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章 回來】 [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晚上九點鐘,高中甲級男子籃球決賽還沒結束,『籃球時刻』雜誌辦公室裡某個散亂的辦公桌上就放著一份剛印出來熱騰騰的企劃書,企畫書封面有著醒目的標題,「啟南高中:無法撼動的王者。」

「苦瓜哥,比賽才第三節剛結束,你就把企劃書打好,到時候如果啟南輸了不就等於要重做一份。」明明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上個星期剛進到籃球時刻工作的新鮮人現在仍舊坐在雜誌社裡面最資深的苦瓜身邊,陪他看著球賽。

苦瓜哥不屑的冷哼一聲:「放心,雖然領先10分並不算多,但是啟南高中不會給東屏高中逆轉的機會。」

「不會吧,東屏高中也很強,怎麼可能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如果他們能守住啟南高中的那兩個後衛或許還有一點機會。」苦瓜哥話才說完,第四節一開始啟南高中馬上投進一顆三分球,把比數拉開到13分。

菜鳥看著啟南高中加強防守,讓東屏高中引以為傲的進攻左支右絀,吞了一口口水,目光移向企劃書上醒目的標題:「天啊,如果他們再贏,那就是啟南高中這十二年來第三次三連霸了。」

「十二年?」苦瓜哥冷哼一聲:「何止這十二年,你知道啟南高中創隊三十年來拿了幾次冠軍嗎?」

菜鳥想了想,大膽的猜測:「十五次。」

苦瓜哥笑了笑,本來握拳的右手伸出食指跟中指,菜鳥誤會苦瓜哥的意思,馬上說:「十七次?」

「錯了,是二十次!」

菜鳥張大嘴巴:「天阿,真的嗎,太扯了!你沒有騙我吧,苦瓜哥?」

「騙你有錢拿嗎?」苦瓜哥無奈的翻了白眼。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菜鳥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眼睛死死盯著電視,看著啟南高中的總教練仍然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而東屏高中的總教練則是站在場邊,大呼小叫地指揮自己的球員。

「砸錢,啟南高中的董事會全是一群有錢的老人,出錢提供高額的獎學金,還有其他高中望塵莫及的教練陣容跟軟硬體設備,加上每一年寒暑假到美國、歐洲的學習參訪,如果你是球員,你能不心動嗎?」苦瓜看著菜鳥,繼續說:「所以啟南高中就藉由這種方式,一次網羅國中聯盟最受注目的球員,打造出全明星的陣容。」

「難怪可以得到二十次冠軍,原來是因為這樣。」菜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其他十次呢,照啟南高中這種方法,應該可以連三十次冠軍才對啊。」

苦瓜哥從桌上的菸盒中拿出一根菸,放在嘴唇之間,點燃,開始吞雲吐霧,雖然辦公室禁止抽煙,但現在辦公室內也只剩他還有菜鳥而已:「除了某一年預賽就被淘汰之外,其他九年都是因為傷兵問題。」

「某一年?預賽?怎麼可能!」菜鳥不敢置信的說,但是看著苦瓜認真的臉龐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他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來。

「是真的。」苦瓜哥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靠著椅背,將淡藍色的煙霧往上吐,在腦袋裡抓著那片片深刻的回憶:「那一年啟南高中理所當然地被大家視為奪冠的大熱門,而他們預賽的隊手是剛從乙級升上甲級的光北高中,賽前的預測一面倒向啟南高中,甚至還有人猜測這一場比賽啟南高中可以贏超過五十分,或者更誇張的六十分,一舉突破史上分差最大的紀錄。啟南高中本身也完全沒有將光北高中放在眼裡,第一節比賽全派出板凳球員上場。」說到這,苦瓜哥又深深的抽了一口煙。

