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隔日,早上,五點半。

「我出門了。」李光耀穿著一身便服,身上背著裝有制服、書包、塑膠袋跟水壺的後背包。

「記得一定要把臭衣服用塑膠袋裝起來綁好喔!」看著李光耀越來越遠的背影,媽媽在門口揮手道別。

「知道了。」李光耀頭也沒回的說。

「這孩子,也不知道去學校會不會好好吃飯。」回到客廳的媽媽,在李明正身旁坐了下來。

「放心吧,跑完十公里的路程,去學校還不把妳做的早餐吞了才怪。」李明正看著先前錄好的NBA球賽,漫不經心的說。

「那光耀昨天說的籃球隊的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妳不是一直都不希望他打籃球嗎?」李明正靠在沙發上,懶懶地說。

「我是因為怕他受傷。」看著李明正右腳膝蓋觸目驚心的傷疤,媽媽眉頭皺了起來:「但看他昨天回家後悶悶不樂的模樣,我也很擔心啊。」

「放心,如果他真的想進籃球隊,他自己會想辦法,就跟當初的我一樣,而且這也是一個學習的機會嘛。」李明正拿著搖控器,在某一個畫面不斷重播著,讚嘆道:「一次切入就做了三個假動作,太厲害了!」

李明正的老婆林美玉無奈的瞪了李明正一眼,受不了一碰到籃球就跟嗑了毒品一樣的李明正,更讓人受不了的是,李明正還把這個毒癮傳染給李光耀。

「對了,老婆,我等一下要出門。」

「幾點?」林美玉眼裡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

「九點左右。」

「去哪?」

「光北高中,我的母校。」

「去幹嘛?」

感受老婆質問的口氣,李明正苦笑幾聲:「兒子昨天回家不是說學校來了一個新校長嗎,我去拜會拜會,說不定真的是我的老同學。」

「那你等一下隨便穿就好,我可不想要別人一直盯著你看。」林美玉抱著李明正的手,撒嬌道。

「好、好、好。」李明正無奈的回應,這老婆什麼都好,就是太愛亂吃醋,而且都四十幾歲的人了,還有小孩脾氣。

———我是分隔線————–

「你是學生的家長嗎?來找學生?」看到高大的李明正下了車朝著校門口走來,顧校門的工友伯伯馬上迎了上去。

「我是學生的家長沒錯,但我不是來找學生,我是來找校長的。」李明正表明來意。

「校長?」工友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李明正,藍白拖、白汗衫,穿這樣來見校長?

當然,若是李明正可以聽到工友心中的話語,一定會大喊,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是我老婆叫我隨便穿的!

「校長很忙,請問你有預約嗎?」工友語氣多了一絲防備。

「沒有,跟他說李明正來找他就可以了。」李明正心想如果是老同學,聽到他的名字一定會馬上請他上去,如果是不認識的人,他最多拍拍屁股走人而已。

工友猶豫一會:「好吧,那你稍等一下。」

工友走進警衛室,撥了電話到校長秘書室:「喂,張小姐,外面有一個叫李明正的人說要找校長。」

「李明正?等我一下。」張小姐翻了行程:「校長今天行程的名單上沒有這個人。」

「那我跟他說校長很忙,請他離開。」

張小姐制止工友:「沒關係,等我一下,我問問校長的意思,李明正,對吧?」

「對。」

張小姐拿起電話。

〝嘟、嘟、嘟…〞

「喂?」校長不耐煩的拿起電話,語氣不善,校長室的冷氣壞了,他現在快熱昏了。

「校長,不好意思打擾,外面有人想見你。」

「誰?」校長的語氣更加不耐煩,除了冷氣之外,剛接校長這個位置,很多事情都不熟,沒辦法得心應手地處理每件事,所以當事情做到一半卻被電話聲打擾時,心情自然會比較暴躁。

