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八章 友誼賽】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呼、呼、呼、呼、呼…〞,李光耀背著後背包,喘著大氣,額頭上的汗不斷滴下來,雙腳用一種極有韻律感的節奏跑在路上。

每天除非下雨,否則一定要進行的維持體力的慢跑。

李光耀汗流浹背地在校門口停下來,校門旁的工友伯伯對李光耀打招呼:「今天比較早哦。」

李光耀臉上洋溢熱情的笑容:「對啊,今天比較早起。」

用袖子抹去額頭上的汗水,李光耀調整呼吸慢慢走進學校內,而這時出現一件讓他驚訝的事。

〝呼…呼…呼…呼…呼……〞,另一個方向,有一個女生綁著馬尾,流著滿身大汗,喘著大氣,跟他一樣跑到校門口。

工友一樣對她打招呼:「早啊。」

女生正是謝雅淑,舉手對工友打了招呼:「伯伯早。」

李光耀第一次看到有人跟他一樣用跑的來上學,尤其又是一個蠻漂亮的女生,所以李光耀視線一時間無法從謝雅淑的身上離開。

謝雅淑卻沒有看向李光耀,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喘著大氣,說:「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一直盯著女生看是一種很沒有禮貌的行為?」

李光耀搔搔頭:「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有人跟我一樣跑步來上學。」

謝雅淑昂起頭,驕傲地說:「我可是籃球隊的成員之一,要開始更努力的保持體力。」然後吐吐舌頭,露出可愛的模樣:「好啦,其實我今天才開始跑步,你運氣不錯,我第一次跑步就被你遇到。」

李光耀有些驚訝:「妳是籃球隊的?」

謝雅淑雙手叉著腰:「怎麼樣,女生就不能加入籃球隊嗎,告訴你,我可是很強的。」

李光耀連忙擺手:「我只是驚訝,沒有看不起妳的意思。」

謝雅淑瞇著眼睛看李光耀:「騙人,你一定就是看不起我,哼,男生都一樣,覺得打球的女生都沒什麼實力,你會不會打球?」

李光耀點點頭,謝雅淑說:「我剛好有帶球過來,你跟我過來球場,我會讓你知道女生也可以很強。」

李光耀為之苦笑,他本來以為他早一點到學校可以有更多時間休息跟慢慢吃早餐,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這種事。

「你愣著幹嘛,快點過來,難道你怕輸給一個女生?」

———-我是分隔線———–

球場上,謝雅淑用一句「我是校隊」,大方的把首次進攻球權讓給李光耀。

洗完球,李光耀將重心放低,向右一個試探步,謝雅淑以為李光耀要往自己的左邊切入,馬上往左後方退去,結果卻好像自己讓開一個大空間給李光耀,讓他可以好整以暇的投中距離。

〝唰!〞

謝雅淑看著李光耀乾脆俐落的進球,唷了一聲:「這一球進的真漂亮,沒想到你也蠻有實力的。」

在謝雅淑面前,李光耀突然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運氣好、運氣好。」

「下一球我要討回來,交換球權!」

謝雅淑拿著球跑到進攻位置,想依樣畫葫蘆地用李光耀的方式得分。向右做一個試探步,然而李光耀卻不為所動,雙眼緊盯著謝雅淑,身體沉的很低,讓謝雅淑感受到強大壓迫感。

謝雅淑知道在身材上自己完全沒有優勢,所以運球退了幾步準備收球投籃。李光耀看謝雅淑的動作,馬上跟上去準備封蓋,但謝雅淑的收球僅是假動作,看準李光耀的重心往前傾,立刻往籃底下切,做一個簡單的挑籃動作想要輕鬆得分,不過突然間一個黑影飛了過來,啪一聲,在空中的球狠狠的被李光耀像排球般拍飛。

「呼,好險,差點就被妳騙了,假動作做的蠻漂亮的嘛。」李光耀看著謝雅淑嚇到的表情,笑:「不過妳切入的速度太慢了。」

謝雅淑跑步把球撿回來,不服輸地說:「再來!」

看著謝雅淑倔強的表情,李光耀臉上出現一抹笑容,蹲低身體,一看到謝雅淑開始運球,整個人貼上去壓迫防守。

謝雅淑很有經驗,壓低身體,沒有運球的那隻手很好的保護住球,讓李光耀完全沒有機會抄球,看準李光耀的防守空隙,向右切入。

不過李光耀就等這一刻,眼明手快的從謝雅淑雙手之間穿過去,將球拍掉,大步往前衝,在球出界之前追到球,而他現在站的位置剛好在左邊三分線外。

李光耀看謝雅淑沒有上前防守,擺明比較害怕他切入而不是跳投,眼神露出自信,毫不猶豫的出手投籃。

〝唰!〞

看著球空心入網,李光耀擦擦汗:「好了,不打了,我肚子餓了。」

謝雅淑轉頭,不甘心地說:「你想逃走嗎,別以為這樣就算贏我,現在才2比0!」

李光耀笑笑:「放心吧,之後我們交手的機會還很多,因為我也是校隊之一。一年五班,李光耀。」李光耀拿起放在場邊的後背包,對謝雅淑說:「不過呢,妳這輩子都別想贏我,就算妳是女生,在籃球的世界裡,只要妳是站在我敵對的一方,我絕對不會放水!」

