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十章 【光北VS東台 中 你來我往】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三,下午掃地時間,操場。

「各位隊員你們好,相信你們跟現在的我一樣,都非常期待這星期跟東台高中的友誼賽,而就在稍早,友誼賽的日期已經決定好了,時間是星期五放學後,地點就在操場中央籃球場,先發的名單我跟教練已經有初步的共識,預計今天放學前會公布,這幾天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加倍練習,但是請注意別在友誼賽前讓自己受傷了,這場比賽不管輸贏,請記住,你們都會是光北的驕傲!」

簡單的演講一結束,葉育誠很快把場面交給吳定華,然後轉身離去。身為校長,尤其新任的校長,事情多如牛毛,時常讓他感到蠟燭兩頭燒,他最關心的籃球隊事務常常只能交給吳定華去處理。

「大家也聽到剛剛校長說的話了,這幾天注意身體,別在友誼賽之前受傷了,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回去上課吧。」吳定華看看手錶,很快解散了籃球隊。

—–我是分隔線——–

魏逸凡、謝雅淑跟楊真毅三個人走在一塊,謝雅淑說:「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教練完全沒有要在友誼賽前讓大家一起練習的感覺?」

楊真毅說:「應該是故意的。」

謝雅淑皺起眉頭:「故意的?」

魏逸凡點頭,同意楊真毅的說法:「我也這麼覺得,以我們目前的實力,可能連東台的二軍都贏不了,更別提東台的一軍,這種情況下不管做什麼都是困獸之鬥,但我想校長跟教練就是要看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會有什麼表現,簡單說,我覺得這場友誼賽是籃球隊測驗的最後一關,測驗的是我們的心理素質。」

楊真毅接著說:「在籃球的世界裡,球技固然重要,但是心理層面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透過這場不可能贏的友誼賽來看出球員的心理素質,裡裡外外摸清楚球員的本質之後,教練才更可以掌握每個球員的特質。在這之前,如果只是為了一場友誼賽而亂練一通,效果一定也不怎麼樣。」

魏逸凡點頭:「沒錯。」

謝雅淑說:「我懂你們的意思,但是什麼都不做感覺有點差。」看著楊、魏兩人,謝雅淑提議:「不然在比賽前,我們三個一起練球吧?」

楊真毅跟魏逸凡對望一眼,不說話。謝雅淑馬上說:「這兩天我都自己一個人練球,很沒有效率,可是我不想找比我弱的人一起練,這樣很沒有效果。」

看著謝雅淑發光的雙眼,魏逸凡被打動,跟楊真毅互看一眼,眼神交流,點頭:「好,可是我先說,我跟真毅練球的時候,很粗暴。」

謝雅淑露出你在開我玩笑的表情:「難道你在比賽的時候,會期望對手手下留情嗎?」

—–我是分隔線——–

「對,麥克,就是這樣,把我擠在外面!」

李明正跟麥克互相推擠著,在籃底下盯著球彈出的方向,兩個人幾乎同時跳起,但因為麥克死死的卡住李明正,搶到了非常好的位置,輕輕鬆鬆地拿到了這個籃板球。

「麥克,拿到籃板球之後也不能放鬆,先保護好球,看清楚之後在傳球,記住,處理球不用急。對,就是這樣,身體壓低,用雙手跟身體保護好球。」

李明正雙手張開,干擾著麥克,麥克利用自己身材上的優勢保護球,將球高高舉起,將球高吊傳給在三分線外的李光耀。

「麥克,因為你的身高夠,所以高吊傳球對你來說很好用,但是你要記得,這種傳球方式比起胸前傳球跟地板傳球,球在空中的時間會比較久,所以會增加被抄球的風險,傳球之前要看好,知道嗎?」

麥克流著滿身大汗,輕輕地點點頭。

李明正滿意地看著麥克,麥克學習速度快得嚇人,很多事情只要一點就通,雖然基本動作進步的空間還有非常多,但是很多觀念都非常正確,李明正心想,這或許是麥克常看NBA比賽的關係。