「李明正。」

然而李明正這三個字彷彿有種魔力,瞬間讓校長不悅的情緒飛到月球去,整個人差點從椅子上彈起來:「李明正!?妳剛剛說李明正?」

「是的,校長。」張小姐被校長激動的語氣稍稍嚇了一跳。

「把那王八…」校長激動的差點飆了髒話:「把他請上來。」

「是。」

〝嘟、嘟、嘟…〞

「喂。」工友很快接起電話。

「陳伯,讓他進來。」

「哦,好。」

「可以進去吧。」看到工友的表情,李明正已經準備好跨進這二十幾年都沒什麼變的母校。

「請。」

「謝謝。」

李明正往前走,秘書因為接獲校長的指示,已經在前面等著他:「李先生?」

「嗨,就是我本人。」李明正露出跟年齡成反比的頑皮笑容。

「請跟我來。」

「好。」李明正踩著藍白拖,啪踏啪踏地走進學校。

〝叩、叩〞,張小姐敲了校長室的門:「校長,客人帶到。」

「進來。」校長難掩激動的說,當門一打開,一見到那跟印象中一模一樣,囂張狂妄卻帶著無比自信的面容,一股未曾想像的感動從心裡四處流竄。

「唉唷,竟然是你。」看著校長激動的表情,李明正笑了,一個完全出乎他意料的答案,當初隊上的防守狂人,常惹敵隊的王牌得分手煩不勝煩的葉育誠竟然當上了校長。

「妳先出去,我招待李先生就可以了。」校長沒有馬上跟李明正打招呼,而是先請秘書離開。

「是。」秘書輕手輕腳的關上門之後,校長再也忍不住。

「你這他媽的天殺王八蛋,去了美國就沒消沒息,這二十幾年來跑到哪去遛達了?」葉育誠一拳打在李明正的手臂上。

「哈哈哈,去美國之後行李被人偷了,想連絡你們也沒辦法。」李明正雙手一攤,表示無奈:「而且我聽兒子說新的校長有可能是我的同學之後,就馬上來啦,夠有誠意了吧。」

「你兒子?」葉育誠驚訝。

「對阿,昨天剛入學。」李明正指著一旁的椅子:「這麼久沒見,不請我坐一下嗎?」

「我可不記得你需要別人請。」

「哈哈哈,那還不快泡茶,順便拿些點心吃、瓜子嗑。」

「混帳東西,皺紋多了,臉皮也跟著一起變厚了。」葉育誠拿出茶葉:「其他人知道你回來了嗎?」

「不知道,你是第一個知道的,有沒有覺得自己很榮幸。」李明正露出閃亮的笑容。

「幹!」葉育誠再次爆出粗口,同時覺得很懷念,這種毫不客氣又壞痞的語氣,加上臉上那個似乎什麼事都無所謂,永遠都雲淡風輕的笑容,正是他記憶中的李明正。

「今晚有空嗎?」葉育誠問。

「怎麼了?」

「你難得出現,不吃個飯像話嗎,不管你今晚有什麼大事,都給我推掉!」說完,葉育誠拿起電話就打。

「喂,那個消失二十幾年的天殺王八蛋出現了,今晚聚一下,灌醉他…」

「小三,那個神經病自大狂回來了,今晚聚一下…」

「阿哲,某個混帳東西回來了,知道我在說誰吧,對,就是那個王八蛋,今晚大家一起出去吃個飯…」

校長不斷打著電話,然後用他腦子裡可以形容李明正的代名詞取代李明正三個字,當然,所有的代名詞都是負面的,有趣的是,不管電話另一端是誰,都知道葉育誠形容的那個人是誰。

「看來你把以前的人都找齊了。」李明正苦笑。

「當然。」葉育誠這才坐下開始泡茶,馬上問:「你兒子哪一班,會參加籃球隊嗎?」

「好像是一年五班,這個籃球隊嘛,我兒子說班導師禁止他們參加。」

「什麼!?」葉育誠聽了臉色一變,自己剛接任校長最在乎,也是第一件指派下去辦的事情竟然就有人唱反調!

