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賽結束之後,葉育誠跟吳定華兩人分別對球員說一些精神鼓舞的話,然後帶領著球員們到東台休息區,讓球員分別跟總教練沈國儀還有助理教練劉嘉華握手,感謝他們帶領東台過來參加友誼賽,再對所有東台的球員握手,感謝他們今天在場上努力奮戰。

因為天色漸漸黑,加上一整場比賽下來球員都耗盡體力,葉育誠交代球員回家路上一定要小心之後,光北大部分的球員直接拿著背包跟書包走了,留在球場的只剩下李光耀跟麥克。

兩人此時站在東台休息區裡,李光耀跟四個前隊友聊的熱絡,而麥克很快也被拉入聊天的陣容裡。

王朝凱抬頭看著麥克的臉:「你叫麥克哦,你彈跳的速度有夠快的耶,而且你的手好長,我之前那個拋投拋得那麼高就是要躲你的封蓋,沒想到還是被你蓋一顆紮紮實實的火鍋,好厲害。」之前被賞過火鍋的王朝凱拍拍麥克的手臂:「不過你的基本功還要再加強,還有啊,你太瘦了,多吃一點,不然在禁區很難討好。」

這時中鋒高易升也加入話題:「對啊,好幾次我在籃下一拿到球,如果沒有包夾,很輕易就可以把你擠開輕鬆取分,還有,你手臂這麼長,要好好運用,用一些小技巧把防守者跟你自己的距離拉開,這樣出手的時候會降低被封蓋的風險。」

高易升講的興起,直接拉著麥克比劃,身為後衛的王朝凱也開始說一些接球跟單擋掩護的重點,而因為他們是李光耀的朋友,麥克對他們很放心,加上聊的是籃球的東西,所以麥克並沒有像剛到一年五班一樣害羞,雖然話少,但依然溝通得很順利。

另一邊,李光耀跟陳東旭還有蔡承元聊天聊到比手畫腳,後來李明正提議:「不然這樣好了,今天大家到我家吃飯,吃飯完在繼續打!」

這個提議讓大家鼓掌叫好,於是一行人勾肩搭背地走到校門口,打算搭車前往李明正家,可是這時李光耀蹲在地上換上了慢跑鞋。

看到李光耀的動作,四個前隊友開始哀號。

王朝凱露出苦瓜臉:「不是吧?」

陳東旭開始覺得有點後悔:「真的假的啦?」

高易升無奈地說:「剛比完賽耶。」

蔡承元則在做著最後的掙扎「認真嗎?」

李光耀則是說:「麥克,你不用跑,你體力負荷不了,對身體反而不好。」

本來已經站到李光耀身邊的麥克點點頭,坐上院長的車。

綁好鞋帶,李光耀對四個前隊友說:「你們四個,跑得動就跑,跑不動我也不勉強你們。」說完,也不管四人的反應,逕自的跑走了。

「混蛋!」四個人幾乎都在心裡痛罵著李光耀,但是卻都跟上李光耀,而且縱使邊跑邊抱怨,可是心裡卻突然出現一股踏實感,好像回到以前李光耀跑在前面帶領著他們,同時也等待著他們追上。

既是最可靠的領導者,也是最遠大的目標,李光耀身上同時散發著這兩種感覺,讓當初的他們是追隨也是追趕,然後拿下了東部地區國中聯賽的冠軍。

五個人按照高矮順序排成一列,不過後來古風炫加入了他們,六個人的隊伍跑在馬路上非常引人注目。

因為剛剛他們真正算起來才上場兩節時間,而且跟麥克不同,體力從國中開始就有特別在鍛鍊,所以李光耀並沒有跟東台五個人客氣,一開始就飆到最高速,一路跑到家門口,還在最後的一百公尺衝刺,讓跑在他後面的五個人差點累到用爬的爬進他家裡。

