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九章【光北VS東台 上 備戰】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校長辦公室裡,現在坐著五個人,校長葉育誠,吳定華,李明正,東台高中的總教練沈國儀,助理教練劉嘉華。

校長熟稔的煮水準備泡茶,吳定華拿出餅乾與瓜子分給大家,至於李明正則跟沈國儀還有劉嘉華聊的笑聲四起。

「沒想到你竟然被挖角到東台高中了,恭喜。」李明正對劉嘉華說道。

劉嘉華擺擺手:「那是沾了你的光,東台高中想挖角的是你,但你一聲不吭的就離開台東,所以就只能勉為其難的找我了。」

擁有深邃臉孔,皮膚黝黑,豪邁的臉龐讓人直覺認為是個原住民的沈國儀哈哈大笑:「我們一開始的目標確實是李明正沒錯,但是你後來也幫了我們不少,別妄自菲薄。」

「謝謝你們這次願意過來,光北才剛成立籃球隊,非常需要這場練習賽。」李明正說。

沈國儀又發出爽朗的笑聲,直截了當地說:「別這麼說,我們這一趟主要的目的是跟榮新高中打練習賽,來光北只是順便看看嘉華推崇至極的李光耀有多強而已。」

李明正勾起一抹微笑:「那你可就要失望了,這場練習賽,我會要光耀盡量不要出手,就算出手也只能在三分線外。」

沈國儀疑惑:「為什麼?」

李明正笑了笑:「如果他一直出手,這場比賽就沒什麼意義了,籃球是團隊運動,這場比賽只是為了要看其他球員在場上的表現而已。」

沈國儀眼神透露懷疑:「他真的有那麼強?」

李明正只露出一抹深沉的笑容,並沒有回答沈國儀的問題,反倒是劉嘉華替他說話:「如果光耀也跟其他四個東台國中先發球員一起加入球隊的話,最快高二,我們東台高中將擁有足夠對抗啟南高中的實力!」

劉嘉華說的話,如果被其他學校的教練聽了可能會被嗤之以鼻,但是見識過那四個剛升高一的球員的實力的沈國儀,對劉嘉華的話並沒有絲毫的懷疑,反而對李光耀的球技實力更感到好奇。

「那四個新生真的很有實力,跑位順暢,默契絕佳,分工明細,除了對抗性比較不足之外,幾乎無可挑剔,明年一、二月聯賽開打之後,他們絕對會是一支嚇死人的板凳暴徒。」想起那四名球員,沈國儀樂的哈哈大笑,然後想到一個不錯的提議。

「我突然有個不錯的點子,不如我就派那四個球員配合上另外幾個板凳球員出場,怎麼樣?」

李明正聳肩:「東台高中是你的球隊,球員的配置當然由你這總教練決定。」

沈國儀望向校長:「葉校長,我們這一個星期都會待在南部,決定好練習賽的日期馬上跟我說,我們完全配合。」

葉育誠點頭,眼神犀利地說:「沒問題。」

因為沈國儀跟劉嘉華還要趕到榮新高中,所以兩人沒有在光北高中待太久,只喝了兩三杯茶就告別李明正等人。

「混帳東西,竟然這麼小看光北!」送走沈國儀兩人之後,葉育誠臉色鐵青,在辦公室內顯露出激動的情緒。

吳定華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們再怎麼說也是支有歷史的球隊,也曾經在甲級聯賽拿下不錯的成績。」

李明正卻搖搖頭,持著反對意見:「你們錯了,他沒有小看光北。」

葉育誠看向李明正:「怎麼說?」

李明正露出一個頑皮又自信的笑容:「因為他們說的那四個球員,是我親手教出來的,他們的實力,很強!」

——我是分隔線———

下午掃地時間,吳定華臨時招集入選籃球隊的十一名隊員,向他們宣布即將跟東台高中進行友誼賽的事。

每個人的反應都不一樣,李光耀非常興奮,因為他知道他將見到之前的好夥伴,同樣興奮的還有謝雅淑,因為校長之前答應她可以讓她在友誼賽上場,楊真毅與魏逸凡則跟李光耀還有謝雅淑相反,沒有什麼反應,魏逸凡在高一榮新時期就曾經跟東台交手過,所以覺得沒什麼大不了,楊真毅則是認為這就只是一場友誼賽,所以很輕鬆看待。

沒聽過東台高中,甚至不知道自己入選籃球隊的麥克則有些不知所措,身體躲在李光耀後面,而其他六個人則是面面相覷,有人表情激動,想要利用這場比賽證明自己的實力,讓自己站穩先發,有人露出害怕的表情,不知道自己應不應付的了甲級聯賽隊伍的實力,有人則做著在比賽中秀出帥氣的上籃,引起場邊觀眾(最好是女生)的尖叫的美夢。

