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五章 麥克】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約好的咖啡店坐下後,校長葉育誠開門見山地說:「魏媽媽你好,敝姓葉,這個學期才接任光北高中校長的位置,今天約妳出來主要是想跟妳討論逸凡的情況。」

魏媽媽表情十分擔心:「他怎麼了嗎?」

校長雙手在空中做出向下壓的動作,示意魏媽媽別緊張:「他心情感覺不是很好,魏媽媽,就我所知,逸凡之前就讀榮新高中,是因為妳離婚之後才轉學來光北,是嗎?」

「是的,離婚沒多久,逸凡就跟我說他想要轉學,因為一開始到榮新打校隊是逸凡他爸的意思,我想說逸凡既然不想繼續打球,就順著他的意思,讓他轉學到普通高中。」

「所以妳並不反對他打球?」

「不反對,畢竟逸凡他爸…」再次說到〝逸凡他爸〞似乎牽動了魏媽媽的心弦,眼眶一紅,差一點掉下淚來。

葉育誠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為了掩飾尷尬,馬上舉手請服務生過來:「麻煩給我兩杯咖啡,拿鐵,熱的,其中一杯不用附糖跟奶精。」

魏媽媽很快抹去眼角的淚水,對校長說:「對不起,我失態了。」

「不,沒關係,離婚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種很大的打擊,我想對逸凡來說也是。」看著魏媽媽的眼睛,校長單刀直入地說:「不瞞妳說,我這次約妳出來,是想請妳說服逸凡加入籃球隊。」

「光北高中有籃球隊?可是逸凡自己跟我說不想繼續打籃球,我不想勉強他。」

「今天我有跟逸凡聊過,他跟我說他是因為怕妳傷心,所以才決定不打籃球。」

「怕我傷心?」魏媽媽露出疑惑的眼光。

「沒錯,因為他覺得他一打球就會讓妳想到離婚的先生,他不想看到妳傷心的樣子,所以他就放棄打球,但是我看的出來他很喜歡打籃球,所以他現在每天都悶悶不樂。」這時,咖啡送到,葉育誠啜了一口:「你們母子倆感情真好,一個不想看到媽媽傷心,甘願放棄自己最喜歡的籃球;一個則是不想勉強兒子做不喜歡的事,讓他自由的選擇自己的路,真是讓人羨慕,可是你們對彼此的關心跟體貼,現在卻成為綑綁住對方的枷鎖,逸凡放棄他最愛的籃球,想讓妳至少不要那麼傷心,但自己卻整天悶悶不樂,而看著兒子悶悶不樂的妳,也開心不起來。」

葉育誠輕咳幾聲:「魏媽媽,不管是身為一個教育者或是籃球隊的創辦人,我都希望妳說服妳兒子繼續打籃球,因為籃球場才是他可以展翅飛翔的地方,而身為人母,我相信看到自己兒子在籃球場上奔馳的模樣,妳一定可以拋去對前夫的種種情緒,專心地替自己兒子加油打氣!」

聽著葉育誠真心誠意的這番話,魏媽媽眼眶一紅,忍不住在咖啡店裡哭了起來,弄得葉育誠手忙腳亂,一邊安撫,一邊示意在旁邊偷笑的服務生送上衛生紙。

哭了五分鐘,魏媽媽才終於慢慢撫平自己的情緒,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逸凡的爸會跟我離婚,有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我太愛哭了。」

校長連忙說:「每個人個性不一樣,魏媽媽妳喜歡用哭來發洩情緒,也沒什麼不好。」

魏媽媽臉色一紅:「謝謝你,你人真好。」

這次輪到不習慣被稱讚的葉育誠臉色一紅,馬上端起咖啡,以咖啡掩飾自己的尷尬。

魏媽媽一口氣把已經涼了的咖啡喝完,放下咖啡杯,露出堅定的表情:「校長,我知道了,很感謝你今天願意撥出時間陪我聊逸凡這孩子的事,關於籃球隊的事,我今天會跟他聊聊,但我不會強迫他做任何決定,他的人生是自己的,如果他想要繼續打籃球,那我會尊重他,如果他不想打,我也不會勉強他。」

「這我知道。」葉育誠點點頭。

「好,真的很謝謝你,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回家準備飯菜,我會趁跟他吃飯的時候跟他討論這件事,然後我會請逸凡他親自給你答覆。」魏媽媽退開椅子,站起來。

