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早自習鐘聲響,一向準時的沈佩宜難得遲到十分鐘才來到教室,而讓一年五班的學生更驚訝的還在後面。沈佩宜帶了一個轉學生過來,一個又高又黑的轉學生。

一到班上,沈佩宜馬上帶著麥克上台:「各位同學不好意思,老師因為剛剛帶新同學認識學校的環境所以來晚了,他是轉學生,叫做李麥克,麥克,來,你來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聽到自我介紹四個字,麥克好像被電到一樣,低垂著頭不敢面對大家的目光,躲到沈佩宜後面,可是他過於高大的身材躲在嬌小的沈佩宜背後形成一種令人啼笑皆非的畫面,而沈佩宜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麥克他異於常人的「害羞」個性。

當下沈佩宜抓著麥克微微顫抖的手,眼神裡透露出鼓勵:「來,麥克,不要怕,跟大家好好介紹一下自己。」

縱使有沈佩宜在身邊,但麥克依然畏畏縮縮的:「大…大家好,我…我…我叫麥克。」

班上同學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因為麥克的音量實在太小,沒有人聽到他說什麽。

沈佩宜將原因歸咎於麥克對環境的陌生,於是沒有繼續勉強麥克,點出幾個人名:「李光耀,裘德才,沈育廷,因為麥克身材的關係,需要坐特製的桌椅,所以麻煩你們三個到校門口幫忙搬個東西。」

一聽到李光耀三個字,麥克低垂的頭馬上抬起起來,目光在三個人之間游移,想著誰才是李光耀,是那個雖然有點矮,卻很壯很有氣勢的人嗎,還是那個一直打哈欠,臉上掛了黑眼圈的那個人,又或者是拿著一張紙在喃喃自語,走在最後面的人?

一路走到校門口,校長葉育誠為麥克訂製的桌椅已放在工友室旁邊,因為比較大也比較重,所以沈佩宜將四個人拆成兩兩一組,一組搬桌子,一組搬椅子。

回到教室後,因為麥克實在太高,加上麥克沒有近視,沈佩宜直接將麥克的位置安排在教室的最後方,不過觀察到麥克表情有些奇怪的她,為了尊重學生的個人意願,還是問:「怎麼了,麥克,這個位置太遠嗎?」

麥克搖搖頭,從小到大他都坐在最後一個位置,所以他已經習慣了。

「那就安排你坐在那個位置囉?」沈佩宜抬頭看著麥克,漸漸開始了解今天早上葉育誠將麥克交給她的時候,對她說過跟麥克相處的時候要多一份耐心的意思了。

麥克點點頭,可是沈佩宜看得出麥克其實心裡有話,只是他不敢說出來,於是拍拍他的手臂,露出溫暖的微笑:「沒關係,如果有什麽問題都可以說。」

麥克看著沈佩宜的笑臉,猶豫了一下,怯生生又小小聲的說:「老師,可不可以讓李光耀坐在我旁邊?」

沈佩宜愣了一下,李光耀?

「你認識李光耀?」沈佩宜問,但麥克搖搖頭,讓她有點一頭霧水,但她又想起校長對她說的話:「麥克是個特別的孩子,他需要妳多一份的耐心去引導他,也需要多一份愛心去包容他,如果他有什麽要求,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就配合他吧,如果遇到妳覺得有點為難的事情,馬上找我。」

沈佩宜想了想,說:「你等我一下,我問問看李同學的想法。」

對於李光耀,沈佩宜的口氣遠遠沒有那麼客氣,開頭便問:「李光耀,你認識麥克?」

本來沉浸於破解戰術的他,突然被沈佩宜這麼一問,也有點愣住:「麥克?不認識阿。」

沈佩宜又問:「那他怎麼會說想跟你坐一起?」

李光耀雙手一攤:「我也不知道。」然後靈光一閃:「我知道了,他可能看過我打球。」

沈佩宜說:「看你打球跟坐你旁邊有什麽關係?」

李光耀說:「因為看過我打球之後,他就成為我的球迷,轉學過來看到我竟然跟他同班,就想坐在我旁邊。」沈佩宜聽了差一點沒有暈倒在地。

「那安排你坐到他旁邊,可以嗎?」沈佩宜不想在認不認識這個問題多作糾纏。

「可以啊,我沒差。」李光耀無所謂的笑笑。

「那把桌椅搬到最後面,忠軍同學,麻煩你幫忙一下。」沈佩宜走到麥克身邊:「好了,麥克同學,老師有個很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

麥克點點頭,沈佩宜嚴肅地說:「那就是,別被他帶壞了。」

———我是分隔線————

因為多了麥克這個插曲,所以早自習不知不覺的結束了,而鐘聲一響,李光耀就拖著椅子,椅背靠在麥克的桌子上。李光耀跨坐在椅子上,雙手放在椅背:「你叫麥克是嗎,我是李光耀,你好。」李光耀伸出右手。