———-我是分隔線———–

在廁所擦乾了身體,換好了衣服,李光耀噴了一些體香劑在身上,離開廁所,快步走到教室。

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李光耀肚子非常餓,馬上拿出早餐大口大口吃著,對著剛走進教室的王忠軍打招呼,嘴裡含糊不清地說道:「早。」

王忠軍冷冷看著李光耀,一個眼神就算是回應李光耀。

對於王忠軍的態度李光耀早就習以為常,也不覺得生氣,嚼著早餐,喝著牛奶,含糊不清的說:「如果你現在想要加入籃球隊,還是有機會唷。」

「我幹嘛加入一個沒有意義的籃球隊?」王忠軍語氣很不屑,也拿出吐司啃。

「明明就很喜歡打籃球,真是嘴硬。」李光耀搖頭苦笑,這種人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幹嘛這麼壓抑自己。」

「你又知道我很喜歡打籃球?」王忠軍冷笑。

「這不是很明顯嗎,打籃球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可是練習就完全不一樣了,你三分球那麼準,一定是一直練、一直練、一直練才練的出來的,如果對籃球沒有很多很多的熱情,是根本辦不到的事。」李光耀繼續嚼著早餐,含糊不清地說:「我那個比你準的朋友就是這樣,整天就練三分球,練到我都覺得他瘋了,然後他對我說,『我對三分球,就是有一種要比任何一個人都準的執著。』」

聽到比你準這三個字,王忠軍閃過一絲怒容,卻說:「你不懂。」

李光耀笑了笑:「別誤會,我只是覺得如果有你當我隊友,一定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而已。」這時又有同學走進教室,李光耀沒有繼續說下去,而王忠軍也沉默下來。

不久後,麥克走進教室,臉色很明顯的帶著疲憊,李光耀開心的對著麥克打招呼:「麥克,早啊。」

麥克靦腆地對李光耀點點頭,小小聲的說:「早。」

「昨天感覺怎麼樣?」李光耀笑嘻嘻地問。

「很累,可是很開心。」經過昨天在李光耀家打籃球跟吃晚餐,麥克對李光耀的心防漸漸的鬆開。

「打籃球很好玩吧,那今天我教你上籃跟搶籃板球。」李光耀看著麥克跟小孩一樣純真的表情,笑了。

麥克興奮的連連點頭,已經在期待放學。

———-我是分隔線———–

一樣在廁所換好衣服的謝雅淑,沒有馬上回到教室,而是來到了體育室,找到教練吳定華。

謝雅淑給吳定華的印象非常深刻,所以就算謝雅淑穿著一身制服,長髮散落在肩膀兩側,氣質跟當初在籃球場上簡直是判若兩人,吳定華仍是一眼就認出來:「雅淑同學,怎麼了嗎?」

「教練早,我想請問教練,籃球隊裡面是不是有一個叫做李光耀的人?」

吳定華點頭:「有啊,怎麼了?」

謝雅淑狐疑道:「他真的是一年級嗎?」

吳定華再次點頭:「是啊。」回答完謝雅淑,吳定華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她,再次問:「怎麼了?」

謝雅淑很簡略的描述事情經過:「我今天早上在校門口遇到他,然後找他單挑,結果竟然被他慘電,我一直以為光北除了魏逸凡之外,我是第二強的,沒想到竟然…」接下來的事,謝雅淑說不出口。

吳定華看著謝雅淑,他欣賞她的直接不做作,這點跟李明正父子很像。

「教練,李光耀跟魏逸凡誰比較強?」剛剛跟李光耀交手後,謝雅淑心裡就浮現這個問題,一個是把自己慘電的李光耀,一個是跟自己實力差不多的楊真毅說過非常強的魏逸凡。當然,謝雅淑希望吳定華說出來的答案是魏逸凡,原因很簡單,李光耀才高一,她無法接受一個才高一的小毛頭就成為全光北最強的人。

「妳希望誰比較強?」吳定華問,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謝雅淑口氣裡對李光耀的濃濃敵意。

