了嗎?」李明正專心的接、滾網球,頭也沒有抬起來:「等一下兩個兩個一組,站在邊線旁邊,計時一分鐘,輪流,沒有接到任何一顆球,跑一圈操場,準備好就可以開始。」李明正又從口袋拿出一顆網球,滾了出去:「楊助教,就交給你了。」

魏逸凡等人看到李光耀遊刃有餘地移動腳步,心裡激出了不服輸的鬥志,馬上找好了夥伴,魏逸凡跟楊真毅、謝雅淑跟麥克、包大偉跟詹傑成,在楊信哲一聲令下開始了接滾網球。

至於剛剛跑完二十圈的板凳球員,在吳定華的帶領下開始做折返跑的訓練。

「四顆會不會太勉強?」畢竟李光耀早上跑了足足十四公里,李明正怕李光耀身體會吃不消。

「小意思!」李光耀快速移動腳步,故意大聲喊:「就算再來一顆也可以!」

旁邊的楊真毅等人聽到李光耀的話,心裡的鬥志更是熊熊燃燒,跑完步跟做完折返跑之後已經非常僵硬痠痛的腿卻好像活過來一樣動得更快,就是不想輸給李光耀。

「時間到,換組!」

一聽到楊信哲喊話聲,李光耀馬上說:「怎麼樣啊,有沒有人要跑操場的?有要跑的跟我說一聲啊,我跟他一起跑,不過跑輸要請我喝飲料!」

李光耀再次挑釁,讓魏逸凡等人換組的速度不超過三秒鐘,開始了另一輪的訓練。

——-我是分隔線——–

三組網球訓練完,魏逸凡需要跑三圈,楊真毅也是三圈,謝雅淑五圈,包大偉七圈,詹傑成六圈,在這裡表現最好的反而是麥克,只漏接一個球,跑一圈即可。

雖然李光耀沒有漏接任何一顆球,但還是跟著六個人一起跑,依然一馬當先的跑到最前面,而且跑完了整整七圈。

「好,接下來是防守腳步的練習,球場上有十張椅子,你們要用橫向移動,也就是螃蟹步一一繞過這些椅子,兩分鐘要來回三次,第一個人踏出底線開始算時間,最後一個人結束碼表才停。」李明正看了楊信哲一眼,後者點頭示意之後,李明正說:「排好隊型,預備,開始!」

排在第一個的依然是李光耀,速度飛快的繞過一個又一個椅子,身體裡面有著用不完的精力似的,一下子就繞完所有的椅子,但是這個訓練並不是以第一個人結束為準,所以李光耀邊繞椅子邊大聲說:「快點跟上,把椅子想成你的對手,想像椅子擺放的位置就是對手進攻路線,你要怎麼守住他,這時候不做好練習,難道你們想要等到上場在被對手電嗎?」

李光耀花了一分半鐘完成訓練,站在底線的位置鼓舞大家:「加油,快一點!」

經過一連串的訓練,就連魏逸凡都感到雙腿痠軟,更別說是體力比較差的詹傑成跟包大偉,遠遠的被甩在後面,不過兩個人在心裡鬥志支持下,都勉強在兩分鐘內完成了防守腳步的練習。

李明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休息三分鐘,三分鐘後,再一趟!」

——-我是分隔線——–

到了早上七點五十分,李明正第一天的地獄式訓練才告一段落,除了李光耀的其他人幾乎累倒在地,但為了氣勢上不輸給李光耀,儘管雙腳發軟又顫抖,依然站的很挺拔。

「好了,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早餐的部分已經送到你們班上,如果吃不夠可以跟助理教練或是總教練說,然後…」李光耀從自己的後背包裡取出一疊紙:「今天的練習量其實比我本來的菜單大概少了三分之一左右,兩個星期後就要開始比賽,之後的練習量只會比今天多,而且是多很多。」

「這張是退隊申請書,每個人都拿一張。」李明正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吳定華及葉育誠,用眼神逼退他們,示意他們不要說話:「我需要的球員,是認真喜歡籃球的人,不是那種想要打著籃球隊的旗幟耀武揚威,以為是籃球隊隊員就很跩的人。對於籃球,我要求的很簡單。謙遜,就算是世界上最強的球員,他們依然會繼續精進自己球技,不會驕傲自滿。態度,拿出你的態度,就算只是普通的運球練習,都用全部的心力去做好。決心,你對籃球的決心有多少,就代表你在籃球上可以獲得多少成就。拿出你的態度,給我看你的決心,保持謙遜,就算你的實力只能當板凳球員,你依然會是我倚重的子弟兵,相反的,不管你的實力再強,只要缺少任何一樣,我的球隊都不會需要你。每個人都拿到申請書了嗎,好,我再說一次,今天的訓練是最輕鬆的,往後每一次訓練都會更難更多更苦,沒有做好準備的人,今天放學前把申請書交給總教練或助理教練,我的球隊,不需要把籃球當作兒戲的人,也不需要沒有團隊觀念的人!」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