看著李光耀的臉,麥克整個人縮起來,不敢伸出手,小聲地說:「你好…」

麥克的反應讓李光耀笑了出來:「天啊,我有那麼可怕嗎,你為什麽會想坐我旁邊阿?」

麥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李光耀的問題,連忙搖搖頭,李光耀也不以為意:「你會不會打籃球?」

麥克搖搖頭,用眼角餘光偷瞄李光耀,他以為李光耀是那種又高又壯又黑嗓門又大的人,結果李光耀本人卻跟他想像的差很多,李光耀雖然比起大部分的同學還高,但是比他還矮,肌肉感覺雖然結實,卻不是誇張式的壯厚,皮膚黝黑,是很健康的那種小麥色,麥克有點失望,因為他曾希望李光耀皮膚更黑一點,這樣他會比較敢跟李光耀做朋友,不過有一點李光耀跟他想像的一樣,那就是李光耀非常喜歡籃球。

剛剛在早自習的時候,李光耀就一直拿著A4的紙畫出籃球場的形狀,然後喃喃自地畫出一條又一條的線,然後寫上1到5不等的數字,麥克看的出來李光耀畫的是籃球的戰術,而數字代表著場上不同位置的球員,1號是控球後衛,2號是得分後衛,3號是小前鋒,4號是大前鋒,5號是中鋒。

「那你喜歡籃球嗎?」李光耀又問,這次麥克點點頭。

「平常有在看籃球嗎,是喔,看NBA?有喜歡的球員嗎?三?是三號嗎?最近三號有名的…不是最近?啊,是不是Allen Iverson?我就知道,他真的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球員,可是他退休了,那你不就覺得很無聊,哈哈,我就知道!那除了Iverson之外,還有沒有喜歡別的球員,1號?該不會又是矮個子球員,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一定是史上最年輕的MVP(最有價值球員),公牛隊的1號Derrick Rose對不對!?但很可惜他在季後賽弄傷了膝蓋,甚至到現在還回不到賽場上…」李光耀問著一個又一個問題,雖然麥克從來沒有開口正面回答過他,只用簡單的點頭搖頭或是手勢回應,但李光耀卻樂此不疲,十分鐘的下課時間,很快的就在兩人的交談中結束,不過李光耀趁著老師還沒有來到教室,很快的又問了麥克幾個問題。

「想不想打籃球,想對不對,今天放學回家有沒有事?沒事,那回我家,我家旁邊有籃球場,我們一起打籃球好不好,怎麼了?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怕家裡的人會罵對不對,沒關係,我跟他們說,那就這麼約定了喔!」也不管麥克露出驚慌的表情,李光耀拉著椅子回到座位上坐好,讓麥克一個人在窮緊張。

———–我是分隔線————

而在這短短的十分鐘下課時間,在校長室內也有屬於兩人之間的交談。

一進到校長室,魏逸凡就對葉育誠說:「校長,謝謝你!」葉育誠擺擺手,手指著沙發:「先坐在說。」

魏逸凡看著熟練泡起茶的葉育誠:「昨天晚上,我跟我媽兩個聊了很多,也打開彼此的心結,我媽對我說,她百分之百全力支持我打籃球。」

校長倒了兩杯茶,一杯放在魏逸凡身前,一杯則自己細細品嘗:「我之前說過了,光北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然而,聽到這句話的魏逸凡非但沒有露出開心或感動的表情,眼神反而透露出掙扎、痛苦與難過,彷彿鼓起全身的勇氣般豁然站起,對葉育誠鞠躬:「校長,對不起!」

葉育誠愣了一下,似乎是猜到魏逸凡的想法,臉上不動聲色:「先坐下吧。」

可是魏逸凡繼續躬身對葉育誠說:「校長,我跟媽都很謝謝你的幫忙,可是我覺得如果…如果我留在光北打球,對我未來的籃球生涯沒有幫助。」

聽著魏逸凡的說詞,葉育誠仍是那句話:「坐下再說吧。」替自己空了的茶杯倒滿茶之後,葉育誠緩緩說著:「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真的可以,榮新不管是軟體或硬體的設備都遠遠優於光北,而且榮新是間有名跟有歷史的學校,回到榮新,不管是現在或未來你都可以得到更好且更長遠的發展機會,所以我真的可以理解你的想法。」

看魏逸凡準備開口說話,葉育誠擺手:「別急,先聽我說。我雖然理解你的想法,卻認為如果你就這麽回去榮新,你的格局卻也不過也是如此而已。在逆境中尋求突破,比起在順境中成長要更快且更有價值。對你來說,或許回到榮新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在我看來,你留在光北才是最正確的。」

