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聽年青好友提及,某某乃神級教練,在我心目中,並沒所謂神級與否,只有我最尊敬的教練—–禪師積遜 (Phil Jackson)。

pj

本地教練中,每愛宣示權威,要球員言聽計從,球員不遵從指令,怒斥有之、處罰有之。筆者曾執教鞭,從前也屬權威型教頭,不是喜歡高高在上,而總覺得以一般球員的認知,難窺籃運的堂奧,他們絕對不宜參與太多意見。由於當年在學界水平成績尚可,球員自然信服,亦心存敬畏。可幸執教後期涉足訓輔範疇,得以接觸一些全人教育的理念,方知從前種種的謬誤,球員未懂籃球的奧妙,並非由於他們智慧有限,而是教練的誘導不足,問題根本在我身上。

 
自此當教練每重啟悟,亦進而多與球員互動溝通,一些戰略性的部署也採納球員的建議,也知道過往球員對我十分敬畏,問題就出在這個「畏」字,尊敬不是好端端嗎?為何要生懼怕呢?

 

 

至今仍會想起,從前確曾有一批校隊球員將士用命,連挫強敵,於某傳媒贊助的學界比賽取得全港冠軍,可惜的是始終不能跟他們成為朋友。這就是我欣賞不自高身價,能跟球員亦師亦友,退場後大家也能秉足長談的禪師積遜的原因!

小寶

小寶

小寶乃鄙人之渾名,神功欠奉,狗屁尤多。年屆半百,不通世務,童心未盡,夢想仍存,委身籃運歷四分一世紀,欲借寸土抒己胸懷而已。 [小寶神功] 逢星期一、四更新。