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聽到有些教練痛罵球員如何不濟,枉費了他們講授的心血云云。言談間,這班「不濟」的學員實不該耗費這些「高質」教練的光陰似的。筆者也曾經過「痛罵球員」的時期,只是情況有點不一樣,本人確信「天生我才」,人人素質基本相若,只是悟性稍有分別,加上後天所下的苦功各異而已!所以筆者罵的,是他們竟在比賽關頭將再三鍛煉的要項通通忘卻,罵的是他們沒盡運動員該盡的本分。話得說回來,然則身為教練的我就不要負任何責任嗎?(詳見另文談笑用兵

筆者雖說不上一名好教練,但執教三十年,也略有心得。回心一想,得著最多並非執教任何高水平隊伍,也真的由教授身型未見高大,也沒甚麼小學最有價值球員等來頭,總之一群熱愛籃球的中學生,再自他們身上學會「深入淺出」的講授模式,你不能整天向他們賣弄甚麼艱澀的術語或概念——簡單就好。

另一個筆者籃球生命的轉捩點,是指導先後兩隊女子球員,後者按她們的隊長說:「先天不足,後天又傷患不絕!」傷患不絕我很認同,大部分也是心中有團火的體育人,受傷難免,希望她們的傷患與筆者的訓練方法沒太大的關系;先天不足我可不敢茍同,全隊球員前後只得兩人沒有膝患,其他儘是全套護甲上場,太華麗的技術你可能看不到,但她們舉手投足盡是球味,也難怪她們屢挫勁旅。教練們,日後當教練,也不用全選尖子,訓練一群沒名氣的球員也饒有趣味跟挑戰,「名氣」,不是該你賦予他們嗎?

kd

小寶

小寶

小寶乃鄙人之渾名,神功欠奉,狗屁尤多。年屆半百,不通世務,童心未盡,夢想仍存,委身籃運歷四分一世紀,欲借寸土抒己胸懷而已。 [小寶神功] 逢星期一、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