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出」一詞對於認識我的人來說,一定不會陌生。這是我在甲一的第十七個年頭了,大大小小的傷患,不計其數,脫臼、骨裂、爆眼角、拉傷肌肉、拗柴、篤魚蛋⋯⋯諸如此類,多不勝數!小時候,心口「勇」字行先,年青力壯體力好,所以無畏無懼,有時甚至負傷上陣,都視作等閒,因為年青,很多時一心想於場上盡力地拼,即使七勞八損,也從不後悔。

 

有人說:早出道、早收山。生活與籃球密不可分的我慢慢體會到是甚麼一回事。我是比較幸運的人,初出道時效力青年,機會很多,當時球隊剛換新班底,我這個十五歲的甲一初哥,已經正選上陣,於全華班的球隊內(98年香港籃球聯賽還有外援制度),要防守比我高半個頭的外國球員,亦因為這些機會令我於球場上成長得比人快,自此,我大部份比賽都是正選三十五分鐘以上的球隊核心,學界、大專、青年軍、香港隊也如是,亦因為打得多,休息不足,傷患隨之而來,但好勝心強而又不忍放下球隊離隊友而去,傷患未癒又再上陣,累積日復日的勞損,身體真的開始投訴了。

 

有時也有想過,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呢?更有人問,值得嗎?但我從不後悔,值不值得,一般人是無法體會到的,因為只有親身經歷過,你才會明白,籃球帶來的快樂非筆墨所能形容!能於球場上奔馳,我已經是贏家!

yeung

譚偉洋

譚偉洋

譚偉洋,縱橫本地籃壇十多年,15歲時於甲一青年出道,18歲於亞青賽勇奪籃板王之美譽,從2002年起,效力南華至2014年,光榮引退,亦於1999年至2009年為香港隊球員而05年起更為港隊隊長,曾執掌香港首支職業球隊東方,對於籃球相關事物可謂非常了解,希望以此欄為大家分享種種趣聞。 [高譚闊論] 不定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