教導麥克,每天看著麥克的成長,讓李明正獲得了十足的滿足感跟成就感。

「光耀,再來!」李明正背對著李光耀大喊,馬上跟麥克在籃下推擠碰撞,互相卡位,只為了搶奪比較有利的位置。

李光耀發牢騷:「要我故意把球投不進,很難過耶…」

—–我是分隔線——–

晚上十點,李光耀洗完澡,渾身冒著熱氣的從浴室走出來,頭上包著毛巾,隨手拿起桌子上打好的香蕉蘋果牛奶,走到客廳,李明正則已經洗好澡,正準備播放之前錄好的美國NCAA杜克大學對決堪薩斯大學的比賽。

就在李光耀準備坐下來時,鈴鈴鈴、鈴鈴鈴,電話響了。

李光耀嘖了一聲,喝了一大口香蕉蘋果牛奶,快步地接起電話,嘴裡含著香蕉牛奶,含糊不清地說:「喂,你好?」

電話另一端說:「臭屁自信過剩腦殘白目死厚臉皮李光耀,好久不見。」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李光耀差點把嘴巴裡面的香蕉牛奶噴出來,驚喜道:「小旭?」

小旭說:「是我,有嚇到嗎?」

李光耀開心地說:「有一點,怎麼了?」

小旭說:「嘿嘿…」

一陣子沒有聯絡的兩人聊得非常熱絡,東拉西扯的瞎聊了將近十分鐘,期間還有之前東台國中的隊友不斷插話,讓這短短十分鐘的聊天充滿歡笑跟愉悅,不過突然間,因為小旭的幾句話,電話兩邊的氣氛突然間多了一股煙硝味。

「剛剛集合的時候,教練跟我們說了你們先發的名單,然後對我們說,星期五對你們的友誼賽,如果比賽結束的分數沒有慘電你們五十分,回去就要我們好看。」

李光耀沉默了幾秒鐘,嘴角勾起了一抹有趣的笑容:「放馬過來!」

小旭爆出大笑:「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李光耀也發出大笑,止住笑意之後,誠懇地說:「小旭,有一件事我要拜託你,我有一個同班同學三分線非常準,雖然跟你比起來差了一點,但我相信他也是一個值得相信的射手,可是他死不肯加入籃球隊。」

「為什麼要幫你?明天的比賽只是友誼賽,輸贏根本不重要,如果真的幫你找到一個比我弱一點,但還是很準的射手,到時候你真的帶領光北走到甲級聯賽,對東台來說沒有半點好處。」

「怎麼,你怕了?」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很有默契的一起爆出哈哈大笑。

小旭笑說:「好啦,你要我怎麼幫忙?」

李光耀說:「全力出手,毫不留情的出手,他看到你的比賽之後,或許就會改變心意,我看的出來他很喜歡打籃球。」

小旭笑:「這你放心,就算你不說,我也一定會全力出手的,畢竟能夠電你的機會可不多。」

李光耀又說了一次:「儘管放馬過來!還有,叫阿凱小心一點,星期五的比賽,我不會讓他好過。」

電話另一頭傳來一陣吵雜聲,然後一個低沉的聲音說:「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李光耀大笑:「星期五球場見。」

—–我是分隔線——–

時間荏苒,星期五很快到來,經過學校在公佈欄張貼海報及老師的宣傳之下,放學時間校門口的人潮比平常還要少了一半以上,而這些人潮,現在全部聚集在操場中央籃球場周圍。

竊竊私語聲、運球聲、投球聲、腳步聲擠滿了操場,此時在球場上進行熱身的光北球員,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不同,有跟麥克一樣因為太過緊張而緊繃的,有像謝雅淑一樣興奮地活蹦亂跳的,也有跟楊真毅還有魏逸凡一樣以平常心對待的。

光北高中的球員身穿黑色球衣,不過沒有背號,連樣式都不一樣。

這場友誼賽畢竟來的太倉促,光北根本來不及做出屬於自己的球衣,所以葉育誠跟吳定華讓球員穿上他們自己的黑色球衣,配上每次運動會才會拿出來使用的號碼衣,很粗糙的成為這次友誼賽的球衣。

李光耀第一個挑號碼衣,不假思索的拿起了24號。

在地球的另一端,籃球的最高殿堂上,聚集了世界各國最強悍的球員,在那個殿堂,只要能獲得那怕只是坐板凳的機會,都代表著你的實力獲得了世界最高的肯定,對於一個籃球員來說,絕對說是最高榮耀,然而在那個最高殿堂上,有一個身穿著24號的球員,站立的高度甚至連其他在最高殿堂的球員都要仰望。

