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刪去的兩年 – Scottie Pippen [安迪]

或者,Scottie Pippen永遠也得不到一個中肯的評價,一個相稱的歷史地位。這時候你可以播放飛人陛下的一段廣告:”Maybe is my fault.”的確,如果沒有Michael Jordan的話,至少Pippen不會被O’Neal嗆得這麼利害,但若然沒有Michael Jordan的精神虐待,Pippen又未必能夠達到這個癲瘋,手指上更未必有這麼多的「重擔」。

更可悲的一點是,在Jordan的偉大身影之下,Pippen就被塑造成一個任勞任怨、義不容辭的二哥,他連自己的性格都幾乎失去了。如果你要了解一個真正的Scottie Pippen,你只可以從那兩年的種種事跡去拾獲,就是Michael Jordan第一次宣佈離開的那兩年,事實上只有18個月的時間。

scottieshadow

Scottie Pippen也許是名人堂中性格特質最矛盾的人,惟有鮮紅色的公牛(Bulls) 球衣與飛人Logo將這一切都掩蓋著。

成長於落後農村的Pippen,個性沉默寡言,在剛進入NBA的時候面對媒體,每次都有喘不過氣的感覺,但到後來,他為了證明自己的領導氣質,他公開地評擊正在打棒球的Michael Jordan,指責他在訓練營的第一天才說要離隊,令球隊沒有足夠時間去簽其他球員去填補這個大空洞。而Pippen心底裡知道,他自己才是填補這個空洞的最佳答案,至少當時公牛隊管理層也是這麼想。再到後來,他懂得在季後賽的關鍵時刻在Karl Malone身邊說了一句:「郵差星期天不送信。」讓他錯失了足以改變歷史的罰球。

在Michael Jordan還在的時候,有一段時間Pippen認為自己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他和Michael Jordan一樣能夠從底特律(Detroit) 的泥漿摔角中脫穎過來,甚至在Magic Johnson身上打出Magic Johnson的數據,他希望自己可以像Michael Jordan一樣變得街知巷聞、稱王稱霸,至少,在薪酬上有更加對等的地位。

但是,當後來一次又一次的冠軍,Pippen漸漸變得「臣服」過來,接受了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可笑的是,偏偏在這個時刻,飛人卻跑到了棒球場,一個之前朝思暮想的機會就這樣降臨在Pippen身上。

scottie-pippen-live-wallpaper-2-3-s-307x512

首先你要知道的一件事,93-94年的公牛,在沒有MJ的情況下取得了55勝,只比之前的一季少2場的勝仗,任憑你是那種程度的Jordan死忠,你也難以斷言換轉是Jordan獨力帶隊的話公牛也可以取得這個成績。另一方面,Pippen當季在MVP排名上只落後於Hakeem Olajuwon和David Robinson,而這兩位巨獸也正打著生涯最佳的表現,因此Pippen事實上沒有輸掉甚麼。

但在這一切風光的背後,卻又是Pippen最痛苦的時候。打從他在季初指斥Jordan,決定要獨力守護芝加哥,成為那個孤獨的蝙蝠俠的時候,他要背負的,除了是場均32分、6籃板、5助攻的巨大數據空缺之外,更加多的是壓力,那份Jordan用了七年才能克服、戰勝過來的壓力,但Michael Jordan是籃球史上最強的偏執狂,Pippen不是。

但Pippen難道就是個不堪壓力的人嗎?似乎不是,他整個生涯都與背部的傷患交戰著,在1990年季後賽硬接過 Pistons「大魔王」Bill Laimbeer的肘擊,直接造成腦震盪。同樣在那季後賽的期間,他收到父親離世的惡耗,在喪禮過後他就要馬上回來,全隊在更衣室與他共同祈禱,這是Phil Jackson的主意。然後,Pippen單場取得29分,結束了公牛與由Barkley帶領的七十六人(Sixers) 的惡戰。你說他化悲憤為力量嗎?可能是,但他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要麼他就缺席所有比賽,然後受全芝加哥的指責,當上NBA球員甚至球星,你就要有無法當個正常人、過正常生活的犧牲。

也許因為長時間的抑壓,Pippen從此患上了週期性的偏頭痛,在同一年的季後賽中,Pippen抵不住爆炸一般的頭痛,沒能夠出戰與底特律活塞的關鍵Game 7,當時他坐在休息席,眼睛痛得像要裂開,視力幾乎失去,他問身邊的眼鏡蛇Horace Grant是不是燈光太暗了,答案顯然不是。Pippen向隊醫取了兩片阿士匹靈,服過後,他的頭痛反而加劇,不單只眼睛,是整個頭。