「先發陣容我跟校長討論完之後,最快明天就會公布,而友誼賽也會在這個星期舉辦,這幾天別因為太興奮而把自己弄受傷了。」吳定華很快解散籃球隊,不過有幾個人卻是留了下來。

「教練,校長之前答應過我可以在友誼賽上場,你也在場,你還記得吧?」謝雅淑表情激動的看著吳定華。

吳定華突然覺得自己有點頭痛,點頭:「我還記得。」

謝雅淑雙眼冒著一團名為鬥志的火:「教練,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謝雅淑歡天喜地的離開之後,輪到李光耀:「教練,你知道這次東台高中友誼賽的出賽名單嗎?」

吳定華問:「怎麼了?」

李光耀說:「因為我有幾個朋友現在在東台高中打校隊,想確定他們這次有沒有來。」

吳定華直接回答李光耀:「有,他們有來,而且在這場友誼賽他們四個人將會先發上陣。」

李光耀臉色顯露出興奮,激動地說:「真的嗎?教練你怎麼知道?」

吳定華說:「剛剛東台高中的總教練跟助理教練有過來學校,他們說的。」

李光耀嘴角勾起一抹上弦月般的弧度,眼神散發出讓一股銳氣,渾身上下出現了一股強烈的氣勢:「謝謝教練。」

「不會。」感受到李光耀身上強烈的銳氣,吳定華心想,就連只要知道自己要面對強敵,渾身就會散發出可怕壓迫感這一點都跟明正這麼像!

看著李光耀離開的背影,吳定華緊抿著唇,不能全力出手這一件事,就留給明正去說吧…

——我是分隔線———

麥克等到李光耀跟體育老師談完話後,才跟在李光耀後面一起回教室。

路上,麥克扯了扯李光耀的衣角,怯生生地問:「我也要打那個友誼賽嗎?」

看著麥克害怕的表情,李光耀說:「怎麼了,你不想打?」麥克搖搖頭,目光移到旁邊,不敢跟擁有炙熱眼神的李光耀對眼:「我…我…我會怕。」李光耀疑惑:「怕什麼?」麥克眼神左右遊移,不說話。

李光耀拍拍麥克的手臂,笑著:「這幾天在我家加強練習就是了,放心吧,有我在。」

李光耀的有我在三個字,讓麥克就好像溺水的人找到了一根浮木,看著李光耀的背影,雖然跟他比起來矮了一點,但不知道為什麼,卻讓麥克覺得特別的寬大厚實。

回到教室後,李光耀並沒有馬上回到自己的座位,而是走到王忠軍面前:「我之前說過比你準的射手這星期會過來光北比友誼賽,如果你認為我在騙你,可以過來看,用自己的雙眼跟標準衡量他的實力。」

王忠軍放下手中的書,冷冷地看著李光耀,李光耀說:「沒有特別的意思,我只是認為看了這場比賽,說不定你就會想要加入籃球隊。」

「你為什麼一直希望我加入籃球隊?」

「因為我覺得你是一個非常值得依靠的射手。」李光耀說。

王忠軍看著李光耀真誠的眼神,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冷冷說:「好,如果光北這次在友誼賽裡贏了東台,我就考慮加入籃球隊。」

李光耀露出大大的笑容:「只要贏東台就好了嗎?好,一言為定。」

看著李光耀,王忠軍在心裡冷笑,東台高中雖然不曾在甲級聯賽拿下任何冠軍,但也是個可以屹立在甲級聯賽不倒的強權,憑光北剛成立的阿貓阿狗弱隊就想打敗東台,真不知道他那種強大的自信是愚蠢還是盲目。

然而,王忠軍極不想承認的是,他心裡有那麼一個瞬間,竟然出現在李光耀的帶領下,光北說不定有機會打敗東北的念頭。

——我是分隔線———

放學,李光耀跟麥克換上一身運動服,穿上了慢跑鞋,互相幫忙熱身拉筋。

「等一下如果跟不上,記得要說。」李光耀提醒麥克,然後比起大拇指:「準備好了嗎?」

麥克點頭,李光耀邁開腳步,開始了這段十公里的路程。一開始李光耀怕麥克跟不上,所以故意跑慢了一點,跑了大約三公里之後,發現麥克呼吸很均勻,就開始變回原來的速度。

在李光耀加快速度後過了兩公里,麥克呼吸開始變的很急促,上衣因為吸了汗整個貼在身體上,大小腿開始痠痛,好像綁了十公斤的鉛塊一樣,每邁開腳步都耗盡力氣,額頭上的汗怎麼擦都擦不完。

