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學作用(二) [小寶神功]

當教練好比藝術家,畫家憑的是畫布、畫筆及顏料;雕塑家靠石頭、鑿子或雕刻刀;書法家也不外文房四寶,他們利用的不必要是價值連城的工具,順心、順手就好。繪畫及雕塑,筆者屬門外漢,只是多年前曾跟老師練練書法,也就從這裡說起。

書法家中我獨愛北宋山谷先生,他的草書、行書別樹一幟,縱橫奇倔,收放自如,突破方正均勻的體例,小寶覺得當教練就應像黃庭堅。據云先生遇紙即書,不論紙張名貴與否,就好比盡收天下兵器的球隊,如果不善加運用,也屬徒然,反之如馬刺般並非粒粒天皇巨星,只消配合得宜,也是佳構。寫書法講求「意在筆先」,下筆前心中要有佈局,這好比教練在季前及賽前的部署;看官要知道即同一字,在同一篇作品中也有不同寫法,就是相同位置的球員,教練也要按其特質加以打造,予以不同的任務;當中也有所謂「行氣」、有所謂「枯筆」就是隊員間的平衡及球隊獨有的風格與戰術。

山谷先生的「砥柱銘」在2010年一個拍賣會中打破了中國藝術品拍賣紀錄,用的也只是紙、筆、墨、硯,能否成就傑作,存乎一心。普波域治教練就是筆者視為籃球場上的黃庭堅,人家認為普通不過的書寫工具到他手中,也有不同的發揮,對於以銀彈換來的所謂黃金組合,也只是笑話一則而已!

山谷先生的「砥柱銘」
小寶

小寶

小寶乃鄙人之渾名,神功欠奉,狗屁尤多。年屆半百,不通世務,童心未盡,夢想仍存,委身籃運歷四分一世紀,欲借寸土抒己胸懷而已。 [小寶神功] 逢星期一、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