「然後呢?」菜鳥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

「然後就算放在別隊也可以成為先發的啟南高中板凳球員,在第一節被光北高中的三分線攻勢擊垮,第一節結束落後10分,但是落後10分對啟南高中根本不算什麼,第二節啟南高中換上全先發陣容,僅僅花了五分鐘就逆轉比分,現場來看啟南高中的觀眾開始歡呼,以為又可以看到一場啟南高中屠虐對手的比賽。」苦瓜哥搖搖頭,笑了幾聲:「其實那時候只是高中生的我也坐在觀眾席,滿心期待著啟南高中的show time。」

「然後呢?」

「就在大家以為比數會越拉越開的時候,光北高中出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球員,8號,李明正。從第二節後半開始,他接管了比賽,把比賽變成他的個人秀。」一說到李明正,苦瓜哥開始興奮起來:「比賽的前十五分鐘,他完全沒有出手,1分未得,只抓了幾個垃圾籃板,全場包括我在內都認為他是這場比賽最沒有存在感的球員,光北高中怎麼會派他上場,而這個答案,在第二節的後五分鐘後揭曉。」

新鮮人屏氣凝神的聽著苦瓜哥述說著那場比賽:「不論是外線跳投或切入禁區,啟南高中的防守對李明正來說彷彿只是一面不會移動的牆,沒有人可以擋的住李明正得分,他那高超的單打技巧會讓你有一種啟南高中的先發球員也不過是這樣而已的錯覺,第二節結束,單單憑著李明正一人之力,就把被反超的比賽扳平。」

「李明正?既然他這麼強,應該會出現在職業籃壇,怎麼我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名字?」新鮮人心裡出現疑惑,毫不遲疑地問出口。

「這個我等一下再跟你解釋。過了中場休息時間,第三節比賽開始,啟南高中馬上對李明正展開針對性的防守,只要他一拿到球,就是兩個球員上去包夾,就算他手上沒球也會有一名球員貼在他身邊,不讓他可以輕易的接到隊友的傳球,但越激烈的防守越激起李明正的鬥志,他再一次的吸引所有觀眾的眼睛,再次展現出遠超於高中生的外線及切入能力,他的瞬間爆發力太快,讓他的切入就像是一把刀一樣難以阻擋,這就算了,他的橫向移動也非常強,只要啟南高中包夾出現一點縫隙,他就可以利用轉身或變向換手運球突破,然後視情況要切入禁區、外線跳投或傳給有空檔的隊友,簡單來說,那一場比賽李明正所散發出來的光芒,是當年啟南高中的王牌球員王思齊也遠遠比不上的。」

苦瓜哥將煙捻熄,又點上了另一根:「只是啟南也不是省油的燈,縱使守不住李明正,但進攻方面也打的光北潰不成軍,分數一路緊咬到終場前二十秒,啟南還保有1分的領先優勢跟球權,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時間拖完就好,而那個時候光北對王思齊採取了包夾戰術,一開始王思齊很冷靜的運著球,一路退到接近中場的位置,然後將球傳給一個無人防守的隊友,誰知道那竟然是光北的傳球陷阱,李明正在王思齊傳球的瞬間衝了出來,在比賽剩下5秒鐘的時候把球抄走,飛快地把球推進到前場,一個人做快攻,正面面對王思齊的防守,用力的跳起來,再用力地把球塞到籃框裡,那一計灌籃砰的好大一聲,整個籃框好像要被李明正扯下來一樣,同時間鐘聲響起,比賽結束,比數80比79,在最後一刻,李明正帶領光北高中創下了高中籃壇最奇蹟的一場比賽。」

「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是1月24號,是啟南高中籃球隊史上最一敗塗地的一天,同時也是李明正的生日,可惜阿…」苦瓜哥深深嘆了一口氣。

「可惜什麼?」

「你剛剛不是問為什麼李明正這麼強,你為什麼會沒聽過他的名字嗎,原因就是李明正下來的時候腳沒有踩好,造成右腳膝蓋的前後十字韌帶斷裂,甚至連對籃球員來說最重要的阿基里斯腱也斷了。」

