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七章 說服】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看著協助幫忙的體育老師露出為難的模樣,葉育誠跟吳定華很快走過去關心,身為校長的葉育誠馬上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見到校長跟籃球隊教練,體育老師鬆了一口氣,馬上抱怨:「她說她也要參加測驗,可是一個女孩子不好好讀書,打什麼籃球啊?」

女學生一聽到這種說法,忿忿不平:「為甚麼女生就不能打籃球!?」

體育老師馬上回:「女孩子就是要…」葉育誠看兩個人又要吵起來,擺擺手:「好了好了,別吵了,謝老師,麻煩你去看看另一邊的球場,這邊交給我就好了。」

「那就麻煩校長了。」體育老師離去之前還微微瞪了女學生一眼。

將體育老師支開之後,葉育誠問:「妳想參加測驗?」

女學生點頭,非常有信心地說:「對。」

葉育誠又問:「妳想加入籃球隊?」

女學生再次點頭:「對!」

葉育誠說:「我當初確實沒有說女生不能參加籃球隊,但是我事先聲明,進入籃球隊是要經過挑選的,如果妳沒有被選上,並不是我們對妳有偏見,而是妳實力不夠。」

女學生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這個我知道。」

這時,楊真毅在班導師的帶領之下來到球場。

「校長,他就是楊真毅楊同學。」班導師把楊真毅帶到葉育誠面前,看了手錶一眼,說:「如果沒什麼事,我這節剛好有課要上,先離開了。」

葉育誠點點頭:「好,麻煩你了。」

「楊真毅同學,我請你來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籃球隊有位隊員向我推薦你,說你的球技很不錯。」葉育誠開門見山地說。

楊真毅微微嘆了口氣:「逸凡,是嗎?」

葉育誠直接承認:「是的,沒錯,他剛剛正式成為籃球隊的一員。」

楊真毅說:「我曾經在國中聯賽跟他交手過一次,那時候他國二我國三,他那時候就強的不要命,把我們球隊打爆了二十分,不過我也在他的防守之下拿下三十分。」

葉育誠滿意的說:「在他頭上拿下三十分,難怪他對你印象深刻。」校長打量著楊真毅大約185公分的身高,滿意地點點頭:「我們先安排你參加測驗,好嗎?」

然而楊真毅嘆了一口氣:「校長,就算通過測驗,我也不能參加籃球隊,我爸不會同意的。」

葉育誠聽到這話,馬上拍胸保證:「放心吧,你爸那邊交給我處理!」楊真毅看著信心滿滿的校長,臉上卻沒有出現任何開心的表情,點點頭:「好吧。」

正當葉育誠想楊真毅帶去測驗場地時,女學生這個時候拿著球走了過來:「你也過來測驗?」楊真毅點頭。

女學生把球傳給楊真毅,對葉育誠說:「校長,你的眼光不錯,他很強。」

葉育誠看著楊真毅,滿意的點點頭,殊不知女學生接下來的話卻讓他驚訝地下巴差點掉下來:「可是,我比他更強!」

「我證明給你看,楊真毅,過來。」也不管楊真毅有沒有答應,女學生轉頭走向籃球場。

看著楊真毅跟了過去,葉育誠看向吳定華:「怎麼辦?」

吳定華說:「就讓他們打打看吧,一對一單打確實是看出球員實力最好的辦法。」

校長無奈說:「也只能這樣了。」

女學生跟楊真毅猜拳之後,由楊真毅獲得球權,洗完球後,楊真毅不囉嗦,直接向右切入,利用自己的身材優勢擠開女學生,輕鬆的上籃取分。

看著楊真毅行雲流水的上籃姿勢,吳定華點頭,讚賞道:「爆發力不錯,切入第一步也很快,最重要的是他很有智慧,懂得利用自己身材的優勢取分,是個用頭腦打球的球員。」

女學生被輕鬆得分之後完全看不到氣餒的模樣,球權轉換,這一回合輪到她進攻,洗完球後馬上向右邊運球切入,但是被楊真毅看穿進攻路線,右邊的空間完全被擋住,然而女學生很快的一個變向換手運球騙過了楊真毅的重心,一路切到籃下,不過楊真毅回防的速度也很快,眼看楊真毅算好女學生的腳步,隨時準備送給女學生一個大火鍋時,女學生聰明的做了一個投籃假動作,將楊真毅整個人晃起來,然後利用簡單的一個小拋投,輕鬆地打板進球。

