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BA的第一場比賽,Ben Wallace就拿下了10個籃板,從此他的籃球之路就一帆風順嗎?

才沒有,這是個很現實的世界,他沒有立刻變成下一個像Wes Unseld的球員,他僅僅是球隊的第12人。排在他面前的,還有明星級球員Chris Webber及Juwan Howard,他的新秀球季鮮有上場時間,場均只有6分鐘。

雖然沒有很多出場機會,但Ben Wallace興幸自己能夠在NBA打球,而且是待在自己最喜歡的禁區。他想起自己前往華盛頓時,臨別前家人向他說:「家裡不能為你提供什麼,你必須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地。」

他把這句話記在心裡,時刻鼓勵自己,不管在練習還是上場只有幾分鐘比賽,他都很努力在打球。

第二年他開始嶄露頭角,更甚能在一些比賽裡正選上陣,這個帶著木訥臉孔的人,揮動著粗壯的手臂在防守及搶籃板,張牙舞爪的封阻對方射球,這個人從Charles Oakley身上學過如何打球,以及用身體迫壓及唬嚇對手的技巧,他知道自己唯有專攻防守、搶籃板這等工作,才得以留在NBA。

這一年華盛頓子彈(Washington Bullets) 改名華盛頓巫師(Washington Wizards),Ben Wallace在場均17分鐘的時間裡交出4.8個籃板,以及1.1個封阻的成績單。由那時起,人們開始認得Ben Wallace這個人物,知道他擅長防守及籃板的工作,還頂著一個爆炸頭,看上去令他更為搶眼。至於他變成爆炸頭的原因,是因為他曾和隊友Chris Webber及Darvin Ham打賭誰能夠堅持更久不去理髮。

爆炸頭從此成為Ben Wallace的商標髮型。

1998-99年賽季,Chris Webber遠走沙加緬度(Sacremento Kings),Juwan Howard遭受腳傷,Ben Wallace成為巫師隊的主要輪換陣容,在禁區得到解放,儘管他的入球方式只有普通上籃和入樽,但他能在每場平均28分鐘的時間內搶下8.3個籃板、2個封阻,以後備身份成為隊裡的籃板及封阻王,該年平平無奇的巫師並沒有進入季後賽,Ben Wallace是隊裡僅有的亮點之一。

不過他並不是巫師隊未來的一部份,他們想要一個能得分的中鋒。1999球季完結後,巫師為了得到Isaac Austin,將Ben Wallace交易至奧蘭多魔術(Orlando Magic)。魔術的教練Doc Rivers慧眼識英雄,把Ben Wallace提升成為正選,雖然每晚只有約24分鐘的出場時間,而且他受著骨刺傷患的影響,但他仍舊是球隊的籃板王。

Doc Rivers認為Ben Wallace是一個不用靠得分,卻能夠改變比賽的球員。能夠看出這一點的,除了教練Doc Rivers外,還有一個人:剛剛當上底特律活塞(Detroit Pistons) 總管才不到兩個月的Joe Dumars。

這個人正在默默盤算如何重建他心目中最強的底特律活塞。

2000年的夏天,魔術隊為了得到號稱Michael Jordan接班人、底特律活塞隊的Grant Hill,把甚具潛力的Ben Wallace及Chucky Atkins作為籌碼,活塞總管Joe Dumars沒有任何猶豫,同意了這筆交易,魔術隊也認為自己檢到了便宜便爽快答應。
日後有人評價這是Joe Dumars總管生涯中最完美,也是魔術隊最悲劇的一筆交易。

無論如何,26歲的Ben Wallace來到了底特律,一座在他職業生涯影響最深遠的城市。

——待續——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