「別激動,我知道我兒子的個性,如果他想進籃球隊,他會自己想辦法。」

葉育誠聽了很快冷靜下來,心中決定在李明正離開之後,查出反對聲浪的人是誰,然後腦海馬上被雪花般的回憶給填滿,想起以前一起打球的日子,笑了笑:「跟你以前一樣。」

李明正回以得意的笑容:「跟我以前一樣。」

「哈哈哈!」葉育誠與李明正沉默了一會,看著對方,眼神閃動著只有他們兩個才懂得光芒,最後紛紛大笑了出來。

———–我是分隔線—————

「各位同學大家好。」沈佩宜抱著幾本英文參考書跟厚厚一疊講義,站上講台:「剛開學,書商那邊似乎出現一點問題,所以教科書還沒到,但沒關係,我等一下會發剛剛印好的講義,你們先專心聽我講課就可以了。」

對於高一新生來說,這顯然不是他們在第一堂課所期望聽到的內容,馬上有人起鬨:「老師妳幾歲?」「老師有沒有男朋友?」「老師喜歡看什麼電影?」「老師有沒有偶像?」

對於這些五花八門的問題,沈佩宜只用幾句話就塞住好奇心過剩的學生的嘴:「如果這些問題可以幫你們考上好大學,我會很樂意回答。如果不行,我們開始上課。」

一年五班的學生不由得發出哀怨的嘆息聲,但完全動搖不了沈佩宜上課的決心。

「我們先開始上一些簡單的句型跟文法,讓你們可以更了解一個文章裡面句子的架構跟前後對應的關係…」

沈佩宜把講義發給坐在第一排的學生,讓他們可以把講義往後傳,接著拿起粉筆,非常認真的在台上教書,但是底下的李光耀表面上拿出A4白紙努力抄著筆記,但實際上…

「如果隊上有兩個很準的射手,那要發揮出他們最大的威力就要靠前鋒及中鋒不斷的擋人,讓射手可以擺脫防守者,但缺點是前、中鋒一旦離禁區太遠,那就勢必會犧牲爭搶籃板球的機會,射手投的進還好,如果投不進被跑快攻就…」李光耀專注的把A4白紙當成戰術板使用,卻沒注意到從旁邊走過來的沈佩宜。

「李光耀,沒錯吧。」沈佩宜仍然記得這一個當初在她點名時,與旁邊的同學說話的學生:「你在畫什麼東西?」

李光耀完全沒有做錯事的愧疚模樣,直接回答:「如何最大限度發揮射手功用的戰術。」

沈佩宜皺起眉頭:「這個東西可以幫你考上大學嗎?」

「啊?」李光耀不懂戰術跟大學兩者之間的關聯性。

「讓我告訴你什麼可以,英文。除了極少數的科系之外,大學幾乎都會看英文的成績,將來的大學參考書也都會是英文的原文書,你現在不將英文學好,未來會很吃虧。」沈佩宜一個衝動之下,就想抓起李光耀桌上的紙撕爛,但是考慮到李光耀年紀還小,她決定以別種方式讓李光耀知道英文跟課業才是目前他該重視的東西。

「你知道我現在在上的句型是什麼嗎?」沈佩宜指著黑板。

「不知道。」李光耀看了看黑板,誠實的搖頭。

「那你看的懂這個句子的文法嗎?」沈佩宜隨便翻開一頁,指著其中一個句子。

「不懂。」李光耀再次搖頭。

「那更別說這一段課文了吧。」

出乎沈佩宜預料的,李光耀這次沒有搖頭:「這一段課文可以啊,要我唸給老師聽嗎?」

沈佩宜認為李光耀是在逞強,點頭說:「好,唸。」

「That was a beautiful day, and I met a cute girl…」李光耀接過課本就開始唸,唸的非常的順,除了換氣之外沒有一絲的停頓,不到一分鐘就把課文唸完,唸完後,李光耀問:「老師,還要繼續唸下去嗎?」