見到女學生的動作,葉育誠跟吳定華都不禁眼睛為之一亮,葉育誠說:「我還以為這一球一定會被蓋下來,那個假動作還真是漂亮!」

吳定華緊接著說:「她投籃的動作好順暢,平常一定常常練習。」

葉育誠補充:「運球也很好,剛剛那個換手運球做的很漂亮。」

球權轉換,楊真毅拿到球,看著女學生的眼睛,運用自己的速度向左邊切,女學生很快向右後方退想要阻止楊真毅的切入,然而楊真毅卻突然停下來,做一個急停跳投。

唰的一聲,球空心入網。

吳定華滿意的點頭:「進的漂亮,他真的很聰明,知道對手怕他切入,這次改用跳投。」

葉育誠贊同道:「他的身體素質雖然比逸凡差一些,但是若籃球智慧,我覺得比逸凡還好上一點。」

吳定華說:「他們兩個人的打法確實不太一樣。」

楊真毅進的輕鬆,讓女學生有點不甘心,撿起球,馬上站到進攻位置洗球。

洗完球,女學生馬上運球退了幾步,腳踩在三分線外,楊真毅撲上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球在空中劃出彩虹般的弧線,唰。

葉育誠再次被女學生的球技所驚艷:「這一球進的真是乾脆俐落。」

吳定華也驚訝道:「沒想到她這麼厲害,我剛剛還以為她在開玩笑,結果她的球技真的令人刮目相看。」

葉育誠微微一嘆:「只不過就算她加入球隊最多也只能跟著一起訓練,沒辦法上場參加比賽。」

吳定華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你來我往的局面一直持續到葉育誠與吳定華喊停為止,雙方實力相近,楊真毅憑藉著體型及速度上的優勢連連在籃下取分,加上偶爾的中距離攻勢,讓女學生根本無法招架,然而女學生的外線比楊真毅更準,加上刁鑽的運球技巧與純熟的假動作,楊真毅也無法守住女學生。

「妳叫什麼名字?」葉育誠走進球場問。

女學生回答:「謝雅淑,二年七班。」

葉育誠微笑:「妳球打的很好,妳跟楊真毅都獲准參加籃球隊,只不過有件事我需要跟妳說清楚,妳雖然是籃球隊的一員,之後可以參加籃球隊的訓練,可是因為學校報名的是男子組的球賽,妳沒有辦法登錄為正式球員,更沒有辦法參加球賽,這樣妳還想要參加籃球隊嗎?」

謝雅淑眼神閃過失望,但彷彿早已知道結果,沒有露出難過的表情:「這個我明白,可是如果有友誼賽的話,可以讓我上場嗎?」

葉育誠跟吳定華對望一眼,眼神交流,葉育誠說:「沒問題!」

謝雅淑興奮地幾乎要跳起來:「謝謝校長!」

葉育誠說:「不用謝,這是妳用自己的實力贏來的。」

一樣是加入籃球隊,但是楊真毅就沒有謝雅淑這麼興奮,只是安安靜靜接受校長宣布這個事實。

葉育誠看著面無表情的楊真毅,知道並不是他不想參加籃球隊,而是他爸爸那方面的問題,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你爸那邊我會處理。」

楊真毅抹抹額頭上的汗水,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但臉上的表情就是一副校長沒辦法改變爸爸心意的模樣:「校長,我先回去上課了。」