最後,公牛再倒在活塞之下,那時還是1990年,距離1994年還遠。而當時的一場失利,Pippen一樣受到指責,而頭痛的原因,始終是個謎,是Laimbeer那一肘所致嗎?是父親去世的傷悲嗎?食物中毒?似乎都不是最佳的答案,唯一知道的是,在那次之後,Pippen都沒有再病發,也沒有缺乏過任何一場關鍵比賽。

pippen_ewing_940520

 

那麼,Pippen是怎樣被壓力擊跨呢?就在1994年對陣紐約人的一場季後賽,Pippen的一項舉動,令所有人對他感到陌生,不再是過往那個性格無瑕疵的完美二當家。

其實這件事已經街知巷聞,當時公牛以總局數0-2落後,Game 3的最後1.8秒,雙方平手,公牛的球,Phil 安排由Tony Kukoc去投最後一擊,這令Pippen感到憤怒,拒絕上場,成為翌日的主要話題,滿街都是Pippen坐在替補席上的照片。你可以隨意去批評這件事,自私、自大、不信任隊友、不服從,反正落井下石是球迷每天在做的事,但換個角度去想,可能那一刻,Pippen才是真正的Pippen,他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主角,可以投中絕殺,帶領球隊走出絕境,這是對任何一位有野心的球員都最自然不過的想法。

當然,令Pippen有這個反應的,不單因為自己沒有操刀絕殺球的機會,更加因為,對方是Tony Kukoc,那個球隊願意用重金去聘用,卻不願為Pippen帶來一份比較合理的薪酬的克羅地亞人。過去,低價續約一事令Pippen感到極為不悅,最終只因為父親的離去加上自己突如其來的怪病,令他黯然去接受這個極低的價錢,而Pippen卻就在這個心灰意冷的情況之下、抱住這份矛盾,又繼續為球隊帶來場上貢獻與總冠軍。

但主流媒體卻更願意將Pippen塑造成一個為了成全球隊而自願降薪的大忠臣,Pippen也只能偶爾抱怨,指責公牛球迷偏愛白人球員Kukoc,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除了他和Kukoc之間的嫉妒恩怨,還有太多出現在Pippen身上顯得極之離奇的事發生。例如,一生謙謙有禮的他,被發現因車中藏有衝鋒槍而被警察調查、在摰友Horace Grant離隊後,Pippen對球隊領導層及隊友公開批評,要求轉會或者簽新合同,甚至在一場比賽中因為與一名裁判發生爭執,憤而將一把椅子狠狠摔在場上,被聯盟對他處以罰款及停場。在私生活上,向來被認為是模範先生的Pippen在某夜對自己的妻子大打出手,連警察也走到府上調停事件。

雖然在球場上,Pippen還是那個無所不能的Pippen,甚至在季後賽於Patrick Ewing身上完成了一個侮辱性的扣籃,並且用一個很「壞人」的眼神看著腳下的Ewing。但公牛隊卻不願意去駕馭眼前這匹狂牛,他們甚至一度與超音速達成共識,要用Pippen換來前鋒Shawn Kemp,諷刺的是,Kemp本來就是個不甚有紀律的球員。對於Michael Jordan,公牛總是千依百順,但Pippen就似乎不能有半點的差錯。

PippenAJ10

 

就像葛咸城(Gotham City)曾經對蝙蝠俠感到厭惡之外,芝加哥在當時也準備要將「蝙蝠燈」拆下來,就在這個公牛存亡之際,有人只用一句說話就將所有的不安平息,這個人球技不怎麼了得,呃,我指的是棒球。Michael Jordan: ”I’m back.”

之後的事,我們都熟悉,雖然公牛還是在95年的季後賽中輸了給年輕的魔術隊,但這次被責備的只有Jordan,人們質疑他身手不再,然後就是Dennis Rodman的加盟及Jordan如何將球隊的訓練變成煉獄的故事。至於Pippen呢?人們又重新熱愛他,他就成為了日後被感冒上陣的Jordan依偎靠的沉實身軀,雖然至今,Pippen仍然對於當年的1.8秒沒法釋懷,沒有半點的歉意,但是誰在意呢?這就是NBA,只有英雄的故事,I love this game!

安迪

安迪

九十後球痴,不幸中NBA毒,樂意和大家分享毒癮。 FB Page:十人追一球
安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