李光耀發現麥克漸漸有點跟不上,直接放慢了腳步,鼓勵道:「不錯嘛,我跑的比平常還快一點,沒想到你跟的上,體力很好喔,加油,剩一半而已。」

麥克臉色一變,都跑這麼久了,竟然只跑了一半?我的天啊,好累,李光耀怎麼可以每天都跑步上下學,太厲害了。

雖然平常麥克會陪院長到附近的河堤慢跑,但是慢跑的速度跟距離都跟李光耀現在進行的無法相比,所以隨著時間推移,麥克的體力已經接近透支,全憑一股意志力跟在李光耀後面。

李光耀剛聽麥克的呼吸聲就知道麥克快撐不下去,速度早就降的很慢,幾乎跟快走沒兩樣,一直鼓勵著麥克:「麥克加油,快到了!」「麥克很不錯喔,懂得配合節奏呼吸,在場上打球也是一樣,這樣可以有效減少疲勞!」「麥克,對自己說我可以,就快到了,拐一個彎就到了。」「好了,有沒有看到我家,院長的車就停在那裡,好,最後的一百公尺,加速一些些。」

李光耀推開家門,一路跑到籃球場,球場旁邊放著李明正早就為他們兩個人準備好的水。

李光耀兩手各拿起一瓶水,遞給已經癱軟在籃球場上的麥克:「第一次可以跑完十公里,麥克,你該為自己感到驕傲。」

麥克拿到水,咕嚕咕嚕的馬上大口大口的喝下去,一股暢快感稍稍沖散全身上下傳來的疲勞。

李光耀喝了幾口水,把後背包放下,換了籃球鞋,從籃球架旁邊的一個籃子裡拿出籃球:「麥克,你先休息一下,等你覺得休息夠了在過來。」

李光耀走到早在另一邊球場等待的李明正身旁,興奮的說:「爸,你知道嗎,東台高中要來跟我們打友誼賽耶!」

出乎李光耀意料的,李明正的表情很淡定:「我知道,東台的兩位教練拜訪你們校長的時候我也在。」

李光耀吃了一驚:「你也在!?」

李明正點點頭,露出了惡作劇的笑容:「然後我跟他們達成了一個協議。」李光耀疑惑:「什麼協議?」

李明正說:「就是你在這場比賽中只能在三分線外出手。」

李光耀啊了一聲,臉色垮了下來:「為什麼?」

李明正問:「光耀,我問你,光北成立籃球隊到現在,你有跟隊員們一起練過球或比過賽嗎?」

李光耀搖搖頭:「沒有。」

李明正說:「那你一定不了解你隊友打球的習慣跟每個人的位置與能力,而這場比賽不就是最好的機會嗎?」

李光耀聳聳肩,了解李明正想要表達的意思:「說的也是,好吧,我懂了。」

李明正說:「懂就好,來練球,今天的基本項目,罰球三百顆,從籃框下方底線繞到罰球線的跳投兩百顆,然後練習運球半個小時。」

李光耀點頭,拿著球走到罰球線:「老爸,除了不能在三分線以內的地方出手之外,應該就沒有其他的奇怪的協議了吧?」

李明正看著自己的兒子絲毫沒有因為他私自說的協議而感到喪氣,眼神反而還冒著一團鬥志的火焰,打從心裡為李光耀感到驕傲:「沒有。」

「好,我知道了。」李光耀開始專心著練罰球。

李光耀剛剛一聽到只能在三分線外出手,一開始有些驚訝,但是完全沒有氣餒,一丁點都沒有,因為籃球這項運動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除了得分之外,還有很多種方式可以影響比賽的勝負。

——我是分隔線———

晚上七點,河濱公園,籃球場。

場上,兩個高大的身影正揮灑著汗水。

魏逸凡跟楊真毅。

楊真毅運著球,而魏逸凡貼身防守著他。楊真毅連連利用跨下、背後跟換手運球來擺脫魏逸凡,但是魏逸凡總能馬上追到楊真毅,身體緊緊靠著楊真毅,讓楊真毅感受到極大的壓迫感。

一直變換節奏運球、抵抗魏逸凡充滿肌肉的碰撞,楊真毅粗喘著氣,速度慢了下來,然後在一個運球轉身時,球沒有控制好,從手裡滑出去。

魏逸凡撿起球,走到球場中線,攻守交換,楊真毅馬上貼到魏逸凡身邊防守。

東台高中球風以強悍聞名,常常施展人盯人的全場壓迫性防守,而他們兩個人現在練習的就是對抗壓迫性防守的方法。

這種練習方式非常非常的累人,持球者要不斷變換節奏來擺脫防守者,快慢交錯會打亂呼吸的節奏,所以體力不好的球員,很容易在壓迫性防守崩潰,除此之外,因為防守方會試著抄球,所以非常考驗持球者運球與保護球的功力,再者就是身體對抗性,在壓迫性防守下持球者會跟防守者有很多身體上的接觸,持球者要頂住防守者的侵擾,等於在做著非常耗體力的無氧運動。