「好。」待楊真毅走後,葉育誠馬上撥電話給秘書:「幫我查一下高三楊真毅同學的家長。」

出乎葉育誠意料的,秘書不到一分鐘就回撥,正當葉育誠訝異於秘書的工作速度時,接起電話的當下葉育誠就明白原因了。

「校長,楊真毅的爸爸就是學校的家長會長。」秘書還貼心的為這個菜鳥校長說明家長會長的身份:「台灣前十大營造公司的董事長。」

葉育誠瞬間呆住。

——我是分隔線———–

下午,放學時間。

李光耀換上一身輕便的運動服,腳穿著慢跑鞋,站在麥克的旁邊,一起等著麥克的爸爸。

原因很簡單,下午的時候麥克搖頭對李光耀說放學不能回他家一起打球,李光耀問了為什麼,麥克說不出個所以然,李光耀直覺猜是麥克家人的關係,於是放學之後就陪麥克等他爸爸來接他。

在校門口等了大約十分鐘,院長開著一台HONDA小車出現,麥克看著院長從駕駛座開門走了出來,臉上馬上露出開心的表情:「爸爸!」

李光耀看著院長亞洲人的膚色及臉孔,對麥克的出身即有些接近事實的猜測,可是這並不是他在意的事。李光耀跟著麥克一起走向院長:「李叔叔你好,我是麥克的朋友,李光耀。」

院長聽到李光耀的自我介紹,表情很是開心,露出大大的笑容:「麥克你這麼快就交到朋友了啊,很好,李同學你好,我是麥克的爸爸,我叫李雲翔,叫我李叔叔就好了。」

「好,李叔叔。」李光耀也不再客套,直接說:「李叔叔,我今天跟麥克約打籃球,可是他怕你不同意,所以我決定自己來問你,可不可以讓他跟我一起打籃球?」

「打球很好啊,可是麥克他不會打籃球耶。」院長露出為難的表情。

李光耀說:「沒關係,我跟我爸會教他打!」

院長有些愣住:「你爸?」

李光耀點頭:「對啊,我家有籃球場,可以盡情的打球。」

院長臉上充滿疑惑:「你家在哪裡?」

李光耀說了地址,院長點頭,原來是在比較郊區的位置,地廣人稀,難怪家裡可以有籃球場。

「這樣會不會不方便?」院長問,看到麥克第一天上學就交到朋友,院長當然很開心,也很樂於讓麥克打籃球,因為打籃球是一個很好認識新朋友的運動。

李光耀搖頭:「不會,李叔叔你放心,我會讓麥克從不會打球的人搖身一變,變成全高中最炙手可熱的禁區球員!」

聽著李光耀發出的豪語,院長笑了:「真的嗎,麥克,你想打籃球嗎?」

麥克看著院長,微微點頭,小小聲地說:「想。」

院長更開心:「好,那我載你們過去。」

然而李光耀卻搖搖頭:「李叔叔你先載麥克過去,我要跑步回家。」

院長吃了一驚:「你要從學校跑步回家?」天啊,那可有好長一段距離呢。

李光耀說:「對啊,我每天跑步上下學。」

院長吞了一口口水:「每天?」

李光耀說:「是啊,李叔叔,你找的到我家嗎?」

院長說:「應該可以。」

李光耀開心地說:「好,那到時候見囉。」早已熱身完畢的李光耀,說完話之後馬上邁開腳步出發。

——–我是分隔線————

車上,院長跟麥克聊天:「麥克,爸爸真為你感到開心,來光北第一天就交到朋友了呢。」

在院長面前,麥克沒有那麼羞怯:「他人很好,而且他籃球很強。」

看到麥克露出笑容,臉上真誠的喜讓院長感到欣慰,深深覺得讓麥克轉學到光北是正確的決定:「真的嗎?」

麥克大力地點頭,很是興奮的說:「真的,他今天跟一個比他高又比他壯的人打籃球,我還以為他一定會被欺負,絕對打不贏,結果爸爸你知道嗎,他竟然輕易地就把對手打敗了,而且他的動作完全不花俏,都是一些簡單的跳投,或者是每個打籃球的人都會的上籃,不過一樣的動作,他用出來感覺就是不一樣,有種很特別的美感,看的出來是做了無數的基本功累積下來的實力,而且啊,他的運球好漂亮,好像球是他身體的一部份一樣!」