「這…這…這是赤裸裸的報復!」陳東旭整個人靠在牆壁上,喘著大氣,高易升則是連話都說不出來,直接坐在地上。

王朝凱比較好一些:「有沒有水?」

李光耀點頭,示意體力最好,現在仍可以站的筆挺的蔡承元跟他去拿水,趁著這個空檔,古風炫問:「他…他…他該不會…從以前…就這樣吧?」

陳東旭、王朝凱跟高易升看著對方,然後露出苦笑,同時說:「對。」

「太…太…誇張了啦。」古風炫整個人軟倒在地上。

不久後,水拿來了,幾個人爭先恐後的拿著水就往嘴裡猛灌,好像是一群在沙漠迷失了三天的旅人一樣。

「休息一下,我爸說飯菜已經準備好了。」李光耀等五個人把水喝完之後,將他們帶進家裡。

客廳裡,李明正、校長張育誠、院長、麥克、沈國儀、劉嘉華、吳定華還有其他的東台板凳球員在沙發上觀看錄好的NBA球賽。

李明正看到李光耀帶著五人過來,說:「先喘口氣,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是,教練!」陳東旭、王朝凱、高易升跟蔡承元齊聲說道。

李明正點頭,然後開始針對球員今天的表現做出評比:「嗯,很好。朝凱,你今天表現不是很好,自己知道吧,你身為控球後衛,運球的基本功還不夠好,你知道為什麼今天光耀可以封住你嗎,就是你保護球的動作還有進步的空間,還有你身體的對抗性還是不夠,要加強,控球後衛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掌握節奏,而你今天並沒有做好。」

「是,教練!」

李明正之後點到中鋒高易升:「易升,身為中鋒,你今天的傳球策應很到位,不錯,可是有一點我很不滿意,你今天面對的是沒有經驗的麥克,就算面對包夾,但我相信你的腳步應該足以應付,可是大部分的時間你選擇把球傳給外線,打的並不夠堅決,懂我的意思嗎?」

「是,教練!」

接下來是蔡承元:「承元,你這場表現中規中矩,沒有犯什麼明顯的失誤,不管哪方面都算及格,可是。」李明正的語氣突然變得嚴峻:「我今天看不到你的積極,你懂嗎?」

「是,教練!」

最後點到了陳東旭:「東旭,老問題,防守,你的防守腳步要繼續加油,不然只會成為對上的防守黑洞。」

「是,教練!」

李明正把眼神瞄向古風炫,但是卻沒有說什麼,反而是古風炫主動問:「教練,請問我在這場友誼賽的表現如何?」

「你第一步的爆發力很快,所以讓你的切入變得很有殺傷力,可是你上籃放球的手感並不是很理想,而且進攻腳步太單調,簡單說,就是你太依靠你的第一步,除此之外,你外線的穩定度並不高,外線的威脅力很小,將來到了更高階的戰場,你會打得非常吃力。」

「是,謝謝教練!」古風炫心裡一驚,因為李明正確確實實的講到他打國中聯賽以來的老毛病。

「至於整體的防守方面,剛剛我已經跟國儀教練還有嘉華教練討論過了,回去之後他們會跟你們做更詳細的說明。」李明正搓著手,和顏悅色地說:「現在,我相信大家都餓了,我們來吃飯吧!」

——-我是分隔線————-

這是一頓豐盛美味的晚餐,加上每個人肚子都餓了,桌面上菜全被一掃而空,讓辛苦做菜的林美玉獲得了極大的滿足感跟成就感。

當大家吃飽飯足後,經過了半個小時的休息,李明正開了外面籃球場的燈,然後開始了另外一場籃球賽。

因為雙方鬥志高昂,這場球賽足足打滿了兩個小時才結束。

離去前,不論是東台的球員或教練都帶著滿足的笑容。

「送到這裡就好了,明正哥,今天謝謝你了。」劉嘉華在門口跟李明正道別,然後坐上了駕駛座,發動引擎,搖下車窗跟李明正揮手:「走了。」

「路上小心。」李明正說著,望著九人座的廂型車緩緩消失在巷尾。

車上,劉嘉華跟沈國儀坐在駕駛座跟副駕駛座,聊著天。

「我當東台總教練也十多年了,李光耀絕對是我見過最特別的球員,而且他才高一。」沈國儀說,嘆了一口氣:「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果他來東台,我相信打敗啟南真的是一件有可能發生的事。」