「嗯…不用了。」沒有想到李光耀可以完美唸出課文的沈佩宜,面子多少有些掛不住,身為新任老師的她差點露出驚慌的表情,但她馬上讓自己冷靜下來:「唸的很好,發音也很標準,之前有在國外唸書過嗎?」

「對阿,小學在美國唸過一陣子,但上課不會教什麼文法或句型,就像是我們上國文課不會教什麼是主詞或動詞一樣。」

「嗯,我懂了,你可以坐下了。」沈佩宜畢竟是個大人,大學時期也跟很多國外學成歸國的朋友聊過,知道國外確實不會教文法,李光耀會覺得自己上課無聊亂塗鴉也在可以理解的範圍內。

然而,李光耀卻沒有坐下。

「李同學,你有什麼問題嗎?」沈佩宜有些惱怒,如果李光耀以為自己會唸課文就可以頑皮搗蛋,她絕對會嚴正地讓李光耀知道是錯的。

「有一個問題想問老師。」

「請問。」

「要怎麼樣老師才肯讓我們加入籃球隊?」

「你為什麼想加入籃球隊?」沈佩宜反問。

「因為我喜歡打籃球。」李光耀不假思索的回答,沈佩宜的問題對他來說就跟1+1=2這麼簡單。

「那你應該去讀啟南或榮新,而不是光北。」沈佩宜冷冷的回答。

「可是如果我轉學的話,光北會少一個神一般的隊友。」李光耀用著誇張的言詞,只不過身體站的挺直,眼神散發出一股極為堅定的自信,讓大家知道他說的並不是玩笑話。

而李光耀這種語調跟臉上的眼神,讓沈佩宜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在李光耀的身上,她看到了在大學時猛然闖入她的世界,卻又突然消失的人的影子,他們說話的語調跟眼神裡的那股堅定實在太像太像,曾經這個人讓她的世界充滿繽紛的色彩,但在那短暫如煙火般的絢爛之後,卻是最深刻的傷痕。

沈佩宜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把那該死的回憶埋進腦海裡的最深處:「那你就轉學吧,我說過了,一年五班不准參加籃球隊就是不准!」

———我是分隔線————-

下午第三節下課,三點四十分。

在下午第二節與第三節之間的下課時間有二十分鐘,因為這是光北高中的掃地時間,而一年五班用非比尋常的速度完成打掃,通過沈佩宜的檢查後,幾乎每個人都以衝刺的速度跑到操場。