麥克生動的描述讓院長更是感到開心,他已經很久沒看到麥克這麼快樂的模樣:「你很想要跟他一起打籃球嗎?」

麥克點頭:「嗯,想。」

院長點點頭:「那你以後上學記得多帶一套運動服跟球鞋,放學之後就跟他一起去打球,打完之後我直接去他家接你。」

麥克眼神閃過激動:「可以嗎?」

院長笑:「當然可以。」

因為光北高中附近還有另外一間國中,正值放學時間,附近的道路都很塞,院長開了將近四十分鐘的車才來到李光耀家附近,然後看著門牌跟道路指標找到李光耀的家,跟院長想像的有點不一樣的是,李光耀所說的籃球場並不是他看過的只有一個籃球架跟水泥地的簡陋籃球場,而是真正畫了線,有兩個籃球架,籃球架還有裝保護裝置的那種籃球場。

籃球場上已經有人在打球,憑著對李光耀面貌的印象,院長幾乎有百分之九十可以確定那個人是李光耀的父親。

院長心想,這家人對籃球還真不是普通的熱愛啊,也好,這樣我也比較放心。

院長在附近找了個不會影響到道路安全的地方停好車,跟麥克一起走到李光耀家門外,雖然門是敞開的狀態,但院長還是禮貌的按了門鈴。

在籃球場打球的男人走了過來,全身留著大汗,臉上帶著親切的笑容,雖然眼前的是陌生人,仍用熱情的口吻打招呼:「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看著李明正臉上大大的笑容,院長對李明正頓時生起好感,點頭致意:「你好。」然後將麥克拉到李明正面前:「他是我的兒子麥克,是這樣的,光耀說要教麥克打籃球,所以給我你家的地址,冒昧來訪,真不好意思。」

李明正恍然:「哦,原來是光耀的同學啊,快進來快進來。」對裡面吆喝:「寶貝老婆,有客人來了,幫我倒個飲料!」

院長連忙搖手:「不用這麼麻煩。」

回應院長的是李明正爽朗的笑聲:「不麻煩不麻煩。」

李明正看著低垂著頭的麥克,點點頭:「你叫麥克是嗎,身材不錯喔,光耀說要教你打籃球啊,有沒有帶衣服跟鞋子過來?」

麥克搖搖頭,李明正不在意地說:「沒有啊,沒關係,你等我一下,我這邊有多的。」

李明正請院長跟麥克稍坐一下後,很快找了衣服跟鞋子過來,然後帶他們到靠近籃球場的房間,將特別訂製的窗戶推開,直接走到籃球場上。

李明正回頭看著不知所措的麥克,笑:「既然我兒子還沒回來,我來也可以,你去換衣服,換完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我是分隔線———–

放學後,除了一些在操場打球跑步的學生及在辦公室改考卷的老師之外,留在學校的人寥寥無幾,然而此時校長室的燈依然亮著。

「翔鷹營造公司的董事長啊…」葉育誠突然覺得自己頭有點痛,等待著秘書傳來董事長的資料。

過了大約五分鐘,秘書敲門後走了進來,拿著一張可以在網路上查到的關於翔鷹董事長的基本資料。

葉育誠拿過資料後,很快了瞄了一眼,滿意地點頭:「謝謝妳,時間不早了,妳趕快下班吧。」

聽到校長願意放人,秘書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開心地說:「謝謝校長,校長再見。」

葉育誠微微擺手:「再見。」

葉育誠翻開第一頁,喃喃自語著:「名字楊翔鷹,嗯,可還真夠霸氣的,就讀學校…什麼,光北高中!哪一屆的學生我看看…大我們兩屆的學長。」隨後的資料葉育誠只是隨便翻翻,將資料放在辦公桌上後,然後撥了一通電話。

