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機緣巧合,到手球場觀賞學界比賽,目賭一名教練除技術戰術灌輸外,真的挺有涵養,整場賽事無論領先落後,儘用鼓勵的口脗,當中發覺有些球員心不在焉或者有些愚不可及的失誤或犯規,他也不會動怒,更甚的是對隊球員竟然在裁判視線以外用㬹頭招呼己隊隊員,這位教練也只是一邊照顧受傷隊員,一邊提醒場內的隊員如何作出調整,甚具大將之風。結果該隊敗陣,教練也持平地分析兩隊優劣,於心理上及實質建議上為球隊準備好下場賽事,筆者端的打從心底裡佩服。看官勿以為這名教練可能只是討碗飯吃,所以絲毫不上心,實際上一眾手球界同工也對他讚口不絕,他絕對將球員的風度及球技帶上另一層次。

 

此外,手球賽事也有個非常值得在籃球場推廣的習慣,就是在賽後勝敗雙方方均會向裁判及對隊教練表示感謝,有時真的眼見有些教練會使詐,教球員用些下三濫的超技術或言語相激甚或挑釁對手;又或者裁判的執法尺度及水平真的值得商榷,但這個表示感謝的習慣真的教曉球員何謂體育風尚。在籃球賽,我們經常見到教練、球員甚至觀眾對裁判不禮貌;球員亦往往視對手如仇人,其實個人覺得人的天性總有些喜歡破壞的陰暗面,我們可以通過競技,在不令對手受傷害的情況下去破壞他們的組織,從而爭勝,對手絕對不是我們的敵人,個人巴不得對手愈強愈好,令對賽更有挑戰,更有意思。

 

Dragan Djukic, centre, addresses Britain's men's handball team during a world championship qualifier

小寶

小寶

小寶乃鄙人之渾名,神功欠奉,狗屁尤多。年屆半百,不通世務,童心未盡,夢想仍存,委身籃運歷四分一世紀,欲借寸土抒己胸懷而已。 [小寶神功] 逢星期一、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