葉育誠也連忙跟著站起,將魏媽媽送到門口:「好,謝謝妳。」

目送著魏媽媽離開,葉育誠走到櫃檯準備結帳,服務生說:「兩杯拿鐵,總共是兩百四十元。」

「什麼,兩杯咖啡要兩百四十塊?」平常喝鋁箔包裝的咖啡廣場習慣的校長驚訝的嘴巴差點合不起來。

「是的。」服務生露出專業的笑容。

「好吧好吧。」葉育誠拿出錢包,然後發現一張鈔票都沒有,校長赫然想起剛剛加油用掉了最後一張五百塊,摸摸口袋,一毛錢都沒有,臉色馬上變的尷尬,而服務生臉上的表情馬上消失,校長只好說:「可以刷卡嗎?」

「不可以。」服務生指著左手邊的方向,有個小牌子寫著「僅接受現金」,再指向右手邊,也有著小牌子,寫著「不接受賒帳」。

葉育誠:「……」

——–我是分隔線———–

「好險魏媽媽有回來付錢,不然就糗了。」坐上車的葉育誠,想起剛剛自己的窘境,心情依然難以平復:「這家咖啡店,打死我都不會再來!」

拿出手機,撥了吳定華的電話:「我剛剛跟魏逸帆的媽媽談過了,媽媽說回家會跟逸凡聊聊,明天會叫逸凡親自給我答案。」

「是阿,其實就算逸凡不參加籃球隊也沒關係,只要他們母子兩個在今夜之後可以打開心結就好了,什麼東西?身為一個校長…,媽的,不跟你說了,混帳東西,今天測驗的怎麼樣?一樣嗎?沒辦法,普通高中不太可能找的到真正有底子的籃球員,只能跟我們之前一樣硬練狂操了,就不知道有幾個人撐得住。」

「我現在過去院長家,去看一下他說的192公分的小朋友,可以的話,我會想辦法把他拉過來籃球隊,嗯,就是這樣。」

談話結束,校長又馬上撥了電話:「院長,是這樣的,我想說現在去你家拜訪一下,順便找你那個小朋友聊聊關心一下,好,我大概二十分鐘後到。」

掛上電話,正要發動引擎的校長,想了想,走出車外,點起了一根菸,大口的吸著,朝著已經垂下夜幕的天空吐了一口煙,又撥出電話:「喂,老婆啊,我今天忙,就不回去吃飯了,我要去找之前孤兒院的院長,還記得嗎?對,就是他,他說有個小朋友想要入學,我去找他關心一下,對,好,我知道。」

把手機放入口袋,葉育誠身體靠在車子上,抽著尼古丁濃度最低的白Dunhill,疲累中帶點滿足的笑容在充滿風霜的臉上綻放,低語著:「籃球,籃球阿…」

二十分鐘後,葉育誠準時的抵達院長家,院長殷勤地替葉育誠開了門,兩人寒暄了一陣子後,院長把葉育誠請進客廳,拿出瓜子開始泡茶。

「阿誠,你也知道我這一輩子沒娶老婆,把心力全奉獻在孤兒院裡,這幾年老了,沒辦法了,才讓別人接手孤兒院,可是有一個孩子我放心不下,所以就把他接過來當自己的小孩照顧。」

「嗯,我了解。」葉育誠點點頭,跟院長認識這麼久,院長的辛苦他全看在眼裡,心裡對院長的奉獻非常感到佩服。

「我這個孩子啊,因為跟別人比較不一樣,所以對自己沒自信,之前在學校也有被排擠的現象,所以他比較害怕跟別人接觸,很安靜也很沉默,我很擔心,所以想請你幫個忙,請你多照顧他。」

「這有什麼問題,不過他那裡跟別人不一樣?」

院長苦笑一聲,替葉育誠倒了一杯茶:「我叫他下來,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院長走到樓梯口,大喊:「麥克,下來。」沒有人應聲,但很快的樓梯傳來了腳步聲,高大但身材薄弱的麥克出現在葉育誠眼前,然後他馬上明白院長所說的跟別人不一樣指的是什麼。