———-我是分隔線———–

「你的身體素質真的非常好,不管是爆發力、彈跳力、身體協調性跟左右橫移的能力都令人驚艷,可是沒打過籃球,一切都要從基本來,好,我先教你運球。」李明正讓麥克做了一些基本的體能測試後,丟了一顆球給他:「膝蓋蹲低,沒有運球的那隻手要保護球,先看我做,來,你也一起,對,就是這樣,不難吧…」

院長看著李明正的教學,心裡連連點頭,李明正採取的鼓勵誘導式教法,利用親身示範還有鼓勵,誘導出麥克對籃球的興趣,心想麥克來這裡我也可以放心了。

李明正教到一半,林美月拿著手機走了過來:「老公,你的手機響半天了!」

「哦,好!」李明正讓麥克先休息一下,接了手機,看了螢幕上顯示的人名:「喂,葉混混怎麼了,什麼,這種事還要我出馬?自己解決不就行了嗎,定華之前可是跟我說過,你耍帥裝酷些什麼『你是光北的校長』之類的,好吧好吧,在哪裡,嗯,那我會晚一點到,離我家有點距離,拜。」

電話講完當下,李光耀剛好走進籃球場,李明正啊哈一聲:「臭兒子,今天去哪裡偷懶了?」李光耀正想反駁,李明正拍拍他的肩膀:「不過沒關係,老爸現在有一件急事沒辦法教麥克打球,你接棒。」話一說完,李明正馬上跑進屋子裡。

過不久,李明正洗好澡,換上一身乾爽的衣服,扒了一口親愛老婆做的飯菜,然後就匆匆開著車出門了。

———-我是分隔線———–

「葉校長,我不認為讓真毅打籃球是一件對他有幫助的事。」翔鷹營造公司董事長楊翔鷹隔著一個大大的辦公桌,摘下眼鏡,緩緩地對坐在沙發上的葉育誠跟吳定華說道:「如果你只是因為這件事而過來找我,你可以請回了。」

葉育誠不願就此放棄:「會長,我覺得您該給真毅跟光北一次機會。」

楊翔鷹似乎冷笑了一聲:「機會?」

葉育誠點頭:「沒錯,機會。我相信以我們光北如今的陣容,就算放在甲級聯賽也有一拚的實力!」

楊翔鷹緩緩嘆了口氣:「那只是你相信。總而言之,我對光北成立籃球隊沒有意見,但我反對真毅參加籃球隊。」

楊翔鷹鄭重對葉育誠說:「他不是那塊料。」

葉育誠深吸一口氣:「我認為你該給真毅一次機會。」吳定華在一旁附和道:「真毅打球很聰明,你如果有看過他打球就會明白。」

楊翔鷹食指不斷敲擊桌子,顯示出楊翔鷹的不耐煩:「葉校長,吳先生,我老實說了吧,我就只有真毅這一個兒子,他現在高三了,是個很重要的時期,如果他現在是高一或高二我沒意見,可是在高三準備升大學這個階段參加籃球隊,我不認為是個很明智的決定,我這間翔鷹營造公司雖然不是什麼大企業,可是要接班也不是一兩年的事,我最近就要開始安排他熟悉一些業務,你認為他可以在學業、家業跟籃球之間做出平衡嗎?」

