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覺得香港人也很可憐。還沒出世就要跟人爭奪床位;出世了就要爭奪奶粉;剛長大就要爭奪學位……而我也沒想過,在四處都是籃球場的香港,我居然也要跟別人爭奪籃球場。

 

康文署轄下的體育館,預約場地的事,基本上你想也不要想,因為一早就給各個團體或「職業炒家」(你懂的)預訂了。加上由於籃球場跟羽毛球場是共用的,所以只要有一個人預訂了羽毛球場,你就別想用籃球場了。

 

但我想也沒想過,當我走到街上,想找個街頭籃球場的時候也給別人趕盡殺絕,因為連街邊的籃球場也給人預訂了。走了好幾個球場,都有人預訂了。這時我也不禁地問了自己一句:「現在連街邊的籃球場也要跟別人爭奪的嗎?」

 

當然,人家預訂了,我也沒什麼好說,也得要遵守規則,離開球場。不過離開前,我又帶點好奇,預訂的人並不是用作球隊練習,而是小數幾個人在打籃球。於是我好奇地問問他們,為什麼會預訂球場?是平常這裡太多人來,「跟隊跟到天光都未到你」,還是有別的原因?而他們給我的答案是:「X!宜家D人打波好茅,成日撞來撞去,唔鐘意同佢地打!自己book場同自己friend打算數,趕哂其他人走唔駛煩!就係唔比呢D茅柴打,吹咩!」

 

自己到街場打籃球,雖然有時也會希望靜靜的練習個人技術,但由於更多時候,是與朋友們一起到街場打籃球,大家心裡希望的,是挑戰在街場裡各個隱世高手,逐個把他們擊倒。當然,有時候也會碰到傳說中的「茅王」(意指不守規則,亂打或粗野地打籃球的人),但大家都會把這個視為挑戰。試想想,你連不守規矩的「茅王」都能打倒,還有什麼能難倒你?

 

街場本來就是沒規矩可言。在街場,籃球,兩個字,一傳一射,輸的出去,留著的才是對。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把「茅王」打倒了,讓他沒話可說,不是很過癮嗎?而且打籃球有碰撞是常識吧?這不應該是成為不想跟人打籃球的原因。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香港的小孩只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害怕了挑戰。有位朋友是體育老師,也負責任教校內的籃球隊。有一次吃飯,他跟我分享了一個故事,就是有一位球隊內的球員的家長到學校找他,並要求校隊的訓練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嚴勵及辛苦,他認為這樣的訓練是在虐待他的兒子,再不改善就會向校長投訴。

 

當時朋友則告訴家長,球隊練習本來就是要刻苦,才能有進步。如果你的小孩受不了這種訓練,就請他退隊,也樂意讓他離開,但不會為他改變訓練的內容。 於是,這位家長最後也為他的孩子辦理退隊手續。

 

朋友慨嘆,現在要教導的,不是小孩,而是家長。朋友其實認為這位退隊的小朋友是頗有籃球天份,可惜的就是他的家長把他摧毀了,令他不敢向強者挑戰,只願活在自己/家長安排的美好世界裡。

 

沒有向強者挑戰的心,就沒有了進步的動力,籃球運動自然也退步了。現在的教練或老師,不單要教導年輕的球員,連球員的家長也要教導,難怪近年香港的籃球運動都有點倒退的現象。若果今天連小小的碰撞你也不敢面對,又或者連小小的練習你也說辛苦,相信小孩往後的人生,會有更多不敢面對的辛苦事。

 

如果你或者你的小孩害怕籃球場裡的碰撞,我奉勸你一句: 籃球場很危險,你快點回去火星吧!

Stephen Chow

籃神

籃神

籃球場的一隻迷途小羔羊。 [出神入化] 逢星期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