「什麼?」新鮮人雙眼瞪大,韌帶斷裂的傷勢對於籃球員來說太要命了,有太多的籃球員因此消失在籃壇,就算能夠恢復,各方面的能力至少會下降三成,更何況李明正連阿基里斯腱也…

「失去李明正的光北高中在下一場比賽中慘敗而歸,從此之後消失在高中甲級聯賽,而李明正也消失在台灣籃壇,我來籃球時刻上班之後還特意找了李明正的資料,才發現他後來跑去美國治療,但結果跟去向完全不得而知。」

「之前我還寫了一份企劃書『曇花一現:李明正』,但是因為已經過了很久一段時間,李明正也只有一次比賽的紀錄,所以馬上被總編退掉,讓我完全沒有機會追查李明正的資料。」苦瓜哥苦笑了一下,想當年企劃書被退就算了,還被總編輯罵的狗血淋頭,但是李明正那場比賽的表現實在太過搶眼與耀眼,讓他馬上成了李明正的球迷,所以不肯接受李明正如同煙火般快速綻放又消失的事實。

這個時候,電視機傳來主播的大喊聲:「又是一顆三分球,啟南高中現在把比分拉開到20分,東屏高中已經束手無策了嗎?啟南高中王者的高牆果真難以翻躍,現場支持啟南高中的觀眾正熱烈大喊著『啟南王朝,無可動搖』的口號,今年啟南高中若再贏得冠軍賽,就將再次創下三連霸的輝煌紀錄!現在比賽只剩下五分鐘……」

「好了,明天有得忙了。」苦瓜哥伸伸懶腰,關掉電視,起身抓起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菜鳥,走,吃宵夜,我請客。」

沒有吃晚餐的菜鳥馬上興奮的大叫一聲,回到位置上趕緊整理東西,而苦瓜哥看著桌上的企劃書,心裡暗想,現在高中聯賽越來越無趣了,什麼時候才能再出現像李明正這種光彩奪目的球員呢?

——————分隔線———————–

光北高中,一輛黑色Toyota Altis緩緩駛進大門口,不需要工友提醒,很快到教職員停車場把車子停妥,駕駛座的車門打開,一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下了車,深深吸了一口氣:「真的是久違了。」

「唉呀,這麼早來,哈哈哈。」接受到工友通知的光北高中校長很快出現,打趣地說道:「應該還記得校長室怎麼走吧?」

「校長,好久不見,當然記得。」中年男子一見到校長,馬上恭敬地遞上了特地準備好的茶葉。

「對阿,真的好久了,二十幾年了吧,想當年你們都只是一群小毛頭而已,但是你們一群人跑來校長室要求我成立籃球隊的事,至今仍歷歷在目,沒想到一晃眼你竟然要來當校長了,時間真的過的很快啊!」兩鬢花白的校長笑容中有著不勝唏噓與欣慰,不推辭,直接拿過了茶葉,跟著中年男子肩並肩往校長室走去。

「那時候眼中只有籃球的我也沒想到,二十幾年後的今天,我竟然會當上了校長。」中年男子也笑著,笑中帶著一些意氣風發與緬懷。

「回到母校的感覺怎麼樣?」一到校長室,校長馬上請中年男子坐下,並且開始煮熱水泡茶。

「還不錯。」中年男子搓搓手:「校長,我之後打算成立籃球隊。」

校長忙碌的雙手沒有停下來,不久後中年男子面前就多了一杯熱騰騰、香氣漫延的茶:「我猜的到,下個月開始你就是這所光北高中的校長,而且你也不是以前的小毛頭了,就放手做吧。」