「如果光耀知道總教練你這麼稱讚他,一定會很開心。」劉嘉華說。

「我沒有稱讚他,他就是這麼強,基本功做的真的非常非常紮實,面對包夾不慌不忙,高中生普遍比較弱的中距離投籃他卻發揮的淋漓盡致,把我們的防守攪得一團亂。」沈國儀認真地說:「再給他一年的時間,就算有啟南這間變態學校的存在,也改變不了李光耀將成為全高中最強籃球員的這個事實。」

「全高中最強的球員。」劉嘉華點頭:「嗯,光耀他確實配得上這個稱號。」

「只不過他的隊友卻配不上他,今天的比賽裡,除了32號跟33號的配合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對我們造成進攻或防守上的威脅,那個黑人就不用說了,很明顯就是沒有任何經驗,剛碰籃球沒多久,就算跳的高彈性好,真正在場上發揮的很有限,55號雖然是個讓人驚豔的控衛,可是體力實在太差了,只要多施加一點壓力就不會是個威脅。」

劉嘉華深吸一口氣,說:「之前我在東台國中的時候,光耀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讓我印象非常非常深刻的話:『不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以他的實力,我相信任何一間籃球名校都願意提供全額獎學金給他,然後他將不辜負眾人的期望衝擊冠軍,挑戰王者啟南。」

劉嘉華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但是對光耀來說,這樣的作法太普通了,沒辦法凸顯出他的特別,就我認識的他,只要踏上球場,一舉一動都是在告訴大家他是最強的,所以他選擇光北高中,選擇了最困難的路,因為這樣,才可以顯示他的與眾不同。」

聽了劉嘉華的話,沈國儀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如果是這樣的話,他不是個瘋子,就是個天才。」

「或是兩者皆是。」此話一說,劉嘉華跟沈國儀兩人相視大笑。

——我是分隔線———–

在東台一行人離開之後,過不久,葉育誠、院長、吳定華跟麥克也相繼離開,熱鬧的屋子裡忽然變得空空蕩蕩,但是過不到五分鐘,拍球的聲音出現了。

李光耀把裝著大約二三十顆球的大籃子拉到自己身邊,站在今天自己沒投進的地方,開始做定點投籃。

今天比賽,他只上場兩節,總共投進了六計三分球,得了18分,而且是在東台採取針對性防守的情況下,這是一個他該自傲的成績,可是李光耀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因為球隊輸了。

再好的個人成績,都無法掩蓋輸球這個事實。

在李光耀把今天沒投進的地方通通投進一百球之後,他才肯讓自己休息,沖澡,睡覺,讓疲累的身體放鬆。

——我是分隔線———–

在這個輸球的夜晚,很多人無法釋懷,尤其是先發球員。

河濱公園籃球場,晚上十點。

楊真毅跟魏逸凡兩個人做著快攻練習,跑在球場兩側,快速來回傳球,最後做兩步上籃。上籃完成後,由投籃的人撿球,然後繼續跑快攻,讓另一個人上籃。

因為是全速衝刺,所以這種練習快攻的方法雖然非常有效,但也非常的累,而來回算一趟的話,楊、魏兩人完成第十趟之後才走下場休息。

在這之前,他們兩個人已經練習完罰球、三分線、中距離跳投跟防守。

楊、魏兩個人坐在場邊,大口大口的喝水,楊真毅問:「等一下練什麼?」

「練運球吧,今天打球的時候雖然我們配合的不錯,可是球感還沒有完全抓回來,對東台的威脅性並沒有李光耀來的高。」

說到李光耀,魏、楊兩個人沉默下來,一種名為挫敗的情緒正在他們心裡如同龍捲風一樣摧毀他們的自信,他們兩個人的組合對於東台來說,比不上一個只投三分線的李光耀,這種程度上的差異直接打擊了他們最深層的信心。