「我知道我這樣說你一定不相信,我來分析給你聽,你回到榮新,回到擁有一群實力跟你差不多球員的球隊,你認為以你的實力在畢業前可以出頭嗎?假設可以,但是就算你成為了榮新的主將,你認為你可以在球探的眼中脫穎而出嗎,在大部份的目光都被啟南高中的球員吸引之後?可是如果你在光北,幫助球隊以黑馬之姿打進甲級聯賽,你受到的矚目是不是比你回到榮新要大的多?」

「可是,校長,我不覺得光北高中具備打進甲級聯賽的實力。」魏逸凡直視著葉育誠的雙眼。

葉育誠看著魏逸凡,然後笑了,大大的笑了,因為魏逸凡這句話又讓他想起了從前:「對不起,等我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逸凡看著好像發神經的葉育誠,不解剛剛自己到底說了什麼有趣的話讓他笑的好像得了羊癲瘋。

葉育誠大概笑了整整一分鐘才勉強忍住笑意,喝了茶:「對不起,我失態了。或許在你看來光北是一間沒有實力的學校,可是很久很久以前,一樣被大家認為沒有實力的光北高中,卻可以打敗啟南高中。」

看著魏逸凡瞪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葉育誠說:「你不知道嗎?教練應該有說過吧,就算是啟南也曾經輸過,沒有人是永遠的贏家,也沒有人是永遠的輸家之類的打氣話?」

魏逸凡說:「教練是曾經有說過啟南被打敗過,可是他沒說是光北高中打敗的。」

「當然不會說,就算說了那時候你可能也沒聽過光北這間高中的名字。」葉育誠笑著表示理解:「其實如果你執意要去榮新我也不會阻止你,可是我覺得你目前還沒有這個資格去榮新。」

魏逸凡眼神突然變得犀利:「為什麼?」

「你有沒有看過灌籃高手。」魏逸凡點頭,葉育誠繼續說:「有,那就好。你記不記得漫畫裡,流川楓有一次去找安西教練,對教練說他想去美國打球,然後安西教練說什麼你記得嗎?」

「安西教練要他先成為縣內最強的選手再說。」魏逸凡看著校長:「校長的意思是,光北高中有人比我還強?」

「下午掃地時間,籃球場。如果你輸了,就留在光北,贏了,隨你選擇。」

這個時候,鐘聲響起,魏逸凡站起來:「好。」在籃球的世界中,他有著屬於他的狂妄自信。

在魏逸凡打開門跨步離去之前,葉育誠說:「對了,剛剛坐在你對面跟你說話的人,是當年打敗啟南高中的先發球員之一。」

——–我是分隔線———-

下午掃地時間,籃球場。

李光耀在場邊懶洋洋的坐著伸展與拉筋的動作,而且似乎覺得需要有人幫忙,就把在場邊低垂著頭的麥克叫過來:「你幫我拉筋,拉我的手,對,就是這樣,很好。」李光耀認真做著熱身,短短的五分鐘時間,配合著呼吸與節奏,身體沁出了一層薄汗,然後站起身來跑了兩圈操場,將身體完全熱開之後開始拿球練投。

「麥克,我可以麻煩你幫我撿球嗎?」李光耀對著麥克招手,讓站在場外臉色有些緊張的麥克好像有了逃生口,馬上跑了過來,然後李光耀想了想,對麥克說:「麥克,來,你把雙手舉起來,嗯,很好。」

李光耀看著麥克驚人的臂長,滿意的點點頭:「好,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交給你,你有看到這條線嗎,這條線叫做罰球線,你把雙手舉高,然後站在這條線後面一點點的地方,對,就是這樣,好,不要動喔。」

李光耀拿著球,在三分線的位置站好,雙膝彎曲,將重心放低,猛然一個運球衝向麥克,麥克雖然嚇到,但是他聽李光耀的話依然站的很挺沒有動,而李光耀衝出一步後馬上收球,跳起來,身體往後仰,做了一個帶一步後仰跳投,而且因為麥克身高跟臂長加起來超過兩公尺的關係,李光耀故意將球的弧度拉的很高。

吭的一聲,球彈在籃框前緣沒有投進,麥克很快把球撿回來拿給李光耀,李光耀拿到球,馬上說:「再一球!」

一樣的進攻方式,一樣的防守者,一樣的角度,但是不一樣的結果,這一次球在空中劃出美妙的弧線,唰一聲空心入網。

「嗯,差不多了。」李光耀對站在場邊的校長葉育誠,教練吳定華,還有導師沈佩宜豎起大拇指,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逸凡,你準備好了嗎?」葉育誠對著在另一邊球場在罰球線上練投的魏逸凡喊道。