這個男人,是李光耀的偶像,更是他的目標。

在李光耀之後,謝雅淑無所謂的隨便挑了一件號碼衣,對她來說,背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球場上的表現。

謝雅淑隨手一抓,拿到了12號。

魏逸凡則抓了32號的球衣,看到魏逸凡選32號,楊真毅露出一股笑容,拿了33號的球衣。

兩個人看著對方手上的球衣,露出了一股兩個人才懂的笑容,同時穿上。

距今有點久遠的1980年代,同樣是世界最高的殿堂上,有兩個男人穿著這兩個背號,各自創造出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傳奇,這兩個男人亦敵亦友,但是同樣的特點是,這兩個男人都很強。

至於麥克,感受著籃球場周遭的目光,他現在已經坐立難安到了極點,腦袋一片空白,心臟好像快要從喉嚨跳出來似的,他要退出,他不打了,他想要找爸爸…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隻溫暖的手握住了他發抖又冰冷的手,帶給他安全感,驅走了他心中的害怕。

「麥克,這件號碼衣給你。」李光耀拍拍麥克的肩膀,給了他一個溫暖的笑容:「不用怕,有我在。」

簡單的一句話,莫名的,麥克覺得周圍的吵雜聲都消失了,心裡的害怕也不知不覺的跑走了,而他手上的號碼衣好像變重了,裡面似乎裝了什麼東西。麥克抬頭看著李光耀的眼睛,一雙充滿著信任的眼神,在這個瞬間,麥克知道這件號碼衣裡,裝滿了李光耀對他的期望。

套上號碼衣,麥克這時才知道自己身上的號碼是91號,從這個號碼,麥克了解李光耀今天對自己的期望是什麼。

籃板球。

—–我是分隔線——–

〝嗶─!〞,尖銳的哨音響起,三位執法裁判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到球場正中央集合。

三名裁判都是東台高中高三的球員,對於光北來說,這是件好事,因為擁有豐富場上經驗的高三球員,吹判方面相對也會比較精準,可以幫助光北體會來自於甲級聯賽球隊的吹判尺度,而對於東台高中來說,上場的都是高一的學生,對於高三學長的吹判擁有相當高的服從性,如果有突發狀況要控制場面相對容易。

「雙方球員握手。」

光北與東台球員相互致意握手,除了李光耀跟四個東台高中的球員之外。

李光耀跟四位東台球員右手握拳,互相碰撞,李光耀說:「沒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到了,把握這個機會,或許是你們人生唯一一次機會可以在籃球場上贏我。」

身穿35號,四個當中最高的球員說:「你也要把握這個機會,唯一一次輸給我們的時候有合理的藉口。」

五個人十隻眼睛燃燒著熊熊鬥志,接著爆出哈哈大笑,各自走回休息區。

「那個35號叫做高易升,不要看他個頭高大,他的腳步很靈活,特點是喜歡利用轉身之後的左右勾射打板取分。」

「20號是陳東旭,他的外線非常準,不能隨便讓他有空檔投籃的機會,尤其是三分球,如果被他投出手感,那麼這一場比賽會變的非常難打!」

「25號蔡承元,防守專家,除此之外他的空手走位非常厲害,防守到他的人要小心別讓他走後門。」

「17號是王朝凱,控球後衛,簡單說,掌握比賽節奏的指揮官,至於剩下那一個1號球員我就不清楚了。」

上場前,李光耀對麥克、魏逸凡、楊真毅及謝雅淑說著前隊友的特點,而就算到了這種時候,教練吳定華依然完全沒有任何指示,擺出一副隨你們怎麼玩都可以的感覺。

「既然你這麼了解他們,你說我們該怎麼防守?」魏逸凡看著東台高中的先發球員,心臟開始微微加快,雖然是一場友誼賽,但對手畢竟是甲級聯賽的東台高中,面對著是實力與自己相差無幾的球員,鬥志的火焰逐漸在魏逸凡心中燃燒。

「我們守二三區域聯防,不過我主要防守對象是王朝凱,他是控球後衛,我負責全場盯防他,盡全力打亂他的節奏,雅淑,我有一項很重要的任務交給妳,東台高中20號那個射手,只要他在三分線外拿到球,妳一定要撲上去,一旦被他投出手感,那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寧願放他兩分,也不放他三分。」