麥克是黑人,頭髮很捲,膚色很黑,睫毛很長,常在NBA、MLB轉播中常看到的那種黑人。

麥克身材雖然很高大,但雙眼裡閃爍著恐懼,顯然對葉育誠這個陌生人有所防備,馬上躲到院長後面,光是這一個動作,葉育誠就可以判斷出麥克是個很需要關懷的小孩,他的眼神、動作的散發出來的感覺不是害羞,而是害怕。葉育誠不難想像麥克高大的身材跟膚色為他帶來了多少同年齡小孩的嘲笑、欺負跟排擠。

「坐吧。」院長坐下後也拉著麥克一起坐下:「明天爸爸會帶你去上課,他是學校的校長,跟校長問好。」

麥克怯怯地看著葉育誠,微微點點頭,小聲地說:「你好。」

「你好。」對於這類型的小孩,葉育誠明白自己需要主動一些:「你喜不喜歡打球,我今年在光北高中有創立籃球隊,你有沒有興趣跟大家一起打球?」

麥克沒有回答,反而看向院長,院長替他回答:「麥克很喜歡籃球,他平常最喜歡看的就是NBA,不過他自己很少打籃球就是了。」院長沒說的是,因為麥克覺得NBA裡打球很多都跟他一樣是黑人,所以他才很愛看NBA。

「真的嗎,那你最喜歡哪一個球員。」

「來,你跟校長說,你最喜歡哪一個球員。」這個問題院長實在沒有辦法再幫麥克回答,因為他不看NBA,根本不知道麥克最喜歡的球員是誰。

「艾…艾佛森。」說話的時候,麥克看著地上,完全不敢跟葉育誠做眼神上的交流。

「艾佛森,是費城七六人那個永遠的傳奇球星,史上最矮的得分王,3號Allen Iverson嗎?」

聽到葉育誠的話,麥克眼睛為之一亮,第一次的正眼看向葉育誠,但很快把眼光移開,再次看著地上,微微點頭:「嗯。」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Charles Barkley,90年代的大前鋒,他跟Iverson一樣,都不高,不到兩百公分竟然打大前鋒的位置,而且他還曾經得過籃板王,是NBA史上最矮的籃板王!」

「我知道他。」麥克小聲地說。

「你不覺得他們兩個很像嗎,都很矮,但是都很不服輸,而且都成就了一代傳奇,對我來說,如果撇除掉身高上的劣勢,他們兩個才是NBA史上最強的兩個人!」

「我也這麼覺得。」麥克眼神再度閃過亮光,而葉育誠心裡非常開心,因為麥克開始正面回應他所說的話。

「只是很可惜,他們兩個人沒有冠軍命,在巔峰時期,依然有更高的牆擋在他們面前,Charles Barkley被Michael Jordan擋下來,而Iverson則是…」葉育誠面帶鼓勵地看著麥克。

麥克看著校長,說:「那年的湖人太強了,O’neal加上Kobe,太可怕了。」

「是阿。」 葉育誠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潤了潤喉嚨:「那你有沒有看台灣的高中籃球聯賽?」麥克搖搖頭,葉育誠繼續問:「那你有聽過啟南高中嗎?」麥克再搖搖頭。

葉育誠笑了笑:「你有看NBA,應該知道一支球隊要達到三連霸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一件事吧?」看著麥克點頭,葉育誠接著說:「我剛剛說的那間啟南高中,是台灣高中籃球界絕對的王者,籃球隊創隊三十年以來,拿下了二十次的冠軍,九次的亞軍,在啟南面前,所有的籃球名校都要俯首稱臣,王者的霸氣風範讓台灣籃球界流傳著這麼一句話:『啟南王朝,無可動搖!』,你說厲不厲害?」

被葉育誠生動的描述吸引住的麥克似乎忘記了害怕,連連點頭,見到麥克難得跟陌生人說那麼多話,院長在一邊微笑,把空間留給葉育誠跟麥克。

「可是你相不相信,這一個王者啟南,曾經在第一輪預賽就被淘汰出局,而且當中完全沒有傷兵問題,陣容堅強,是當年奪冠呼聲最高的球隊。」

麥克張著嘴巴,有些茫然的看著葉育誠。葉育誠露出一個莫測高深的笑容:「很難想像對吧?」麥克連連點頭,葉育誠問:「那你想要知道為什麼嗎?」麥克更用力的點頭,葉育誠拿起一個茶杯,倒了一杯茶:「那你把這杯茶喝完,我就繼續說。」