下一節,是一年五班的學生最期待的體育課。

「大家還真是有活力啊。」李光耀慢慢地走到籃球場,一走到操場,入眼可及一圈四百公尺的跑道,而跑道內四座籃球場已經開始充滿青春的氣息與吆喝聲。

「還有人自己帶球來打,看來班上喜歡打球的人也不少。」到了操場,李光耀沒有立刻加入打球的行列,而是開始暖身、拉筋。

〝嗶──〞,一年五班的學生還沒流到汗,一聲尖銳的哨音就停止了他們的動作,身穿體育服、手拿點名冊的體育老師飽足中氣的大喊:「一年五班,集合!」

在這一聲大喊之下,正在打球的學生不情不願地往老師的方向移動。

「趕快點完名做完熱身,你們才有更多時間打球。」體育老師很有經驗,知道怎樣可以很有效的加快這群小毛頭的速度。

果然,在老師這聲令下,還在慢慢走的人馬上以小跑步的速度來到老師身前。

「所有人坐下,現在開始點名。」體育老師翻開點名冊,一一唱名,五分鐘後露出笑容:「很好,沒有人翹課,現在開始熱身,手腕、腳踝關節運動開始…」

一年五班的學生懶懶地做著暖身,心思早已飄到籃球場去了,熬過了像是一個世紀漫長的五分鐘後,在體育老師「解散」一聲令下,所有人像看見紅色的瘋牛一樣往籃球場衝去。

「只有熱身沒有拉筋,還是很容易受傷。」李光耀在操場旁確實的拉著筋,然後開始慢跑。

光北高中的操場中,除了跑道裡面之外,外圍四個角落也有籃球場,不過外圍的球場狀況比較簡陋,缺乏保養,而在其中狀況最差的球場裡,有一個人始終站在三分線外練習投籃,而這一個人,讓正在慢跑的李光耀停下腳步。

〝唰、唰、唰…〞,籃球空心入網的清脆聲不斷傳來,王忠軍每一次出手都讓籃球在空中劃出一條如彩虹般的弧線,準確的在籃框中間落下。

「十投十,厲害。」李光耀始終沒有打擾王忠軍,直到他連續投進第十顆球。

王忠軍愕然的看著李光耀,以至於沒來得及撿一直彈到球場邊牆壁的球,球反彈,越滾越遠,到了李光耀的腳邊。

「這麼準,怎麼不跟他們一起打三打三,自己在這邊練球不無聊嗎?」李光耀撿起球,踏進球場,在三分線前停下腳步,屈膝、雙手把球拿起至額頭前五公分的位置,雙腳一跳,身體在空中達到最高點取得平衡的時候,將球投出。

〝唰!〞

「Yes!」李光耀做了個握拳的手勢。

「我那時候看你在看灌籃高手,就知道你一定會打籃球。」李光耀篤定地說。

王忠軍默默的把球撿走,繼續練投三分球:「我不會打球。」

「我只會投球。」王忠軍補充。

「只會投球?」李光耀不以為意:「籃球本來就是把球投進籃框的運動啊。」

王忠軍聽了只是搖搖頭,他知道李光耀誤解他的意思,但是他也不打算解釋,繼續練投三分。

「好吧。」李光耀聳聳肩,回到跑道繼續跑步。

王忠軍只當李光耀沒有來過,一直重覆著投球、撿球、投球、撿球…,只不過王忠軍小看了李光耀纏人的功力,過不了十分鐘,李光耀拿了一顆球過來,在王忠軍的身邊練投三分。

「一個人投球多無聊啊,我們來比賽,投二十顆球,進少的請進多的喝飲料。」

王忠軍沒有理李光耀,但馬上投了一球。

〝唰〞,空心入網。

「一之一,換我。」李光耀接著投籃,球碰到籃框前端,在籃框上彈了幾下後跳了出來,讓李光耀不禁大喊:「太可惜!」

另一邊,王忠軍馬上又投出一球。

〝唰〞,空心入網的聲音再次出現。

「太狠了,又太準了。」看到王忠軍的表現,李光耀更加興奮,將球投出,這次球在籃框裡轉了幾圈後又掉了出來。

「可惡!」李光耀大喊。

〝唰〞,王忠軍緊接出手,又是一次空心進網。

比賽就這麼你一球我一球的進行著,當兩人都投到第十五球時,一陣喧鬧聲傳了過來。

「學弟,我們只是掃垃圾場比較晚到一點而已,你們就把四個場地全占走,太過份了吧!」五個明顯是高年級的學長拿著兩顆球朝李光耀兩人走過來,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那就一起打啊。」投15只進9的李光耀正好找到逃掉請客的下場,王忠軍的三分球真的太準,15中13。

「你們才兩個人。」學長露出不屑的表情,非常霸道的說:「這邊我們要打,你們去別的地方。」

「學長,這太過份了吧…」李光耀話說到一半,靈光一閃,露出笑容:「要我們走,可以啊,學長派兩個人跟我們打二打二,如果你們贏了,場地就讓給你們。」

五個學長你看我我看你,沒有想到李光耀提出的條件這麼簡單,雖然李光耀180以上的身高看起來一副很會打球的模樣,但他不過是高一的小學弟,會有多強?更別提他旁邊的王忠軍身高看起來不過170出頭,身材又瘦弱。沒過很久,五個學長不約而同的覺得這是個投資報酬率非常高的提議,馬上答應李光耀,派出實力最強的兩人,打算搶走場地。