葉育誠為之語塞。

楊翔鷹冷笑一聲:「校長,而且我不認為真毅喜歡打籃球,他房間裡沒有籃球,也看不到任何一張籃球的海報,甚至任何籃球周邊商品都沒有。」

葉育誠搖搖頭:「你錯了,真毅很喜歡打籃球,我今天看到他在球場上打球的模樣,那認真的神情,打球時發光的眼神,無一不證明了真毅是個非常喜歡籃球的孩子。」

楊翔鷹笑了:「或許吧,我這個當爸爸的很忙,所以很少關心到真毅,可是校長,你說光北具有甲級聯賽的實力,但光北打得過啟南嗎?」

葉育誠再次為之語塞。

楊翔鷹臉上露出冷笑:「再說了,一個剛成立的籃球隊就要馬上打進台灣高中籃球最高殿堂,這個玩笑可開得有點大了。」葉育誠正打算反駁,但楊翔鷹又說:「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確實,光北曾打敗過啟南,但那也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我記得是我畢業隔一年吧,那件事可是轟動全校啊,可惜,那也只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現在歸現在。」

「你是光北的籃球隊教練是吧,請你老實地對我說,如果現在光北對上啟南,有沒有機會贏?」楊翔鷹望向吳定華,咄咄逼人。

「這…」吳定華無奈地嘆一口氣:「沒辦法,啟南真的很強。」

「那你們認為我為什麼要同意真毅去參加一個沒有希望奪冠的籃球隊,讓他浪費高中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時間在裡頭?」楊翔鷹這次毫不隱藏自己的不屑。

平常自認能言善道的葉育誠在楊翔鷹面前就像戰敗的公雞一樣掉了一身羽毛,被楊翔鷹打的節節敗退,而說話更不是吳定華的強項,完全無法幫上忙。

氣氛變得沉悶,楊翔鷹捏捏眉心,趁機下了逐客令:「對不起,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謝謝兩位的來訪,我替真毅感謝兩位。」楊翔鷹拿起話筒,就要打電話請人帶葉育誠跟吳定華離開,可是這時候辦公室的門被狠狠地推開。

「嗯,我來晚了嗎?」李明正感受到辦公室內沉悶的氣氛,直接看向葉育誠。

葉育誠用很深沉的表情點點頭,李明正點頭,嘖了一聲:「哦,早知道我也就不來了,如果被拍超速你可要幫我付錢,我可是一路飆過來的。」

楊翔鷹揮揮手,讓站在李明正後面一臉緊張的秘書離開:「這位先生也是來說服我讓我兒子參加籃球隊嗎?」

李明正點頭:「是啊。」指著葉育誠:「他說你是大我們兩屆的學長,然後說你兒子實力不錯,希望我一起來說服你。」話說完,李明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楊翔鷹。

楊翔鷹揮揮手:「我再次替真毅感謝你們這麼看重他,可是我不會讓真毅參加籃球隊的,你們請回吧。」

就在葉育誠頹然起身時,李明正走到辦公桌前,雙手按在辦公桌上,身體向前傾:「為什麼?」

楊翔鷹顯得有點不耐煩:「原因我剛剛已經說明過了,請你問他們兩位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請回吧。」

「可是你不也是很喜歡打籃球嗎?楊鷹揚學長。」李明正不解的問,而這簡單的一句話讓楊翔鷹身體重重的震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著李明正。

葉育誠緊張地說:「混蛋,楊會長全名是楊翔鷹,不是什麼鷹揚!」

李明正皺著眉頭看著楊翔鷹:「難道是我記錯了。」

楊翔鷹緩緩地嘆了一口氣:「沒有,你沒記錯,我還沒有改名之前確實是叫楊鷹揚,沒想到你知道我?」

李明正看著楊翔鷹,笑了笑:「什麼知道你,少在那裡裝不熟了,我剛剛一看到你就覺得你非常面熟,我果然沒有記錯人,真是羨慕你,都過這麼久了,除了一些皺紋之外臉根本沒什麼變嘛,身材還保持這麼好,又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長,說,這些年在外面養幾個小三?」

李明正說的話讓葉育誠更緊張,可是楊翔鷹卻一點生氣的表情都沒有,只是苦笑:「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直接。」

葉育誠跟吳定華看著楊翔鷹跟剛剛截然不同的反應都愣住了,葉育誠問:「你們認識?」

李明正說:「你記不記得我那時候跟你說有一個大我們兩屆的學長很厲害,除了我之外學校大概沒有人比他還強,就是他啊,很可惜我們成立籃球隊的時候他已經畢業了,否則那場對啟南的比賽我就不用打的那麼辛苦了。」