「在榮新裡,有跟他一樣厲害的人嗎?」楊真毅問。

「有。」魏逸凡說:「我們隊上的王牌,可是他今年已經高三。」

兩個人又沉默了一陣子,然後又是楊真毅率先打破這個沉默:「你覺得他有沒有可能成為台灣史上第一個打進NBA的球員?」

魏逸凡嘆了一口氣:「我不知道,但他的潛力真的非常可怕,在遇到他之前,我以為我已經很厲害了,沒想到…」

「好讓人不甘心,明明他才高一。」

「或許他還沒出生就開始打籃球了吧。」

魏逸凡帶點幽默的說法讓兩個人笑了出來,但這個笑容只出現短短幾秒鐘。

魏逸凡豁然站起來,拿起球:「從今天開始,我會讓大家知道光北除了李光耀之外,還有一個魏逸凡!」

楊真毅也站起來,把魏逸凡手中的球搶過來,不甘示弱地說:「還有我!」

——我是分隔線————-

公園,謝雅淑留著滿身大汗,做著伏地挺身,旁邊的國中生替她計算著次數。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大姐頭加油,最後一下,一百!」見到謝雅淑標準的做完第一百下伏地挺身,國中生開心地拍手:「大姐頭妳好厲害喔,一百下伏地挺身一口氣做完耶,而且是在剛剛做完一百五十下仰臥起坐之後。」

聽到國中生這麼說,謝雅淑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一點都不厲害,小智,我們今天的球賽輸了。」

小智臉上閃過失望:「怎麼可能,大姐頭那麼強,怎麼會輸?」

謝雅淑坦率地說:「一山還有一山高,強中自有強中手。今天的比賽,我完全守不住對方,也沒辦法在進攻上造成對方的壓力,簡單說,我還是太弱了。」

小智猛然搖頭:「絕對不是這樣,一定是對手太強了,對不對!?」

謝雅淑微微搖頭:「對手真的很強,是那種讓我不得不服輸的強,比我高、比我快、比我壯,真的很羨慕他們那群臭男生,身體構造就是跟我這個女生不一樣,可是這不是藉口,因為就連球技,我也完全輸了。」

謝雅淑拍拍小智的肩膀:「不過不用擔心,如果人沒有失敗,就會找不到前進的目標,這次我跌倒了,但我下次站起來的時候一定會更強壯。」

小智用力的點頭:「大姐頭,妳一定可以的。」

謝雅淑給小智一個大拇指:「當然!好,休息夠了,繼續!」

———-我是分隔線————

院長家中,麥克在客廳看著李明正給他的球賽錄影帶,同時半蹲在地上練習著運球。

在今天的比賽過後,麥克深切的體驗到基本動作的重要,今天他籃板球搶不到10個,還發生了幾次愚蠢的失誤,因為缺乏運球能力,隊友沒辦法放心的傳球給他,而且腳步太笨拙,根本沒辦法做禁區強攻,唯一比較可以放上檯面的成績也只有2個火鍋而已。

完全的累贅。

就算教練跟隊友都沒有責怪自己,但是麥克很清楚自己在球隊就只是個累贅。

對著自己喜歡的籃球,對著相信自己的李光耀,對著沒有責怪遺棄他的隊友,麥克告訴自己這次不能逃避,之前因為不敢面對著別人的嘲笑跟異樣眼光,自己已經逃避過太多次了,但這次不一樣了,有願意跟自己當朋友的李光耀,也有願意站在自己身旁的隊友。

這一次,自己不是孤單的。

麥克照著李明正告訴他的方法,反覆練習著最基本的運球動作,這一練,左右手就各練了一個小時,一個非常枯燥乏味的過程,但是麥克告訴自己,如果自己不想再次成為累贅,一定要忍受這個過程。

在客廳裡陪著麥克看球賽的院長,心裡充斥著感動,全世界只有他看的到麥克的改變,從以前被欺負,不敢跟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講話,眼神裡除了害怕之外就是恐懼,到了現在,麥克鼓起勇氣站上籃球場,眼神充滿了熱情,不再是以前那個只懂得躲起來的小小孩。

院長很慶幸麥克遇到了籃球,籃球已經變成麥克跟別人溝通的語言,讓他從自己的小房間慢慢的走了出來。

———–我是分隔線————

在河濱公園附近,有個人在長達二十公里的河堤上慢跑著。

不過才跑了五公里,這個人就氣喘吁吁,顯示體力並不是他的強項,而這個人就是今天從板凳出發,有著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表現的詹傑成。