「好,一場定勝負,一球一分,先拿六分的贏。」學長說。

「猜拳決定球權,節省時間。」李光耀說,完全不管王忠軍是否有意見。

「不用了,球權給你們,趕快開始。」學長展現大方,因為在他們的心裡,這球場已經是屬於他們的了。

於是李光耀拿著球,在罰球線跟學長洗完球後,馬上把球傳給王忠軍,王忠軍站在三分線外,完全沒有猶豫的馬上出手。

〝唰!〞

兩個學長面面相覷,沒想到馬上就被得了一分,但學長們馬上把這一分歸類成運氣好。

球賽繼續。

罰球線洗完球,李光耀再次將球傳給王忠軍。

在同樣的位置接到球,看到學長站在離自己兩步以外的地方,王忠軍當然不會客氣,跳投出手,〝唰!〞

王忠軍再次進球讓學長知道王忠軍的三分球有一定的準度,已經被得兩分的他們在洗完球後,其中較矮的學長馬上站前防守,雙手舉高,干擾王忠軍,施加壓力,不讓王忠軍可以跟剛剛一樣輕鬆瞄準籃框。

然而接到李光耀傳球的王忠軍連看都沒看防守者,果斷出手。

〝唰!〞

王忠軍連得三分,但臉上一點得意的表情都沒有,彷彿連得三分跟平常練投一樣是件稀鬆平常的事,反到是李光耀興奮地怪叫:「Yeah!三次助!」

王忠軍連進三顆三分,讓學長更加緊繃,洗完球後直接貼近王忠軍,讓他連接球的機會都沒有,而拿著球的李光耀則一點也不著急,面對一直想抄球的學長,李光耀壓低身體,把球靠在懷裡,簡單而有效的護球方式。

「學弟,怎麼啦,不敢投球嗎?」抄不到球的學長對於李光耀一直不出手投籃感到厭煩,再拖下去都要下課了。

「不,我只是想知道他有多準而已。」說完,李光耀傳了一個高吊球,球高高的從防守王忠軍的學長頭上越過,王忠軍看球傳過來,連退了好幾步才順利的接到球,但是離三分線卻有了三大步的距離。

這麼遠的距離,除非特殊情況,否則正常人絕對不會選擇出手,畢竟距離籃框越遠,命中率也會隨之降低,於是防守王忠軍的學長正猶豫要不要貼上去防守,而就在他猶豫的瞬間,王忠軍又出手了。

〝唰!〞

五個學長全傻眼了。

「這麼遠也投的進,太強了。」李光耀毫不吝嗇的稱讚。

球賽繼續進行,學長這次的防守只差沒有抱住王忠軍而已。

「學長,他真的是很準對不對。」李光耀拿著球,這次沒有試著把球傳給王忠軍。

學長沒有理他,心裡只想著趕快逆轉比分。

「如果有他當隊友,一定很棒。」說完,李光耀忽然跳起,悍地拔蔥式的跳投出手。

〝唰!〞

「5比0。」跳投得手,李光耀說:「學長,你們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

看到剛剛李光耀行雲流水般的跳投,還有王忠軍神準的三分線,學長們面面相覷,已經知道這兩個學弟的實力遠超他們,但在球場上奮戰的兩人卻不願就此放棄。

洗完球,兩名學長馬上朝李光耀及王忠軍貼過去,不讓他們有投外線的機會,但是一旦貼的太近,雖然可以對持球者施加投籃上的壓力,相反的也增加了被過的風險。李光耀右腳一跨,運球往右切,瞬間爆發力太快,學長的防守腳步根本跟不上,就在學長以為李光耀要直接切入籃下取分時,李光耀收球,雙眼盯著籃框,跳起。