因此魏逸凡與楊真毅才練習半個小時就氣喘吁吁,可是這個練習越是累,練起來越有效果。

魏逸凡在榮新的時候曾經跟東台比過賽,發現東台高中很喜歡在第四節突然利用全場壓迫性防守讓對手亂了陣腳,利用對手的失誤連連用快攻取分,所以這個練習,越是在疲累的情況下練習,越有意義。

一個小時後,兩個人結束針對壓迫性防守的練習,喝水,擦汗,開始聊天。

「逸凡,你之前有跟東台高中交手過嗎?」楊真毅問。

「有,他們球風快,喜歡利用三分線及小球攻勢取分,球員很喜歡抄截,而且手很快,所以東台高中每年的抄截都是甲級聯賽最多的,不過也因為這樣,他們整體的防守並沒有很優秀,內線也沒有好的長人,如果三分線沒有打開,東台高中常常因為籃板球的劣勢輸球。」

「嗯,所以要贏東台高中,第一件事就是封鎖他們的外線攻勢,然後鞏固好籃板球?」

魏逸凡點頭:「沒錯。」

兩個人沉默了一下,楊真毅喝了口水,問:「逸凡,你覺得我們贏的了嗎?」

魏逸凡沉重的搖搖頭:「很難,我們身高上沒有優勢,籃板球搶不贏,然後我們隊上沒有控球後衛,加上球隊根本沒有一起練習過,到時候打起來一定一團亂,進攻跟防守端一定會亂七八糟。」

兩個人再度沉默了一下。

「我們接下來練什麼?」楊真毅問。

「帶一步跳投。東台對自己的體能很有信心,所以半場防守也常常選擇一對一盯人,加上他們一定覺得我們實力很弱,我猜他們會利用一對一防守造成我們的失誤,製造快攻機會,在這種情況下你跟我配合,不管誰拿到球馬上幫對方單擋掩護,東台對Switch(交換防守)比較弱,所以到時候一定會有空檔出手外線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帶一步跳投的能力就很關鍵。」

「好。」

兩個大男孩同時站起來,雖然明白跟東台的友誼賽幾乎可以說完全沒有贏的機會,但是他們兩個人的眼神跟表情都顯示著,他們不想認輸!

楊真毅拿著球,突然想起:「對了,逸凡,那個李光耀真的很強嗎?最近謝雅淑一直提起他。」

魏逸凡身體很明顯頓了一下,很簡單地說:「如果打友誼賽那天他的表現沒有失常的話,我們有希望可以贏東台。」

簡單的兩句話,卻強烈的讓楊真毅感受到魏逸凡對李光耀球技的讚嘆。

——我是分隔線———

同樣的時間,附近一個很大的公園裡,同樣是籃球場上。

「哇!大姐頭好厲害,又進了,連續進五顆三分球了。」一個國中生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很快傳給謝雅淑。

謝雅淑接到傳球,得意的說:「那當然,我可是大姐頭。」說完,走到左邊底角,將球投出,〝唰〞。

國中生撿球,傳球,然後問:「大姐頭,妳怎麼今天一直練三分線啊?」

謝雅淑回答:「我們這個星期要跟東台高中打友誼賽,我雖然很厲害,但東台的防守強度很強,我怕要切入禁區取分沒有那麼簡單,所以今天加強練三分球。」

「大姐頭好厲害,竟然要跟東台高中打比賽。」國中生用著羨慕跟崇拜的眼神看著謝雅淑。

然而謝雅淑卻哼了一聲:「跟他們比賽一點都不厲害,打贏了他們才算厲害!」

聽了謝雅淑說的話,國中生眼神更是發光:「大姐頭,妳一定打的贏!」

謝雅淑豪邁地說:「當然,我可是將來要成為第一個打進WNBA的台灣人,怎麼可能輸給一個小小的東台高中。」接到國中生的傳球,馬上蹲低身體,跳起,在身體在空中來到最高點,取到平衡的瞬間,出手投球。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唰〞。

「嗯,今天手感真不錯,那就多練幾球!」謝雅淑對國中生說:「我今天會練到比較晚,如果你要回家讀書,就先走吧。」

國中生使勁搖頭:「我才不要,這樣以後當大姊頭打進WNBA之後,我就可以跟我的朋友炫耀,說因為有我幫大姊頭撿球,增加她練球的效率,她才可以順利的打進WNBA!」

謝雅淑大笑:「好,那你等一下可不要說想回家。」

國中生拍拍胸口:「當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