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跟多年戰友茶聚, 大談少時練習種種趣事,仍覺樂不可支。還記得某次在新蒲崗街場只得七人練習,教練怒罵:「成日都唔齊人,練死你班友仔!」之後兩個小時不斷跑快攻,球員心中只道:「我地係有到嗰班,點解罰我地嘅?」腦中雖存疑問,但當年我們仍對教練無償的付出表示尊敬。

筆者記得自己早年當教練,過份認真,常發脾氣。當然自己覺得:「我只不過對練習要求高,旣然是球隊的一分子,人人也必須認真,我哪裡有錯?」當年氣憤時罵球員有之,踢籃球上天台有之,摔手機有之,總之估計自己在球員心目中絕對是不苟言笑、不近人情的一個魔頭。

及至近年,方知道學校應是一個令孩子歡笑的地方,球場又何嘗不是?如果球員不落力,當教練的我大可幽他一默。營造輕鬆的氣氛,重點不是令自己受歡迎,而是令球員感到球場是瀰漫愉悅的氛圍,令他們更愛練習。

看官們,告訴你,文首那次在新蒲崗練快攻練得累時,終於有隊員率先佯裝接不牢皮球,儘讓皮球往遠處丟,我們便可慢慢拾球,喘一口大氣!我們當教練的,總不希望球員的智慧是用來跟我們鬧別扭吧?

小寶

小寶

小寶乃鄙人之渾名,神功欠奉,狗屁尤多。年屆半百,不通世務,童心未盡,夢想仍存,委身籃運歷四分一世紀,欲借寸土抒己胸懷而已。 [小寶神功] 逢星期一、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