魏逸凡回頭:「早就準備好了。」

「好,那由我來宣布比賽規則。」吳定華清清喉嚨:「這場比賽先得13分者勝,在三分線內進球算兩分,三分線外算三分,甲方進球之後,乙方得到下一回合的球權,採取球權轉換制,犯規沒有罰球,但是被犯規者獲得球權。若是在甲方沒有進球的情況下,乙方搶得了球權,乙方需要雙腳跨過三分線後才可以進攻,這場比賽的裁判由我一人擔當,有任何問題嗎?」

在李光耀與魏逸凡都搖搖頭之後,吳定華拿出哨子,掛在脖子上:「好,猜拳決定第一回合的球權。」

此時,在一邊的葉育誠與沈佩宜交談起來。

葉育誠看著場上,問:「沈老師,妳怎麼也來了?」

沈佩宜雙眼同樣也盯著球場上兩個奮戰的身影,答:「有點擔心麥克的情況,所以就跟著過來了。」

聽到麥克,葉育誠馬上關心問:「麥克他還可以嗎?」

沈佩宜回答:「他確實是一個需要特別關心的孩子,目前表現還不錯,不過讓我有點擔心的是,他似乎有點黏上李光耀。」

葉育誠奇道:「黏上李光耀有什麼不好嗎?」沈佩宜回答:「我怕他被李光耀帶壞,跑去打籃球。」

葉育誠聽了哈哈大笑:「沈老師,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妳似乎對喜歡打籃球的人有很大的偏見啊。」

沈佩宜推了推眼鏡:「不是偏見,是事實。在台灣,打籃球沒有未來。」

葉育誠露出一股深沉的微笑:「打籃球沒有未來是嗎?或許對妳們這種高材生的角度看來是這樣沒錯。沈老師,妳有看過路上走路很搖擺的那種小混混嗎,就是上課不上課,才國中生就整天抽菸吃檳榔,以為自己是大人,但實際上在大家眼中卻是家裡的米蟲,社會的蛀蟲的那種小混混?」

沈佩宜點頭:「有,這種人不少。」

雖然沈佩宜說這句話沒有任何幽默的成份,但葉育誠輕輕笑了,再問:「那妳覺得打籃球跟那種小混混相比,哪一個比較好一點?」

沈佩宜有些不情願地回答:「打籃球好一點。」

葉育誠笑:「相較起來一定是打籃球比較好一點,沈老師,我知道妳對我要組籃球隊這一件事是相當反對的,但是藉著今天這個機會,我想讓妳了解我這麼做的理由。」

看著沈佩宜略為點頭,葉育誠說:「在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站在妳旁邊的我,曾經是我剛剛說的那種小混混。」看著沈佩宜驚訝的臉,葉育誠指著場上的李光耀,繼續說:「至於妳很有意見的李光耀,他的爸爸把我泥沼中拉了出來,靠的正是那一顆圓圓的籃球。我跟他爸爸之間發生過一些事,這邊我就不多說了。不過說真的,如果我這一生沒有遇到他爸爸,沒有遇到籃球,我絕對沒辦法站在這裡,名片拿出來上面燙著讓大家尊重的地位。沈老師,我不是一個高材生,所以我的教育理念妳聽起來或許很天真甚至可笑,可是我認為,有些在書本上無法教學生的東西,在籃球場上可以找的到。」

———-我是分隔線————

這場比賽持續了十分鐘,十分鐘之後,魏逸凡流著滿身大汗,拿著球來到葉育誠身前:「我記得光北有一個叫做楊真毅的人,我跟他打過球,實力還不錯。」將球交給葉育誠之後,魏逸凡直接離去。

「他對你說什麼?」吳定華問。

「他說有一個叫做楊真毅的人,實力還不錯。」聽葉育誠這麼一說,吳定華馬上拿起放在地上的名冊,仔細地翻了幾次後,激動的說:「沒有,他沒有測驗過!」

葉育誠興奮地問:「最後一次測驗是什麼時候?」

吳定華回答:「今天。」

葉育誠聽了立刻拿起手機,播了秘書的電話:「我馬上找他過來測驗!」

〝噹、噹、噹、噹、噹…〞,這個時候,鐘聲響起,十五分鐘的下午掃地時間結束,沈佩宜吆喝著在球場上的李光耀與麥克回到教室上課,而這一節體育課與參加測驗的人陸陸續續的來到操場。

正當葉育誠與吳定華滿心期盼著楊真毅到來時,球場上突然出現了一個意外的插曲。

「我為什麼不能參加測驗,當時校長在台上說每一個人都可以參加測驗啊!你說啊,為什麼!就因為我是女生嗎!?」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