葉育誠努力的回想,露出為難的表情:「有點不太記得了。」吳定華數落道:「你那時候連籃球都不知道怎麼打,要記住這種事太難為你了!」

李明正笑吟吟的看著楊翔鷹:「基因果然是會遺傳的,你會打籃球的基因遺傳給你兒子,我也一樣。」

「跟你一樣?」楊翔鷹疑惑。

李明正笑笑:「對啊,我也有一個兒子,他今年剛升高一,現在已經加入光北的籃球隊了,怎麼樣,讓你兒子也加入籃球隊,讓他們一起完成當初你跟我都沒有做成的事情。」

「什麼事?」楊翔鷹問。

李明正看著楊翔鷹的眼睛:「拿下冠軍。」

看著李明正真誠的眼神,楊翔鷹剛剛對葉育誠與吳定華說過的話忽然說不出來,吞了一口口水,想起了當初李明正力邀他參加籃球隊,可是礙於年級關係,籃球隊成立時他已經畢業,光北對抗啟南那場比賽他只能做為一個觀眾坐著觀戰,可是光北那時候奮戰的精神深深地烙印在他腦海裡,贏了啟南那時的感動與激動至今仍無法忘懷,當初大家歡聲雷動的模樣依然歷歷在目,唯一的遺憾就是他沒辦法成為光北籃球隊的一員,下場跟隊友們一起爭取榮耀。時光荏苒,他心中對籃球的熱情慢慢的熄滅,那份遺憾的心情跟工作的忙碌讓他與籃球越來越疏遠,直到現在又突然連接在一起,可是當初那份遺憾的心情卻莫名地讓他對籃球有了抗拒感,所以他才一再的拒絕校長對於真毅參加籃球隊的請求,然而當李明正這個當初他怎麼拚盡全力都沒辦法打贏的傢伙再次出現他眼前,而且還記得他的時候,有種激動跟感動差點化成淚水奪眶而出,屬於年少輕狂為籃球熱血的少年靈魂彷彿回到他的身體裡,胸口有個東西堵著讓他說不出話來。

「當年,我覺得很可惜的一件事是不能跟你一起並肩作戰,答應我,不要讓這樣的遺憾再次發生在你跟我的兒子身上!」李明正對楊翔鷹伸出右手,然後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對了,我家有籃球場,如果想要再交手個幾場,隨時候教。」

———-我是分隔線———–

當天晚上,楊真毅結束補習班的課程,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家,打開家門之後訝異的發現客廳的燈亮著。

楊真毅脫下鞋子放進鞋櫃裡,走到客廳,以為是出國旅遊的媽媽提前回來了,然而讓他驚訝的是,在客廳裡的竟然是常常深夜回家的爸爸,楊翔鷹。

「回來了。」楊翔鷹坐在沙發上,把報紙放在旁邊,看著兒子。

「嗯。」楊真毅點頭。

「今天你們學校的校長有過來找我,他說你籃球打的不錯,希望我答應讓你加入籃球隊。」楊翔鷹淡淡地說。

楊真毅身體微微震了一下,可是早已不抱持任何希望的他只是微微點頭:「嗯。」

然而楊翔鷹接下來的話卻出乎他的意料:「真毅,爸爸問你一句話,你老實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打籃球?」

楊真毅因為這個問題愣了一下,楊翔鷹看著楊真毅的表情,緩緩說:「老實說就好。」

「嗯,喜歡。」楊真毅點頭。

「想參加籃球隊嗎?」楊翔鷹又問了一個讓楊真毅愣住的回答。

楊真毅看著嚴厲的爸爸,咬緊牙根,點頭:「想。」

楊翔鷹站起身來,看著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長的比自己高的兒子,拍拍他的肩膀:「好,那就去吧。」