「好。」麥克已經完全被葉育誠述說的事吸引住,拿起茶杯一口乾掉。

「很好。」葉育誠也回敬一杯:「那一年,沒有人想過啟南高中會被打敗,球評、球迷,甚至是打敗啟南高中那所學校的學生都沒有想過。當年,擊敗啟南高中的那一間學校才剛得到在甲級聯賽出賽的資格,而在甲級聯賽第一場比賽就遇到啟南高中,大部分的球員都喪失了鬥志,因為擋在他們面前的不是普通的高牆,而是絕對的王者,可是這所學校有一個叫做李明正的球員非但沒有喪失鬥志,反而還非常非常的興奮,而他的精神感染了其他的隊友,讓他們醒了過來,面對啟南高中發揮出超過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戰力,加上李明正根本是超越時空的籃球員,他在那場比賽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完全掩蓋住啟南高中的王牌王思齊的表現,最後,李明正在比賽鐘響前以一計石破天驚的灌籃逆轉了比賽,王者啟南,一分惜敗!」

「當年這間學校跟李明正在一個晚上震驚了整個高中籃壇,才剛得到甲級聯賽出賽資格的學校竟然擊敗了王者啟南!?你可以想像嗎,那種景象,激動得至今仍讓人無法忘懷。」葉育誠深深吸了一口氣,沉浸在遙遠的回憶之中。

「想知道那間學校叫什麼名字嗎?」葉育誠問,麥克大力的點頭,葉育誠微笑:「光北高中。」看著麥克驚訝的表情,葉育誠得意的笑了:「想認識當年擊敗王者啟南的球員嗎?」麥克點點頭,葉育誠伸出手:「你好,我是6號葉育誠,當年光北高中的防守大鎖。」

麥克的表情更是驚訝,張大嘴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最後在院長的眼神示意下,伸出手跟葉育誠握手。

「聽我說了這麼多,相信你對李明正應該很好奇吧,我跟你說個秘密好不好?」看著麥克點頭,葉育誠心裡暗笑麥克就是個小孩:「李明正的兒子,也是今年入學,已經參加籃球隊,想不想跟他一起打球?」

麥克露出激動的表情,但很快黯淡下來:「可是我不會打籃球。」

「不會可以學。」葉育誠馬上說,畢竟192公分的長人實在太誘人了,就算不會打球,光是站在禁區就足夠嚇傻一堆人了,至少在丙級跟乙級聯盟是這樣。

「那我…我可以跟李明正的兒子同班嗎?」麥克聲音回復到一開始的怯弱。

「可以啊,當然可以!」打包票之後,葉育誠突然想起李光耀的班導師是沈佩宜,心裡哀號:「天啊,這可真的麻煩囉。」

———–
「Blue Monday就是要看最後一擊阿,不然要幹嘛?」

最近這種怎樣就是要怎樣,不然要幹嘛的網路用語在台灣爆紅。

起因為一名記者,在颱風天之前到知名的泛舟地點訪問名眾,而有一個男生對於記者的問題,用諷刺的口吻回答:「颱風天就是要泛舟阿,不然要幹嘛?」

台灣的記者,偶爾訪問的時候會出現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問題,例如說,他們會問戴眼鏡的小學生:「妹妹,你有近視嗎?」或者問在土石流中喪失親人的家屬:「爸爸走了,會不會難過?」

這個男生反諷式的回答,讓他瞬間在網路爆紅,網友也給他泛舟哥的綽號,他的粉絲團累績至今,已經超過70萬人了!
———–
今天繼續介紹台灣的東西。

在校長葉育誠與魏媽媽談完話,葉育誠準備要去付錢時,被價錢嚇了一跳,因為他平常都喝咖啡廣場。

咖啡廣場是台灣鋁箔包裝的飲料中,我喝過最不像咖啡的的咖啡飲品…

但是非常莫名其妙的,明明知道它不好喝,可是如果走進便利商店不知道該喝什麼,還是會拿咖啡廣場。

我上網搜尋咖啡廣場,發現除了我知道,也有很多人有一樣的行為,他們解釋,因為咖啡廣場有一種回憶的味道,所以就算味道很不像咖啡,他們還是會買。

想想也是,我住在鄉下,家裡附近只有雜貨店,看電視看到電視裡面的演員很優雅的在喝咖啡,我又好奇又心動,就去雜貨店買了最便宜的咖啡廣場,喝完之後,我曾經以為咖啡就是那種味道。

一直到我喝了美式咖啡…才知道為什麼大家會說咖啡是苦澀的…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