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波啦喂!」
學生年代只要有人說出這句說話,連日期、時間、地點都還沒說,大家便會一呼百應,蜂擁而出,興高采烈地說要去打籃球。不論你約的時間是早上七時還是晚上七時;由上午打到下午還是下午打到晚上,都會有人奉陪到底,絕不怕「冇波打」。

大家一起打籃球的時間久了,這班「波友」自自然然成為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成為了你的「親密戰友」。想起那些年一起打過的籃球,你會覺得既青春,又熱血,當時還幻想自己有一天會戰死在籃球場上。

長大了,大家放棄了當職業籃球員的夢想,出來社會工作,各有各忙,連打籃球也變成了一件「奢侈品」。當年的「親密戰友」,雖然還有聯絡,但也變得不「親密」了。別說在球場上一起拋頭顱,灑熱血,就連出來見個面吃個飯,都好像比香港普選更難。

不過在我心內的那團籃球火,還是沒有熄滅,於是我決定要鼓起勇氣,當一次「搞手」,邀請昔日的戰友再於籃球場上一決高下。當然,在這個Whats App/Facebook當道的年代,我才不會笨得去打電話給他們,當然是在Whats App的籃球Group內發一條訊息:「喂!呢個星期有冇人放工得閒打波?」

等了一回兒,朋友A終於發回一個訊息:「Sorry…呢個星期都要OT…」

我心想:沒辦法嘛,工作要緊…

再過一回兒,朋友B又回了一個訊息:「咪玩啦,放工得閒都番屋企抖下啦,番工咁攰!」

我心想:又好像有點道理…

朋友C最直接,簡單三個字便表達了他的意願:「傻的嗎?」

我心想:對唔住囉…

於是下一次我學聰明了,選了個Weekend來問:「喂,星期六、日有冇人得閒打波?」

朋友A又是第一個回覆:「Sorry…星期六、日要陪女朋友。」

我心想:也是沒辦法嘛,女皇要緊…

接著又是朋友B回了一個訊息:「咪玩啦,放假梗係陪老婆仔女啦,難得放假喎!」

我心想:又好像有點道理…

還是朋友C最貫徹始終,又是覆了三個字:「傻的嗎?」

我又再說了一次:對唔住囉…

結果只好自己獨個兒拿著籃球到了一個沒有人的籃球場上獨自練習投籃。幸好籃球這個運動,沒有大家的參與,自己還是可以鍛鍊一下個人技術。
獨個兒在球場上,我突然間想起了漫畫《Slam Dunk》裡的經典一幕,就是三井壽浪子回頭,哭著跪在籃球場上跟安西教練說的一句說話:「安西教練,我好想打籃球!」。或許有一天,我也要跪在朋友們面前,跟他們說一聲:「朋友,我很想打籃球!」

Slam Dunk-1

如果你身邊還有一班一呼百應的「籃球友」,請你好好珍惜,也要記著這份熱情,繼續下去;若果看完這篇文章,你想起你身邊也有位朋友,跪在地上大喊「我好想打籃球」,請你拿起你的電話,撥個電話給他,就在這個星期六、日在球場上再一決高下吧!想想當初打籃球的快樂,生活再忙,心中那團籃球火也不能熄滅的,對吧?

P.S. 朋友A、B、C,我在等你電話。

籃神

籃神

籃球場的一隻迷途小羔羊。 [出神入化] 逢星期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