謝雅淑看著李光耀認真的雙眼,堅定的點了點頭。

「真毅跟逸凡學長,你們兩個委屈一點站底線,35號他的腳步真的很靈活,憑現在的麥克是守不住的,所以如果35號在有利的位置拿到球,你們兩個一定要有一個人馬上去幫忙防守,不用擔心外線的空檔,我跟雅淑會守住17號跟20號那兩隻外線比較準的後衛。」

楊真毅跟魏逸凡對著李光耀點頭,不約而同地說:「好!」

「麥克,防守的時候,手舉高就好,不要下手想抄球,真毅學長跟逸凡學長會幫你,你專心搶籃板球就好,搶到籃板球看我,如果我沒有人防守,把球傳給我。」

麥克手裡緊緊捏著身上的號碼衣,點頭,小聲地說:「好。」

「至於進攻的部分,打陣地戰的話大家就盡情發揮吧,但如果有機會,我接到麥克的傳球就會馬上衝到前場打快攻,如果你們跟得上的話,就跟吧!」最後一句話,李光耀故意加了一點火藥味進去,而不出他所料,謝雅淑、楊真毅跟魏逸凡這三個不服輸的人眼睛裡的鬥志已經燃燒起來,一股無言的氣勢整個提升起來。

這時尖銳的哨音再度傳來,裁判手裡拿著球,叫雙方先發球員上來跳球。

「好了,是該來精神喊話一下了。」李光耀的手搭上身邊麥克跟謝雅淑的肩膀,五個人很有默契的圍成一個圈。

「逸凡學長,就交給你了。」李光耀說。

魏逸凡點頭,說:「好,數到三,喊光北加油,喊三次,最後一次喊光北必勝!」

「一、二、三!」

「光北加油!」

「一、二、三!」

「光北加油!」

「一、二、三!!!」

「光北必勝───!!!」

精神喊話一次比一次還要大聲,將氣勢整個帶起來,而球場旁光北高中的學生也被這股氣勢影響,不知道誰先喊出了光北加油,最後整個球場都沸騰著加油聲!

球場中間的圓圈,麥克站在裡面,神色緊張的看著裁判手裡的球,面對面站著跟他爭跳球的是35號高易升。

隨著裁判將球丟到空中,場邊的紀錄組按下碼表的剎那,球賽正式開始!

因為緊張,麥克馬上就跳起來,結果連球都沒碰到就被地心引力拉了下來,35號高易升抓準時機,眼明手快地將球撥到前方。

球精準的撥到控球後衛王朝凱的手上,王朝凱在後場一拿到球,其他四個東台高中的球員馬上往前場衝,速度快的嚇人,不過就在王朝凱打算找人傳球完成一次簡潔有力的快攻的時候,一個人影從眼前閃過,王朝凱還來不及保護球,球就被抄走。

王朝凱反應很快,馬上追了上去,而跟他想的一樣,他追的那個人身上的背號是24號。

李光耀速度飛快,兩個運球就抵達三分線,前面完全沒有人防守,而追上來的王朝凱在兩步之外的距離,看似一個輕鬆上籃取分的機會,然而李光耀沒有忘記跟李明正的約定,所以他在三分線外停下,收球,起跳,直接出手。

〝唰!〞

光北與東台,3比0。

這一個進球讓場邊頓時沸騰了起來,光北加油的聲浪不絕於耳。

不過東台高中絲毫沒有因為這樣被影響,25號蔡承元拿著球走到底線外,表情輕鬆的地板傳球給17號王朝凱。王朝凱一接到球,一股壓迫感如影隨形的跟了過來,李光耀整個人幾乎貼在王朝凱身上,雙手干擾著王朝凱的運球,防守尺度游移在犯規之間。

王朝凱連續做了幾個變換方向的動作,但是都沒辦法順利的擺脫李光耀,有幾次球還差點被抄掉。見到王朝凱被李光耀逼得那麼緊,蔡承元馬上過來接應,王朝凱知道李光耀的防守很難纏,馬上把球傳給蔡承元,讓蔡承元代替他將球運過半場,收球看向王朝凱,但是當大家把注意力都轉移到王朝凱的身上時,蔡承元突然把球傳給上前到罰球線的中鋒高易升。