籃球中非常基本的帶一步跳投,但要做的流暢卻要下非常多的苦工。學長們看著李光耀行雲流水般的投籃姿勢,心裡已經很清楚知道這個學弟是個練家子。

〝唰!〞

「學長再見!」李光耀對著學長揮手,而慘敗的五名學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灰溜溜像是一群戰敗的公狗走了。

「我們繼續,我要逆轉。」覺得手感來的李光耀,這時有了逆轉的信心。

下課時,李光耀輸了三瓶飲料,因為他不服輸,輸了第一場之後又再比一場,再輸之後又比了第三場,等到他想要打第四場的時候,下課的鐘聲響起了。

「我身上沒有那麼多零錢,讓我分期付款,這次只能請你喝一瓶。」李光耀投了50塊硬幣。

在李光耀還沒問要喝什麼之前,王忠軍自己按下了寶特瓶裝的舒跑,拿了飲料之後,自顧自的朝教室走去。

「你投籃那麼準,一定有苦練過吧?」一樣買了舒跑的李光耀追了上去。

「嗯。」王忠軍隨便哼了一聲做為回應。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加入籃球隊,隊上有你在,我一想到就覺得興奮!」

李光耀熱情的反應讓王忠軍皺起眉頭,冷冷的說:「不要。」

「為什麼,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身手對於一個球隊來說有說大的價值嗎,在進攻端,一個厲害的射手,會讓對手不敢鬆懈對外圍的防守,所以防守圈會拉大,這樣無形間會拉開主攻禁區的前鋒及中鋒的進攻空間,他們打起來更加輕鬆,而當他們被包夾,就是你發揮三分炮火的時候,一裡一外的戰術配合,就夠讓對手頭痛!」李光耀激動的述說著,然而王忠軍卻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見到王忠軍冷淡的模樣,李光耀第一次出現喪氣的的語調:「好吧,太可惜了,在我知道的人裡面,你的三分球是第二準的,真的太可惜了。」

誰知道李光耀喪氣的話語卻讓王忠軍有了反應,大大皺眉,半是不敢置信半是激動地說:「你剛剛說什麼?」

—————-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雖然我之前有在我自己的讀者專頁上說過了,但是我還是想藉著這裡跟所有的讀者再次聲明。

極力誌非常客氣,他們的介紹文裡面說:「極力誌請來台灣作家冰如劍,為大家連載籃球小說【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大大錯了,不是他們請我,是我請他們讓我在極力誌po文,而他們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在此非常感謝極力誌願意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在這個天地更新小說。
—————-
我是台灣人,我知道在極力誌裡面有很多是香港、澳門人,所以在努力寫好小說,讓大家可以在閱讀時獲得喜悅之餘,我想趁機會讓大家可以更了解台灣的文化跟一些習慣,希望大家會喜歡。
在文中有提到,李明正穿著藍白拖去找校長。

藍白拖是藍白托鞋的簡稱,而且大概是台灣史上銷量最好的拖鞋,有趣的是,關於藍白拖鞋,其實是有一些歷史的典故在。
以下是我在維基百科查到的資料。

藍白拖為臺灣特有的塑膠拖鞋,特色是由藍白兩色組成,起源是在1950年左右的臺灣,受美援顧問團建議,指示當時生產軍靴的聯勤第三經理廠(聯勤304廠)研發出大眾可穿的輕便拖鞋(當時只有鞋底和綁繩),後來,民間運用便宜的原料和機械化生產技術,大量生產改良的聯勤鞋款。

由於藍白拖價格便宜,又舒服、耐穿,因而廣受30歲以上不重外表不重流行的中年人士歡迎。近來,藍白拖常被視為臺灣草根文化的代表,也是所謂「台客」的必備穿著之一。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