「謝謝校長。」中年男子站起身來,對校長鞠躬。

「我還記得那時候你們一群人跑上來校長室,想爭取成立籃球隊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而我學校的事務都忙不過來,可不想再惹麻煩上身,所以我本來是想嚇嚇你們,把你們打發走就好。」回憶起當年的往事,校長逐漸年邁的臉上出現了年輕的活力:「當時我問你們誰說的上話,你們一致看向『他』,我將他叫進校長室,心想一個高中生而已,簡簡單單就可以打發,你們很快也會跟著打消籃球隊的念頭,誰知我把經費、場地、人力相關的困難一遍一遍的說過後,他竟然只回我兩句話。」

『給我一個機會,我給你一個冠軍。』

「然後校長你就答應了?」中年男子有些懷疑,那時候校長可不像現在是個慈祥和藹的老爺爺形像,當年的校長可是以嚴厲出名,大家看到校長無不尊敬的大聲喊好,絲毫不敢造次,所以那時候『他』如何讓校長點頭答應成立籃球隊一直是個謎。

「到也不是,只是他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讓我想起身為一個教育者的義務,曾經我看著鏡子也會發現的眼神,隨著我地位越爬越高逐漸消失,當到了校長只要求就學率跟名聲,卻忘了教育者真正該做的事,在瞬間我突然有種感覺,我想要保護那雙清澈的眼神,所以就答應他了,沒有想到他真的拿了一座冠軍回來。」

「冠軍?」

「對我來說,打敗當年奪冠呼聲最高的啟南高中的你們,就是我心目中的冠軍。」校長微微一笑。

「對了,他最近怎麼樣了?」校長問。

「那傢伙跑去美國之後就沒有任何消息,跟當初一樣,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中年男子嘆了一口氣。

校長笑了笑:「當年就是因為他的出現,你才會打籃球不是嗎?甚至現在還要回來成立籃球隊。」

「不光是我,其他人也是因為他才會進籃球隊打球。」中年男子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自從他把我們拉進籃球的世界後,現在有些人跑去當教練,教小朋友打球,有些人組了社區籃球隊,比較有錢的還贊助地方性的比賽,幾乎所有的人還是離不開籃球。」

「你也是。」校者眼懷深意的看著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無奈的嘆了口氣:「是啊,我也是。當初如果沒有他,或許我會以為整天耍流氓是一件很意氣風發的事,然後現在不知道在哪裡無所事事,遊手好閒。」

「但是他離開就跟出現一樣突然,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一走了之,真是個混蛋。」中年男子惡狠狠的語氣,但表情卻是悵然。

「呵呵,或許有一天,他又會突然出現也說不定啊。」校長安慰地說著。

——————分隔線———————–

春,台東。

「東西都整理好了嗎?」夜幕下,一個又高又壯,膚色黝黑的男人打開後車廂,對自己兒子身後的行李露出懷疑的眼光。

「好了。」兒子點點頭:「就這一箱而已。」

「這麼少?」男人皺著眉。

「很多東西都在老媽那,她說她那邊還有很多空間。」兒子說完,馬上拉開箱型車的門,跑到裡頭吹冷氣。

把後車廂的行李稍微擺整齊後,男人坐上駕駛座,兒子馬上問:「要多久?」

「三、四個小時跑不掉。」

「坐這麼久的車,老媽會瘋掉。」

「開夜車,你老媽沒那麼笨,早就準備好安眠藥了。」男人笑了。

「老爸,你說的那所什麼北高中…」

「光北高中。」男人糾正。

「好,那所光北高中有籃球隊嗎?」

「不知道耶,好久沒回去了,就算沒有,自己組一支不就好了,就跟你老爸我當初一樣,哈哈哈。」想到從前,男人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聽老媽說,當初很多人根本是被你半強迫拉進去的。」兒子絲毫不給老爸面子。

「但是當他們體會到籃球的美好之後,就離不開了。」

「是這樣嗎,老爸,老媽好像在叫你。」

「啊?」男人往窗外一看,確實看到自己的老婆在門外對車子的方向招手。

「李明正,行李那麼重,趕快過來幫忙拿!」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