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沙士(SARS)在全球爆發,香港不幸地成為一個嚴重的疫區。當年香港人人心惶惶,如非必要也不會走到街上,即使外出,回家時也要即時用洗手液及「1:99漂白水」把全身消毒乾淨。

SARS2

當年還在校園讀書,記得停課令完結後回到學校,大家都戴著口罩。而學校也有規定,在學校任何一個地方、任何時候,均必需戴上口罩,並要「勤洗手」。這條新校規,也適用於球隊訓練。換言之,所有球隊練習時,也必須戴上口罩練習。

 

停課令完結時正值四、五月,天氣炎熱,氣溫少則30度,多則35、6度,在這種炎熱天氣之下本已令人難以喘氣,更何況要戴著口罩,在室外露天籃球場跑步、打籃球、練體能?不過,當年還年輕,身壯力健,起初雖然偶有咒罵,但後來也漸漸適應了戴著口罩練習。隊友之間更會開玩笑,說這是特訓,在缺氧的情況下練習,能有效提升心肺功能,體能會更好。不過有一樣比較糟糕的是,在烈日當空之下練習,汗水會比較多,往往都會令戴在面上的口罩濕成一團。老實說,當時我覺得,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幸地患上了沙士,一定是那個濕淋淋的口罩惹來的禍。

 

不久之後,香港終於在沙士疫區中除名,人們也漸漸卸下面上的口罩,重見昔日笑容。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知道當時哪來的傻勁,在人人避之則吉時,居然跟隊友們一起戴著口罩在籃球場上練習。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籃球火」,對籃球的「熱愛」吧!經歷過沙士的你,又有沒有戴著口罩打籃球的經歷呢?

SARS

籃神

籃神

籃球場的一隻迷途小羔羊。 [出神入化] 逢星期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