高易升雙手穩穩地接到球,正打算轉身運球切入單打麥克時,魏逸凡馬上包夾上來,這時擅長空手跑位的蔡承元從右側三分線衝進禁區,高易升馬上小球傳給蔡承元。

蔡承元拿到球就要跨步上籃,這時楊真毅適時的補防,跳起來雙手舉高,完全擋住蔡承元的上籃路線。

蔡承元一發現視線跟出手空間都被楊真毅擋住,在空中把球傳給埋伏在底線的陳東旭,陳東旭一拿到球直接就拔起來跳投,完全不把撲過來的謝雅淑看在眼裡。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像是彩虹般的弧線,精準的落入籃框之間,帶著後旋的籃球跟籃網摩擦的瞬間激起了清脆的唰聲。

比數,3比3。

陳東旭右手停留在空中,比了一個OK的手勢,食指跟大拇指中間的圓圈放在右眼上,看向李光耀。

一個挑釁的姿態。

魏逸凡撿起球,走到底線外,傳球給李光耀。李光耀一接到球,身前馬上出現一道人影,同時伸手往他手中的球撥去。

李光耀身體一側,用肩膀擋住了那隻手,對在旁邊等著接應的魏逸凡、謝雅淑跟楊真毅說:「你們到前場去,我自己可以應付。」

說完,李光耀對著他的前隊友,最擅長防守的25號蔡承元笑了笑,下球,突然間一個加速向右邊衝,然而蔡承元彷彿早就料到李光耀的方向,身體已經先一步擋住李光耀的路線,不過李光耀的反應更快,一個轉身,身體就像一隻泥鰍一樣從蔡承元身邊溜了過去。

擺脫蔡承元的防守之後,李光耀一路衝到三分線,這時17號王朝凱上來補防,不讓李光耀有投三分球的機會,後面的中鋒高易升跟前鋒古風炫虎視眈眈地盯著李光耀,只要李光耀過了王朝凱,他們就馬上上前防守,形成包夾。

李光耀當然沒有笨到陷入防守陷阱中,看準右邊三分線沒人防守的謝雅淑,左手一甩,球飛快的傳過去。謝雅淑一拿到球,周圍沒人防守,是一個良好的空檔出手機會,不過從後場回防的蔡承元馬上跑到謝雅淑身前,雙手舉高,利用身高手長的優勢封住謝雅淑出手的角度。

謝雅淑看著蔡承元,身材上的差距讓她決定把球傳給右邊底線的魏逸凡,球傳出去的瞬間謝雅淑空手往禁區切,魏逸凡會意,把球回傳給謝雅淑,不過東台高中的防守當然不會這麼容易就讓謝雅淑取分,籃下的中鋒高易升馬上過來補防,這時楊真毅從另一邊的底線繞過來,謝雅淑跳起來晃起高易升之後,小球傳給楊真毅。

楊真毅在左邊四十五度角接到球,做了一個投球假動作,背號1號的古風炫被騙起,楊真毅把握機會,下球往籃下切,眼前沒有人防守,眼見就是一個簡單的上籃取分,然而這時〝嗶〞一聲,哨音響起。

「光北高中91號,籃下三秒!」

看著裁判做出球權轉換的手勢,麥克色蒼白的站在禁區內,全身開始發抖,低垂著頭,不敢面對其他四個隊友,他還沒有對球隊做出貢獻,就犯下了這麼愚蠢的失誤。

麥克身體發抖,害怕自己會承受責備的眼光,害怕自己辜負李光耀的期望,從此失去他的信賴跟友情,害怕…

就在麥克胡思亂想的時候,李光耀拍拍麥克的肩膀,只說了一句:「回防了。」

什麼?光耀他完全沒放在心上嗎?

然後楊真毅走到他身邊對他致歉:「對不起,我剛剛應該直接把球給你,你那時候比較接近籃框,我那個假動作有點太多餘了,是我的錯。」

剛剛那個籃下三秒,根本就是自己慌了手腳,在場上太緊張才犯下的愚蠢錯誤,怎麼楊真毅說起來好像完全是他的錯一樣?