「爸?」

「你不是喜歡籃球,而且想參加籃球隊嗎?」楊翔鷹問。

「嗯。」楊真毅大力的點頭。

「那就去吧。」楊翔鷹坐回沙發,重新看起了報紙:「但是記得拿一座冠軍回來。」

楊真毅沉默了一下,緩緩說:「爸,謝謝你。」

看著楊真毅走回自己房間的背影似乎比起自己印象中高大幾分,楊翔鷹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這隻小老鷹,什麼時候有這種寬闊的翅膀了。」

————-
最近「冰如劍」這個讀者專頁的人數增加的很快,每個星期都以雙位數的速度在增長著,一切都歸功於極力誌,所以我在此再次對他們真誠的說聲感謝。

成為作家,不管是哪一個城市哪一個國家,都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夢想,而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雖然一路走來碰到許多挫折與困難,但是身邊總是會有貴人相助,對此我心存感激。

藉由這個平台,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關於夢想的看法。

我是從大一的寒假開始正式接觸寫作(上國文課被老師逼著寫作文不算),墜入寫作的世界之後,就一路深陷到現在,回頭看才驚覺時間過的很快,已經六年了。

我跟大部份的台灣人一樣,大學畢業、當兵、出社會,可是在步入社會的六個月期間,我很茫然,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在這個社會的定位是什麼,我到底想要做什麼?我又可以在社會這個現實的戰場上爭取到什麼?

後來我發現,寫作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毅然決然地辭職,找了一個工讀的工作,薪水不高,勉強可以吃飽,付的起房租,但是我有非常多的時間來創作。

在這段艱苦的過程,各式花費都要省,不喝飲料,不吃點心,把一切不是真正必須的花費減掉,全心全力在寫作上。

辭職之後的日子非常非常的辛苦,衣服、電影、聚餐、旅行…等等物質上的享樂,全部斷絕,因為根本沒有錢可以花費。

這時我才了解,大人口中說的夢想不能當飯吃是怎麼一回事。

可是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後悔,我會跟你說,沒有。

我真的沒有後悔,這樣的生活,我甘之如飴,因為用文字創作是我想要走的路,為了成為作家,為了利用文字幫助更多人,為了用文字改變世界,我願意吃苦,而且我正在做著我真心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不怕吃苦。

在成為作家這條路,跌倒了我會繼續站起來,失敗了我會從中學習,遇到挫折我會視為進步的動力,總之,除了地球爆炸世界毀滅海水淹過台灣之外,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我朝自己的夢想前進。

可是如果是上一份工作呢?我遇到挫折就想逃避,每天上班只想要鬼混,一直看時間,等待下班回家,我完全沒有動力想要進步自己,因為我做的是一件我沒有任何興趣,也沒有動力去做的事情。

夢想確實不能當飯吃,可是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你會獲得非常多非常多的東西,你會使盡全力想要突破眼前的困境,你會思考怎麼樣精進自己的能力,你會懂得感激自己所擁有的,你不會整天怨天尤人,怪社會不公,怪父母不是王永慶郭台銘李嘉誠何鴻燊,怪別人不懂欣賞你。

你只會使盡全力地讓自己更靠近夢想一點,不畏懼失敗,不害怕受傷,一心一意地追逐夢想。

追求夢想是一件很酷的事,而且縱使你失敗了,並不代表你一無所有,你比那一些臨終前在病床上後悔,為什麼沒有這一輩子從未追尋過夢想的人好了太多太多,而且追逐夢想的過程中,你會學到很多東西。

當然,在此我不得不說我真的是一個很幸運的人,一路走來有一群一直支持我的讀者,幸運遇到極力誌這個貴人,願意讓我在他們廣大的平台分享小說,所以我才可以在這裡跟你們囉唆這麼一大堆。

我是一個年輕人,我還沒有成為作家,可是我正享受著這一段充滿挫折的過程,你呢?

讓我們一起努力朝夢想前進吧!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