謝雅淑直接說:「當然是魏逸凡!」

這句話讓吳定華露出微笑:「如果想知道答案,妳可以直接去找魏逸凡,他們兩個有交手過。」

然後謝雅淑跑走了,吳定華不用猜也知道謝雅淑要去哪,不過謝雅淑的反應也在情理當中,因為曾經他自己也跟謝雅淑一樣,不敢置信自己會被一個高一新生電的腦袋都昏了。

二十多年前,當他還是個高二小毛孩時,深深為自己的球技自豪,某一天看一個獨占球場練球的高一生不順眼,想用球技好好教訓這個學弟,沒想到結局卻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他永遠沒有辦法忘記那一天,自認為快如閃電的切入每一次都被擋下來,而那個小毛孩學弟每一個進球卻都只是外線跳投,速度不是特別快,跳的不是特別高,最複雜的動作僅是帶一步跳投,他知道對方完全沒有出全力。

實力的差距讓他無法置信。

拿起整理好的資料,吳定華跨步走向校長室,因為謝雅淑而想起往事的他嘴角掛著笑:「這個混帳東西…」

———-我是分隔線———–

跑到魏逸凡班上的謝雅淑,完全不避諱,直接走到懶洋洋趴在桌上的魏逸凡旁邊:「魏逸凡,我問你,你之前是不是有跟一個叫做李光耀的學弟交手過?」

一聽到李光耀這三個字,魏逸凡睡意全消:「幹嘛?」

「我本來以為除了你之外,光北沒有人可以打敗我,可是今天早上我遇到李光耀…」

「然後呢?」魏逸凡其實早就猜到結局。

「然後我突然覺得原來我的球技也不過這樣而已。」謝雅淑用一種委婉的方式說明,讓魏逸凡不禁笑了出來。

「教練說你跟李光耀有交手過,結果呢?」謝雅淑問。

魏逸凡收斂起臉上的笑容,緩緩地說:「在我下定決心要繼續打籃球之後,我對校長說我要回榮新打球,然後他跟我說我沒有資格回去,因為我在光北還不是最強的球員,我不信,然後校長就找了李光耀跟我打一場。」

「結果呢?」謝雅淑有些心急地問。

「結果就是,我留在光北。」

這個回答,讓謝雅淑愣了一下。

「我會是先擊敗李光耀的人。」在離開之前,謝雅淑留下這句話。

看著謝雅淑的背影,魏逸凡嚴肅的說:「不,那個人會是我!」

被李光耀擊敗之後,他已經連續幾天晚上在公園練投了五百球,除了找回當初的球感之外,更是為了要擊敗李光耀。

———-我是分隔線———–

「丙級聯賽,一個月後開打。」吳定華直接將資料丟在葉育誠大大的辦公桌上:「我想僅僅憑著光耀跟逸凡兩個人就足夠取得晉級乙級聯賽的資格,但這不是長久之計,就算算上真毅好了,內線還是一大問題,別跟我說麥克,麥克根本不會打球。」

葉育誠皺著眉頭,看著吳定華,吳定華無奈地說:「好,加上麥克,但先發陣容也只有四個人,如果隨便找個人來補,或許勉強應付的了乙級聯盟,但是甲級聯盟就只有吃屎的份!」

吳定華說完這些話後頹然的坐在椅子上,模樣有些洩氣:「然後還有練球的時間、場地問題,這些都需要考量。」

葉育誠點起了一根菸,臉色有些沉重,他知道吳定華說的是對的,成立籃球隊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要拿下甲級聯賽的冠軍,當中的困難多的難以想像,畢竟現在上演的不是電影,不是灌籃高手,而是真正的籃球賽。

尤其,現今籃壇,有著一個讓人仰望的強者,啟南高中。

「除了這四個人之外,其他人怎麼樣?」葉育誠緩緩吐出一口氣,灰藍色的煙霧在空中飄蕩著。

「除了他們四個之外,我還有選其他七個人,他們都通過各項測驗,有資質潛力,可是基本上實力只有當替補的份。」

「找個時間集合全部人讓我看看,十一個人,夠了。先撐過丙級聯盟吧,目前也只能這樣了。」葉育誠的口氣有點無可奈何。

吳定華嘆了一口氣,站起身,轉頭離去。

望著吳定華離去的背影,葉育誠將菸屁股捻熄,他當然知道成立籃球隊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目前遇到的困境也早在他的預料之內。

可是,這個困境卻關係著成敗與否,球員是一支球隊的根本,而照吳定華所描述的來看,現在他們的實力並不足以在甲級聯賽的層級立足,甚至連在乙級聯賽站穩腳步都有困難。

校長下意識地就要打個某個混蛋,然而電話卻提前一步響起,讓他嚇了一跳。

葉育誠很快穩定情緒,接起電話,然而穩定的情緒很快又上揚起來:「什麼,跟東台高中的友誼賽!?」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