頓時,麥克心裡流過一陣陣的暖流,看著已經回防的隊友們,麥克邁開腳步。

人生第一次,麥克感受到來自於隊友的支持,而這個支持,讓麥克在球場上變的更強壯。

東台高中一發現控衛王朝凱再次被李光耀死死的黏上,連接球都有困難,很快轉移球,由前鋒1號古風炫將球帶到前場。

古風炫過了前場之後把球傳給左側三分線外的陳東旭,謝雅淑記取上次的教訓,直接黏了上去,不讓陳東旭有輕易出手的機會。

陳東旭只覺得謝雅淑像一隻煩人的蒼蠅,雙手在他眼前一直揮舞,不勝其煩的他將球高吊給上前來到罰球線的高易升,球傳出去的瞬間馬上往左邊底角三分線位置跑過去。

高易升接到球,麥克跟楊真毅馬上上前包夾,這時候古風炫空手走位衝到籃下,高易升馬上小球傳給古風炫。古風炫一接到球,一個no look pass給埋伏在底角的陳東旭。

看到陳東旭又溜到底角三分線,謝雅淑心想這次要陳東旭一個好看。

見到陳東旭準備出手,用力地跳起來想要賞他一個大火鍋,殊不知陳東旭只是做一個假動作,把她晃起來之後直接往籃底下切。

陳東旭的動作行雲流水,僅僅兩次運球就切到禁區範圍,收球,踏兩步,上籃。

然而陳東旭料想中的這兩分並沒有拿到,球脫手而出的瞬間,一個高大的黑影突然從旁邊飛進他的視線之內,然後啪的一聲,在空中的球被狠狠地拍出界外。

陳東旭跟麥克身體在空中碰撞,陳東旭直接被撞倒在地上,麥克則完全不受影響,穩穩地站著,居高臨下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陳東旭,不發一語。

場邊歡聲雷動,這一刻的麥克,像極了守護光北籃下的禁區魔神,睥睨妄想挑戰籃框的陳東旭。

「哇賽,超帥的!!」「你剛剛有沒有看到那一球,那顆球好像排球一樣直接被拍掉耶!」「那個火鍋真是有夠帥的!」「沒想到我們學校的籃球隊這麼強!」「那個黑人是誰啊,哪一班的,那一顆火鍋超屌的啦!」

享受著場邊的歡呼,麥克有些不知所措,因為他就是照著李明正所說的,在正確的時間點補防,然後把在空中還沒飛到最高點的球用力地打出去而已。

「麥克,幹的好!」李光耀對麥克伸出手掌,麥克不知所措,李光耀拉起他的手:「這時候你也應該舉起你的手,這樣。」說完,李光耀用力的擊掌,再次說:「麥克,幹的好!」

「好球!」魏逸凡也過來擊掌。

「剛剛那一球很漂亮。」楊真毅拍拍麥克的屁股。

「Nice play!」謝雅淑對麥克豎起大拇指。

————–
嘿嘿,我又來了,不過這一次不是介紹台灣的東西,而是介紹台灣的用語,「電」這個字。

在這一章當中,李光耀跟前隊友在講電話的時候,多次用到「電」這個字,例如:慘「電」你們五十分,畢竟能夠「電」你的機會可不多。

電這個字在台灣除了家庭用電、電池、用電量,等等特定的名詞之外,常被用來當誇飾的詞語,在球場上尤其常見。

甲隊電爆乙隊50分,乙隊被甲隊慘電50分,大家只要想像電影裡面被電到的人,那嘴巴吐著煙,渾身焦黑發抖,雙眼無神的模樣,應該就知道電這個字用在球場上是什麼意思XD

除了球場之外,也可以應用在日常生活:「我今天上台報告,被教授一整個狂電,還叫我要重做一份!」「總經理這幾天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上班一直電人,最近氣氛超差的!」

除了這種用法之外,電這個詞也常用在指一個人的眼神很有魅力,而且通常用在男生身上。

「梁朝偉眼睛超電的,好帥!」「劉德華在與龍共舞裡面最後對張敏放電,超帥!」

之後也會多多介紹台灣的東西給大家了解,如果有什麼想法,非常歡迎大家一起交流,讓我知道港澳是不是也有類似的用法:)
————-
話說我讀大學的時候,班上有三個澳門人,那時候有跟他們學了幾句非常簡單的廣東話,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以下那一句。
dX lXX lX mX* (原文為粗言穢語,因此編輯將其遮蔽)

聽說很髒,所以我就用英文拼音了XD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