勉強跑完十公里,詹傑成像個爛泥一樣癱軟在地上,翻開後背包,拿出寶特瓶,大口大口地將水往嘴裡送,然後拿出一包高濃度的七星。

詹傑成顫抖的手抽出一根菸,放在嘴唇中間,拿出打火機,可是卻始終沒有將菸點燃。

「幹!」詹傑成大聲罵了髒話,把嘴裡的菸奮力丟掉,再把整包香菸像是足球一樣一腳踢開。

雖然跟李光耀一樣才是高一生,但是詹傑成從國小五年級就開始抽菸,至今已經抽了六年的菸,菸癮也越來越大,到了現在,詹傑成一天至少要抽一包菸。

跟大部分喜歡籃球的人一樣,詹傑成也有自己的偶像,許多年前,他偶然看到一個叫做Jason Williams打球的影片,那一箭穿心的傳球、戲耍對手的運球還有像痞子一樣的表情,完完全全攫住他的眼睛,然後就以綽號白色巧克力的Jason Williams為偶像,開始模仿著Jason Williams打球。

打街頭籃球的時候,詹傑成不喜歡得分,反而更樂於傳出讓旁邊看球的人都為之驚呼的精妙傳球,參加籃球隊也是同樣的想法,尤其全場的比賽更可以看出傳球這項藝術的美。

可是,街頭籃球跟全場比賽最大的差別就在攻防轉換,快速的攻防轉換跟拉大的空間,考驗著一個籃球員最基本的體能,而體能正是詹傑成最大的弱點。

身穿55號的號碼衣,但自己的表現卻完全沒有自己偶像一樣的瀟灑,反而像是隻狗一樣,跑沒幾步就在場上喘著大氣,詹傑成認為自己的表現污辱了自己的偶像,然後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換上了慢跑鞋,站在河堤上。

在這個河堤上,詹傑成在菸癮與籃球之間,做出了選擇。

——–我是分隔線———

隔天早上,縱使經過了昨天激烈的籃球賽跟自我訓練,李光耀仍然沒有怠惰,把早餐塞進背包裡後,就跟爸媽道別,跑步朝著學校的方向邁去。

跑了十公里,來到校門口時李光耀已經全身冒汗,身上的衣服全濕透了,對此已經見怪不怪的工友對李光耀打招呼:「早!」

「早!」李光耀從後背包裡面拿出毛巾,擦著不斷低下的汗水。

「李光耀!」謝雅淑從背影認出李光耀,朝他大叫一聲。

這聲大叫讓李光耀差點嚇了一大跳,回頭看到是謝雅淑,無奈地說:「小姐,下次叫人請小聲點,我差點被妳嚇死。」

就在李光耀跟謝雅淑交談的時候,遠方兩個身影也朝著校門口跑了過來。

「謝雅淑,妳剛剛叫的超大聲的,我一百公尺外就聽到了。」魏逸凡抹去額頭上的汗水。

楊真毅則是簡單的對兩人打招呼:「早啊,你們今天跟我們一樣一起跑步過來嗎?」

李光耀跟謝雅淑同時搖頭,異口同聲說:「不是。」然後李光耀突然看到一個非常顯眼的人正對著他揮手,李光耀興奮的揮手,大喊:「麥克!」

麥克對著李光耀露出大大的笑容,加快跑步的速度。

光北的先發陣容,不約而同的選擇用跑步上學。五個人在校門口聊了一陣子,然後一起走進校門,不過馬上被一陣像是氣喘發作的喘息聲吸引了注意力,回頭一看,發現是臉色發白的詹傑成。

「你…你…你們…有…有沒有…水…?」

———–我是分隔線———-

換上一身乾淨的制服,李光耀跟麥克一起走到教室裡,因為離早自習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所以教室裡只有五六個學生坐在裡面。

李光耀把背包放好,拿出早餐放在桌上,然後馬上走到王忠軍的面前,拉出王忠軍前面座位的椅子,坐下,面對面地看著王忠軍:「你昨天有沒有看球賽。」

王忠軍連看都懶得看李光耀,看著書:「沒有。」

「可惜了。」李光耀臉上沒有任何失望的表情:「不過你放心吧,昨天我跑步回家的時候,發現你的小祕密,所以我之後不會再問你要不要參加籃球隊這個問題了,只是我真的認為,如果你當我的隊友,會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